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二十五周年 陈伯达

(1967.05.24)

同志们:

现在世界正在进入一个完全崭新的历史时代。这是以工农兵为主人翁的新时代,是以毛泽东思想为伟大旗帜的新时代。

二十五年前,我们伟大导师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预示着工农兵为主人翁的新时代,即将在全中国到来,同样,也即将经过不同的历程,在世界各国到来。

毛泽东同志这篇伟大的著作,是二十五年前以文艺问题为题,实质上是属于政治问题的一次大论战的总结,是围绕着关于肯定工农兵或者否定工农兵这一个当代政治根本问题的一次大论战的总结。

这篇伟大著作,是我们党关于依照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面貌改造党、改造世界的一篇划时代的政治宣言书,解决了一切要作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世界观问题,解决了许多共产党员在组织上入了党而思想上是否入党的问题,指出了一切共产党员、一切革命家同工农兵群众相结合的光辉道路。

这篇伟大著作所涉及的,不限于文艺问题,但它又是用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对于文艺斗争经验的总结,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解决文艺问题的百科全书,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文艺方面进行的一个全面的大革命,并且成为当前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指南和纲领。

这篇伟大著作,在实质上,还成为世界上被压迫阶级、被压迫人民同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一切反动派进行政治大搏斗的思想武器,成为各国革命者在思想上、政治上向帝国主义者、现代修正主义者和反动派进军的号角。

毛泽东同志关于京剧革命的一封信上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在旧戏舞台上(在一切离开人民的旧文学旧艺术上)人民却成了渣滓,由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统治着舞台”。毛泽东同志认为,这种历史的颠倒,现在要再颠倒过来。

创造历史的劳动人民,工人、农民和由工农武装起来的士兵,要去占领政治的舞台和经济生活的舞台,还必须去占领文艺的舞台。这就是毛泽东同志的结论。

在阶级社会里,文化思想战线的斗争,其中包括文艺战线上的斗争,都没有例外地是阶级斗争,是阶级斗争的一种形式。

正如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所说的,一切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

毛泽东同志彻头彻尾地把资产阶级那些所谓超阶级、超政治的腐朽废话,都扔到垃圾堆里面去。毛泽东同志彻底地批判了托洛茨基所谓“政治——马克思主义的;艺术——资产阶级的”二元论或多元论的反动观点。毛泽东同志认为,并没有什么超阶级的政治,也没有什么独立于阶级政治之外的文学艺术。毛泽东同志在一切问题上,同样地在文艺问题上,一贯地阐明了一元化的无产阶级宇宙观。他完全正确地说,“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为艺术的艺术,超阶级的艺术,和政治并行或互相独立的艺术,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毛泽东同志发展了列宁关于党的文学的论点。他指出一切革命文学家,如果要真正地为工农兵服务,为革命的人民服务,就必须执行我们党的正确的无产阶级政治路线,就必须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

很清楚,一切革命文学家,如果不执行党的正确的无产阶级政治路线,不努力站在无产阶级世界观的立场上,就不会去接近工农兵群众,不会去参加工农兵的实际革命斗争。结果,就不可能正确地表现工农兵,也不可能反转过来正确教育工农兵群众,而且会和工农兵群众的事业背道而驰。

