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望东的反革命真面目

机关革命战斗组织联络站 (1967.08.13)

(旧文化部 机关革命战斗组织联络站)

经过一年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批判斗争,人们看到了,长期统治旧文化部,在文艺界实行资产阶级专政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代表人物陆定一、周扬、夏衍、齐燕铭、林默涵、肖望东之流,是一小撮穷凶极恶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他们在中国的赫鲁晓夫直接指挥下,集一切反革命权术之大成,疯狂地阴险地从事各种反革命活动,他们是无产阶级专政最危险的敌人。但是,对肖望东这条毒蛇,有些人还看得不那么清楚。他们说:“肖望东不是一九六五年五月才到文化部的吗?以前他不是搞文艺工作的,怎么也成了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代表人物了呢?”

这里我们想通过大量事实来回答这一问题,并且来看看这个混入无产阶级专政机构内部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肖望东,是怎样承袭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陆定一、周扬、夏衍的衣钵,继续在旧文化部,在文艺界实行资产阶级专政,使旧文化部成为他们从事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活动的重要基地,成为他们为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制造舆论的裴多菲俱乐部,以及肖望东是怎样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进行垂死挣扎的。

竭力抗拒毛主席的两次批示,为文艺黑线稳住阵脚

一九六五年五月,这是一个很不寻常的时刻:

这时候,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文艺工作的两次光辉批示,已经先后下达。毛主席在这两个批示中,彻底揭露了陆定一、周扬等文艺界反革命修正主义头头为资本主义复辟大造舆论的罪恶阴谋,并且尖锐地指出: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要演出裴多菲俱乐部那样的反革命政变。

这时候,江青同志亲自领导的文艺革命,已经取得了震撼世界的辉煌成就,它揭开了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序幕,响亮地吹起了无产阶级在意识形态领域内向资产阶级大反击的战斗号角!长时期统治着文艺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已经被打开一个大缺口,摇摇欲坠了!

以中国的赫鲁晓夫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顽固地对抗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在思想文化阵地上进行了一系列罪恶活动,梦想挽狂澜于既倒。他们在文化部,一手导演了一场欺骗群众、压制左派、包庇坏人、掩护黑线的假“整风”。

正是在这个时候,肖望东来了!这个善于耍弄反革命两面手法的野心家,被彭真、陆定一反革命集团选中,经中国的赫鲁晓夫亲自圈定,来到旧文化部,实行假改组,代替反革命修正主义面目已经暴露的夏衍、齐燕铭,登上了旧文化部反动统治的宝座。他是担负着这样一项特殊使命来到旧文化部的,那就是:为面临全线崩溃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稳住阵脚,以便重整旗鼓,伺机反扑,反攻倒算!

肖望东对他主子的托付心领神会。他一到旧文化部,就打起了“新文化部”、“新党委”的旗号,并且立刻按照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彭真、陆定一这两个反革命修正主义大头目的旨意,着手炮制《文化部党委关于当前文化工作中若干问题向中央的汇报提纲》。这个《汇报提纲》,一开始就大肆吹嘘文化部的假“整风”,说什么经过“整风”已经“端正了方向”,“整个文化战线开始出现了蓬勃的革命形势”,甚至说“这是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新气象”,极力制造一种假象:似乎毛主席两次批示中提出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他妄图用这些谎言来掩盖文艺界黑线专政的严重事实,掩盖文艺战线上资产阶级复辟和无产阶级反复辟的你死我活的斗争。这是一个打着“红旗”反红旗、继续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施政纲领”,是一个疯狂抵制毛主席两次批示、妄图根本取消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反革命宣言书。

七月十三日,肖望东得意洋洋地捧着这个《汇报提纲》,向彭真一手把持的所谓“五人小组”作了汇报,备受彭真、陆定一等人的赞赏。康生同志当场识破了他们的阴谋,反对这个《汇报提纲》。肖望东根本不理,坚决按照彭真的旨意,积极准备向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汇报。

