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心壮志冲云天——赞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第八场《刑场斗争》

洪新 (1970.05.16)

正当我们隆重纪念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二十八周年的时候,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一九七○年五月演出本正式发表了。《红灯记》,是在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光辉照耀下产生的,是在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指引下胜利前进的。《红灯记》取得的辉煌成就,是毛主席无产阶级文艺路线的伟大胜利。

《红灯记》是一曲中国共产党人革命气节和革命英雄主义的壮丽颂歌。

《红灯记》的第八场《刑场斗争》,是特地为主要英雄人物李玉和安排的单独的抒情场子。这是全剧最重要、最关键的一场。鸠山的软硬兼施全落空以后,使出了最后的一招,妄图用骨肉之情、死亡威胁来降服李玉和。但是,“真金哪怕烈火炼”,李玉和大义凛然,视死如归。鸠山在酒宴上没有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在刑场上仍然没有得到。他得到的只是李玉和代表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侵略者的严正审判。《红灯记》紧紧抓住这一重点场次,调动了一切艺术手段,充分地揭示了李玉和崇高的无产阶级革命气节,淋漓地抒发了李玉和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集中地展现了李玉和远大的革命理想,使英雄形象闪发出耀眼的共产主义光辉。

无产阶级的京剧艺术,主要靠音乐来塑造人物形象。京剧音乐,特别是唱腔音乐,它是由演员直接歌唱的、以文字唱词为具体内容的音调,它能够直接地、鲜明地、充分地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的各个方面,富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运用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通过着重揭示人物内心世界的途径,塑造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音乐形象,就成了无产阶级京剧艺术的一大特色。

《红灯记》充分地发挥了京剧音乐的重要功能,在情节发展的重要环节上安排唱腔,深刻地揭示了李玉和思想性格的各个侧面:他对同志、对群众深厚的阶级爱,对日寇、对叛徒强烈的阶级恨;他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和不屈不挠的坚强意志;他迎风逆浪、勇敢无畏的豪迈气魄和老练机智、从容镇定的性格特点……。但是,仅仅注意广度的安排是不够的,音乐形象要丰满而高大,还必须在广度的基础上注意深度的挖掘,必须在各个侧面中突出最重要的侧面。毛主席教导我们:“应当把自己注意的重心,放在那些对于他所指挥的全局说来最重要最有决定意义的问题或动作上”。李玉和作为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他的思想性格最本质的特征,就是他远大的共产主义理想,他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共产党的无限忠诚。这是他智慧和力量的源泉。《红灯记》紧紧抓住了这个重点,特地在第八场精心设计了有层次的、完美的成套唱腔《雄心壮志冲云天》,集中展现了他内心深处的共产主义光辉。

〔二黄〕成套唱腔“雄心壮志冲云天”是李玉和的核心唱段。在结构上,用了〔导板〕—〔回龙〕—〔原板〕—〔慢三眼〕—〔原板〕的板式安排,层次分明,跌宕多姿。音乐旋律时而如狂飙骤起,时而象江海翻腾;时而是气势豪迈的高歌,时而是亲切入微的倾诉……。唱腔一开始,“狱警传似狼嗥我迈步出监”,这句〔导板〕的拖腔层层翻高,如一声惊雷响遏行云,突出地表现了李玉和英勇无畏、气冲霄汉的革命气概。“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一句,以抑扬顿挫、扶摇直上的旋律,抒发了李玉和磅礴天地的豪情壮志。为了突出这段唱腔中最主要的唱句,在唱完“但等那风雨过”以后,“百花吐艳,新中国如朝阳光照人间。那时候全中国红旗插遍,想到此信心增斗志更坚”这几句唱词在音乐上运用对比的手法,作了突出的处理。在节奏上用了较其前后的〔原板〕更徐缓开阔的〔慢三眼〕,以瑰丽华美的音调,发自肺腑的激情,画出了一幅雨后天晴、鲜花似锦的壮丽景象,唱出了李玉和对革命前景的热切向往和对革命事业的必胜信念,唱出了李玉和心潮澎湃的激动心情。特别是“新中国如朝阳光照人间”一句,用了暂时转调的旋律方法,把李玉和的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表现得更为突出。下面一段仍是〔原板〕,在唱到不怕王连举“他乱咬乱攀”的“攀”字时,没有用拖腔,而是干脆煞住,表现了李玉和对叛徒的鄙视和轻蔑;在一个过门间隔之后,李玉和饱含深情,以较慢的节奏唱出“我母亲我女儿和我一样肝胆”。这前后两句音乐的感情色彩截然不同,鲜明地表现了李玉和的阶级爱和阶级憎。经过旋律的跌宕铺垫,最后李玉和豪迈地唱道:“革命者顶天立地勇往直前”,旋律激荡雄劲,铿锵有力,特别是那个斩钉截铁的“前”字,把一泻千里的行腔突然收住,有力地烘托了李玉和为革命冲锋陷阵、义无反顾的英雄气概。精心设计主要英雄人物的核心唱段,是树立英雄人物高大丰满的音乐形象的重要关键。“雄心壮志冲云天”这段唱腔,从英雄人物的思想感情和时代特征出发,做到了感情对头,性格对头,时代感对头,通过对“光照人间”、“红旗插遍”、“斗志更坚”等迸射着无产阶级思想光芒的描写,集中、充分、鲜明地表现了李玉和的远大理想,产生了感人肺腑、动人心弦的力量。

