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创作的鲜艳花朵——赞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

洪天英 (1972.04.15)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部 洪天英)

社会主义祖国欣欣向荣,无产阶级文艺百花盛开。

在纪念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三十周年的前夕,由中国京剧团根据同名舞剧移植创作的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以崭新的面貌同广大工农兵群众见面了。这是毛主席无产阶级文艺路线的又一胜利,是移植创作的优秀成果。

塑造高大完美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是社会主义文艺创作的根本任务,也是移植革命样板戏的根本任务。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在认真学习同名舞剧的革命精神和艺术成就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京剧的特点,调动一切艺术手段,千方百计、满腔热情地塑造了无产阶级的高大英雄形象,为移植革命样板戏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的移植成功告诉我们:要移植好,首先要学习好。

在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激烈搏斗中诞生的革命样板戏,是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优秀样板,是深入进行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丰硕成果,是实践毛主席“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方针的光辉结晶。这些无产阶级文艺的灿烂之花,经过千锤百炼、精益求精,达到了“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和其他革命样板戏一样,主题鲜明,结构严谨,人物突出,特别是在塑造洪常青、吴清华等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移植革命样板戏的过程,也就是一个深入学习革命样板戏的过程。中国京剧团在移植的过程中,以谦虚谨慎的态度,反复观摩学习了舞剧,从舞剧的政治内容、艺术成就到创作经验,都作了认真的分析研究,在“吃透”二字上用气力。同时,他们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在深入生活作调查研究的过程中,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学习社会的过程中,加深了对这出戏所反映的时代背景的理解,加深了对这出戏所塑造的英雄人物的感情。把握了革命样板戏的精神实质,做到了胸中有数,移植创作就有了方向,有了自由。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正是在吃透了同名舞剧的革命精神的基础上,正确处理了学习和创造的辩证关系,取得了政治内容和艺术上的优异成就。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的移植成功,深刻地启示我们:只有学习好,才能移植好。否则,移植创作就会失去方向和依据,就会“移”到邪路上去:或者生搬,或者走样。

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的移植成功,又告诉我们:移植的过程,是运用“三突出”(即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的创作原则,创造性地在京剧舞台上再现舞剧原作中的英雄人物的过程。

江青同志在《谈京剧革命》中指出:“移植时,要好好分析原作,对人家的长处要肯定下来,不能改变;对人家的弱点,要加以弥补。”遵循这一思想,从舞剧到京剧,在主题思想、主要人物、主要场次不变的情况下,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根据京剧的特点,增加了一些次要人物,情节方面也作了某些适当的改动。但是,所有这些更动,都是遵循“三突出”的创作原则,为塑造主要英雄人物服务的。全剧通过郑阿婆母女帮助吴清华冲出虎口、小娥参军、赤卫队长黄威请战等场面,突出地表现了洪常青、吴清华广泛而深厚的群众基础,形象地刻画了他们和群众鱼水相依、血肉相联的革命情谊;通过洪常青深入匪巢和南霸天唇枪舌剑的交锋的场面,突出了洪常青的沉着、机智和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特别是第四场《教育成长》中,为了突出塑造洪常青的英雄形象,作者别具匠心地设计了卖身契这一细节。当吴清华因报仇心切犯了纪律,内心感到无比沉痛的时候,洪常青拿出了当年吴清华的一张卖身契,亲切地问她:同是一张纸,为什么过去使她受苦受难,现在却再也不顶事了?他告诉吴清华:这是因为有了中国共产党,有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有了毛主席指出的革命路线。洪常青循循善诱地启发她:“要让那天下工农全解放,怎能够光凭这一家仇恨、个人勇敢、孤舟独桨、匹马单枪?”无限深情地指引她:“革命不但要靠勇敢,还要有一条正确的路线啊!”洪常青的—番话字字重千斤,拨开迷雾照亮了吴清华的心。吴清华懂得了:“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的真理,激动地表示要“一辈子跟着党,为无产阶级战斗到底!”剧本通过这一细节的描绘和挖掘,深刻地反映了洪常青高度的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觉悟,生动地刻画了洪常青这一善于运用活生生的教材,对战士进行阶级教育和路线教育的我军政治工作干部的光辉形象。

