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根本对立的文艺——赞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批毒草影片《兵临城下》

裴克修 (1969.07.17)

(铁道兵某部 裴克修)

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是我们敬爱的江青同志,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指引下,率领广大革命文艺战士,同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英勇奋战的辉煌战果,是江青同志精心培育的一朵绚丽芬芳的鲜花。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

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和毒草影片《兵临城下》,就是属于两个不同阶级、不同政治路线的文艺。它们写的是同一时代背景,同一地区,同一题材,故事都发生在人民解放战争的东北战场上。但是,《智取威虎山》正确地反映了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的历史,充分体现了林彪同志勇敢捍卫、坚决执行的毛主席革命路线,是文艺为工农兵、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好样板。《兵临城下》则歪曲了人民解放战争的历史,极力宣扬彭真推行的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是适应刘少奇反党篡军、复辟资本主义需要的黑标本。

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

《智取威虎山》始终贯穿着毛主席这一伟大思想,一切都是围绕着、体现着一个“打”字。解放牡丹江,攻破奶头山,是靠枪杆子打的;擒栾平、逮胡标、活捉一撮毛、歼灭座山雕,使夹皮沟的人民翻身得解放,也是靠的枪杆子。通过舞台上的艺术形象,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毛主席“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伟大真理,更深刻地理解了林副主席在“九大”政治报告中所作的“中国革命的胜利是打出来的”这一科学结论。

《兵临城下》却完全相反。从影片中,我们看不到武装斗争的作用,看不到枪杆子的威力。影片中虽然也掠过几个围城的镜头,响了几下隐约可闻的炮声,但看不到我军给了敌人什么致命的打击。看到的是敌人的庆寿筵席,狂欢作舞,泰然自若,趾高气扬,一派升平景象,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根本不象在我十万大军包围打击下,敌人已成瓮中鳖釜中鱼的土崩瓦解的情景。最后,敌人的缴械投降,城市的解放,也不是靠枪杆子的威力,而是靠人性的感化、敌人的“觉悟”实现的。影片极力向人们宣传:什么武装斗争,什么军事打击,都是不重要的,只要象赫鲁晓夫那样,把希望寄托在敌人的“明智”上,就能完全解决问题。这是彻头彻尾的欺骗!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

《智取威虎山》忠实地体现了我党这一根本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追剿队充分发扬了我军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生产队的优良传统,深山问苦,给群众治病,帮助群众修铁路,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发动和组织群众参加革命战争,真是军爱民,民拥军,“军民一家心连心”。军队处处依靠群众,群众热情支持军队。在群众的帮助下,追剿队准确地掌握了敌情,摸清了打入威虎山的路径,军民协力,终于把这股顽匪“埋葬在山涧”,充分显示了人民战争无坚不摧,无往不胜的强大威力。

《兵临城下》却恣意丑化人民群众,把他们污蔑成在敌人刺刀下跪地求饶的懦夫,完全抹杀了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影片硬要使人相信:既无须依靠军队,又无须依靠群众,只要依靠象姜部长那样几个“大人物”,就能主宰历史,主宰一切。这是愚民政治!这是刘少奇“群众落后论”的反动观点的翻版。

毛主席教导我们:“你是资产阶级文艺家,你就不歌颂无产阶级而歌颂资产阶级;你是无产阶级文艺家,你就不歌颂资产阶级而歌颂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二者必居其一。”

《智取威虎山》成功地塑造了杨子荣、少剑波、李勇奇、猎户老常、小常宝等一批工农兵英雄群象,个个英姿飒爽,闪闪发光。雇农出身的共产党员、侦察排长杨子荣,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他无限忠于毛主席,为了消灭反动派,解放全中国,让“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他“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侦敌情,他越峻岭攀绝壁无所畏惧;剿顽匪,他入龙潭闯虎穴一往直前;斗栾平,他沉着冷静,大智大勇,从容不迫。杨子荣不愧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硬骨头,不愧为“一颗红心似火焰”、“专拣重担挑在肩”的革命英雄汉!

《智取威虎山》又用极其简练和辛辣的笔调,无情地揭露了座山雕“心狠手辣”、“血债累累罪滔天”的狰狞面目和他们色厉内荏的虚弱本质。看了以后,大大加深了我们对一切反动派本性的认识,“激起我仇恨满腔”,如果帝、修、反敢于来犯,我们就去“杀尽豺狼”!

在毒草影片《兵临城下》里,编导者则不遗余力地吹捧国民党杂牌军头目赵崇武、郑汉臣,把他们投机革命跟着蒋介石参加北伐战争,后来叛变革命说成“有功”;把他们实行不抵抗政策,不顾祖国大片河山被日本军国主义铁蹄践踏,逃往大后方说成“光荣”;把他们追随蒋介石发动内战,疯狂屠杀人民说成是为了“国家的元气”和“国家的前途”担忧,等等。特别是那个被我俘虏死不投降的郑汉臣,后来居然对蒋介石的高参喊出了“反对你们制造内战,反对你们把中国卖给美国人”。这个反动透顶的国民党军官,一夜之间简直变成革命党了。影片力图使人相信:“反动派不反动”,而且“很革命”。岂有此理!这完全是颠倒黑白!

《兵临城下》中的姜部长是作为我党我军的代表出现的。我军是正义之师,又是胜利之师,且大军压境,兵临城下。他在这种绝对的政治、军事优势下去做瓦解敌人的工作,本应以高屋建瓴、压倒一切的气概出现在敌人面前,揭露其罪恶,晓以大义,指以利害,示以出路,敦促敌人投降。可是,这位姜部长却是一个投降主义者。他毫无革命原则,和手提屠刀的敌人称兄道弟,握手叙旧,低三下四地去迎合敌人,甚至用资产阶级儿女之情去讨好敌人,一副献媚取宠的奴才相!这是对我党我军的恶毒侮辱!

毛主席教导我们:“有比较才能鉴别。有鉴别,有斗争,才能发展。”通过比较,更使我们深深体会到江青同志亲手培育起来的革命样板戏,无论政治内容和艺术水准都是非常高的,是真正的无产阶级文艺。越看,越比,越加深我们对革命样板戏的热爱,对江青同志的崇敬,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无产阶级感情;越看,越比,越激起我们对那些毒草的憎恶,对刘少奇及其所推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仇恨;越看,越比,越感到革命样板戏来之不易,它是在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激烈搏斗中产生的,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我们要爱护革命样板戏,保卫革命样板戏,以革命样板戏为榜样,深入进行上层建筑各个领域的斗、批、改,夺取更大的胜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