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唱段介绍

广文 钟光 京宣 (1968.09.29)

 

浑身是胆雄赳赳

《红灯记》

临行喝妈一碗酒,

浑身是胆雄赳赳。

鸠山设宴和我交朋友,

千杯万盏会应酬。

时令不好风雪来得骤,

妈要把“冷暖”时刻记心头。

小铁梅出门卖货看气候,

来往账目要记熟。

困倦时留神门户防野狗,

烦闷时等候喜鹊唱枝头。

家中的事儿你奔走,

要与奶奶分忧愁。

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中的主人公——铁路工人、中共地下党员李玉和,由于叛徒的出卖,不幸被捕。《浑身是胆雄赳赳》,是李玉和在被捕前饮过母亲的壮别酒时所唱的一段。这段唱,充分表现了这个无产阶级先锋战士临危不惧、浑身是胆的英雄气概。

头两句“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高亢、激越,唱出了李玉和对敌人的蔑视和为革命刀山火海也敢闯的大无畏精神。当时李玉和想到的不是个人的安危,而是怎样克服一切困难,把密电码送上北山去。党的这个重要任务只能由李奶奶和李铁梅来完成了。由于敌人在场,李玉和不能对奶奶和铁梅一一嘱咐,只能用一些双关语来表达。“妈要把‘冷暖’时刻记心头”,“小铁梅出门卖货看气候”等句唱得深沉、含蓄,既有对李奶奶的提醒、鼓励,又有对铁梅的教育、嘱咐,语重心长,显示了李玉和深厚的阶级感情和对革命事业的高度责任感。

这段唱用的是“西皮快二六”的板式。但和老的“二六”相比,在音调、节奏、唱法上都有很大的变化,突出了无产阶级英雄人物在困难面前沉着、坚定、乐观、豪迈的精神面貌,昂扬有力,听了使人深受鼓舞。

(广文)

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

《智取威虎山》

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

专拣重担挑在肩。

一心要砸碎千年铁锁链,

为人民开出那万代幸福泉。

明知征途有艰险,

越是艰险越向前。

任凭风云多变幻,

革命的智慧能胜天。

立下愚公移山志,

能破万重困难关。

一颗红心似火焰,

化作利剑斩凶顽。

在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的《定计》一场中,杨子荣主动要求假扮土匪,打进威虎山,和追剿队里应外合,消灭座山雕匪帮。在向少剑波请战的时候,杨子荣提出了自己上山的四个有利条件,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革命军人对党对人民的赤胆忠心。这时候,安排了一段唱,形象地抒发了杨子荣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和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豪情壮志。

这段唱的前四句是“西皮原板”,但是头四个字“共产党员”是唱的“散板”,语气沉着、坚定,唱腔高昂、挺拔,再加上新的伴奏手法的烘托,一下子就把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的高大形象亮出来了。接下来,“时刻听从党召唤”,在“党”字上甩腔,“召唤”两个字干脆有力,英姿焕发。下面“为人民开出那万代幸福泉”一句中“为人民开出那”六个字,是新的音调、新的色彩,唱得非常亲切,表现了杨子荣热爱人民的深情和对全人类获得解放的向往。

“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两句,内容是表达杨子荣迎着困难前进的决心,唱腔也就从“原板”转为“快二六”,节奏加快,给人一种势不可挡的感觉。下面,为了突出“革命的智慧能胜天”这关键的一句唱词,以达到高潮,先改变节奏,换成“紧打慢唱”,伴奏层层加强,在“能胜天”的“天”字上用了一个高昂有力的长拖腔。唱完“天”字以后,又在过门里加上唢呐,通过伴奏又给推上了一个层次,表现了杨子荣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

接下来的四句,在“一颗红心似火焰”的“焰”字上甩腔,吸收了小生的唱法,刚劲有力,突出了革命烈火高万丈的气势。“化作利剑斩凶顽”一句,唱得势大声宏,干脆利落,有如斩钉截铁。

(钟光)

何日里奋臂挥刀斩豺狼

《沙家浜》

朝霞映在阳澄湖上,

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

全凭着劳动人民一双手,

画出了锦绣江南鱼米乡。

祖国的好山河寸土不让,

岂容日寇逞凶狂。

战斗负伤离战场,

养伤来在沙家浜。

半月来思念战友与首长,

也不知转移在何方?

军民们准备反扫荡,

何日里奋臂挥刀斩豺狼。

伤员们日夜盼望身健壮,

为的是早早回前方!

这是新四军指导员郭建光在全剧中的第一个唱段。这段唱,表现了郭建光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忠于革命、忠于党的优秀品质,抒发了郭建光身在沙家浜、心在战场、渴望早日回到前方“奋臂挥刀斩豺狼”的战斗豪情。

这段唱,选用了“西皮原板”、“流水”、“快板”等成套板式,唱腔从舒展明快到激昂有力,生动地展示了郭建光看到祖国的大好河山,思潮汹涌起伏:他想到了日寇的侵略,想到了自己的战友与首长,想到了自己和伤员们何日能够重回战场挥刀杀敌。音乐曲调的转折是符合人物思想感情的逻辑的,听起来顺理成章,流畅自然。

唱腔之前,有一段以笛为主奏的前奏,旋律悠扬明快,对锦绣江南的明媚风光,水波、柳浪作了描绘,然后引入胡琴过门开唱,打破用锣鼓开唱的框框,并为人物的情绪抒发作了铺叙。

唱腔的第一句“朝霞映在阳澄湖上”的收尾,突破了“西皮原板”老的唱法,在“上”字上运用了新的唱腔,显得高昂挺拔,听来十分开阔明朗。第二句“岸柳成行”的“柳”字延续了一个柔和的下行小腔,令人想起随风摇荡的柳丝,紧接着加进一个高八度的跳跃的“垫头”,清新活泼,表现出青春的活力。下面“画出了锦绣江南鱼米乡,”在“画”字上作了延长,表现出郭建光对于劳动人民的赞美的深情。“何日里奋臂挥刀斩豺狼”的“刀”字不使腔,斩钉截铁。到末句“为的是早早回前方”,在“早早”两字下面打两楗鼓,用“叫散”拔高腔收住,有力地表达了郭建光渴望早日重返前线“斩豺狼”的心情。

(京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