毛泽东同志告诉我们:“无产阶级的文学艺术是无产阶级整个革命事业的一部分”。“文艺是从属于政治的,但又反转来给予伟大的影响于政治”。这种无产阶级政治对于文艺的作用和无产阶级文艺对于无产阶级政治的反作用,必然要经历很长的时期,经历长时期的无产阶级斗争到革命的胜利,经历长时期的无产阶级专政。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我国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无产阶级革命胜利了,无产阶级专政实现了,我们还完全不能低估地主资产阶级的影响。正如毛泽东同志反复指示,在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着阶级、阶级斗争,还存在着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个阶级的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保卫无产阶级革命的果实、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这个斗争,是很严重的。地主资产阶级失掉了政权,失掉了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所有制。但是,他们在文化、思想、文艺阵地上还是有力量的,他们那些历史久远的、强烈地表现自己剥削阶级的文艺,在群众中还是有市场的。劳动群众在无产阶级领导下,打倒了地主资产阶级和国际资本势力的统治以后,不可能一下摆脱他们长期形成的那些文化影响,思想影响,文艺影响。同国际资本势力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地主资产阶级,他们千方百计地想保持这些阵地,巩固这些阵地,争夺这些阵地,来腐蚀我们的群众,腐蚀我们的革命干部。他们要用和平演变的手段,让那些奴役我们人民的国际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把我们的无产阶级剥夺剥夺者的政权,再变成他们地主资产阶级剥夺者的政权,把我们的社会主义的国家财产,社会主义的集体财产,再变成他们的吸血的财产,重新压迫人民,重新剥削人民,重新把人民置于水深火热之中。

在地主资产阶级和国际资本势力还在天天梦想恢复他们天堂的这样时期内,小资产阶级还会不断生长出新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摇摆性是很严重的。地主资产阶级总是想通过小资产阶级的摇摆性,同样地,总是想通过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通过不少文化工作者、思想工作者、文艺工作者的摇摆性,来篡夺我们的文化、思想、文艺的阵地,而为他们实行反革命复辟的活动,制造便利。的确,在思想、文艺的阵地上,有的原封未动,有的是被篡夺了。

江青同志一贯坚持和保卫毛主席的文艺革命路线。她是打头阵的。这几年来,她用最大的努力,在戏剧、音乐、舞蹈各个方面,做了一系列革命的样板,把牛鬼蛇神赶下文艺的舞台,树立了工农兵群众的英雄形象。许多文艺工作者,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同江青同志一起,成为文艺革命披荆斩棘的人。还有,许多革命的文化工作者,思想工作者,他们在这些阵地上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努力,具有很重要的意义,这也都是很清楚的。

在无产阶级还没有取得政权的时候,革命的文化工作者,思想工作者,文艺工作者,他们为工农兵服务,在出生入死的斗争中,就是为的要经过不同革命阶段(由民主革命阶段转变到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去争得无产阶级胜利,争得无产阶级政权。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之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革命的文艺工作者,文化工作者,思想工作者,他们为工农兵服务,就是为的要在革命的继续前进中,争得无产阶级专政的巩固,争得社会主义的跃进。

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能够不能够保持这一个政权,巩固这一个政权,强化这一个政权,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非常实际的根本问题。

在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的前夜,毛泽东同志就在我们全党提出,必须预防敌人用糖衣炮弹的攻击。

毛泽东同志的预见,是真正科学的,是很英明的。

敌人的糖衣炮弹有多种多样。他们很懂得利用象“文艺”之类的糖衣炮弹。资产阶级就是要利用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以便“征服人心”,从而削弱无产阶级专政,从而为反革命复辟扫清道路。

毛泽东同志在一九六二年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针对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大闹单干风的实际情况,特别地、强调地提出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里面还存在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理论问题,同时指出: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可以说,革命或反革命的阶级总是把造成舆论作为夺取政权的准备,这是毛泽东同志阐明的一条重要历史定律。古今中外,一切阶级斗争的历史,都没有例外是这样的。

这种“舆论准备”,其中包括文艺。

全国解放以后,毛泽东同志一直关注着无产阶级的文化革命的问题。毛泽东同志一直把无产阶级在政治战线上、经济战线上、文化思想战线上这些方面的斗争联结在一起。十七年来,所有文化思想战线上的重大问题,从批判卖国主义《清宫秘史》、奴隶主义《武训传》、唯心论《红楼梦研究》开始,都是毛泽东同志提出来的。现在我们重新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和毛泽东同志的关于思想、文艺问题的一系列战斗性文件,非常必要。毛泽东同志在全国解放后的这一系列文件,是要大家注意清除资产阶级及其他剥削阶级的习惯势力和影响,而归根到底,就是在于防备资本主义复辟,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一切真诚的共产党员,对于思想、文艺问题,如果掉以轻心,如果稍为忽视毛泽东同志在这些问题上的教导,就会在政治上犯大错误,就可能在政治上滑到资产阶级的泥坑,就可能在政治上潜移默化,演变为象苏联赫鲁晓夫集团那样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者,就可能和那些混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同流合污,用各种各样的阴谋诡计,去搞反革命的资本主义复辟。

