擒龙跟你下大海 打虎随你上高山——赞《智取威虎山》中的英雄人物李勇奇

任文宣 (1969.11.24)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被压迫人民只有拿起枪杆子,才能“砸碎千年铁锁链,开出万代幸福泉”。《智取威虎山》通过对铁路工人李勇奇的形象塑造,深刻地揭示了人民战争的正义性,展示了人民战争的深厚的群众基础。

“夹皮沟遭劫”一场,着重表现了座山雕匪徒的豺狼本性。这群亡命之徒洗劫了李勇奇的家乡,杀死了他的妻子,残害了他的幼儿。铁路工人李勇奇的悲惨遭遇,代表了旧中国亿万被压迫人民的共同遭遇。压迫越深,反抗越烈。面对着座山雕匪徒放下的漫天大火,李勇奇心急如焚,他的眼光中喷射着愤怒的火焰,胸膛中燃烧着复仇的怒火。“深仇大恨誓要报”,李勇奇的钢铁誓言,显示了千千万万被压迫人民誓与阶级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座山雕!抓住你刀劈斧剁把血债偿”,李勇奇奋力与匪徒拚斗的无畏行动,表现了千千万万被压迫人民勇于反抗的硬骨头精神。

《智取威虎山》通过对李勇奇这一群众英雄形象的刻划,有力地说明了人民战争符合亿万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亿万革命群众发自内心的强烈要求。

象李勇奇这样苦大仇深、富有反抗精神的革命群众,是革命的火种,一经党的点燃,便会变成熊熊的革命烈火,迸发出惊天动地的伟力。“发动群众”一场,深刻地反映了李勇奇在党的教育下觉醒成长的过程。

解放军追剿队为了发动群众,积极备战,进驻了夹皮沟。开始,由于李勇奇对旧社会“兵匪一家”有深切的体验,他误把亲人当仇敌,愤怒地将匕首插在桌上。当他看到这个部队“急人难治病救命,又嘘寒又问暖和气可亲”时,他比了又比,想了又想,由警惕而暗自思索,由暗自思索而不禁询问:“你们到底是什么队伍?到深山老林干什么来了!”当追剿队首长说明“我们是工农子弟兵来到深山,要消灭反动派改地换天”时,这个与反动派有着新仇旧恨——妻子幼儿惨遭座山雕杀害、父亲死在蒋介石屠刀下的刚强的英雄汉,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下子扑到亲人的怀里,紧握双手热泪流,红心相连情谊深。他强烈要求:“首长,快发给我们枪吧!”“快发给我们枪吧”,这反映了亿万革命群众积极要求参加人民战争的急切心情,表明广大革命群众懂得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伟大真理。他对党表忠心:“擒龙跟你下大海,打虎随你上高山”。这是李勇奇代表整个阶级发出的豪言壮语,表达了千千万万革命群众跟着党赤胆忠心干革命的钢铁意志。

人民群众拥护人民战争,人民战争给人民群众带来了翻身解放。“急速出兵”的前半场,以明朗的色彩,描绘了解放后的山村光明、热烈、欢腾的革命气氛,表现了革命军民“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的革命景象。

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一声汽笛长鸣,震荡着千年的深山老林,“小火车开动了!”不,更重要的是人民群众振奋起来了,发动起来了!人民战争锻炼、教育了群众,使他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李勇奇从一个受尽折磨的穷工人变成了一个有革命觉悟的民兵干部。他接受了党的教育,具有了为阶级而战斗的壮阔胸怀,解放全人类的崇高理想。在这样具有高度觉悟的英雄的群众面前,还有什么攻不下的碉堡,还有什么打不倒的魔鬼!

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通过对李勇奇这一群众英雄形象的塑造,还成功地表现了正规军和民兵、武装群众和非武装群众的关系,从而更加完整地表现了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同时,对主要英雄人物杨子荣起了重要的衬托作用。

在打进威虎山的激烈斗争中,杨子荣面对凶焰万丈的座山雕匪徒,为什么能那样勇敢、无畏、机智、沉着?就因为他“胸有朝阳”,“千百万阶级弟兄犹如在身旁”。在他的背后站着千百万个李勇奇、小常宝,站着整个的阶级。千百万革命群众不仅在精神上给了他极大的鼓舞,而且拿起了枪,勇敢地和他一起战斗。你看,匪窟内,杨子荣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同敌人进行着斗智斗勇的大搏斗。匪窟外,李勇奇为了配合杨子荣会师百鸡宴,全歼顽匪座山雕,演兵场上操练忙,小常宝“披星戴月满怀深仇磨刀擦枪”。两相辉映,组成了一幅军民合作、正规军与民兵相配合的人民战争的战斗图景。在全戏的末尾,有两只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优秀代表杨子荣和夹皮沟群众的优秀代表李勇奇的手。这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筑成了“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的钢铁长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