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战争的壮丽颂歌——排演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的体会

迈新 (1969.08.13)

(中国舞剧团 迈新)

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是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文艺路线指引下,敬爱的江青同志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同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进行了一场短兵相接的搏斗,亲手培育的革命样板戏之一。《红色娘子军》刚刚出现在无产阶级的文艺舞台上,伟大领袖毛主席就亲自观看了演出,并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方向是对的,革命是成功的,艺术上也是好的。”

《红色娘子军》同其它革命样板戏一样,突出地宣传了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突出地歌颂了历史主人翁工农兵。这是毛主席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的伟大胜利,是贯彻“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方针的伟大胜利。

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红色娘子军》就是敬爱的江青同志活学活用毛主席的人民战争思想,精心谱写的一曲人民战争的壮丽颂歌。

我们排演《红色娘子军》的过程,是在敬爱的江青同志率领下,坚决贯彻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学习毛主席的人民战争思想的过程,也是我们不断向英雄人物学习,改造世界观的过程。下面是我们在排演中的一些体会和学习心得。

武装斗争的诗篇

毛主席英明地指出:“帝国主义时代的阶级斗争的经验告诉我们: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只有用枪杆子的力量才能战胜武装的资产阶级和地主;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整个世界只有用枪杆子才可能改造。”毛主席为中国革命指明了航向,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的解放指出了唯一正确的道路。《红色娘子军》通过描写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转战在海南岛的工农红军——红色娘子军连的诞生、成长、壮大的战斗历程,突出了武装斗争的作用,充分显示了革命的枪杆子的威力。

在那万恶的旧社会,劳动人民世世代代做牛马,深受三座大山的压迫和剥削。舞剧中的吴清华就是在旧社会里被压迫、被奴役的千百万劳动人民的典型形象。她和恶霸地主南霸天是两个敌对阶级的代表人物,她同南霸天的斗争是两个阶级的大搏斗。为了塑造吴清华这个典型形象,敬爱的江青同志指出,吴清华是苦大仇深的,是反抗的性格。吴清华的反抗精神,体现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伟大真理。有着深仇大恨的吴清华,一旦找到救星共产党,走进人民军队的行列,在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就能够把对南霸天的仇恨,提高到对整个反动阶级的仇恨,迅速地提高了阶级觉悟,认识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伟大真理,紧握枪杆子,为消灭一切反动阶级而战斗。

为了突出武装斗争的作用,强调只有用武装的革命才能消灭武装的反革命,舞剧着力地刻划了被压迫人民掌握枪杆子的作用。当吴清华受不了南霸天的残酷迫害,自发地进行抗争,夺门逃出南霸天的黑牢后,她手无寸铁,所遭遇的只能是被抓回毒打。这有力地说明了,在万恶的旧社会,光靠个人的造反,不会获得翻身解放,并且也丝毫动摇不了反动统治的根基。而当吴清华成为无产阶级的坚强战士,和南霸天在战场上相遇,就同第一场吴清华逃跑,被南霸天抓回,形成了强烈的对照:一个过去是受尽压迫的奴隶,今天是手执钢枪的革命战士,一个过去是不可一世的“老爷”,今天却成了一条断了脊梁骨的落水狗。通过这一对比,深刻地显示了革命的枪杆子的威力,生动地说明了被压迫阶级和被压迫人民,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拿起枪杆子,用武装的革命消灭武装的反革命,才能获得翻身和解放。吴清华的道路,就是千百万被压迫被奴役的劳动人民翻身求解放的道路。

根据江青同志的意见,舞剧在红军进攻椰林寨的场面中,突出了人民军队的强大军容,突出了红军主力部队“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威力,表现红军主力部队以疾如闪电、排山倒海之势,正面攻入椰林寨,一举歼灭南匪民团武装,打死了南霸天。舞剧在红军第一次奇袭南匪老巢后,还安排了红军打开南霸天的粮仓,把粮食分给贫苦乡亲的情节,用以表现有了革命的武装,才有了人民的一切。当红军第二次解放椰林寨时,在舞台艺术处理上,又把救出被关在黑牢的阶级兄弟这个场面放到非常重要的地位。这时,天幕上霞光万道,音乐高奏起雄浑、激越的音调,强烈地烘托出祖祖辈辈深受三座大山压迫、剥削的奴隶,依靠人民的武装力量,挣脱了枷锁,翻身得解放的喜悦心情。舞台上红军搀扶着被南霸天打得遍体鳞伤的乡亲们拥上前来,这里是战士们抡起斧头为乡亲们砸碎脚镣手铐,那里是白发苍苍的老大爷找到了被南霸天抢去的孙女。乡亲们含着幸福的热泪,从内心迸发出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对共产党、对人民军队的无限热爱,无限感激。无数受压迫的奴隶获得了解放,他们想到打死一个南霸天,还有另外的北霸天,西霸天,必须拿起枪杆子才能打尽豺狼,解放全中国,因此纷纷参加到人民军队的行列中去,形成了一股不可战胜的革命洪流。“向前进,向前进!”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将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进行到底。

