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腔热情 千方百计——赞彩色影片《智取威虎山》

于洲洪 (1970.11.04)

(上海市电影系统 于洲洪)

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光辉照耀下,北京电影制片厂《智取威虎山》摄制组和上海京剧团《智取威虎山》剧组的革命文艺战士,同心协力、反复实践,成功地把闪耀着毛泽东思想灿烂光辉的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搬上了银幕。他们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调动了电影艺术的一切手段,更加深刻地揭示了英雄人物崇高的内心世界,更加强烈地突出了主要英雄人物的光辉形象,更加广阔地展示了人民战争的宠伟图景,取得了还原舞台、高于舞台的辉煌成就。彩色影片《智取威虎山》的诞生,必将有力地推动着革命样板戏的大普及,必将进一步推动无产阶级文艺运动的蓬勃发展。

更加深刻地揭示了英雄人物的内心世界

京剧和电影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在塑造无产阶级英雄人物,表现宠伟的革命主题方面,各有自己的艺术特点。把革命样板戏搬上银幕,就要正确处理二者的关系。首先,电影要完整地、不走样地反映出舞台演出的深刻思想内容和高度艺术成就,做到还原舞台;同时,又要充分发挥电影艺术的特长,把它表现得更鲜明、更生动、更深刻、更细致,达到高于舞台。

彩色影片《智取威虎山》,根据还原舞台、高于舞台的原则,用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通过着重揭示人物内心世界的途径,塑造了杨子荣等高大丰满、光彩夺目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

在革命现代京剧中,唱腔是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的一种最重要手段。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为英雄人物集中设计的大段成套唱腔,深入地展现了英雄人物的博大胸怀,富于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对于这样大段成套的优美唱腔,如果死抱住资产阶级电影艺术的陈规不放,以所谓切割的镜头把它搞得支离破碎,势必会损害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智取威虎山》电影摄制组的同志们,以强烈的无产阶级感情,对于所有大段成套的唱腔,基本是用一个完整的镜头,利用镜头运动中推、拉、摇、移、跟等拍摄技巧,选择最好的角度和构图,时而推成近景、特写,鲜明细致地揭示了英雄人物崇高的内心世界;时而拉成中景、全景,准确完美地展现了英雄人物英武矫健的舞蹈身段,展现了英雄人物之间、英雄人物和其他正面人物之间的感情交融,更加突出了主要英雄人物。

《胸有朝阳》是主要英雄人物杨子荣的核心唱段。影片在处理这一唱段时,打破了电影的旧框框,大胆创造,用了一个片子长达七百多尺的镜头,完整地拍摄了下来。这个长镜头,推、拉、摇、移运用自如,那千回百啭的唱段,在银幕上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镜头开始摇摄,描绘了威虎山“峭石耸立,地堡成群,远山起伏,遍地冰雪”这样一个杨子荣战斗的典型环境。镜头摇定后成全景,天空染上一缕拂晓的曙光,杨子荣唱:“二黄导板”出场,表现了他“劈荆棘战斗在敌人心脏”的大无畏气概。当杨子荣唱到“望远方、想战友”,“党对我寄托着无限希望”,“党的话句句是胜利保障,毛泽东思想永放光芒”几处时,镜头稳定地推成近景,揭示了他对党、对毛主席的一片赤胆忠心。当杨子荣唱到“送情报装作闲逛”时,镜头拉成全景,表现杨子荣沉着机智,观察动静;当他发现“情况异常”,唱“这情报送不出,误战机,毁大计,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时,又推成近景,突出表现了杨子荣高度的政治觉悟。最后,杨子荣豪情奔放,唱到“抗严寒化冰雪我胸有朝阳”时,镜头先是近景,然后随着音乐的节奏拉成全景,天空万道金光,杨子荣身披朝霞,屹立在高山之巅。这一系列连贯的镜头处理,更加深刻地揭示了英雄人物杨子荣无限忠于人民、无限忠于党、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的崇高的精神境界。这场戏的结尾,在杨子荣威武地“亮相”以后,影片用了一个空镜头,朝霞万道,映照着挺立云端的青松,光焰万丈的红太阳逐渐推向画面中心,构成阳光雨露育青松,毛泽东思想育英雄这样一个含意深刻的意境,鲜明、深刻地点出杨子荣的智慧和勇敢的源泉。