第八场的伴奏音乐的设计也是十分成功的。它熨贴地衬托了唱腔,使音乐形象更加完整、丰满。李玉和豪迈刚毅的音乐主调,和《大刀进行曲》的雄伟主题,贯串于“雄心壮志冲云天”的整段唱腔,使人感到李玉和虽然身在刑场,但他是与抗日革命战争武装斗争的时代风云紧密相连的。“抬头远看”之后的炽烈奔腾的大段间奏,出色地描绘了毛主席领导下中国人民奋起抗日的风起云涌的壮丽图景,有力地烘托了李玉和心潮澎湃、浮想联翩的激情。在“但等那风雨过”之后出现的《东方红》的辉煌音调,既烘托了李玉和对党对毛主席的无限热爱、无限忠诚,又表现了中国人民只有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才能驱散乌云,杀尽豺狼,迎来春色换人间。在李玉和和李奶奶、李铁梅昂首登上高坡时,乐队以磅礴的气势奏出了《国际歌》的雄伟旋律,有力地烘托了无产阶级英雄为了解放全中国、解放全人类的坚定信念和牺牲精神,深刻地表现了革命的道路虽然艰难曲折,但共产主义一定会在全世界实现。

京剧是综合艺术,除了音乐以外,表演也是塑造英雄形象的重要手段。演员的形体动作、舞蹈、造型等都是直接诉诸观众视觉的具体形象,它在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方面,具有强烈、集中的特长,能给观众鲜明、深刻的感受。《红灯记》第八场以最好的舞台位置,最挺拔的舞蹈,最雄伟的造型,出色地塑造了李玉和顶天立地、光彩照人的英雄形象。

《刑场斗争》表演上的艺术处理,体现了鲜明的无产阶级党性原则。在舞台上,是无产阶级英雄人物占主导地位,还是剥削阶级代表人物占主导地位,这是区别无产阶级表演艺术和资产阶级表演艺术的分水岭。在《红灯记》中,李玉和始终主宰着舞台,反面人物则处于陪衬的地位。《刑场斗争》一场尤为突出。在庄严的《国际歌》声中,李玉和与李奶奶、李铁梅三人挽臂而行,昂首阔步地登上高坡。鸠山象幽灵一样从台边溜出,发出了色厉内荏的嗥叫:“再给你们最后一分钟,请你们再想一想!”面对敌人的威胁利诱,李玉和铁铮铮、光闪闪,巍然如山。他居高临下,对鸠山一指,力重千钧,斩钉截铁地说:“鸠山!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我要你,仔细想一想你们的下场!”这一字一句如金石掷地,表现了李玉和惊天动地的气概。这里,李玉和屹立高台,顶天立地,英姿勃发;而鸠山蜷缩一角,心胆俱裂,狼狈不堪。这鲜明的对比,更突出了李玉和“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英雄气概。李玉和代表的无产阶级是历史的真正的主人,它是必胜的;鸠山代表的一小撮反动派只是垂死挣扎的纸老虎,终究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刑场斗争》中的这种舞台调度,深刻地揭示了生活的本质。

《刑场斗争》的舞蹈、造型和表演动作的设计,抓住了生活的本质,正确处理了典型环境和典型性格的关系。李玉和身处在刑场的严酷环境里,但是大义凛然,坚强不屈。为了突出李玉和的雄心壮志,这里为他设计了一段以“蹉步”为基本语汇的舞蹈。他和着〔导板〕上场“亮相”之后,以“双腿横蹉步”,变“单腿后蹉”,“单腿转身”,“骗腿亮相”;唱完“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之后,“蹉步”又起,最后一个挺拔坚强的“亮相”。这段舞蹈设计,既注意了“戴铁镣,裹铁链,锁住我双脚和双手”的一面,更突出了“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的一面。前者是现象,后者才是本质。因此,在揉腿抚伤时,突出了他的坚韧不拔;在展臂举铐、抬腿踢镣时,突出了他“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这段“蹉步”的舞蹈,批判地吸收了京剧艺术的“蹉步”程式,加以改造和加工,形成了崭新的成套舞蹈语汇,雄伟壮美,层次分明,十分贴切地表现了李玉和钢筋铁骨意志坚,不屈不挠斗敌顽的震撼天地的无产阶级革命气节。