九月六日,中国的赫鲁晓夫亲自出马,主持会议,听取肖望东的汇报。在会上,他完全肯定了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汇报提纲》,对肖望东慰勉有加,并且作了许多黑指示,什么贯彻毛主席的文艺方向“不能搞急了”,什么“夏衍、齐燕铭可以去搞四清,当副队长”,等等,拚命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竭力保护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重要代表人物夏衍、齐燕铭,不准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还指示肖望东,把这个《汇报提纲》提交全国文化局(厅)长会议讨论。

主子一声令下,肖望东马不停蹄,没隔几天,就大张旗鼓地召开全国文化局(厅)长会议,抛出了黑王牌《汇报提纲》。他在会上得意忘形地说:“今天也可以说是传达中央指示的精神”。彭真、陆定一、周扬也都亲自出马,到会讲话,为肖望东的所谓“新文化部”擂鼓助威。在这个会上,他们还明火执仗地演了一出全国罕见的反革命复辟的丑剧:公然把已经被革命群众揪出来的夏衍、阳翰笙等捧上主席台,叫这伙已经丧魂失魄的中国赫鲁晓夫的“乏”走狗又重新趾高气扬地坐在革命群众面前,让他们继续专无产阶级的政!这个会是一个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向无产阶级反攻倒算的大黑会!

就在这个大黑会召开的时候,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作出了必须批判吴晗的指示。彭真恨之入骨,拚命抵抗。他在全国文化局(厅)长会议上恶毒地说:“在真理面前,是人人平等的,管你是党中央的主席也好”;同时,他接二连三地祭起学术问题要同政治问题分开、先“立”后破、“错误人人有份”等等“法宝”;并且别有用心地把文艺战线上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生死斗争,轻描淡写地说成只是什么认识问题、思想准备不足问题和什么“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问题。他用这些黑话,明目张胆地反对毛主席关于批判吴晗的伟大指示,同时,也为以后出笼的反革命修正主义《二月提纲》定下了基调。

肖望东把彭真的这个讲话奉若神明,一再吹嘘它是“重要的指示”,布置“学习”,强调“要逐字逐句领会,要吃透,一口一口地吃。”他还把彭真、陆定一、周扬的讲话,印发全国,甚至要旧文化部政治部把彭真、陆定一、周扬的黑话,编成口诀,“要象连队每天点名时喊口号一样,早晚背诵”。本来,在这个会上还听了周总理八月间在电影规划会议上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阐述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讲话录音,周总理也同意把这个讲话录音复制后发给各地,但肖望东却有意封锁,说什么“如果各地不来要,就不给!”

在全国文化局(厅)长会议之前,肖望东还在八月间召开了一次政治工作会议。这个会议,以讨论“突出政治”为名,在大量“漂亮话”的背后,掩盖文艺界资产阶级专政的严重事实,贩卖光“立”不破的黑货。本来会议早就可以结束,可是,肖望东却硬把会议的总结拖到文化局(厅)长会议之后,把彭真、陆定一的黑话大量塞了进去。陆定一对这个“总结”极为满意,由旧中宣部把它批转全国。

同肖望东对中国的赫鲁晓夫和反革命修正主义黑线的态度形成强烈对照的,是他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对江青同志领导的文艺革命所采取的极端恶劣的态度!

在他一手炮制的《汇报提纲》中,为了吹嘘假“整风”以后的所谓“新气象”,原来还提了一句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和革命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并把它们记在周扬和他自己的“功劳簿”上,从而根本抹杀江青同志领导文艺革命的卓越贡献。但就是这样,彭真和肖望东仍觉得刺眼,在最后定稿时,恶狠狠地全部勾掉了。肖望东还和彭真、陆定一以及广东省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勾结在一起,妄图借故扼杀革命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这以后,他又恶毒地贬低江青同志领导的文艺革命的伟大成果,说什么“要多拿两个,又拿不出来!”说什么“社会主义文化的规律,我们还没有摸清楚,现在要从头做起。”肖望东对江青同志坚持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取得的辉煌成果——革命样板戏的刻骨仇恨充分暴露出来了。

