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虎跃振雄威——《龙江颂》第五场“跳水”场面学习札记

曹辉 (1972.09.27)

惊涛澎湃,战鼓喧天,英雄们以龙腾虎跃之势,奋不顾身地跃入龙江,用身体挡住激流,结成铁壁铜墙,在狂风恶浪的冲击下巍然屹立……。革命现代京剧《龙江颂》第五场的“跳水”场面,以京剧舞蹈为主要表现手段,配合音乐、舞台美术等其他艺术手段,通过跳水护坝、抢险合龙的生动情节,集中表现了以江水英为代表的广大贫下中农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和“舍己为人掏红心”的崇高品质。

革命京剧的舞蹈是京剧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上有其特有的功能。《龙江颂》在学习和运用革命样板戏的舞蹈设计经验的基础上,结合《龙江颂》的具体情况进行了再实践,特别在用京剧舞蹈表现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斗争生活方面,作了可贵的探索。这里,我们仅就“跳水”场面的舞蹈设计,谈谈我们粗浅的学习体会。

首先,“跳水”场面根据“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原则,较好地处理了生活美和艺术美的关系。

艺术来源于生活,但又比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就更带普遍性。”运用这一艺术辩证法来指导创作,就必须一方面反对脱离生活的形式主义,另一方面又要反对照搬生活的自然主义。《龙江颂》的“跳水”场面并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而是以工农兵火热斗争生活作为依据的。但是,它又不是生活场面的照搬,而是对生活中的原料矿藏进行高度的艺术概括,从大量的、自然形态的生活动作中提炼出典型化的舞蹈语汇。例如在表现结成人墙的英雄们与惊涛骇浪进行顽强搏斗的情景时,运用了“弧形推浪”和“浪形起伏”,这些舞蹈动作既不是旧京剧的武功技巧的套用,也不是对生活动作的简单模仿,而是从塑造英雄形象出发,根据与波涛斗争的特定情境,选取符合这一特点的形体动作,又加以必要的夸张而凝炼成的。通过这些富于韵律节奏和造型美的舞蹈动作,生动地展示了英雄们与激流奋战的勃勃英姿。

“跳水”场面的舞蹈设计在从生活到艺术的过程中,还特别注意了舞蹈动作的层次布局问题。它从表现英雄们与恶浪搏斗的英雄气概和舍己为人的革命精神出发,根据矛盾发展的阶段性和人物思想感情发展的逻辑性,把各种舞蹈动作组织成为有层次、有变化、有联系、有发展的统一的结构布局,通过跳水、遇险救人、跃向合龙口、结成人墙等有机联系的四个层次,使舞蹈节奏和情绪表现层层推进。“跃向合龙口”是这一场面的高潮,这里,集中运用了“窜猫”、“原地串小翻”、“跳板跟斗”等动作幅度较大、难度较高的武功动作,造成了热烈、高昂的战斗气氛,突出了英雄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这样,“跳水”场面既有一气呵成的层次感,又有奇峰突起的高潮,整个场面的舞蹈动作虽然复杂多变,但是却安排得井井有条。舍弃多余的枝蔓以突出主要的东西,避免杂乱无章和平铺直叙这两种偏向,这是“跳水”场面舞蹈设计的一个鲜明特色。

第二,“跳水”场面较好地处理了塑造英雄群象和突出主要英雄人物的关系。

《龙江颂》以“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这一历史唯物论观点为指导,正确处理英雄人物与群众的关系:群众是英雄存在的基础,英雄是群众的代表、群众的榜样。在舞蹈设计上,《龙江颂》根据舞蹈设计要表现“有主角的英雄群象”的原则,以大段集体的、整齐的武功动作,生动地刻画群众斗争的壮丽图景,但又注意了在群舞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江水英的形象。为此,《龙江颂》运用了两种艺术手法:

一是在舞蹈的情节和层次发展的关键处突出江水英形象。例如当风急浪高,绳断桩倒,打桩遇到困难的时候,以及一社员遇险,众社员营救不成的危急的时候,让江水英带头跳水和只身救社员,从而鲜明地突出了她无畏的英雄性格。之后,又以江水英的“劈浪大跳”带头冲向合龙口,把舞蹈场面推到了高潮;以江水英为中心组织群众结成人墙,并带领群众齐声朗读毛主席语录,表现江水英用毛泽东思想武装群众,激励斗志,战胜困难。江水英的四次出现,都在“跳水”场面四个层次的关键处,不仅使英雄形象更加鲜明突出,而且在结构上起了点明、转接层次的作用。