是不是所有事实,都无情地揭露这一点,证明这一点呢?是的,完全是这样的。

毛泽东同志不断地敲出警钟。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间,毛泽东同志曾经严厉地批判我们国家艺术工作方面的弱点,指出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热心提倡社会主义的艺术”这样的“咄咄怪事”。他说:

各种艺术形式——戏剧、曲艺、音乐、美术、舞蹈、电影、诗和文学

等等,问题不少,人数很多,社会主义改造在许多部门中,至今收效甚微

。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不能低估电影、新诗、民歌、美术

、小说的成绩,但其中的问题也不少。至于戏剧等部门,问题就更大了。

社会经济基础已经改变了,为这个基础服务的上层建筑之一的艺术部门,

至今还是大问题。这需要从调查研究着手,认真地抓起来。

许多共产党人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热心提倡社会主义的艺术,岂非咄咄怪事。

一九六四年六月间,毛泽东同志对于解放以后组成的“全国文联”和各“协会”,还提出过以下的警告:

“这些协会和他们所掌握的刊物的大多数(据说有少数几个好的),

十五年来,基本上(不是一切人)不执行党的政策,做官当老爷,不去接

近工农兵,不去反映社会主义的革命和建设。最近几年,竟然跌到了修正

主义的边缘。如不认真改造,势必在将来的某一天,要变成象匈牙利裴多

菲俱乐部那样的团体。”

但是,那一小撮做官当老爷的,已经被资产阶级、现代修正主义的思想迷了心窍。“那些支持资产阶级学阀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那些钻进党内保护资产阶级学阀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那些“不读书、不看报、不接触群众、什么学问也没有、专靠‘武断和以势压人’、窃取党的名义的大党阀”,还有,那些老早浸透了资产阶级灵魂的某些所谓“文化人”,对于毛泽东同志的警告,根本听不进去。他们还是要按照自己的资产阶级、现代修正主义的轨道,拚命挣扎。经过一年半之后,到了一九六六年二月,彭真居然抛出他那个修正主义的、臭名昭著的所谓《二月提纲》。这是集中地表达了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动思想的一个“提纲”。

我们的无产阶级天才思想家——毛泽东同志,用他的所向无敌的唯物辩证法解剖刀,把彭真《二月提纲》的丑恶面貌,尽情尽致地揭露出来,并号召全党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大旗。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发出的《通知》。

毛泽东同志在这个伟大的历史文件中指出:

中央和中央各机关,各省、市、自治区,都有这样一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

全党必须“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大旗,彻底揭露那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所谓‘学术权威’的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彻底批判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夺取在这些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同时批判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清洗这些人,有些则要调动他们的职务。”

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信用,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

斗争是由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挑动起来的。但是,历史的规律,并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他们搬起石头打了自己的脚。

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一个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象旭日那样,兴起在中国大陆上,震动了大地。

非常强大的无产阶级政治力量,推出一个非常强大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运动。而毫无疑问,这个强大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将加速我们的历史进程,并将为国际的无产阶级革命斗争开辟一个新纪元。

当前发展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四十年代在革命根据地中,关于文艺问题大论战的继续和发展,是当时思想大论战、政治大论战在新的历史阶段上的继续和发展,是这些大论战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和发展。

毛泽东同志充分注意了整个苏联历史的经验,在他的一系列伟大著作和指示中,在他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实践中,正确地解决了这一系列问题。这是一个最重要的标志,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一个崭新的阶段。在二十世纪初叶,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列宁主义的阶段。现时代,又发展到了毛泽东思想的阶段。

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列宁和斯大林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解决了帝国主义时代无产阶级革命的一系列的问题,解决了在一个国家内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实践问题,毛泽东同志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解决了当代无产阶级革命的一系列的问题,解决了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进行革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这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三个伟大的里程碑。

我们要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活学活用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和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系列文件和指示,结合一年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实践经验,提高我们的斗争水平,集中力量批判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万岁!