江青同志明确指示,现在不要开放传统戏。肖望东却疯狂叫嚷:“文化部的公婆太多,我只听一家的!”“上演传统戏,势在必行。中央有指示(按:指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彭真、陆定一之流的黑指示),群众有舆论(按:指社会上牛鬼蛇神反对文艺革命的反革命叫嚣)。”他振振有词地鼓吹上演封建传统戏有所谓几大“好处”:“内容有益;群众有欣赏习惯;能够保存某些好的民族艺术;可以古为今用,对现实有一定的配合教育作用;对演现代戏有好处”等等。不是有人说肖望东以前没搞文化工作吗?其实,有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政治观,就必然有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文艺观。肖望东正是这样。他早就是“全民文艺”论的积极鼓吹者,曾胡说什么文艺节目“要适合各种人的口味”,“要适应城市、农村、上层、下层、老年、青年”,等等。现在,他又极力宣称,剧目安排“要反映各方面的要求”,其目的就是要根本否定江青同志领导的文艺革命,把刚被赶下舞台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重新召上舞台,让他们继续专工农兵的政,专无产阶级的政!

肖望东对为资产阶级司令部大小头目涂脂抹粉的影片,更是十分热心。他不仅把为彭真和旧北京市委歌功颂德的《北京农业大跃进》等一批坏影片捧成“样板”,而且把彭真审查影片的一些黑话,也通报全国制片厂学习。对中国的赫鲁晓夫《访问缅甸》等毒草影片,肖望东更是迫不及待地下令洗印大量拷贝,在国内外广泛放映,而对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江青同志关于电影工作的重要指示,则一概不理,顽固抗拒。

毛主席教导我们:“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肖望东为什么对中国的赫鲁晓夫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这样爱,对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这样恨?为什么对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这样爱,对江青同志领导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这样恨?就因为他是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得力干将,他和资产阶级司令部是相依为命的!从他到旧文化部的第一天起,就死心塌地效忠于中国的赫鲁晓夫,紧紧追随彭真、陆定一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全盘接过夏衍、齐燕铭的修正主义衣钵,成为中国的赫鲁晓夫安插在文艺界的新的代理人。他在这个时期的全部活动,都是适应着资产阶级司令部抗拒毛主席的两次批示,妄图在文艺界维持黑线统治的反革命需要的。由于他打着“新文化部”的旗号,披着“老革命”的外衣,手法更加隐蔽、狡猾,所以他就能起他的前任所不能起的作用!

在文化大革命前夜,为资产阶级司令部死守阵地,负隅顽抗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日,在江青同志的亲自指导下,姚文元同志发表了《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文章,敲响了这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丧钟!

毛主席教导我们:“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中国的赫鲁晓夫和彭真等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不甘心于自己的灭亡。他们垂死挣扎,妄图把毛主席亲自点燃的这场革命烈火扑灭下去。

一九六六年一月下旬,也就是反革命《二月提纲》出笼前十多天,他们利用窃取的权力,盗用“中央”名义,匆匆忙忙地把肖望东那个抹杀文艺界尖锐激烈的阶级斗争、掩盖反革命修正主义黑线专政的《汇报提纲》,批转全国,用来先抵挡一阵。肖望东的这个《汇报提纲》是臭名昭著的反革命《二月提纲》的前奏曲!

面对无产阶级大反击的形势,肖望东力图稳住他的狐群狗党,急急忙忙地赶到旧文化部召开的组织工作会议上,为文艺界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打气壮胆,说:“我们都是党和国家的栋梁,具体说是文化部的栋梁,千万不能动摇”!

紧接着,彭真等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在中国的赫鲁晓夫的支持下,立刻炮制了反革命的《二月提纲》,并再度盗用“中央”名义,批转全国。这个《提纲》就是在中国的赫鲁晓夫家里讨论定稿的,也就是他的纲领。肖望东亲自到中国的赫鲁晓夫家里参加讨论。在这个反革命文件中,渗进了肖望东的反动心血!

