烈火炼真金

秦犁 (1973.03.25)

疾风知劲草,烈火炼真金。无产阶级的英雄人物,不是温室里培养出来的花朵,而是在斗争风浪中、在革命烈火中锻炼成长起来的先锋战士。社会主义的文艺创作,要成功地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必须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正确地表现社会生活中的矛盾冲突。

塑造英雄人物,表现矛盾冲突,这两个问题从来是密切相关的。文艺发展史告诉我们:任何一个阶级的文艺创作,都是要用本阶级的世界观,通过表现社会生活中的矛盾冲突来塑造本阶级英雄人物或理想人物的。塑造本阶级的英雄人物,这是文艺创作的一条规律;同样地,用本阶级的观点认识和表现矛盾冲突,这是随之而来的又一条规律。因此,社会主义的文艺创作,必须自觉地把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作为根本任务。必须满腔热情地、千方百计地完成它。而“千方”中重要的一方,“百计”中重要的一计,就是解决好矛盾冲突问题。英雄典型高大完美的程度,和表现矛盾冲突的正确性、深刻性程度,是成正比例的。

革命样板戏的经验,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李玉和、杨子荣、郭建光、洪常青、严伟才、方海珍、江水英这些英雄典型之所以塑造成功,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通过尖锐复杂的矛盾冲突,在典型环境中充分表现了英雄的典型性格。在矛盾冲突中,具体地反映了英雄的业绩,揭示了英雄的思想品质,树立了英雄的形象。这些英雄人物正是在疾风中挺立的劲草,从烈火中炼出的真金。革命样板戏在如何通过矛盾冲突表现英雄人物方面提供了十分丰富的具体经验。这些经验集中到一点,就是:以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为指针,运用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方法,通过对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充分描写,来塑造英雄人物。这些英雄人物,从根本上说,也就是在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中有高度觉悟和实践的无产阶级代表人物。这是具有普遍意义的经验。这对我们写民主革命时期的题材和写社会主义时期的题材都是宝贵的。

毛主席指出:“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我们要深入批判刘少奇、周扬一伙散布的“无冲突”论即“阶级斗争熄灭”论。对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中有典型意义的矛盾冲突,即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决不能回避它,而应当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用马克思主义观点,正确地认识和表现它。特别是在长篇小说和大型的戏剧、电影、叙事诗等作品中,要更深、更广地反映包括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在内的丰富内容,正确地、充分地表现社会主义这个历史时期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尖锐性和复杂性。只有这样,才能深刻地揭示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生活本质,成功地塑造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英雄典型。

革命样板戏的经验告诉我们:如何写好矛盾冲突,首先要解决的是,对立面斗争的双方,哪一方在矛盾冲突中占主导地位的问题。我们的文艺创作是以写光明为主的。无产阶级和工农兵的英雄人物是我们社会主义生活中的主人,也是我们作品的主角。以英雄人物为代表的革命力量必须在斗争中占主导地位。这是我们同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文艺的原则区别。我们坚决反对颠倒主次、否定英雄人物,为反面人物或中间人物树碑立传,以及暴露社会主义的所谓“阴暗面”的“写真实论”、“中间人物论”,决不允许这些修正主义谬论在任何情况下腐蚀我们的文艺创作。

但是,这决不是说,我们不需要表现反面形象;也不是说,我们可以把反面力量写成不堪一击,把英雄人物进行的斗争写成轻而易举,把矛盾冲突处理得简单化。革命样板戏的经验表明:从塑造英雄人物的需要出发,从充分肯定革命力量的主导地位出发,需要充分表现同对立面的斗争。为了更好地表现英雄人物的斗争实践和革命力量的强大,必须触及尖锐复杂的矛盾冲突。需要恰当地表现反面人物的形象,用简练的手法,准确地反映反面人物的阶级本质。也需要恰当地表现人民内部某些有缺点错误的人物,作为英雄人物的陪衬。给英雄人物的斗争提供对立面,使英雄有“用武之地”,这是写好矛盾冲突另一个方面的重要问题。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在修正主义的“无冲突”论影响下的某些作品,用“误会法”和其他办法,尽量把矛盾抹平,甚至回避和取消矛盾冲突,这是完全错误的。

当前,社会主义文艺创作的发展形势一片大好。革命样板戏的普遍经验已经在各种形式的新创作中开花结果。广大专业和群众业余作者们,正在批修整风、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深入工农兵斗争生活的过程中,进一步提高路线斗争觉悟,更好地学习革命样板戏的经验,特别是塑造英雄人物和表现矛盾冲突的经验,克服前进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某些弱点和缺点。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指引下,必将有更多好作品出现在我们眼前。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