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农子弟兵的光辉典型——赞郭建光英雄形象的塑造

钟山 红钢工 (1970.06.02)

伟大领袖毛主席最近指出:“无数事实证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弱国能够打败强国,小国能够打败大国。小国人民只要敢于起来斗争,敢于拿起武器,掌握自己国家的命运,就一定能够战胜大国的侵略。这是一条历史的规律。”

人民战争,这是革命人民战胜帝国主义侵略的法宝。革命现代京剧《沙家浜》所描写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就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弱国的革命人民,用人民战争打败帝国主义强国侵略的范例。剧中的主人公新四军某部连指导员郭建光,就是在人民战争中涌现的无数英雄人物的光辉典型。

伟大领袖毛主席深刻指出:“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这一英明的论断,是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的精髓,是战争中群众路线的高度概括。革命现代京剧《沙家浜》根据毛主席这一光辉思想,把郭建光等十八个新四军伤病员的活动,置于波澜壮阔的人民战争的背景之中。它以极其动人的情节,描绘了我军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和群众并肩战斗的宏伟场面,塑造了郭建光这个热爱人民,依靠人民,与人民血肉相连的工农子弟兵的光辉形象。

毛主席教导我们:“军队须和民众打成一片,使军队在民众眼睛中看成是自己的军队,这个军队便无敌于天下,个把日本帝国主义是不够打的。”郭建光等十八个新四军伤病员,他们一来到沙家浜,便和当地的群众战斗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在朝霞满天,岸柳成行,波光荡漾的阳澄湖畔,剧本特意安排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争执”。热爱子弟兵的革命母亲沙奶奶,不让新四军伤病员离开沙家浜,并让郭建光给她提意见。对群众满腔热忱的郭建光,抓住这个机会,以“提意见”的方式,热情地表达了新四军伤病员对乡亲们关怀照料的感激心情。这个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战斗英雄,在革命妈妈沙奶奶面前,竟象是调皮的孩子。这充满喜剧色彩、情趣盎然的“争执”,既生动地描写了生活在群众之中的工农子弟兵郭建光的形象,又深刻地表现了军民一家的鱼水深情。剧本把沙奶奶对旧社会的愤怒控诉,和在风光如画的阳澄湖畔军民一家的亲密情景,穿插在一起,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反映了革命战争的正义性,反映了人民军队的阶级基础。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红军的打仗,不是单纯地为了打仗而打仗,而是为了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并帮助群众建设革命政权才去打杖的”。郭建光就是这样一个善于做群众工作的人民军队的指挥员。他来到沙家浜镇,就带着轻伤员帮助老乡收稻子去了。在《转移》一场中,他乘船而上,把一箩箩谷子搬到岸边,顺手又拿起扫帚,把院场打扫干净。但是,郭建光的劳动,并不是为了单纯的生产。他清楚地知道,日寇汉奸随时都有发动反革命“扫荡”的可能,他必须抓紧时机,做好一切战备工作,只有立足于打,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他一上场就吩咐:“叶排长,把沙奶奶的稻谷赶快藏在屋后埋在地下的缸里,坚壁起来!”这句话,开门见山地表明了郭建光常备不懈的战斗观念。《沙家浜》通过描写郭建光和群众的共同劳动,表现他心里想的是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他所做的是为了搞好战备,粉碎敌人的“扫荡”。这样,就使英雄形象焕发出夺目的光采。

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如一人。郭建光无论在什么时候,他首先想到的是人民。当鬼子要来沙家浜“扫荡”的紧急时刻,他第一个命令是“通知民兵,带领乡亲们转移出去”。在坚守芦荡,“云遮雾障”的艰难日子里,他最思虑的是“村镇上乡亲们要遭祸殃”。为了人民的解放,他经得起千磨万劫,顶得住严寒冰雪。同样,沙家浜的乡亲也最怀念工农子弟兵,尽管是湖水茫茫,敌人封锁,但也割不断人民和新四军伤病员的血肉联系。沙四龙冒险出船,王福根宁死不屈,为了革命的胜利,他们不惜用生命来掩护自己的阶级兄弟。最后,郭建光带领的新四军战士,在乡亲们和阿庆嫂的密切配合下,飞兵奇袭直捣匪巢,聚歼了日寇汉奸,重新解放了沙家浜。

团结在革命政府和人民军队周围的千百万群众,是任何敌人也打不破的真正的铁壁铜墙!郭建光,正是在人民战争的烽火中巍然屹的伟大英雄。

用“进步的政治精神贯注于军队之中”,是毛主席建军思想的核心。林副主席深刻指示:“我们军队的建设历来是把政治建设放在首要地位,打仗也主要靠政治。”郭建光在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中,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能够敏锐地抓住部队的活思想,用毛泽东思想对战士做深入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表现了这个人民军队的政治干部具有高度的政治觉悟与政治素养。