这个反革命纲领一下达,肖望东立刻在文艺界积极地组织传达和讨论。肖望东在传达时,作了长篇讲话,极力吹捧这个反革命纲领的“重大意义”。在他的指挥棒下,许多牛鬼蛇神发出一片反革命叫嚣,极力把一场正在展开的严重的政治斗争,引向所谓“纯学术”讨论的歧途。他们有的叫嚷:要从历史人物评价,联系到贝多芬如何评价;要从道德继承问题,联系到对外国的文化遗产怎么继承等问题。有的叫嚷:要对一百四十多个历史人物,组织力量分批进行研究。有的还借“先立后破”的谬论,为自己鸣冤叫屈。

三月间,肖望东又召开了一次文化部党委扩大会议。这个会议,挂羊头,卖狗肉,名义上是讨论“突出政治”,实质上是根据资产阶级司令部的部署,妄图欺骗群众,稳住阵脚,进一步贯彻反革命《二月提纲》,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这次会上,肖望东不遗余力地吹捧文化部的假“整风”,无耻地说这是“延安文艺整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继续”。他大肆吹嘘自己上台后的一年,是什么“突出政治,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贯彻党的文艺方向的一年”,是什么“整个文化艺术战线的工作和面貌大转变的一年”。接着,旧文化部直属单位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牛鬼蛇神,就借“总结工作”之名,大张旗鼓地为自己“评功摆好”。同时,肖望东又按照《二月提纲》的调门,鼓吹所谓“坚决采取‘放’的方针”,要各单位进一步“结合本身实际情况,有重点地选择同自己工作密切有关的学术、理论问题,展开研究和讨论”,继续把这场严重的政治斗争引入所谓“纯学术”讨论的死胡同!

四月十日,《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下达。这是一个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高举革命批判旗帜的伟大文件。这是和反革命《二月提纲》根本对立的革命文件。这是给中国的赫鲁晓夫和彭真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的一个极其沉重的打击。彭真见势不妙,在中央正式批准之前,就私下送了一份给他的死党肖望东,让肖望东有所准备。《纪要》正式下达后,肖望东表面上也组织学习,但在背后,又搞了一系列的破坏活动:他派出《纪要》点名批判的大毒草《抓壮丁》的作者带队参加全军创作会议,充当坐探,窃取情报;他紧密配合彭真对邓拓的假“批判”,秉承旧中宣部的旨意,组织对毒草影片的假“批判”;他借组织学习《纪要》为名,压制群众起来对旧文化部进行揭发,并让一些旧文化部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大肆鼓吹所谓“三十年代传统”,等等。肖望东还按照彭真的意图,以自己的《汇报提纲》和党委扩大会议“报告”为基础,炮制一个讲话稿,准备到人大常委会去作“报告”,公开同《纪要》唱对台戏。在起草这个报告时,他特别交代:“一定要贯彻《二月提纲》精神”,“着重谈一年来的成绩”。在他安排另一个旧文化部的副部长作了这个“报告”后,康生同志立刻提出严厉的批评。肖望东知道后却极端狂妄地说:“没有错!”“如无原则错误,可以印发全国各地!”他的反革命气焰嚣张到了何等地步!

一九六六年的春天,文化战线正处在一场革命的狂风暴雨的前夜。两个司令部的对立,阶级阵线的分野,已经十分明朗。资产阶级司令部正在节节溃败。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肖望东阳一套、阴一套,紧张地进行了一系列罪恶的活动:从精心炮制《汇报提纲》,到积极参与《二月提纲》,再到召开“三月会议”,一直顽固地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相对抗,为中国的赫鲁晓夫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以及这个司令部所庇护的彭真、陆定一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反抗和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充当急先锋,在资产阶级司令部阴谋篡党、篡军、篡政的反革命复辟活动中,扮演了一个极其肮脏的角色!