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的移植成功,还告诉我们:在忠实于革命样板戏的革命精神的基础上,要充分发挥京剧剧种的特点,调动京剧的一切艺术手段,来塑造主要英雄人物。

舞剧和京剧是两种不同的表演艺术。前者塑造人物的主要手段是舞蹈语汇、舞剧音乐;后者则是靠唱、念、做、打等艺术手段来塑造人物的。各种不同的艺术,都有自己的特点和长处,也各有自己的短处和局限。因此,移植时不能机械地生搬硬套,而必须注意发挥剧种的特长来塑造英雄人物。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充分发挥京剧艺术独特的功能,在京剧舞台上创造性地再现了舞剧原作中的英雄形象。

唱腔是京剧塑造英雄形象的主要手段。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对全剧的唱腔进行了完整的构思和通盘的布局,从各个侧面展示了英雄人物崇高而丰富的内心世界。在《常青指路》一场中,作者为洪常青和吴清华安排了一大段出色的对唱。这里采用交替的唱法,有背供,有问答,有独唱。洪常青唱起唱收,热情地宣传“共产党领导工农把身翻”,深情地指出红区“崭新日月照河山”,为吴清华,也为千百万受压迫的奴隶指出了翻身求解放的道路。常青就义,是全剧的高潮,也是最能揭示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精神世界的地方。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在这个关键的场合,为洪常青设计了多层次的完美的成套二黄唱腔,生动地展现了他胸怀朝阳、坚贞不屈的英雄气概。开始,洪常青内唱二黄导板,“负伤陷匪巢,依然在战场”,接着以高亢、刚健的音调转入回龙,唱出了“面对刀丛头高昂”,表现了威武不屈、大义凛然的坚强性格。从亲切、深情的慢板以后,又以快原板热情地歌颂了“井冈山光辉大道壮丽宽广,枪杆子必开创人类历史新篇章!”当唱到“望东方已见那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阳”时,引出了《东方红》的辉煌旋律,紧接着以摇板深情地唱出“敬爱的毛主席!敬爱的党!亲爱的人民”,唱腔亲切、舒展、开阔,倾吐了洪常青对党对毛主席对人民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最后以急速的“垛板”一气呵成,到“冲锋向前方”时,唱腔嘎然而止,乐队却以雄壮的旋律继续下去,强烈地表现了洪常青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革命精神。

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还充分运用了京剧的念白和武打来塑造英雄人物,创作了许多引人入胜的精彩场面。第三场洪常青深入匪巢舌战群贼,是运用念白塑造英雄人物的成功的一例。在这一场中,阴险的南霸天旁敲侧击,屡布陷阱,洪常青却谈笑自若,伺机反击,弄得南贼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后来又以短促的对话挑开了矛盾,引出了洪常青一大段抑扬顿挫的念白,既表现了洪常青的沉着、机智,又揭露了南贼的阴险、狡诈。如果说第三场主要是通过洪常青和南霸天唇枪舌剑的交锋,以反面人物来衬托洪常青的高大形象,那么第五场《山口阻击》则是以精彩的武打来显示英雄人物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的。这一场中洪常青的边打边唱,在继承京剧传统武打的基础上有了创新。要在激烈的战斗中表现洪常青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的高大形象,光打一通,不易充分揭示他崇高的内心世界;光唱几段,也难以表现他身先士卒、浴血奋战的优秀品质。革命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别开生面地让洪常青边打边唱,在“血战到底,只身也要把敌歼!顽敌血,染刀红,叫匪徒丢魂丧胆”的豪迈歌声中,勇猛地和匪兵搏斗拚杀,使洪常青的形象显得更加英气勃勃、光彩照人。

移植革命样板戏是普及革命样板戏的一条重要途径,是一项严肃的政治任务。但是,移植决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必须付出艰苦的劳动。我们要学习中国京剧团的同志们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指引下,不怕困难,依靠群众,反复实践的革命精神,为发展和繁荣社会主义文艺作出应有的贡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