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思想是勇敢、智慧和力量的源泉——评山东省京剧团演出的《奇袭白虎团》

中国戏曲研究院红旗战斗兵团 (1967.05.30)

山东省京剧团再次来京演出的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奇袭白虎团》,是毛泽东思想的辉煌胜利,是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的辉煌胜利!

象其它的革命样板戏一样,《奇袭白虎团》的创作、加工和提高,也是在两条路线的尖锐斗争中进行的。早在一九六四年全国京剧现代戏会演时,它就曾被一些反动的学术“权威”嗤之为“半出武戏”。旧中宣部、旧文化部的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也千方百计地想扼杀这棵社会主义文艺的幼苗。他们叫嚷这出戏要以“奇袭为主”,“要在‘奇’字上下功夫”,拚命地往《奇袭白虎团》里灌输毒素。面对着阶级敌人的猖狂破坏,江青同志明确指出,《奇袭白虎团》基本上是好戏,并且坚定而热情地鼓励剧团的革命同志,一定要精雕细刻打好这一仗,要顶得住,为无产阶级争气,为毛主席争气!江青同志的话给了他们极大鼓舞。几年来,他们在江青同志的指导下,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反复地加工修改,以实际行动回击了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进攻,使得《奇袭白虎团》这出戏,从思想内容到艺术形式都有了进一步的提高。

《奇袭白虎团》通过一九五三年七月朝鲜停战谈判期间,我志愿军在朝鲜人民的协助下奇袭美李匪军“白虎团”指挥部的一次战斗,再现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的图景。这出戏突出地表现了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的光辉胜利,集中地概括了我人民志愿军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革命英雄主义的精神。它告诉人们: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无论多么嚣张,但都是可以打败的。

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就是要努力塑造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农兵英雄人物。毛主席早在二十五年前就明确指出:“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奇袭白虎团》的创作者们,紧紧遵循毛主席这一教导,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成功地塑造了我人民志愿军指战员的英雄群象。他们藐视美李匪帮所谓“王牌军”,从指挥员到战士,个个都是英姿勃勃、斗志昂扬,表现出压倒一切敌人的革命英雄气概。他们具有崇高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对美帝国主义切齿痛恨,对朝鲜人民无比热爱。他们在对敌斗争中最勇敢,最坚决,最聪明,他们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战士。

在《奇袭白虎团》塑造的英雄群象中,侦察排长杨伟才是描绘得最为鲜明和突出的一个。在这个人物身上,集中地体现了我志愿军英雄的共同特点,闪耀着毛泽东思想的光辉。

林彪同志说:最大的战斗力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杨伟才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如第六场杨伟才率领尖刀班直插敌人的指挥部,在紧急行军时突然踩到了地雪,他沉着冷静地站住了,这时他想到的是:万一地雷爆炸,就会影响我们整个战斗任务,而对个人安危没有丝毫考虑。他指定班长张顺和,“如果我牺牲了,你代替我的职务。”并且用最高指示鼓励战士们:“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嘱咐大家:“就是有天大的困难,也要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一切布置妥当,他才开始排雷。从演员的矫健刚劲的舞蹈动作和坚毅沉着的表情中,可以看出这位英雄崇高的内心世界。

毛主席说:“我们必须提倡每个红军指挥员变为勇敢而明智的英雄,不但有压倒一切的勇气,而且有驾驭整个战争变化发展的能力。”《奇袭白虎团》所刻划的杨伟才正是这样一个智勇双全的年轻指挥员。他对毛主席的战略战术思想能够活学活用。如第五场,王团长和关政委问他从哪里插入有利,杨伟才胸有成竹地说:“根据我们的侦察,就从这敌人配备最强,戒备最严的地方插入。”因为“这一带兵种多,番号复杂,正适合我们尖刀班化装潜入”,这正是毛主席教导我们的找出敌人的弱点,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突然袭击,出奇制胜的战略战术。出发后,当他们发现敌人在这一带布满了地雷,已无法前进,杨伟才马上机智地判断,溪水之中,敌人不会埋设地雷,于是决定涉水前进,顺利地通过了雷区。侦察排到达敌指挥所对面的山上时,突然发现,敌人把唯一的独木桥破坏了。这时时间紧迫,杨伟才的勇敢和智慧集中为一个果断的决策:“飞越深涧抢时间”,从而保证了战斗的最后胜利。