死跟中国的赫鲁晓夫,疯狂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镇压文艺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亲自主持制订了中共中央的《通知》。这个伟大的历史文件,彻底粉碎了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伙同彭真炮制的反革命《二月提纲》,击退了他们的反扑,完全打乱了他们的阵线。在毛主席的指引下,一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干将一个一个相继倒台,他们的反动统治已经面临末日!

中国的赫鲁晓夫疯狂地进行垂死的挣扎,提出并推行了一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

在两个司令部白刃相接的这个决战时刻,肖望东以百倍的疯狂,拚命死保他的主子中国的赫鲁晓夫,死保旧文化部的资产阶级专政。他在彭真、陆定一等的反革命面目被彻底揭露以后,又同反革命两面派、旧中宣部阎王殿的新阎王结成死党,疯狂推行中国的赫鲁晓夫提出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顽固地对抗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

中共中央五月十六日《通知》一下达,肖望东立刻根据新阎王的黑指示,精心策划,在六月二十日,抛出了一个《文化部为彻底、干净搞掉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黑线而斗争的报告》(即“六·二○报告”)。这是一个以贯彻毛主席革命路线为名,全面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和中央《通知》大唱反调,镇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黑纲领。

中共中央《通知》告诉我们,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革命的主要对象是混入无产阶级专政机构内部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并且号召我们,要“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大旗,彻底揭露那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所谓‘学术权威’的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彻底批判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夺取在这些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但是,肖望东的这个黑纲领,却把斗争矛头直接指向广大的革命群众,他要派强大的工作队到旧文化部,镇压革命群众,大搞“犁庭扫院”。用肖望东的话来说,就是:黑帮是兔子,群众是草,“要抓兔子先割草”(其实是不抓“兔子”只割“草”),要在文艺界“来个秋风扫落叶”,“一层一层地扫,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剥”,“犁地三尺”、“深耕五遍”、“扫地出门”。同时,他拚命把自己打扮成“红线”,把以他为代表的这个旧文化部末代王朝伪装成“新文化部”,并用办“集训班”的办法,把已经被革命群众揪出来的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保护起来。他特别强调要对田汉、夏衍等多加照顾,胡说什么“照顾老年人,是中国人的美德”,和他们握手言欢,亲如兄弟;他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他用尽种种方法,妄图扭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方向。

中共中央《通知》告诉我们:要搞好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必须鼓舞全党放手发动广大的工农兵群众和无产阶级文化战士继续冲锋前进。肖望东的黑纲领却别有用心地把整个文艺队伍描绘得一团漆黑。他到处散播什么:“文化部是解放前上海的四马路”,“处长以上没有好东西,科组长也都是些乌龟王八”!甚至说连司机班、技工班、炊事班“也全烂掉了”,“靠文化部的人搞文化大革命,一百年也搞不成”。他把文艺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诬蔑为“狗咬人,人咬狗,人咬人,狗咬狗”,故意把水搅浑,混淆阶级阵线。

肖望东的“六·二○报告”,是中国的赫鲁晓夫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典型黑样板。它一出笼,旧文化部及其直属单位就成为资产阶级司令部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试验田”,形成了一片白色恐怖。他们一方面大搞什么“扫外围”,“挖基础”,“拨黑须”,“扫黑网”,把许多革命干部打成“黑帮亲信”,“黑帮爪牙”,有的部门竟把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干部列为“犁庭扫院”的对象;另一方面,大张旗鼓地“查风口”、“反干扰”“扫障碍”、“抓游鱼”,把许多革命群众打成“反革命分子”、“假左派、真右派”、“政治扒手”等等,在只有七、八百人的一所艺术院校中,被打成“反革命”的竟达一百多人。肖望东咬牙切齿地说:“该狠心就要狠心,不狠心不行,你不打他,他要打你。”

这个黑纲领,由新阎王亲自写了批语,经中国的赫鲁晓夫批准,盗用“中央”名义批转全党,要各地参照执行。不少地区和部门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依法炮制,大搞“犁庭扫院”,大办“集训班”,在革命群众之间制造对立,挑动群众斗群众。它的流毒,遍及全国。它的恶劣影响,至今还没有完全肃清。

