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继续革命的文艺战士

王国华 (1969.05.30)

(中国舞剧团 王国华)

在毛主席的号令下,无产阶级首先在京剧、芭蕾舞、交响音乐这些被地主资产阶级看作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域,发动了革命。这是一场短兵相接的搏斗。尽管刘少奇一伙千方百计地对抗、破坏,无产阶级经过艰苦战斗,终于取得了重要的战果。一批光辉的革命样板戏出现了,工农兵的英雄形象终于在舞台上站起来了。

摘自林彪副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在深入学习党的“九大”文献的热潮中,迎来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二十七周年。今天重读这篇伟大著作,感到格外亲切。

早在二十七年前,伟大领袖毛主席在《讲话》中明确指出:“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毛主席这一光辉论点,标志着世界正在进入一个以工农兵为主人翁的新时代。文艺为工农兵服务,这是无产阶级的文艺方向。但是,建国以来,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为了达到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反革命目的,疯狂地反对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热心提倡封、资、修的文艺,使文艺界充满了一片厚古薄今、崇洋非中、厚死薄生的恶浊空气。建国十几年来,是封、资、修文艺统治着我们的艺术舞台:其中一个京剧,一个芭蕾舞,是两个最顽固的堡垒。京剧是中国封建时代的所谓“艺术高峰”,芭蕾舞是世界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所谓“艺术高峰”。它们都有着几百年的历史,有一套“神圣”不可侵犯的艺术程式。它们的很多剧目又是反动的政治内容和较高的艺术形式的结合,长期腐蚀和毒害着人民群众。刘少奇一伙为了复辟资本主义,一直严密地控制京剧、芭蕾舞,作为他们破坏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反革命舆论阵地。

无产阶级要巩固自己的政权,要保卫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必须改造一切不适合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就要把被资产阶级篡夺的这一部分权力夺回来,用革命的舆论粉碎反革命的舆论。在这场战斗中,敢不敢、能不能攻下这两个顽固堡垒,就成为在文艺战线上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个突出的问题。

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令下,我们敬爱的江青同志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大无畏的革命气概,首先向京剧和芭蕾舞这两个顽固堡垒开了火!这一下捅到了文艺黑线的要害。于是,围绕着京剧和芭蕾舞的革命,展开了一场短兵相接的搏斗。搏斗的结果,就如林副主席在政治报告中指出的:“尽管刘少奇一伙千方百计地对抗、破坏,无产阶级经过艰苦战斗,终于取得了重要的战果。一批光辉的革命样板戏出现了,工农兵的英雄形象终于在舞台上站起来了。”这是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伟大胜利,是敬爱的江青同志的丰功伟绩。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从文艺革命开始的。今天,“无产阶级能不能把文化教育阵地牢固地占领下来,用毛泽东思想把它们改造过来,是能不能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关键问题。”这样,一个继续革命的问题就提到了每个革命文艺工作者的面前。

革命样板戏的出现,宣告了工农兵已经占领了舞台,这个胜利是伟大的。但是,并不等于说,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我们必须牢记毛主席的教导:“我们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是,失败的阶级还要挣扎。这些人还在,这个阶级还在。所以,我们不能说最后的胜利。几十年都不能说这个话。不能丧失警惕。”只要阶级还存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文艺方面的阶级斗争就是长时期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我们千万不能丧失警惕。革命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从诞生到现在将近五年的斗争实践,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资产阶级决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它们还要挣扎,还要反复地跟我们争夺这块阵地。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刘少奇一伙就曾经反复地跟我们较量过。《红色娘子军》诞生后,他们没有一天停止过破坏。他们恶毒地咒骂、胡乱地改动,妄图把这个刚刚诞生的新生事物扼杀。我们敬爱的江青同志及时地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使他们的罪恶勾当未能得逞。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一小撮阶级敌人还在垂死挣扎,他们总是千方百计地用各种卑劣的手法来破坏革命样板戏,斗争一天也没有停止过。而在每一个关键时刻,我们都是在敬爱的江青同志的亲自领导下,识破了敌人的阴谋诡计,保卫了无产阶级文艺阵地。革命样板戏是在激烈的阶级斗争的风暴中诞生和成长的,也必然要经过长期的艰苦斗争才能得到巩固和发展。

今后,文艺战线上的阶级斗争还将是复杂的。我们要学会同阶级敌人在新形势下各种不同形式的反扑作斗争。搞掉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之后,还会有新的黑线。那种认为经过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艺战线就天下太平,不会再有黑线的想法,是十分错误和有害的。文艺革命一定要进行下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捍卫江青同志亲手培育的革命样板戏,捍卫已经夺得的文艺阵地,在文艺领域内宣传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不断地灭资兴无,是无产阶级革命文艺战士终身的神圣职责和战斗任务。