在毛泽东思想旗帜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

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我们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革命交响音乐《沙家浜》从旧营垒中杀出来了! 陈汝棠

命交响音乐《沙家浜》从旧营垒中杀出来了! 陈汝棠同志在首都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发表二十五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1967.05.24)

革命的战友们:

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入向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发动总攻击的关键时刻,在纪念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二十五周年的时候,回顾十几年来文艺战线惊心动魄的阶级斗争,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取得了伟大胜利,在文化革命运动中,结下丰硕的成果,我们就万分激动。我们从心底迸发出一个共同的声音:祝愿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副统帅身体永远健康!

毛主席教导我们:“世界上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着夺取政权,巩固政权。而反革命的拚死同革命势力斗争,也完全是为着维持他们的政权。”毛主席又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及其干将陆定一、周扬、夏衍、林默涵之流,长期以来疯狂地诋毁毛主席的《讲话》这篇杰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光辉文献,拒不执行毛主席的文艺路线,公开地与帝国主义修正主义的反动文化相联合,在文艺领域内,抹煞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抹煞无产阶级专政和资产阶级专政的区别,为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实现资本主义复辟做舆论准备。旧中央乐团在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把持下最流行的是美国、英国、意大利的乐队怎么样,苏联、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家的乐队怎么样,我们就怎么做,这就充分证明周扬之流要把文艺界及旧中央乐团变成资本主义复辟的基地。他们不执行毛主席为工农兵服务的文艺路线,不歌颂工农兵,却让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洋人、“死人”充斥舞台,甚至堕落到排练德国法西斯头子希特勒的音乐部长里却·斯特劳斯的反动作品。周扬之流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气焰达到了何等嚣张的程度!他们还恶毒地说:“要想农民听懂交响音乐,必须等农民提高二十年。”我团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李凌疯狂地叫嚣,要带中央乐团为反动的资产阶级文艺“杀出一条血路来”,妄图与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作垂死的顽抗。

一九六四年一月,江青同志带着毛主席的关怀与温暖,高举毛泽东思想的火炬来到了中央乐团,点燃了交响音乐革命的烈火。她向我们大声疾呼:“不能跟着‘洋人’去死,一定要走自己的路”。并向我们发出战斗号召:“创造无产阶级的交响乐,创造工农兵的交响乐。”我们遵照江青同志的指示,认识到交响音乐革命化必须沿着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所开辟的无产阶级文艺的航道,披荆斩棘奋勇前进,坚持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江青同志通过调查研究向同志们建议,把革命现代京剧《沙家浜》加工移植成交响音乐。在毛主席和党中央的亲切关怀下,江青同志亲自在中央乐团播下的无产阶级交响音乐的革命火种,在每个同志的心中燃烧。我们决心彻底与“洋人”“死人”决裂,起来革命,起来造反,向资产阶级文艺的顽固堡垒发动了进攻。开始了交响音乐《沙家浜》的改编创作工作。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周扬之流,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打击、破坏交响音乐的革命,在演员、抄谱等方面进行刁难,千方百计地威胁演员说:“唱京剧会唱坏嗓子”,“不注意唱法,唱坏了嗓子可得由自己负责”……等等。他们还拿出一堆洋框框来反对加入民族乐器,反对加入朗诵、解说,反对演员按人物性格、阶级地位化装表演……。想把反映人民战争阶级斗争的交响音乐《沙家浜》变成资产阶级的“纯音乐”。他们还故意搞一些“专题音乐会”,“合唱音乐会”拚命干扰《沙家浜》的创作、排演力量,用心何其毒也!但是,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必然战胜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新生的革命力量必将战胜反动腐朽的东西,这是阶级斗争的客观规律。在毛泽东思想光辉照耀下,革命的交响音乐从旧营垒中杀出来了!交响音乐《沙家浜》奏起了中国人民革命的壮丽颂歌!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闪耀着毛泽东思想光辉的工农兵英雄形象,一跃登上交响音乐的舞台,把被颠倒了的历史又颠倒过来。把长期统治舞台的老爷、太太、少爷、小姐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交响音乐《沙家浜》的诞生,是对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有力的批判,是对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沉重的打击,她开创了无产阶级交响音乐的新纪元,她开拓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音乐的道路。这是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伟大胜利,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在这场交响音乐的改革中,江青同志作出了特殊的贡献。

