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钢琴伴唱《红灯记》 李劫夫

(1968.07.06)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四十七周年的晚会上,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副主席,观看和聆听了无产阶级文艺新品种——钢琴伴唱《红灯记》,这是对无产阶级文艺事业和革命文艺战士的最大关怀,最大支持,最大鼓舞,最大鞭策。这是我国文艺界、音乐界的大喜事,我们怎能不为之欢欣鼓舞!我们衷心祝愿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钢琴伴唱《红灯记》,和其他革命样板戏一样,是敬爱的江青同志亲自带领革命文艺战士,在毛主席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和“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光辉思想的指引下,发挥了敢想、敢干、敢革命、敢创造的精神,经过反复实践,辛勤培植出来的。它的出现,使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文艺园地又开放出一枝鲜艳夺目,闪耀着毛泽东思想光辉的花朵,使钢琴艺术第一次登上了京剧舞台,丰富了我国戏剧伴奏形式,它给钢琴艺术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开辟了一条广阔的道路。这是革命文艺工作者坚决贯彻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取得的丰硕成果,我禁不住要为它千遍欢呼,万遍叫好!

钢琴伴唱《红灯记》的创作,做到了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它既保留了京剧唱腔的基本特点,又充分发挥了钢琴音域宽广、气势雄伟、富于表现力的特色,很好地烘托和塑造了李玉和、李铁梅的高大英雄形象。它成功地把唱腔、钢琴和京剧打击乐器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在艺术处理上,它也有许多独到之处,如《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战场》这一段,就是非常优美深刻的。当铁梅唱到“听奶奶讲革命,英勇悲壮,却原来我是风里生来雨里长”时,钢琴右手弹的是轻轻的旋律,左手弹的是滚动的音型,形象地烘托出了铁梅回想爹爹和奶奶当年进行革命斗争的壮丽情景。当铁梅唱到“我这里举红灯光芒四放”时,钢琴以急速的琶音和弦由低音区向高音区飞快地疾进,引出锣鼓与之相呼应,把铁梅的革命豪情推到了一个高潮,有力地表现了铁梅立志继承前辈的革命事业、誓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强决心和崇高理想。在《雄心壮志冲云天》这一段中,伴唱的钢琴在前奏里以低音区和高音区的和弦交替对比的手法,充分发挥了钢琴的特点,表现出革命战士李玉和身在监牢、心怀天下的革命豪情和高尚品质。正如唱词所写的那样:“休看我戴铁镣裹铁链,锁住我双脚和双手,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在这一段的结尾,钢琴又以穿插在快速琵音中辉煌的和弦掀起了一股宏大的气势,表现了革命战士李玉和坚信敌人一定要失败、革命一定会胜利的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在我们面前,展现出一副“全中国旗插遍”的宏伟壮丽的景象。在《都有一颗红亮的心》中,用复调手法跳跃的音型生动地刻划出李铁梅的明快、活泼、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的性格,使人听了特别感到亲切。此外,伴唱的许多过门都经过精心的创造,既保留了京剧的特色,又向前发展了一步,丰富了许多新的东西,这些都是极可宝贵的收获。经过这样精心的艺术处理,就使得钢琴伴唱《红灯记》在主题思想、故事情节、人物性格等方面都得到了深刻完美的表现。

钢琴伴唱《红灯记》诞生以后,立即受到了广大工农兵、革命文艺战士的热烈欢迎和高度赞扬。有的同志说,过去钢琴弹奏的都是西方资产阶级和苏联现代修正主义的作品,我们从心眼里厌恶它。这次听了钢琴伴唱《红灯记》之后,却一下子被它吸引住了,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激动人心的钢琴伴唱。工厂的业余音乐爱好者们说,钢琴伴唱《红灯记》的成功,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钢琴可以伴唱京剧,为什么我们的手风琴就不能伴唱京剧呢?音乐学校的学生和从事钢琴艺术的同志们,更是兴奋和喜悦。钢琴伴唱《红灯记》的诞生,给钢琴艺术为工农兵服务和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树立了榜样,开辟了道路,他们怎能不为之振奋!钢琴伴唱《红灯记》的诞生,又一次充分表现了无产阶级革命新文艺的强大生命力,又一次显示了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的无比威力!因此他们对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及其总后台过去封锁江青同志要钢琴为京剧革命样板戏伴奏的指示,气愤填膺,大大提高了两条路线斗争的觉悟,决心投入到深入持久的革命大批判斗争中去,把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及其总后台,批深批透,斗倒斗臭!

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的文艺工作者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一定要把立足点移过来,一定要在深入工农兵群众、深入实际斗争的过程中,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和学习社会的过程中,逐渐地移过来,移到工农兵这方面来,移到无产阶级这方面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真正为工农兵的文艺,真正无产阶级的文艺。”可以断定,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激流中锻炼成长起来的革命文艺工作者,将沿着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文艺路线,以江青同志为光辉榜样,以江青同志所辛勤树立的革命文艺样板为范本,继续发挥敢想、敢干、敢革命、敢创造的革命精神,培育出更多的光辉灿烂的无产阶级文艺鲜花,使无产阶级文艺事业得到更进一步的繁荣和发展。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