英雄人民军队的赞歌

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缔造亲自领导、林副主席直接指挥的人民军队,是一支无产阶级的军队,工农的子弟兵。它一直是在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是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队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队伍,因而是一支举世无双、无敌于天下的队伍。

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满腔热情地歌颂了这支伟大的人民军队,舞剧中的党代表洪常青,是体现党的领导的光辉形象。因而在整个舞剧中,必须给洪常青以相当重要的地位。但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林默涵之流出于反革命的目的,在第一场中,根本不让洪常青出场,却让吴清华在一个袅袅婷婷、忸怩作态的中间人物——红莲的“鼓动”下投奔红区。江青同志一针见血地指出,要去掉红莲这一个不伦不类的人物,必须给洪常青以相当重要的地位和篇幅。这样,党代表洪常青在第一场就出现了,他满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给了吴清华银毫子,并指引吴清华投奔了红军。通过这一情节,表明了在吃人的旧社会,吴清华和千千万万被奴役、被压迫的劳动人民,只有共产党才能真正地救他们,只有共产党才能指引他们走上革命的道路。

敬爱的江青同志对于党代表洪常青的艺术处理,使我们深深体会到这决不是什么艺术创作方法不同的问题,而是一个含糊不得的大是大非问题。这是突出党的领导还是抹杀党的领导,是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还是执行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原则问题。这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泾渭分明,水火不容。

吴清华在党的指引下,怀着对地主阶级的深仇大恨参加了人民军队。但是,一个革命战士的成长,还必须靠“进步的政治精神贯注于军队之中”,和用“进步的政治工作去执行这种贯注”。吴清华执行第一次战斗任务时,由于报仇心切,擅自开枪,过早地暴露了目标,犯了错误。根据江青同志指示,突出洪常青和连长对吴清华的帮助和教育,安排了适宜舞剧特点的、由党代表洪常青讲政治课这一情节。在红军营地的一角,立着一块写着“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的黑板,吴清华正同战士们一起倾听着党代表洪常青讲述革命道理。政治课后,吴清华的一段独舞,通过由缓慢的脚尖碎步,到激昂的大步跳跃,表现了她思索、认识、觉悟的过程。最后,吴清华大步向前举起右拳,决心做一个自觉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这就充分表现了党的政治工作,表现了吴清华是在党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

《红色娘子军》除了安排娘子军英姿飒爽的队列刺杀,红军主力风驰电掣地挥师追歼敌人等激人心弦的场面外,着力描写了吴清华经过党的教育,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表现了特殊的勇敢。她带领战士们英勇顽强地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坚守住阵地;子弹用光了,她就抡起大刀和匪兵搏斗。在这场对打的双人舞的艺术处理上,使吴清华处处挺拔在高处,匪兵尽管膀大腰粗,却压在低处,突出了吴清华的英雄形象。

《红色娘子军》还通过塑造党代表洪常青的光辉形象,更加典型和集中地体现出人民军队的优秀品质。例如,洪常青慷慨就义一场,充分运用了舞蹈、音乐和舞台美术等艺术手法,表现了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不畏强暴,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在舞蹈造型方面,洪常青面对敌人的刺刀,昂首挺胸,顶天立地,象是一尊铁打的金刚;而南霸天群匪在洪常青怒目注视下,一个个垂头丧气,畏葸退缩。洪常青高昂挺拔的大幅度跳跃和旋转,犹如雄鹰展翅,翱翔长空;而南匪团丁却都龟缩在地上,象是一群热锅上的蚂蚁,乱作一团。通过这种对比的手法,充分表现出洪常青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在舞台美术方面,南霸天和匪徒穿的是一色黑衣,鲜明地衬托了洪常青的灰布军装和鲜红的领章。在音乐形象方面,用《红色娘子军连歌》烘托了洪常青面对敌人,毫不顾及个人安危的革命精神,他想到的是,娘子军连正在斗争中壮大,全中国革命烈火已燎原,反动派朝不虑夕,气息奄奄。随着庄严雄伟的《国际歌》的旋律,洪常青怀着“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坚定信念,神情自若,大义凛然,慷慨就义。在熊熊烈火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共产主义战士为革命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的光辉形象。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在江青同志的亲自指导下,充分运用了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热情地、形象地刻划了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是一支所向无敌的英雄军队。

革命根据地的画卷

毛主席教导我们:“必须把落后的农村造成先进的巩固的根据地,造成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的伟大的革命阵地,借以反对利用城市进攻农村区域的凶恶敌人,借以在长期战斗中逐步地争取革命的全部胜利。”