再如《深山问苦》一场,常宝唱《只盼着深山出太阳》唱段时,影片设计了一组完整的富有表现力的镜头,把老常、常宝感情的激烈变化和杨子荣的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酣畅淋漓地展现了出来。镜头开始多是近景,表现了常宝对座山雕无比强烈的阶级仇恨。当常宝唱到“爹逃回我娘却跳涧身亡”以后,在悲愤的乐声过门中,镜头出现了杨子荣的特写,表现了杨子荣怒火万丈,“仇恨满腔”。当常宝唱到“恨不能生翅膀、持猎枪、飞上山岗”时,又有一个杨子荣握拳跨步的近景,表现了杨子荣誓为普天下劳动人民报仇伸冤的决心。这一组镜头的分切和组接,中间插入杨子荣的特写、近景,不但毫无突兀破碎的感觉,而且更加深刻地揭示了杨子荣与劳动人民血肉相连的无产阶级英雄本色。

彩色影片《智取威虎山》,处处着重揭示英雄人物的内心世界,长镜头这样,短镜头也这样;一组镜头这样,一个单独的镜头也是这样。例如《定计》一场,参谋长讲到:“咱们要记住毛主席的教导,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时,出现了杨子荣的一个近景,从杨子荣豁然开朗的眼神中,我们可以看出毛主席的教导对他的启发和教育,表现了他提出“智取”的作战方案是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成果。

更加强烈地突出了主要英雄人物的形象

彩色影片《智取威虎山》,发挥电影镜头角度变化的特长,在处理杨子荣与其他正面人物关系、杨子荣与反面人物的关系时,始终把主要英雄人物放在最中心的位置,充分调动了电影在表现空间、时间以及镜头调度等各种手段的丰富表现力,使无产阶级英雄杨子荣更加高大、壮美。

影片在处理英雄人物与其他正面人物的关系时,既表现了他们是血肉相连、并肩战斗的战友,又处处以其他正面人物来烘托英雄人物。例如影片的结尾,镜头从会师百鸡宴宏伟的胜利场面的大全景,推近到杨子荣、参谋长、李勇奇、常宝四个英雄人物的中景。最后,镜头推成杨子荣的特写。这一镜头推进的变化,很好地体现了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的原则。

影片在处理英雄人物与反面人物的关系时,遵照毛主席关于“一切危害人民群众的黑暗势力必须暴露之,一切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必须歌颂之”的教导,始终让英雄人物居于主宰的、支配的地位,让反面人物围着英雄人物转。在整部影片中,反面人物没有一个近景和特写,凡是反面人物同杨子荣在同一景里时,敌人始终龟缩一角或在后景,光线惨淡,面无人色,深刻地揭露了他们腐朽、凶残和必然灭亡的本质;而无产阶级英雄杨子荣则处于中心或前景,英姿勃勃,红光四射。这种鲜明、强烈的对比,更加突出地表现了杨子荣压倒一切敌人的精神力量。在《打进匪窟》一场里,影片用较多的近景镜头,让观众真切地看到杨子荣对敌斗争中机智、勇敢的英雄性格和鄙视、蔑视敌人的大无畏气概;表现敌人,则多用俯摄的全景,如座山雕拂衣整袖前去接图的场景,充分暴露了匪徒们的猥琐、愚蠢。再如,在杨子荣与座山雕格斗时,杨子荣子弹打光了。这时,拍了一个俯摄镜头的座山雕中景,他手举大刀,狞笑着准备冲上来;紧接着,拍了一个杨子荣的仰拍近景,他眯眼冷笑,把手枪抛掂了一下,镇定自若地待机生擒座山雕。镜头拉开后,开打,又以一个中景,表现了杨子荣抓住座山雕的手腕,把刀夺了过来。这里的一组镜头很好地显示了无产阶级英雄的无坚不摧的革命精神力量。对座山雕俯拍的中景,对杨子荣仰拍的近景,这两个镜头,一高一低,一明一暗,一动一静,一张一弛,既揭露了敌人张牙舞爪、垂死挣扎的反动本质,更显示了英雄杨子荣高屋建瓴、威慑顽敌的英雄本色。

影片摈弃了过去资产阶级的自然主义、形式主义倾向,在还原舞台的基础上,抓住音乐过门静场的时机,用浓郁的环境描写、气氛渲染,来烘托英雄人物的光辉形象和宽广胸襟。《打虎上山》一场,开头影片用了九个空镜头,既描绘了月夜、黎明的时间变迁,也表现了杨子荣肩负重任、披星戴月赶路的情景。其中好几个向同一方向横移的镜头,配以画外传来的雄壮、急速的进行曲和杨子荣高亢、豪迈的歌声,使杨子荣跃马扬鞭,穿林海、跨雪原的形象跃然如在目前。杨子荣出场的那个镜头,画面更是气势雄伟:一棵棵参天的栋梁松高耸入云,冉冉上升的晨雾缭绕于林木之间,从树隙间射入的道道光柱把这深山老林照得彻亮。这一画面,壮丽多姿,寓意深远。那参天的栋梁松,象征着杨子荣坚毅挺拔、顶天立地的英雄形象;那驱散迷雾、赶走黑暗的灿烂阳光,象征着照亮这沉睡千年的深山老林的毛泽东思想。