肖望东,由于反党有“功”,就被资产阶级司令部“加官进爵”。六月下旬,新阎王对肖望东说:“你这个部长定了,现在要履行一个法律手续,先用‘代理’二字”。不久,肖望东果然就被赏给了文化部代理部长的头衔。此后,肖望东这个野心家就更加顽固地坚持他在这个黑纲领中表现的反革命立场。直到中央工作会议之后,当广大革命群众纷纷起来对这个黑纲领揭发批判、穷追猛打的时候,肖望东仍然穷凶极恶地抬出他的主子中国的赫鲁晓夫来威胁群众,说:“‘六·二○报告’是经过‘中央’批准的,‘中央’没有撤销之前,仍然有效”。

八届十一中全会后,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反革命嘴脸彻底暴露,资产阶级司令部即将全线总崩溃。在这个时候,中国的赫鲁晓夫的死党肖望东仍然利用他所控制的文艺阵地,继续为挽救他们即将覆灭的命运进行垂死挣扎。

就在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第一次检阅百万文化革命大军的时候,肖望东伙同旧文化部的另一个副部长,接受新阎王的黑指示,利用摄制大型彩色纪录影片的机会,千方百计突出中国的赫鲁晓夫的镜头,为他制造假象,迷惑群众。中央文革识破了他的阴谋,陈伯达同志、康生同志和江青同志对此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但是肖望东阳奉阴违,仍然在银幕上突出中国的赫鲁晓夫。随后,在摄制毛主席第二次、第三次接见红卫兵和革命师生的影片时,肖望东又一再对抗中央文革,竭力在影片中美化他的黑主子。当广大革命群众纷纷要求停售中国的赫鲁晓夫的大毒草《修养》时,肖望东紧随新阎王的黑指示,悍然通知书店继续销售。当中央文革决定停售中国的赫鲁晓夫的画像时,肖望东又进行抵制,不予理睬。

另一方面,当广大革命群众强烈要求印制毛主席和林彪副主席的标准画像,强烈要求大量出版毛主席著作时,肖望东却置之不理。连出版局的革命群众提出大量出版毛主席著作与印制毛主席、林副主席的标准画像的积极倡议,也受到肖望东的蛮横压制。当中央文革决定在一九六六年国庆节大演革命样板戏,宣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辉煌成果时,肖望东却借口“有的群众不同意”,向中央文革报告说:“《沙家浜》不能上演”。他还玩弄鬼蜮伎俩,破坏《智取威虎山》、《海港》在北京演出,拚命地抵制江青同志领导的文艺革命。尤其令人愤慨的是,肖望东的这一系列罪恶活动,都发生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以后,这更充分暴露了肖望东对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刻骨仇恨。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之后,又于十月份亲自主持召开了中央工作会议。这两次会议,进一步揭开了资产阶级司令部的盖子,宣告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彻底破产。但是,就在这次中央工作会议上,反动透顶的肖望东,仍然死跟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疯狂地为他们推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辩护,极力对抗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肆无忌惮地进行反扑。他在会上发言时,继续恶毒诬蔑广大革命群众,一再叫嚣:“文化部可以依靠的只有四、五十人,其他都烂掉了”。文化部“干部中除少数从部队调来的好一些,其他都完了”。“如果别的单位依靠革命多数,我们不行。”他还恶狠狠地说:“现在的敌情,我认为还是相当严重的。彭真、陆定一的影响没有好好肃清。如不注意,很可能还有一个大反攻。”谁是彭真、陆定一在文化部的第一号死党?不是别人,正是肖望东自己!现在,这个肖望东居然跳出来大喊大叫要“肃清”“彭真、陆定一的影响”,这种骗人的鬼话,说穿了,无非就是要把起来造他的反的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污蔑为“黑线的社会基础”,把他们的革命造反行动说成是什么“旧势力”的“大反攻”,准备到秋后来一个总算账。这是他准备更疯狂地镇压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的舆论先导。他还公然威胁中央文革,反对中央文革坚决支持革命造反派。直到这个时候,在毛主席亲自主持的这样一次庄严的会议上,肖望东竟敢如此疯狂地向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进攻,向无产阶级司令部进攻,真是胆大妄为达到了极点!肖望东完全是一个道道地地的反革命死硬派!