通过这场你死我活的、惊心动魄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条道路的斗争,我们深深的体会到,必须把《讲话》作为座右铭,坚定地沿着毛主席指引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大方向奋勇前进。我们要大演特演革命样板戏,就必须把我团办成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要演革命音乐,必须做革命人,做毛主席的文艺战士。要象毛主席在二十五年前所教导的那样,改造世界观,把立足点移过来,“移到工农兵这方面来,移到无产阶级这方面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真正为工农兵的文艺,真正无产阶级的文艺。”我们一定遵循毛主席的教导,杀出去,到工农兵中去,到火热的阶级斗争中去,“做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在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指引下创作出更多象交响音乐《沙家浜》那样的优秀文艺作品,把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所盘踞的每一个资产阶级文艺“堡垒”连根挖掉,让闪烁着毛泽东思想光辉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文艺去占领所有的舞台,标社会主义之新,立无产阶级之异,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大喊大叫,为历史的主人工农兵大喊大叫,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大喊大叫。让国内、外一切反动派与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在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大喊大叫声中发抖吧!

《沙家浜》的诞生最最有力地证明了毛主席二十五年前《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所提出的革命文艺路线的英明、正确。让我们高呼:

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胜利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让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统帅文艺大军 金敬迈

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统帅文艺大军 金敬迈同志在首都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发表二十五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1967.05.24)

革命的同志们!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们:

首先让我们敬祝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敬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毛主席的划时代的光辉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二十五周年了。二十五年前,毛主席在《讲话》中制定的一整套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为什么在解放后的十几年中,非但没有得到贯彻执行,反而被歪曲篡改了呢?不为别的,因为我们的队伍当中混进了“鬼”!因为有一条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专了我们的政。“鬼”在哪里?黑线的总头头是谁?这次由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才把这个盖子彻底揭开,把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文艺界黑线的总头头这个“鬼”揪了出来!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我们一定要乘胜追击,彻底铲除这条文艺黑线,挖掉这条文艺黑线的根子,批臭这个中国的赫鲁晓夫在文艺界犯下的罪行,让光焰无际的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来统帅整个文艺大军,让《讲话》一字一句地印在革命文艺工作者的头脑里,贯彻到实际行动中去。

文艺,作为上层建筑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历来都是掌握在剥削阶级手里,用来为巩固他们的反动统治服务。是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在《讲话》里第一个最鲜明地提出:“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讲话》具有最最鲜明的阶级性。《讲话》从无产阶级的长远利益出发,从根本上解决了文艺为什么人的一系列问题。我们以为,对于文艺工作者本身来说,要解决为什么人的问题,必须解决自己做什么人的问题。毛主席号召我们“做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呆在大城市里,整天抱着“洋、名、古”不放,是不能成为无产阶级的“牛”的。必须遵照毛主席的教导: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彻底地改造世界观,把立足点移过来,移到无产阶级这方面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无限忠于毛主席文艺路线的革命战士。