《刑场斗争》的舞蹈、造型,着力揭示了英雄人物的共产主义理想的光辉。李玉和进行的斗争是极其艰苦、严酷的,但是《红灯记》在描写李玉和的艰苦斗争、英勇牺牲时,并不是去渲染斗争的苦难、死亡的恐怖,而是千方百计着力地突出李玉和的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着力地突出他的共产主义理想。“迈步出监”,“蹉步”后,一个“亮相”,双手张开,铁链欲断;昂首挺胸,钢浇铁铸;目光前视,炯炯如炬。这个“工架性”的稳定造型,深刻地表现了李玉和不畏强暴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李玉和对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的事业有坚定不移的信仰,因此他身在刑场,斗志更坚;手脚虽被锁住,但宏伟的理想却翱翔入云。他唱到“赴刑场气昂昂抬头远看”时,目光远眺,右手前伸,激动喜悦地朝前走去,仿佛看到了革命的红旗到处飘扬,抗日的烽火遍地燃烧。“但等那风雨过”之后,《东方红》音调出现,李玉和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深情地把双手徐徐抬起,仿佛看到了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在毛泽东思想的阳光雨露下,新中国“百花吐艳”、“光照人间”、“红旗插遍”。他情不自禁地伸开双手,凝视远方,表现了“新中国航船的桅顶已经冒出地平线了,我们应该拍掌欢迎它。”“想到此信心增斗志更坚”,李玉和右手在胸前握拳,一个坚毅威武的“造型”,表现了他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的革命精神。

《刑场斗争》的表演充满了无产阶级的激情。你看,李玉和面对鸠山,奋臂怒斥、爆发出了象火山一样的民族恨;而对李奶奶、铁梅,却是满怀深情,从心眼里涌出一股暖流一样的阶级爱。面对严酷的现实斗争,他临危不惧,不屈不挠;而对共产主义的灿烂前景,则热烈向往,喜形于色。这些充满革命激情的表演,深刻地表现了李玉和深厚而鲜明的无产阶级感情,崇高而丰富的精神世界。

《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指出:“我们要满腔热情地、千方百计地去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刑场斗争》一场按照这个要求,调动一切艺术手段来塑造英雄人物,做到了一丝不苟,精雕细琢。

《刑场斗争》一场的舞台美术设计成功地运用了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既揭示了历史的真实,又体现了革命的理想,有力地烘托了无产阶级英雄在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

这是刑场的一角。滚滚的乌云,阴森的铁丝网,勾勒出了日寇侵略者屠杀中国人民的凶恶嘴脸,点明了李玉和的斗争环境是非常严酷的。但是,仅仅写出刑场的特定环境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表现出这里正是李玉和继续与敌人顽强斗争的战场。为此,特地在舞台中心最引人注目的地方设计了一座高坡,让李玉和就义时,居高临下,怒斥鸠山。在高坡上巍然屹立着一棵参天入云、挺拔峥嵘的青松。远处是高耸险峻、连绵不断的崇岭。“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高山、青松生动地烘托了李玉和顶天立地的高大形象,崇高的无产阶级革命气节。李玉和如高山一样巍然屹立,李玉和如劲松一样万古长青。

《刑场斗争》的服装、灯光设计也是紧密地为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突出主要英雄人物李玉和而服务的。李玉和的衣服缀有补钉,既表现了旧社会劳动人民的穷苦,又突出了他的壮美。一件洁白的衣衫,几抹殷红的血迹,在舞台的灰暗色调中,李玉和的形象尤为鲜明突出,光彩夺目。灯光方面,给李玉和用了追光。就义时,一道稳定的红光投在他身上,烘托他的高昂斗志,豪迈情怀;而鸠山却始终被置于冷暗调子的光晕之中。这样用位置上高低的对比,灯光强弱、色彩的对比,鲜明地表现了李玉和代表的无产阶级“正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磅礴于全世界,而葆其美妙之青春”;而鸠山所代表的反动势力,已经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了。

革命样板戏的精益求精是无产阶级文艺发展的规律,也是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成果的需要。中国京剧团《红灯记》剧组的同志,在江青同志直接领导下,对文学剧本、音乐、舞蹈、表演、舞台美术等各方面都进行了千锤百炼的反复琢磨,使李玉和等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更加高大、更加完美、更加突出。《刑场斗争》一场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这种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和艺术实践的艰苦奋斗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每一个革命文艺战士学习的。“红灯高举闪闪亮”,让我们永远沿着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的光辉道路奋勇前进,迎接无产阶级文艺百花盛开的灿烂春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