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思想指引着芭蕾舞革命——围绕《红色娘子军》创作的一场阶级斗争

群英 (1967.06.02)

(工农兵芭蕾舞剧团 群英)

毛主席教导我们:“世界上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着夺取政权,巩固政权。而反革命的拚死同革命势力斗争,也完全是为着维持他们的政权。”回顾建国十七年来文艺界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实际上也就是一场复辟和反复辟、夺权和反夺权的政治斗争。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纠集了彭真、陆定一、周扬、夏衍、林默涵等一伙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长期以来疯狂地对抗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积极推行修正主义的文艺黑线,为他们复辟资本主义制造舆论。就在这种情况下,江青同志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冲破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旧中宣部、旧文化部、旧北京市委重重阻挠,披荆斩棘,奋勇前进,把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带进了文艺界,也带进了我们芭蕾舞剧团。革命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就是在江青同志亲自指导下,同修正主义文艺黑线不断进行斗争中创作成功的。它的创作过程,经历了一场尖锐的曲折的阶级斗争。

芭蕾舞要不要、能不能表现革命现代题材?也就是说,芭蕾舞是为资产阶级服务还是为工农兵服务?是为一小撮人服务还是为七亿人民服务?这是芭蕾舞革命的根本问题,也是《红色娘子军》创作中遇到的第一场斗争。

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芭蕾舞这种艺术形式,所以有人把它称为“国际语言”。但是,芭蕾舞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芭蕾舞这种艺术形式,自它诞生以来,就是为资产阶级所垄断,为资产阶级政治服务的。它表现的尽是一些王公贵族和才子佳人,以及天鹅仙女之类的东西。近年来,苏联现代修正主义集团不但全盘继承了旧的芭蕾舞,而且还进一步演出了《四十一个》、《士兵和魔鬼的颂歌》等宣扬阶级调和、表现战争恐怖、鼓吹和平主义的剧目,为他们的修正主义政治路线服务。

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芭蕾舞艺术也必须为工农兵服务。但是过去在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控制下,我国的芭蕾舞却完全照搬资产阶级和苏联现代修正主义那一套,大演什么《天鹅湖》、《海侠》、《吉赛尔》、《泪泉》、《巴黎圣母院》、《仙女们》,散发着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臭气,毒害和腐蚀我国人民,为资本主义复辟制造舆论。对于这种状况我们能够容忍下去吗?不能,一天也不能再容忍了。我们一定要进行芭蕾舞的革命。可是,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却千方百计地阻止这场革命,胡说什么“反映现代生活不能勉强。芭蕾舞、外国歌剧不一定能反映”,又说什么“看《天鹅湖》可以提高兴致,《巴黎圣母院》的艺术水平也很高,也有教育作用。”一九六四年他还大肆叫嚣芭蕾舞不能改革,要洋到底,学到家。他的忠实走卒们也跟着诬蔑芭蕾舞改革“是用无产阶级政权强加于群众,结果是不中不西、非驴非马。”他们如此地反对和攻击芭蕾舞改革,就是要中国的芭蕾舞走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道路。江青同志义正词严地驳斥了他们的反动谬论,坚决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把芭蕾舞这个外来的艺术形式彻底改造过来,“洋为中用”,使它变成为工农兵服务、具有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的艺术。江青同志说:芭蕾舞外国搞了几百年,现在西方的芭蕾都颓废了,走向没落了,芭蕾舞革命的红旗要由我们来扛了。江青同志鼓励我们要放眼世界,不只为少数人服务,要为全中国人民服务,要为亚非拉革命人民服务,要有雄心志气,相信我们一定能够走出自己的道路。

芭蕾舞革命的第一步,第一个剧目的失败,具有重大的意义;而选择什么题材又是剧目成败的关键之一。在选择剧本时,林默涵立即提出要排练宣扬资产阶级人情味的《达吉和她的父亲》,妄图把芭蕾舞革命引向歧途。在这个重要关头,江青同志紧紧掌握了革命的方向,毅然决定排练表现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的《红色娘子军》,粉碎了他们的阴谋。

