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为了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学习《智取威虎山》舞台美术札记

舒浩晴 (1969.10.28)

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以饱满的革命激情,歌颂了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的伟大胜利,塑造了顶天立地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经过精益求精的再次加工,它焕发出了更加夺目的光辉。这出戏在各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里仅就舞台美术方面的成就,谈谈我们学习的体会。

毛主席教导我们:“文艺作品中反映出来的生活却可以而且应该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就更带普遍性。”《智取威虎山》的舞台美术,成功地贯彻执行了这一创作原则,它既从革命的斗争生活出发,又高于普通的实际生活,和其他艺术手段一起,在塑造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高大形象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智取威虎山》的舞台美术设计,有鲜明的时代特点、浓厚的生活气息和强烈的阶级爱憎。这出戏的时代背景是一九四六年冬季,东北战场的斗争形势是暂时的敌强我弱,我军面前还有不少困难,但我们有毛主席正确路线的指引,正义和真理在我们一边,广大群众在我们一边,我们是革命的力量,必将战胜千难万险取得最后胜利;在自然环境方面,山高林密,风雪严寒,但我军胸有朝阳,无所畏惧。《智取威虎山》的舞台美术突出了当时斗争形势的本质特点,为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提供了典型环境。有了这样的基调,就象音乐中的主旋律一般,在每场中反复出现,使形象具有统一性和完整性,同时又根据每一场的具体内容和不同任务,予以变化、突出和强调。

帷幕一拉开时,一幅风雪漫卷,山舞银蛇的壮丽图景就展现在我们面前。追剿队高举红旗在这样的背景中疾驰而上,使人深深感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不畏艰险、乘胜前进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不能容忍敌人蹂躏祖国锦绣河山的钢铁意志。

第五场的远景是披着厚雪的高山,近景是一株株挺拔雄伟的栋梁松和一些蓬勃峥嵘的小树,它们冲破冰雪严寒,巍然屹立,显示出无穷的生命力。几缕阳光从枝叶间隙射下,气象万千,雄伟壮丽。杨子荣在这样的环境中纵马上场,抒豪情,寄壮志,从中国革命想到世界革命。人们感到,杨子荣就象那一株株耸入云霄的栋梁松一样,顶天立地,刚毅坚强,风狂雪暴不能使他弯腰,冰冻霜打不能使他低头,他是笑迎着千难万险冲上前的英雄;而座山雕匪帮,不过是几根行将死灭的枯草。这样的布景,不仅标明了杨子荣上山的特定环境,而且有力地烘托了杨子荣“气冲霄汉”的豪迈气概和“迎来春色换人间”的广阔胸怀。

第八场是在威虎山上,布景突出了寒冷和险峻,远处山峦起伏,周围地堡成群,陡壁悬崖高耸,遍地冰雪覆盖,形象地表现出“威虎山果然是层层屏障,明碉堡暗地道处处设防”的环境,为杨子荣的侦察活动提供了具体的对象,同时又衬托出杨子荣大胆谨慎、大智大勇的性格特征。杨子荣出场后,高瞻远瞩,“一览众山小”,群山都在他脚下,生动地衬托了他那高大的形象和宽阔的胸襟。布景在画面上是“景”,然而景中有情,情景交融,景是为人——为无产阶级英雄人物服务的。

在舞台美术中,人物造型(包括服装设计)是十分重要的一环,因为它是直接以人物的视觉形象来诉诸观众的,它直接关系到人物形象的深刻性和生动性。爱什么,恨什么,歌颂什么,反对什么,都会在这个问题上明显反映出来。《智取威虎山》的人物造型,体现着设计者对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热烈的爱,对阶级敌人刻骨的恨,为表现人物精神面貌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杨子荣和追剿队指战员一出场,就给人一种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感觉:身穿整齐的绿色军装,肩披雪白的斗篷,军帽上的红星和衣领上的红领章闪耀着夺目的光辉,雄姿英发,朝气蓬勃。在遍野冰雪的环境中,使人不禁想起鲁讯先生“寒凝大地发春华”这句含意深刻的诗。按照一九四六年冬季的实际生活,我军的装束并不完全是这样;但这样设计,既反映了当时环境的特点,更突出了我军不怕困难的精神面貌和为人民而战斗的阶级本质。

杨子荣改扮土匪后的造型,是对设计者创作思想的很大考验。资产阶级艺术“权威”曾喋喋不休地鼓吹,杨子荣的造型要“流露着‘绿林好汉’的霸气”,他们曾经在化妆和服装两方面对杨子荣的形象进行歪曲和丑化。而现在《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造型却与此相反,它没有去渲染什么“匪气”,而是努力表现杨子荣的英雄气概和压倒一切敌人的精神面貌:他头戴毛短而挺的皮帽,颈系一条雪白的围巾,腰扎一条宽带,上身是横纹的虎皮坎肩,外穿一件深咖啡色面、白短毛里的皮大衣,构成一个英武的完整的外部形象,丰富了演员的角色创造。在第十场,又为杨子荣设计了一条红底金边金穗的“值星带”,光彩耀目,和一群龌龊的土匪形成强烈的对比,使人感到杨子荣正气逼人,雄壮威武,一颗火红的心在为革命跳动。改扮土匪,而没有强调“匪气”,这就给我们深刻的启示: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不论在什么场合,都要透过现象表现他的本质,要千方百计、满腔热情地歌颂他、美化他,把他塑造得更加高大。

在反面人物的造型方面,《智取威虎山》既没有美化他们,也没有简单地从外形上加以丑化,而是着力揭露他们的反动本质。在化妆方面,强调了他们“愚而诈”、凶残狡猾的特点;在服装方面,座山雕和八大金刚有的穿日本军装,有的穿国民党军装,有的地主打扮,使人一跟看出这是一帮由汉奸、国民党、地主恶霸组成的政治土匪。反面人物的服装在总的方面用的是偏灰暗的色彩,表现出他们穷途末路,必然灭亡的命运,并强烈反衬出正面英雄人物的光辉。

灯光方面,《智取威虎山》不仅运用灯光来突出无产阶级英雄人物在舞台上的地位,而且创造性地用以揭示英雄人物的精神世界,丰富和加强了剧本、音乐和表演的思想内容。第三场杨子荣唱到“消灭座山雕,人民得解放,翻身作主人,深山见太阳”时,随着“东方红,太阳升”的雄壮旋律的出现,灯光渐强,满台生辉,使人深深感到,是毛泽东思想的万丈光芒,照亮了屡遭劫难的深山老林,照亮了亿万被压迫人民的心,照亮了革命斗争的前进道路。第八场杨子荣上场的音乐刚起时,天幕上的光就开始亮起来,好似晨曦初现,驱散黑暗;杨子荣上场后,灯光越来越亮,呈现出朝霞四射,彩云缤纷的景象;杨子荣唱到“抗严寒化冰雪我胸有朝阳”时,远处的群山披满彩霞,耸立在台左侧的山岩上,杨子荣的脸上,都闪耀着红光,使人觉着一轮朝阳正从东方喷薄而出,这样,比天幕上真正升起太阳更有意境,更有感染力。它象征着:朝阳就是毛主席,就是毛泽东思想,杨子荣正因为“胸有朝阳”,所以有无穷的智慧和无穷的力量。

在江青同志直接领导下,《智取威虎山》剧组的革命文艺战士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为创造崭新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为无产阶级英雄形象牢固地占领舞台,付出了艰苦的劳动。我们要学习《智取威虎山》剧组饱满的革命热情、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和坚韧不拔的革命毅力,为创造光辉灿烂的无产阶级新文艺而奋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