郭建光深深懂得,用毛泽东思想统帅一切,这是战胜困难的根本保证。因此,越是在困难的时候,他就越是注意突出无产阶级政治,越是做好思想发动工作。当枪声报警芦苇荡,战士们想到“沙家浜的乡亲们又要吃苦了”,产生了“要杀敌人,冒险出荡”的焦躁情绪的时候,郭建光用毛泽东思想对战士们的情绪作了辩证的分析。他首先看到,战士们产生这种思想,是“阶级仇民族恨燃烧在胸膛”,这是本质和主流;同时,又看到这种焦躁情绪不利于保存革命力量,应立即防止它“蔓延滋长”。他以满腔的热情,鼓励战士沉着冷静,坚守在芦荡,把战士们的积极性引向正确的轨道。他把困难的环境,作为引导大家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生动课堂;他用豪迈的激情,朗诵了毛主席的教导:“往往有这种情形,有利的情况和主动的恢复,产生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一声掷地,铮铮作响,战士们随着他斩钉截铁的语调,一个个精神拌擞,斗志昂扬。这时候,我们看到毛泽东思想的灿烂阳光,破雾穿云,照彻了战士们的心坎。

“困难吓不倒英雄汉,红军的传统代代传。”在艰难困苦面前,郭建光经常用老红军“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英雄气概,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教育战士烈火之中迎考验,鼓舞战士越是艰险越向前。在新四军伤病员将要转移到芦荡时,沙奶奶关切地说:“这芦荡无遮无盖,伤员同志们怎么受得住啊!”郭建光以豪迈的英雄气概回答说:“沙奶奶,我们有毛主席英明领导,有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传统,什么也难不倒我们!”他用这豪壮的语言,表达了革命战士敢与困难争高下的坚强意志;他用老红军威武不屈的形象,鼓舞战士和群众笑迎困难,勇往直前。在芦荡里,面对着“粮缺药尽消息又断”的困难,郭建光以坚定有力的语气问:“难道说我们这支有老红军传统的部队,就被这小小的困难吓倒了吗?”想起当年红军千难万险脚下踩的英雄业绩,战士们豪情满怀,斗志更坚,他们坚决表示:“我们的红军爬雪山,过草地,那样的困难都战胜了。我们也一定能坚持下去!”红军的传统,在新四军伤病员的身上开花结果,变成了战天斗地的伟大力量。郭建光不仅“言教”,而且“身教”。这位政治指导员,宁愿自己挨饥受饿,却把自己的干粮都省给重伤员吃了。伤员小王硬是要把年糕送给他,他紧紧按住小王的手,示意他把年糕吃下去。“此时无声胜有声”,这一举一动,使我们看到郭建光的榜样的无穷力量。在他言教身教的影响下,战士们总是把方便让给别人,把困难留给自己。他们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郭建光战斗在前,吃苦在先的模范行动,生动地体现了我军官兵一致,上下一致,紧密团结,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在芦荡里,郭建光象革命的火把,点燃起十七个战士心头的革命烈火。这烈火放射着红军革命传统的光焰,闪耀着毛泽东思想的光芒。

林副主席指示:“人的觉悟提高了,勇敢也有了,积极性也有了,创造性也有了,组织纪律性也有了,吃苦的革命精神也有了。”郭建光率领的新四军伤病员,面临着强敌包围,浪激水淹,粮缺药尽的险境;但是,由于郭建光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将革命的政治精神贯注于军队之中,伤病员挺然屹立傲苍穹。没有粮食,英雄们以芦根充饥;日晒雨淋,他们齐心合力,盖起芦棚;消息隔绝,郭建光主动派人过湖侦察;敌人封锁,锁不住他们对毛主席的赤胆忠心。当暴风雨来临的时候,倏忽间,舞台上霹雳交加,电光劈面,狂飙卷地,大雨滂沱。英雄们顶风冒雨,以矫健的群舞,雄浑的齐唱,显示了“八千里风暴吹不倒,九千个雷霆也难轰”的革命乐观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气魄。在英雄们的簇拥下,郭建光迎风挺立,这个我军优秀政治工作人员的光辉形象,就象一株在乱云飞渡中顶天立地的劲松,蓬勃旺盛,倔强峥嵘。

《沙家浜》塑造郭建光的英雄形象,不仅写他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善于做政治思想工作;而且写他能驾驭战争风云,善于指挥战斗。能文能武,多谋善断,这是郭建光英雄形象的性格特征。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我们必须提倡每个红军指挥员变为勇敢而明智的英雄,不但有压倒一切的勇气,而且有驾驭整个战争变化发展的能力。”郭建光正是这样一个敢于斗争、善于斗争,能够驾驭战争风云的优秀指挥员。他懂得毛主席的战略战术,能熟练地运用毛泽东思想指挥战斗。

毛主席把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用四句话加以高度的概括,叫做: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在战争中,审时度势,根据不同的时间、地点、条件和敌我力量的对比,采取不同的作战方式,这是毛主席战略战术的重要原则。在日寇“扫荡”的时候,郭建光的处境是很不利的。当时,主力部队已经转移;在他身边,只有十多名伤病员。硬拚,显然会遭到不必要的牺牲。打不赢就走,郭建光根据敌我双方力量的估计,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战略战术,迅速转移,使日寇“扫荡”扑空,取得了第一个回合的胜利。