但是,敌人决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他们又以新的方式来破坏和捣乱《红色娘子军》的排练。他们一方面阳奉阴违,消极对抗,到处散布失败的论调,说什么“排革命戏总有一个矫枉必须过正的过程,古典剧目将来还是要演出的,你们不能丢。”同时,他们又玩弄釜底抽薪的手法,以到香港演出为名,抽调一批主要演员去继续排练《天鹅湖》,企图搞垮《红色娘子军》的排练。这一诡计,当时就受到了周总理的严厉批评和剧团革命群众的抵制,又未能得逞。但他们还不死心。当《红色娘子军》初步排成后,周扬一伙又马上跳出来,大泼冷水,死样怪气地说:“看不懂,不清楚。艺术水平太低,太乱,不能见外国人,外国人不会承认的”等等。在这个重要关头,又是江青同志支持了我们。她在看完彩排的第二天,就亲自到剧团来和我们谈话,充分肯定了《红色娘子军》这个舞剧的成就。江青同志说:这个戏要写好人民战争的主题,写出无产阶级的英雄群象,表现出在任何情况下红旗不倒的革命精神。她要求《红色娘子军》塑造出英雄人物的光辉形象,用毛泽东思想去教育广大观众。

我们永远永远难忘的是一九六四年十月八日这一天,一轮红日照亮了芭蕾舞台,我们最最敬爱的领袖毛主席观看了《红色娘子军》的演出,对于这个刚刚诞生的新舞剧,毛主席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老人家说:“方向是对头的,革命是成功的,艺术上也是好的。”毛主席的指示,是对《红色娘子军》,也是对整个芭蕾舞革命的最大关怀、最大鼓舞和最大支持,是对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周扬、林默涵之流的最有力的打击。令人气愤的是,在毛主席观看演出后的第二天早晨,林默涵就急急忙忙跑到剧团,他严密封锁毛主席对《红色娘子军》的评价,却恶毒地诬蔑:“京剧革命戏是穿开裆裤的小孩,而《红色娘子军》只能说是象一个襁褓中吃奶的婴儿”,还说什么“丑媳妇总是要见婆娘的”等等,企图抵消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观看演出的巨大政治影响。但是,毛主席的声音是封锁不住的,革命的潮流是不可阻挡的。毛主席的教导给我们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中国第一个革命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终于冲破了重重阻挠和困难,成功地诞生了,它以耀眼的光辉屹立在社会主义文艺舞台上!

毛主席教导我们:“你是资产阶级文艺家,你就不歌颂无产阶级而歌颂资产阶级;你是无产阶级文艺家,你就不歌颂资产阶级而歌颂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二者必居其一。”整个艺术舞台的历史都证明了这一点。资产阶级的芭蕾舞所歌颂的都是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即使有时也描写劳动人民,但形象都是被歪曲和丑化了的。无产阶级的芭蕾舞必须歌颂无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大演特演工农兵英雄人物的形象。

围绕着《红色娘子军》的人物塑造,也经历了一场斗争。主要集中在这样两个问题上:如何正确塑造吴清华、洪常青、连长等正面人物形象;如何正确处理正面人物和反面人物的关系。江青同志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驳斥了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周扬一伙不写英雄人物,而专写中间人物,不突出正面人物而着力刻划反面人物的种种谬论,明确地提出要通过舞台上的一切手段来树立英雄人物,而且要树立得高大、完美,绝不允许有任何一个细节损害英雄形象。反面人物也要塑造,但一定要使正面人物压过他们。

吴清华是旧社会受苦的劳动人民,是从自发反抗走向自觉斗争的一个典型形象。在舞剧中应该表现出她的反抗斗争和她在党的领导下成长的过程,可是我们剧团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却要演员以修正主义的芭蕾舞剧《泪泉》中封建王后扎丽玛的调子来创造吴清华的形象。他们还妄图运用资产阶级芭蕾舞的情调,把舞剧中原有的红莲这个人物,搞得轻飘飘、软绵绵的,象仙女下凡似的。江青同志及时识破了他们的阴谋诡计,坚决砍去了红莲这个人物,并亲自帮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分析吴清华、洪常青、连长等人物的思想感情,研究舞蹈设计,指出在哪些关键的地方应该着重描写。洪常青更是一个光彩闪闪的无产阶级英雄人物,江青同志再三强调一定要表现出他的英雄气概,特别是英勇就义那场舞蹈,要表现出他大义凛然、宁死不屈的革命精神。