在中国还处在三座大山压迫下的黑暗年月里,毛主席亲手创建的农村革命根据地,使中国人民在无边的黑暗中看到了希望,认清了斗争的道路,增强了胜利的信心。因此,每当人们回忆起那巍巍井冈山,滔滔延河水,总有一种倾吐不完的革命深情。正是在这些农村革命根据地里,一批批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战士成长起来;正是在这些农村革命根据地里,一支支人民武装发展壮大起来。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农村革命根据地,我们党才发展和壮大了人民革命力量,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夺取了全国的胜利。

在创作《红色娘子军》的过程中,敬爱的江青同志对表现革命根据地给予了极重要的位置。根据江青同志的意见,《红色娘子军》用舞剧所特有的形式,把海南革命根据地的一派革命景象生动地描绘了出来。第二场,大幕拉开以前,《红色娘子军连歌》的革命气氛一下子感染了观众,音乐把观众带入了海南革命根据地的意境。大幕急速拉开后,舞台上晴空万里,红旗如画。远处是刺破青天的五指山,山顶上飘浮着绚丽的彩云。近处是高耸入云的英雄树,树上盛开着耀眼的红花。舞台上赤卫队、儿童团,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挥舞着彩旗,激情地舞蹈,同庆“红色娘子军连”的诞生,构成根据地一片朝气蓬勃的景象。红色娘子军连的刺杀舞,赤卫队员强悍的五寸短刀舞,表现了在根据地茁壮成长的人民武装。舞剧是不说话的形体艺术,为了使舞台上革命根据地的革命气氛更浓,一面鲜艳的红旗在高高飘扬,这鲜艳的红旗是革命根据地的标志,是革命的象征,是劳苦人民的希望。吴清华经历千辛万苦来到革命根据地,她的第一个强烈动作,就是向着红旗飞奔过去。她双手捧起红旗,热泪禁不住落在鲜艳的旗帜上。这一强烈的艺术处理手法,明确地告诉人们:革命根据地是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天下,这里的人们同吴清华一样对恶霸地主有着深仇大恨;这里的人们和吴清华一样要把吃人的旧社会彻底埋葬。

为了把毛主席关于建立农村根据地的光辉思想体现得更全面、更深刻,《红色娘子军》还采用了哑剧的表现手段,把革命根据地生气勃勃的面貌通过许多动人的细节进一步刻划出来。政治课结束后,洪常青和战士们一起投入生产劳动,一棵棵新鲜的青菜,一筐筐肥嫩的鲜鱼,都是工农红军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胜利成果。在舞台上的一角,一个女红军战士正在帮助战友缝补军衣,另一边两个战士在认真地交流射击经验,又有几个红色娘子军连里的小战士设法夺走了老炊事员的水桶,去帮他担水。在这里,一支巡逻队雄赳赳、气昂昂穿场而过。它告诉观众:根据地的军民虽然正处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但他们的革命警惕性却丝毫没有放松,而是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打击敌人。紧接着,军民联欢的集体舞蹈烘托起另一个高潮,开阔的音乐象奔决的河水,伴之以高昂的歌声,这边乡亲们把带有红五星的斗笠送给战士,那边红色娘子军连连长正在和老乡们亲切地交谈。人们从舞台上看到的是一片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的雄伟场面。这就把革命根据地红军的战斗、生产和军民团结的斗争生活,生动地展现在观众的面前,用高度概括、鲜明的舞蹈语言,热情地歌颂了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创建的农村革命根据地。

正当军民载歌载舞联欢时,突然接到匪军进犯根据地的消息,在嘹亮的集合号声中,一些手执梭标,肩扛担架的赤卫队员,迅速列队,加入红军部队的行列。一支由红军和赤卫队员汇成的浩浩荡荡的大军,迈着强劲整齐的步伐,斗志昂扬,奔赴前线。勾画出一幅红军主力部队和根据地民兵相互配合,协同作战的真切情景。

根据江青同志的意见,在第五场阻击排胜利完成任务后,安排了洪常青带领红军战士和赤卫队员掩护战友们撤退的舞蹈,这就更好地体现了根据地的群众武装同红军主力部队配合作战的动人情景。当一个匪兵举枪瞄准洪常青的时候,赤卫队员便奋不顾身,箭步上前,用胸膛挡住了敌人的枪弹。当洪常青身负重伤,失去知觉前的一瞬间,他那有力的双臂,还紧紧扶着牺牲的赤卫队员和红军战士。充分地表现了红军主力部队和群众武装之间的血肉关系,深刻体现出毛主席关于“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的伟大教导,歌颂了人民战争的强大威力。

通过排演《红色娘子军》的实践,我们深深地体会到,宣传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是无产阶级革命文艺最根本的任务。敬爱的江青同志一贯指示我们,要搞出好的样板决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要千锤百炼,精益求精,力求达到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在实践中要及时总结经验,逐步掌握各种艺术的规律。我们一定要更好地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坚决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苦练基本功,不断革命,为创造出无愧于我们伟大的国家、伟大的党、伟大的人民、伟大的军队的社会主义新文艺而战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