要想把立足点移过来,必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要创作出为工农兵的文艺,仍然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否则,文艺工作者原来的灵魂就不能被触动。我在深入连队的问题上,犹豫过,走过不少弯路。在连队里,事事都能触及我的灵魂。有一次,班里有两个战士同时感冒了。那天晚上下了雪,很冷,我睡了好半天,两只脚还是冰凉的,冷得睡不着。指导员来查铺时,把他的大衣盖在其中一个有病的战士身上。按说,盖上一件大衣,这个战士暖和一些,也舒服一些了。可他反而翻来复去地睡不着。直到他悄悄地起来,把大衣盖在另一个生病的战友身上,他才安安稳稳地睡着了。为什么呢?因为他是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战士,他真正做到了关心他人比关心自己为重。立足点不同,冷和暖,舒服与不舒服的概念是不相同的。在他心目中,只有让战友暖和,他身上才感到暖和;只有让战友舒服,他心里才感到舒服。睡在这个战士旁边,我觉得我的灵魂被触动了,我更深刻地认识了我们的战士,也更清楚地看见了我自己。

我们的时代,是毛泽东思想深入人心,“老三篇”在工农兵思想中大放光彩的时代。到处都有伟大毛泽东思想哺育出来的最高尚、最纯粹、最有道德、最脱离低级趣味、最有益于人民的工农兵英雄。问题是,你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你必须把立足点移过来,必须来一番彻底的思想改造。否则,就不能理解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共产主义新人。

可是,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他指使下的周扬一伙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却篡改《讲话》,攻击《讲话》,千方百计地把文艺工作者捆在“名利”二字上,关在大城市里,不让你到工农兵群众中去,使我们的立足点永远也无法移到无产阶级这方面来。中国的赫鲁晓夫公开说“可以坐着汽车下乡”,“吃饭、睡觉都可以在汽车上。”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也说两句到工农兵群众中去,但不是去向工农兵学习,不是去改造思想,为的是什么“在广大群众的革命斗争中来锻炼、发展自己的个性和特点”。够了!要是照他的办法办,我们立足点什么时候才能移到工农兵这方面来?要是照他的这条路走下去,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被篡改了,文艺工作者烂了,观众、读者中毒了,他的资本主义复辟的美梦也就成了。

不行!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这个白日梦,永远也不能让他做成。

是时候了!是彻底挖掉这条文艺黑线的时候了!文艺工作者不宣传伟大的毛泽东思想,而为资本主义复辟制造舆论,党还要这支文艺队伍干什么!?文艺工作者不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不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党要这支文艺队伍干什么!?彻底打垮这条文艺黑线!把它打翻在地,永世不得翻身!而代之以光焰无际的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

我们对创立真正无产阶级的新文艺,真正为工农兵的文艺,充满了胜利的信心。通过二十五年的斗争,《讲话》更显示了它的无比伟大。我们只要坚决按照《讲话》所指示的方向前进,坚决地按《讲话》去做,就一定无往不胜。

我们对创立真正无产阶级的文艺,充满了自豪的感情。因为走在我们队伍前边的,有一位最忠实执行《讲话》、最坚决和文艺黑线作斗争的先锋战士江青同志。江青同志多次嘱咐我们,叫我们在文章中,发言里不要提到她。可是我们不能不讲。

“乌云压城城欲摧”呵,在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周扬一伙气焰万丈的时刻,是谁领导文艺战线上的革命左派为真正的无产阶级文艺杀开了一个突破口?是谁在荆棘丛生的荒原上开拓出一块怒放着八朵鲜花的无产阶级文艺阵地?是江青同志!革命样板戏的出现,是毛主席文艺路线的胜利,是《讲话》的胜利!它生动地告诉我们:只要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就能创造出前所未有的、光辉无比的真正的无产阶级文艺来。它使“资”、“封”、“修”搞了几百年、几千年的文艺,黯然失色!封建文化早已没落了,资本主义文化已经腐朽了,修正主义的货色也为世界革命人民所唾弃。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正象一轮红太阳从东方升起,它的灿烂无比的光辉,照亮了世界革命文艺的前进道路,正推动世界革命人民走向胜利!

我们一定要把《讲话》当作座右铭来学,学一辈子,用一辈子。在纪念《讲话》发表二十五周年的今天,让我们同声高呼: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万岁!

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

打倒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彻底批判周扬一伙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路线!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伟大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