二是在舞蹈场面上运用“亮相”造成的“动静对比”来突出江水英形象。“跳水”场面中江水英的每次出现,都有一个英武的亮相,并调动音乐、灯光等各种艺术手段进一步渲染亮相的效果。这样,江水英亮相的“静”和群舞的“动”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大段群舞的“动”,实际上起了给江水英亮相铺垫的作用。例如跳水前的打桩动作,众社员的“旋子”、“跃向合龙口”的群舞,都给随之出现的江水英亮相作了铺垫;特别是这一场的最后,当英雄们高呼“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意气风发地一齐冲向台口时,在昂扬振奋的江水英的主题乐声中和满台强烈的红光照耀下,舞台上出现了一个气壮山河、威武雄壮的造型,团绕着高昂挺立的江水英的亮相,群众队伍在她身边前后、高低、左右有层次地向四方散开,为江水英的英雄形象作了有力的烘托。这个精心设计的造型画面,既有巍然屹立的静态,又从体形、手势上显示出倒海翻江卷巨澜的动势,它使以江水英为中心的英雄群象如浮雕般地凸现了出来。

《龙江颂》舞蹈设计的经验告诉我们:在群舞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的关键,并不一定在于英雄人物的舞蹈动作用得多,而在于要用得好,用在点子上。在整个“跳水”场面中,江水英的舞蹈动作并不很多,但是由于部署得当,在节骨眼上出现,再加上灯光、音乐等方面的配合,结果给人留下了鲜明的印象。反之,如果部署不当,即使给英雄人物许多舞蹈动作,英雄人物仍然高大不起来。

第三,“跳水”场面较好地处理了创新和对旧京剧舞蹈、外来舞蹈形式批判借鉴的关系。

“跳水”场面表现的是社会主义时代的斗争生活,这在旧京剧中是根本没有的。因此,它所遇到的革命的政治内容和程式化的旧京剧舞蹈形式的矛盾也就特别尖锐。这一特点,决定了“跳水”一场的舞蹈推陈出新的幅度要相应大一些,但也容易因此而忽视对旧京剧舞蹈形式的批判借鉴。《龙江颂》“跳水”场面的舞蹈设计,正确地处理了创新和批判措鉴的辩证关系,即以“一分为二”的辩证法对旧京剧舞蹈形式进行细致的分析,对凡是有益于表现革命内容的东西,予以改造,以作为根据新的生活、人物而创造新的舞蹈形式的借鉴。例如“窜猫”和“旋子”都取自旧京剧中表现“水战”的武功动作,但是这里打破了旧京剧程式化的死板格式,批判了那种脱离内容、单纯卖弄技巧的形式主义倾向,完全是为表现特定的生活内容服务的。现在把“窜猫”用于表现众社员奋不顾身、争先恐后地跃向合龙口抢救大坝;用飞身旋转的“旋子”动作,表现社员与漩涡急流搏斗舍身救人的英雄行动。此外,“跳水”场面中还用了很多京剧特有的“跟斗”,例如集体的“倒扎虎”、“虎跳”、“压枣”、“原地串小翻”等。这些旧京剧的武功动作经过重新组合,赋予新的意义,因而起了质的变化,生动地表现了英雄们的刚健气质,增加了“跳水”场面的战斗气势。

社会主义时代的斗争生活壮丽多采,为了创造表现新生活的舞蹈语汇,仅仅借鉴改造旧京剧舞蹈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多方面地吸收营养,发展新的舞蹈语汇,扩大京剧舞蹈的表现力。《龙江颂》“跳水”场面在这方面也进行了可贵的努力。例如“跳板跟斗”,就是溶合了体育运动中的跳水动作和京剧的“跟斗”等武功动作而设计的,而“劈浪大跳”等则是吸收了芭蕾的舞蹈动作加以改造成的。我们要从表现革命内容的需要出发,大胆地、多方面地批判吸收中外各种艺术形式的长处,既要反对民族虚无主义,要使京剧舞蹈保持京剧的特色,京剧武功的某些传统技巧不能失传;另一方面又要反对抱残守缺的保守主义,要使京剧舞蹈的表现力越来越丰富,更切合革命内容的需要。《龙江颂》“跳水”场面的舞蹈充满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具有一种清新、奔放的战斗风格,同时又保持了京剧舞蹈某些表现方法上的特点,这也是“跳水”场面舞蹈设计比较成功的原因之一。

革命现代京剧《龙江颂》“跳水”场面的舞蹈设计,深刻地启示我们:创作人员必须进一步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进一步认真地深入工农兵火热的斗争生活,以解决舞蹈设计创作实践中遇到的各种矛盾和问题,排除各种“左”的和右的错误思潮的干扰。只要是这样认真地做了的,就一定能在塑造无产阶级英雄的舞蹈形象上取得更大的成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