其次,我们还要同几千年来的封、资、修文艺对人们的毒害作斗争,还要经常向遗留在自己头脑中的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文艺思想,以及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发起进攻。“演革命戏,必须做革命人”,做不到革命人,也就不可能真正演好革命戏。革命样板戏的出现,为革命文艺工作者深入工农兵、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毛主席在《讲话》中指出:文艺工作者“一定要把立足点移过来,一定要在深入工农兵群众、深入实际斗争的过程中,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和学习社会的过程中,逐渐地移过来,移到工农兵这方面来,移到无产阶级这方面来。”我们一定要遵循毛主席指引的道路,同工农兵相结合,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在三大革命斗争的大风大浪中锤炼自己,提高两条路线斗争的觉悟,彻底改变旧思想,逐步地树立起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和文艺观。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文艺方面的阶级斗争,也表现在艺术上的斗争。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既反对政治观点错误的艺术品,也反对只有正确的政治观点而没有艺术力量的所谓‘标语口号式’的倾向。我们应该进行文艺问题上的两条战线斗争。”在《红色娘子军》的创造过程中,围绕着吴清华、洪常青、连长等英雄形象的艺术创造,我们经历了同文艺黑线的激烈斗争。譬如洪常青就义,江青同志指示要大力突出洪常青的大义凛然、英勇不屈的英雄形象。可是,刘少奇的文艺黑线走卒们,却硬要演员低头弯腰出场,胡说什么这才符合生活真实。从这个小例子也可以看出,艺术的问题同样贯穿着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资产阶级是很懂得艺术的重要性的,当他们在政治上陷于失败的时候,也往往在艺术上来寻找向我们进行反扑的“空隙”。江青同志在对芭蕾这个顽固堡垒进行革命时,非常重视艺术在斗争中的作用,做了大量的细致的调查研究。她对艺术的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作风,表现在对每一个造型,每一个音符,直到衣服色调和领章的用料,都十分重视。江青同志的身教、言教,使我们深刻地认识到,如果我们在艺术上粗糙,达不到“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也是不能真正打倒敌人的;而且在一定的条件下,阶级敌人还会向我们反扑,文艺黑线的余毒会还潮,我们决不可以掉以轻心。

我们要进一步发展无产阶级的文艺,必须坚决贯彻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文艺方针。对于外国和古代的艺术形式,采取全盘肯定和全盘否定都是错误的。如果全盘肯定,不“推陈”,那就不会有京剧、芭蕾舞、交响音乐这场革命,就不会有“出新”,那我们至今还在演《天鹅湖》,这无疑是错误的。如果全盘否定,不敢沾过去文艺的边,没有批判的继承,那我们今天同样不会有光彩夺目的革命样板戏的成功。过去时代的文艺形式是前人生活的总结,它们本来都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后来被剥削阶级窃取去为他们的反动政治服务,使得艺术僵化了。我们无产阶级有权利接受人类历史上一切优秀的艺术遗产,“批判地吸收其中一切有益的东西,作为我们从此时此地的人民生活中的文学艺术原料创造作品时候的借鉴。”这就是毛主席一再教导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伟大方针,问题是要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进行“推陈出新”。江青同志亲自培育的革命样板戏,就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光辉典范。在这方面,江青同志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如在创作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时,江青同志在对《泪泉》这个毒草进行批判后,把鞑靼王后的一些强劲的造型作为塑造吴清华造型的借鉴,经过“出新”,完全改变了原来弱女子的造型,创造了吴清华的反抗形象。所以,我们一定要把中国和外国的一切优秀的艺术形式都拿到手,加以改造、创新,使它为革命、为人民服务。

当然,我们进行艺术上的“推陈出新”,首先要做到思想上的“推陈出新”。如果我们不推去思想上的封、资、修文艺之“陈”,那么,无产阶级之“新”也就进不来,艺术上的“推陈出新”也就成为一句空话。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遵照毛主席关于“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的教导,通过与工农兵结合,改变旧思想,树立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和文艺观。

如果说过去资产阶级的文艺家,在他们所处的历史条件下,能够练出一些技术,能够有所创造,那么,今天我们为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大造革命舆论,就有着资产阶级所无法理解和不可比拟的巨大动力。资产阶级的文艺家能够达到的,我们一定要达到;他们达不到的,我们也要达到。真正的无产阶级的文艺战士,一定要有这样的雄心壮志。我们要为无产阶级创作出更多的革命样板戏,使无产阶级的文艺宝库的明珠放射出更加灿烂的光辉!

毛主席的伟大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象一盏光芒万丈的灯塔,照亮了人类文艺史的进程。在《讲话》的光辉照耀下诞生的一批光彩夺目的革命样板戏,展示了工农兵全面登上文艺舞台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作为无产阶级文艺队伍的一名战士,我感到十分自豪。我们决心在《讲话》的指引下,在“九大”精神的鼓舞下,用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武装自己的头脑,把文艺革命进行到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