彩色影片《智取威虎山》就是这样在还原舞台的基础上,以充沛的无产阶级革命激情,充分运用了镜头的俯仰,角度的正侧,光线的明暗,景物的渲染等一切艺术手段,更强烈地突出了主要英雄人物。

更加广阔地展现了人民战争的壮丽画卷

彩色影片《智取威虎山》以更加宏伟的场景,更加瑰丽的色彩,广阔地展现了人民战争的壮丽画卷。

“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影片突出地描绘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样一个所向无敌的战斗集体。影片一开始,在红旗前导下,追剿队全副武装,迎风踏雪,飞奔而来。接着,又用了一个镜头,让战士们在摄影机前疾驰而过,一个个战士的身影几乎把画面占满,表现了追剿队在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指引下的胜利进军。《急速出兵》一场,影片利用电影在表现空间概念方面的特有手段,从各个不同角度拍摄,更有层次地表现了战士和民兵们迎风破雪、跨涧攀崖的战斗英姿,展现出一幅军民携手打豺狼的人民战争的宏伟图景。如攀登悬崖的场面,先是一个略侧俯摄的镜头,两个战士顺镜头方向攀援,空间感非常强烈。接着一个镜头运用摇摄,镜头跟着登上悬崖的战士向下抛掷的绳索摇到接绳索的战士们,这就增加了抛绳索的真实感。这两个镜头的运用,使舞台上虚拟的百丈悬崖更加具体化了,从而更加生动地反映出我军指战员和民兵为了解放全人类敢于上刀山、闯火海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

毛主席教导我们:“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影片以更加鲜明的色彩,突出地塑造了李勇奇、常宝两个人民群众的英雄代表,表现了人民群众跟着共产党,拿起枪杆子,积极拥护和参加革命战争的战斗激情,表现了人民军队与人民群众之间的血肉联系。

《发动群众》一场,李勇奇搀扶母亲进内屋后出来,影片运用全景,表现他揭开锅盖,看到参谋长煮的粥;又掀开门帘,注视卫生员抢救他母亲。这些使他深受感动,引起了沉思。当他自问:“真是我们盼望的救星来了吗”时,镜头转为特写,生动地表现了李勇奇又惊、又喜的复杂心情。接着参谋长唱:“我们是工农子弟兵”,和李勇奇唱:“自己的队伍来到面前”,多用中景,表现人物之间感情的交流。当参谋长唱到“共产党、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时,李勇奇由侧面转成正面,表现了他找到救星共产党、毛主席以后的无比欢欣和激动。这场戏的结尾用了一个略带仰角拍摄的大全景,李勇奇高举匕首带头领唱,群众和战士合唱,齐声怒吼:“座山雕哇!看你还能活几天!”气势磅礴,犹如千军万马奔向威虎山,横扫顽匪。紧接着是《计送情报》一场的开头,用了一个俯角拍摄的全景,座山雕和匪参谋长蜷曲着身子,缩头缩脑地向后倒退,暴露了敌人穷途末路而又垂死挣扎的纸老虎本质,显示了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

常宝唱“坚决要求上战场”一段,影片开始时运用了大全景:阳光灿烂,皑皑白雪覆盖着广阔的原野,解放后夹皮沟的河山分外壮丽。常宝身着红装,肩挂步枪,从杀声震天的练兵场象一团烈火地旋了出来,然后站定“亮相”,与雪景交相辉映,显得格外英姿飒爽。“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毛泽东思想的灿烂阳光照亮了夹皮沟,人民拿起了枪杆子,建立了革命的政权,祖国的山河显得更加壮丽多娇。常宝面对着大好的北国风光,载歌载舞,表达了“誓把顽匪消灭光”的坚强意志和求战心情。这些情景交融的画面,充分表现了革命战争的正义性和它的广泛的群众基础。

当前,在毛主席“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庄严声明鼓舞下,全世界革命人民反美斗争的风暴正席卷全球。彩色影片《智取威虎山》所热情歌颂的无产阶级英雄人物和人民战争的光辉思想,必将激励中国人民和全世界革命人民去夺取新的更加伟大的胜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