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周扬的“新的不来,旧的不去”

程继尧 姚永亮 (1968.08.29)

(解放军某部 程继尧 姚永亮)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伟大领袖毛主席对文学艺术的批示,一针见血地指出:“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许多共产党人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热心提倡社会主义的艺术,岂非咄咄怪事。”在毛主席批示的指引下,江青同志率领革命文艺战士向京剧这个“死人”统治最顽固的封建主义堡垒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

披着“共产党员”外衣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祖师爷周扬及其主子中国赫鲁晓夫慌了手脚,急忙组织反扑。一九六四年一月三日,中国赫鲁晓夫亲自出马,主持了一个“文艺座谈会”。在这个会上,周扬心怀鬼胎地说:“新的不来,旧的不去”,“文艺问题一大堆,中心还是要搞社会主义的作品,好的多了,逐渐排挤掉旧的东西。”乍一听,周扬似乎是“热心提倡”社会主义艺术的。其实不然,用毛泽东思想一分析,就可看出,这是地地道道的黑话,是他破坏京剧革命的一个反革命理论。

“新的不来,旧的不去”,旧的不去是因为新的没来吗?新的一来,旧的就去了吗?这简直是一派胡言!

毛主席告诉我们:“真理是在同谬误作斗争中间发展起来的。”“社会主义这样一个新事物,它的出生,是要经过同旧事物的严重斗争才能实现的。”查遍青史千万载,直到现在,没有一件旧事物曾经自愿让路给新事物,没有一件新事物能在风平浪静的情况下出生,人类历史上没有过这种先例。而且,不批判旧世界,就出现不了新世界,不批判旧事物,就发现不了新事物。资本主义是在批判封建主义中发生,在同封建主义作斗争中发展起来的;社会主义是在批判资本主义中发生,在同资本主义作斗争中发展起来的。文艺上同样是如此。

全国解放十几年来,封建主义文化、帝国主义文化、资本主义文化,并没有因为出现了一个社会主义新中国而自动退走;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妖魔鬼怪并没有因为无产阶级工农大众当了国家的主人而自愿让位。这些剥削阶级文化不仅死死赖在社会主义文艺舞台上不走,而且,还极力防止社会主义新文艺的生长。江青同志率领革命文艺战士,在批判旧戏舞台中,发展了无产阶级的革命新文艺,创造了许多革命样板戏,在人类文艺史上揭开了光辉灿烂的新篇章。可是,每前进一步都要经过艰苦的斗争。不仅每排一场戏、每塑造一个人物,就是改一句唱词,增加一个动作,都要遇到重重阻挠。总之,新文化一抬头,就得和旧文化作斗争。不斗争,连一个小小的改良都不可能。“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不把反动文化打下去,什么新文化也是建立不起来的。

周扬根本否认对旧事物的批判,根本否认新旧事物的斗争,奢谈什么“新的不来,旧的不去”,这是地地道道的资产阶级“先立后破”的反动哲学!其目的就是不准破、不准立,“以种种努力去保持旧事物使它得免于死亡”。

“文艺问题一大堆,中心还是要搞社会主义的作品”。周扬此话说得多么冠冕堂皇,其实包藏着一颗复辟资本主义的黑心。破不破剥削阶级的文艺,是真搞还是假搞社会主义新文艺的分水岭。

江青同志从调查研究着手,提出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数字:全国剧团是三千个,专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竟达二千八百多个。剩下的一些“话剧团”“文工团”,也大半是“一大、二洋、三古”,被“洋人”“死人”统治着,为复辟资本主义大造舆论。而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则拚命为之鼓掌叫好。他们特别疯狂地刁难、破坏江青同志根据毛主席的伟大指示,亲自领导的京剧革命,不准京剧反映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不让工农兵英雄人物夺回被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霸占的文艺阵地。一句话,他们根本不准搞社会主义的作品。这就是“文艺问题一大堆”的根本所在!

周扬闭口不谈全国解放后文艺界存在严重阶级斗争的事实,闭口不谈资本主义、封建主义、修正主义文艺正在他的支持下到处泛滥,打击排挤社会主义新文艺的严重事实,却把“死人”统治的现象归罪于“社会主义的东西少了,不能占领阵地”,鼓吹“立字当头”,其“中心”就是不准社会主义新文艺向剥削阶级旧文艺作斗争,不准破几乎占领了我们全部戏剧舞台的剥削阶级文艺。

我们敬爱的江青同志以无比尖锐的无产阶级眼光,一眼看穿了周扬的黑心。她和周扬等一伙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揭穿了他们保护旧文艺,扼杀革命新文艺的罪恶阴谋。江青同志不仅是在搞戏,而且是和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战斗!文艺界的一大堆问题只有通过和剥削阶级文艺的战斗才能解决。

周扬还说什么:“好的多了,逐渐排挤掉旧的东西。”老狐狸又在耍花招了。

毛主席说:“世界上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着夺取政权,巩固政权。而反革命的拚死同革命势力斗争,也完全是为着维持他们的政权。”京剧舞台上也同样,要彻底把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打下台,不光是有没有好作品的问题,首先是夺取文艺舞台的大权的问题。任何一个统治阶级,任何一个政权,它是不许可同它相反的阶级的思想传播的。周扬一伙在中国赫鲁晓夫的支持下,在文艺舞台上建立资产阶级统治,实行资产阶级专政。这个旧戏舞台是不许可无产阶级思想传播的,更不会许可无产阶级文艺“逐渐排挤掉”剥削阶级的旧东西。盘踞在这个旧戏舞台上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只要一发现无产阶级文艺的生长,那怕是一点点小苗苗,就要抡起板斧拚命摧残。江青同志领导的京剧革命所经历的艰险路程,就是很好的说明。那些盘踞在京剧阵地上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在他们的后台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的支持下,大设关卡,处处刁难,不给演员,不给剧场,更恶劣的是甚至派人对我们敬爱的江青同志监视。这些坏蛋一面疯狂地破坏革命现代京剧的创作、排练、演出,一面拚命地巩固和发展旧戏的地盘。他们曾搜罗一百八十个老剧目,以“政治任务”和“经济任务”为名,强迫江青同志种试验田的剧团上演,妄图挤走江青同志。这是多么残酷的资产阶级专政!不把这个资产阶级专政打破,不把京剧舞台上的大权夺过来,能够长出社会主义的文艺香花来吗?

周扬根本否认无产阶级必须在文艺舞台上进行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革命,根本否认:“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在各个文化领域的专政”。却空谈什么“逐渐排挤掉旧的东西”。其目的,就是为了维持文艺舞台上的资产阶级专政。

剥开反革命两面派周扬的画皮,这个恶鬼的狰狞面目昭然若揭了。他是替剥削阶级文艺看家的叭儿狗,他是挥舞破斧扼杀京剧革命的刽子手!

叭儿狗挡不住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千钧棒,刽子手的破斧砍不断京剧革命的大旗。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有力支持下,在江青同志的亲自率领下,革命文艺战士在京剧舞台上大破大立,夺得了京剧舞台上的大权,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取得了京剧革命的伟大胜利。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红灯记》等八个闪耀着毛泽东思想伟大光辉的无产阶级艺术明珠出现在社会主义的文艺舞台上,轰动了全中国,震动了全世界!

伟大的京剧革命把旧戏舞台颠倒了的历史又颠倒过来了。这个再颠倒将永远把周扬这个小丑压在台底下,永世别想翻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