这种大智大勇来源于哪里?来源于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正象尖刀班出发前,王团长问他们,坚守上甘岭“五八七”高地时,“敌人用几百门大炮、两个营的兵力,向你们轮番进攻,你们依靠什么寸土不让、打败了敌人?”战士们坚定自豪地回答:依靠伟大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戏里就是通过我志愿军指战员对毛泽东思想的掌握和运用,充分地表现了他们对毛主席的无限热爱。“刀山火海何所惧,一片红心为人民”“毛泽东思想把我的心照亮,数万敌兵一袋装。”一句话,这出戏用艺术形象表明一个真理:毛泽东思想是革命人民的灵魂,毛泽东思想是勇敢、智慧和力量的源泉,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是最大的战斗力,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军队就无敌于天下。

为了把杨伟才这个英雄人物树立起来,江青同志曾一再强调要为他安排单场戏,要写出他的英雄品质的阶级根源和在党的培养下,在毛泽东思想哺育下成长为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战士的过程。《奇袭白虎团》的创作者们遵照江青同志的指示,着力地描写了杨伟才的精神面貌和他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在第四场,当杨伟才听到敌人火烧安平里,崔大娘壮烈牺牲的消息时,不禁回忆起自己的母亲被美蒋匪帮杀害的情景,“两山迢迢隔大海,两家苦恨紧相连”。阶级仇民族恨在他胸中燃起了熊熊的怒火,变成了一种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使他敢于挑最重的担子,刀山敢上,火海敢闯,为党为人民英勇奋战,生动地刻划出了杨伟才的英雄形象。

毛主席说:“我们的要求则是政治和艺术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 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在《奇袭白虎团》的创作中,他们按着毛主席“推陈出新”“古为今用”的教导,把古老的京剧艺术形式加以改造,利用起来,为革命的政治内容、为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服务,使之成为具有“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的民族戏剧形式,为京剧艺术的革新做出了出色的贡献。

根据剧本描写人民战士的战斗生活的需要,这出戏充分运用了京剧的武功技巧,来表现我志愿军战士战胜重重困难,胜利完成了战斗任务。戏里有许多令人感动的场面,在雷声隆隆,风雨交加的夜里,杨伟才率领尖刀班的战士沿着泥泞的山路,直插敌人的心脏。一路上跳悬崖,过铁丝网,登山涉水,飞越深涧以及最后和敌人展开肉捕战等等一系列精彩的表演,都是以京剧特有的武工技术来完成的,它既发挥了京剧武戏的特长,又符合战场生活的实际,从而生动地表现出我志愿军战士杀敌的过硬本领和他们勇敢顽强的英雄气概。

《奇袭白虎团》在唱腔设计和音乐伴奏上,也进行了一些重要的改革。它剔除了旧京剧中的消极、颓废的成分,代之以健康、爽朗的唱法,一方面根据人物的思想感情来确定板式和唱腔,同时又别具风格地创造了一些新的板式,甚至在唱腔中还吸收了新歌曲和朝鲜民歌的某些曲调。例如第一场杨伟才唱的一段〔西皮流水〕的最后一句,就把《志愿军战歌》的旋律不露痕迹地溶合进去,突出地表现了这个英雄人物杀敌的决心。在音乐伴奏方面,为了表现人民战士火热的斗争生活,大胆地吸收了管弦音乐,并且用音乐伴奏配合人物的优美造型,创造了很好的舞台气氛。这些改革的实践,无疑给僵化了的旧京剧艺术开拓了新的天地,也给新京剧艺术的发展增添了无限的生命力,使它能够更好地为工农兵服务。

我们要扫除一切封建主义、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文艺,我们还要创造崭新的无产阶级的新文艺。这个新文艺,一定要用最大的热情来宣传毛泽东思想。革命现代京剧《奇袭白虎团》,在这方面给我们树立了一个好样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