林副主席深刻指出:“我们的一切战略战役方针都是建立在打的这个基本点上。我们承认必须的走,是在首先承认必须的打的条件之下的。一切的走都是为着打,为着最后彻底消灭敌人。”郭建光率领战士向芦荡转移,并不是怯战,而是为了更有效地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他牢记毛主席的教导,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利用大有回旋余地的河湖港汊,与敌周旋,保存了革命的有生力量。当主力部队回师东进的时候,他又率领战士们迅速转移红石村,配合主力部队,夹攻敌人。从沙家浜转移到芦苇荡;又从芦苇荡转移到红石村,这都是“必须的走”,是为“必须的打”创造条件的。《沙家浜》写郭建光两次转移,变被动为主动,深刻地表现了他作为战斗指挥员的胆识和智慧。

指挥员正确的决心,来源于他周密的思考和正确的判断。郭建光两次转移,几回下令“隐蔽”,都是基于对周围环境有着全面的观察和分析。《坚持》一场,对岸传来的枪声,使他心潮起落,反复思量。他看到“沙家浜云遮雾障”,这时唱词中的“障”字,拖了一个长腔,萦回缭绕,恰切地写出他对乡亲的惦念和对形势的捉摸;他想到“湖面上怎不见帆过船航”!“航”字声音突然吸住,配合着叉腰扬手抓拳的亮相,说明他发现了问题,正在冷静地分析;进一步,他考虑到“为什么阿庆嫂她不来探望”,于是得出“看起来大有文章”的结论。“文章”两字,拖腔再起,又表明了他还在继续的思索。这一段〔二黄慢板〕,迂回舒徐,形象地刻划了他当时的心境。他联系到发现的这一切现象,迅速作出对策:在目前战局不明、敌情不清的情况下,唯一正确的方针是鼓励战士“察全局,观敌情,坚守待命,紧握手中枪。”并立即派人过湖侦察,摸清敌情,主动为聚歼群匪作好了准备。在这里,《沙家浜》运用完整的音乐形象,结合着人物果断的动作,鲜明地表现了郭建光多谋善断的性格,出色地展现了我军指挥员的军事才能,说明了依靠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就能够明察秋毫,就能够力排万难。

如果说,《沙家浜》写郭建光能够熟练地运用毛主席的战略战术,善于思考,善于判断,这是表现他的“智”;那么,写他雷厉风行,一往无前的战斗作风,写他一以当十,锐不可挡的战斗风格,则是表现他的“勇”。《奔袭》一场,郭建光怀着临战的喜悦,在幕后高唱“月照征途风送爽”。接着,他快步登场,抚枪亮相。蔚蓝的夜空,闪烁着疏星数点,更显得他的英姿勃勃。他目光如电,巡视四周,转身招手,战士们跟着疾驰而上。在他的率领下,突击排“穿过了山和水、沉睡的村庄”。他们如游龙,如奔马,在蜿蜓的山路和田塍曲径上纵横驰骋。这场戏,郭建光刚劲挺拔的唱腔,疾风流水的舞蹈,给人以一种快速进攻的印象。在进军中,他处处走在队伍的前头,显示了冲锋在前、身先士卒的英勇气概。

毛主席教导我们:“游击队的作战,要求集中可能多的兵力,采取秘密和神速的行动,出其不意地袭击敌人,很快地解决战斗”。奔袭、夜战、近战,最能发挥人民战争的威力。郭建光正是按照毛主席的光辉思想来指挥袭击沙家浜的战斗的。经过长途奔袭,飞速前进,郭建光和战士们就象尖刀一样插进敌人的心脏。“突破”时,郭建光一马当先,腾跃过墙,指挥战斗;“聚歼”中,他又在关键的时刻出现。刘副官缠住了他的手,他却抽空一枪射倒站在远处的敌人;三个敌兵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扑来,在“四击头”的锣鼓中,他连发三枪,枪枪命中,敌兵屁滚尿流的狼狈相,反衬出郭建光过硬的作战本领。最后他脚踩黑田,威风凛凛,结束了剧烈的战斗。郭建光一连串的动作身段,有如猛虎下山,狮子搏兔,集中地表现了这个英雄战士的矫健善战,所向披靡,生动地塑造了他“静如林,猛如虎”的英雄形象。

在毛主席无产阶级文艺路线的光辉照耀下,革命现代京剧《沙家浜》粉碎了彭真一伙的种种干扰和破坏,成功地塑造了人民军队代表郭建光的英雄形象,鲜明地突出了武装斗争的主题,热情地歌颂了毛主席的光辉的人民战争思想。这出闪耀着毛泽东思想光辉的革命样板戏,深刻地揭示了一个伟大真理:革命人民只要“坚持持久的人民战争,一定能够排除万难,取得彻底胜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