江青同志还要求把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完美的艺术形式高度统一起来,精益求精,不断加工提高。她对人物的化装、服饰、道具都提出了严格的要求。例如为了突出正面人物的形象,红军的衣服不能有一点点脏,红领章和红五角星都要加金边。舞蹈造型、音乐造型都要为突出英雄人物服务。江青同志的强烈的无产阶级感情和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激励着我们努力去创造工农兵的形象,为无产阶级新文艺冲锋陷阵。

通过《红色娘子军》的排练和演出,我们深深地体会到塑造不塑造无产阶级的英雄人物,是一个立场问题;能不能塑造好无产阶级的英雄人物,是一个阶级感情问题。而这两个问题的解决,关键又在于文艺工作者的思想革命化。要演革命戏,先做革命人。否则,就会象毛主席批评的那样:“倘若描写,也是衣服是劳动人民,面孔却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长期以来,我们芭蕾舞剧团在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控制下,完全迷恋于“大、洋、古”的剧目中,严重地脱离现实斗争生活,脱离工农兵群众。当时剧团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不准许我们深入工厂、农村、部队生活的。有个演员要求下去深入生活,竟然受到讥笑,他们说什么“下次宴会你第一个去吧。”林默涵也说过“不用深入生活了,看几部电影,学习一下就可以啦。”江青同志针对这种情况,及时地给我们敲起了警钟,要我们很好地学习毛主席著作,突出政治思想教育。为了《红色娘子军》的创作,江青同志不仅自己千里迢迢特意去海南岛,到当年娘子军活动过的地方进行系统周密的调查,而且也组织我们到海南岛去深入生活,到连队去当兵,到工厂里去劳动。我们在现实生活斗争当中,在和工农兵交往的过程中,受到了深刻的教育。工人阶级大公无私的崇高品质,解放军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坚持四个第一和三八作风的精神,都促进着我们的思想革命化。工农兵,只有工农兵才是世界上最高尚的人,我们能不歌颂他们而歌颂资产阶级吗?我们能不为他们服务而为资产阶级服务吗?不能,坚决不能。我们一定要为工农兵服务,让工农兵形象永远永远地树立在芭蕾舞台上。

在深入生活的过程中,我们更进一步体会到毛主席的教导:一定要把自己的立足点“移到工农兵这方面来,移到无产阶级这方面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真正为工农兵的文艺,真正无产阶级的文艺”。只有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去做,芭蕾舞的革命才不会半途而废。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比较好地去创造《红色娘子军》中的英雄形象。例如扮演吴清华的演员,开始时演来演去,舞台上的娘子军还是“娘子”,根本不象个“军”。深入生活以后,使她受了很深的教育。特别是海南岛有一位老妈妈的经历更加深了她对吴清华这个人物的体会。这位老妈妈七岁时就卖给地主,十年中逃跑过八次,每次被地主抓回去后都遭捆打,还吊在火盆上用烈火烤,但是这位老妈妈从来没有在地主面前流过一滴眼泪,最后终于逃出了虎口。老妈妈的强烈反抗精神,正是吴清华应有的坚强性格。这位演员经过了一段生活的锻炼,再扮演吴清华时就有了依据,人物形象也开始丰满起来了。其他同志在塑造工农兵形象时,阶级感情也都有了加强。当然,这仅仅是个开始,我们一定要遵循毛主席的教导,长期地深入工农兵,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把立足点真正移到工农兵这方面来。

革命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诞生,是革命的文艺工作者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在江青同志的亲自领导下,造了资产阶级芭蕾舞艺术的反,造了修正主义芭蕾舞艺术的反,为世界革命文艺树立样板的一次伟大革命。

革命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以及《白毛女》的诞生,向全世界宣告:芭蕾舞从此得到新生了,为资产阶级服务、毒害人民的旧芭蕾舞在中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国的芭蕾舞以崭新的姿态,豪迈的步伐,走在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大军中。在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照耀下,革命的芭蕾以其无限的生命力,开创了世界芭蕾艺术的新纪元;它必将出现更加灿烂的前景,更好地为工农兵、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