中央工作会议结束后,新阎王同肖望东更加打得火热,相依为命。他私下对肖望东说:“老肖,要垮我们一起垮!”并且亲自出面,大造谣言,欺骗革命群众,说:“肖望东是毛主席派来的,你们压他一下可以,但不要把他压扁了!”肖望东听后,十分得意,说:“有这句话,就够了!”正是在新阎王的庇护和支持下,肖望东的反革命气焰一直十分嚣张。在中央工作会议以后,他又散布大量流言蜚语,恶毒攻击中央文革;大刮反革命经济主义黑风,欺骗、引诱大批外地文艺工作者来到北京,向中央施加压力(在两、三个月内花去五百多万元);操纵旧文化部的政治部、镇恶浪战斗队等御用工具,转移斗争大方向,继续挑动群众斗群众;进行罪恶的地下活动,策划假夺权,大整左派黑材料,镇压革命造反派。他杀气腾腾地威胁革命造反派:“不要看你笑得好看,还要看谁笑在最后!”

打倒肖望东,把文艺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马克思说过,人们是自己戏剧的作者,同时又是这一戏剧的演员。肖望东在旧文化部的自我表演可算是淋漓尽致了!

肖望东本来就是一个老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是一个一贯反对毛主席、反对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反党老手。他曾多次恶毒地攻击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说:“旧戏是不能演了,你想,古戏上皇帝一出来,威风凛凛的,如果主席坐在下面,他不就会想,在过去我不就是皇帝了,也这么威风;如果元帅看了,他不就比作是宰相了?”他还煽动人们不要“只看到天安门之上,看不到天安门之下”。在他的办公室里,不挂毛主席像和毛主席语录,却挂反党野心家罗瑞卿的所谓“四点指示”。他还公然反对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关于突出政治的指示,叫嚣:“不是军事冲击了政治,也不是政治冲击了军事,而是冲击了战士的休息”。他来旧文化部以后,更一再强调要突出中国的赫鲁晓夫,说:“要注意,有两个主席呀!”并且露骨地攻击群众学习“老三篇”是什么“念阿弥陀佛”。资产阶级司令部在两个司令部进行生死搏斗的决战时刻,挑选他来接替夏衍、齐燕铭,充当旧文化部反革命王朝的末代暴君,使他受宠若惊,更全面、更疯狂地施展出他反革命两面派的浑身解数,为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反革命复辟活动效劳。肖望东同陆定一、周扬、夏衍、林默涵、齐燕铭等,完全是一丘之貉。在十七年来文艺界的黑线统治中,他占有一个特殊的、十分重要的位置,他是这条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一个重要代表,他对党对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肖望东所以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如此疯狂地、不遗余力地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他所依附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保护包括他自己在内的这条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保护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旧文化部资产阶级专政。什么“十七年”、“五十天”,对肖望东说来,完全是两位一体、不可分割的。不把肖望东彻底打倒,不批臭他所推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就不可能彻底摧毁统治文艺界十七年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而不认识十七年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是什么,批判“五十天”来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也就成了空谈。总之,不把这两者很好地结合起来,就不可能把文艺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铁的事实表明:肖望东,他是中国的赫鲁晓夫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将,是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忠实推行者,是镇压文艺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罪魁祸首。他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

现在,肖望东这个翻腾一时的“新的沉渣”已经“沉”下去了,被淹没在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革命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这是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宜将剩勇追穷寇”,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一定要进一步联合起来,发扬“痛打落水狗”的精神,乘胜追击,彻底地把肖望东批倒批臭,斗倒斗臭!把肖望东,连同整个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和旧文化部的资产阶级专政,彻底埋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