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战线上的一个大革命

(1964.07.01)

(《红旗》杂志第十二期社论)

京剧改革是一件大事情。它不仅是一个文化革命,而且是一个社会革命。以这次在北京举行的京剧革命的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为开端的京剧改革,以及随着而来的戏剧、曲艺、电影、文学、音乐、舞蹈、美术等文学艺术各方面的进一步革命化,是我国文化思想领域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这次观摩演出大会,演出了许多革命的现代戏。这些戏的思想内容一般都是好的,其中有些是很好的,塑造了许多光辉的英雄人物形象,表演艺术也有一些新的创造,发挥了京剧艺术的特长。为了演好革命的现代戏,有些演员在深入工农兵群众方面,还作出了很大的努力,有不少人正准备深入到工农兵群众中去。这一切表明,在毛泽东文艺思想的光辉照耀下,革命的京剧现代戏在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来教育和影响观众方面,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我们应当为京剧界的成就而向他们祝贺。

早在一九四二年,毛泽东同志就已经指出,文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①。为工农兵服务,这是我们坚定不移的方向。社会主义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就是要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为消灭剥削阶级及其思想影响而斗争。在文艺领域中,戏剧是特别具有群众性的艺术形式之一;京剧是有着广大的爱好者和观众的。因此,同其他各种文艺形式一样,京剧用什么样的思想来教育群众,用什么样的感情来影响群众,是一个具有原则意义的大问题。

社会主义制度,比之历史上一切剥削制度,有着无比的优越性。社会主义社会废除生产资料私有制,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成了国家的主人。但是,社会主义社会还是一个有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社会。在从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里,还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两个阶级的斗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两条道路的斗争。历史的总规律是无产阶级终将战胜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终将战胜资本主义,并进入共产主义;但是,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阶级斗争是有起伏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是存在的。资本主义复辟可以采取暴力的形式或者“和平演变”的形式,也可以是两种形式互相结合。帝国主义和地主、资产阶级不仅使用暴力,而且往往企图用“糖衣炮弹”的政策,企图通过修正主义,潜移默化地使社会主义逐渐蜕变为资本主义。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又总是千方百计地同无产阶级争夺思想阵地,以便散播反动的政治思想影响和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来毒害和溶化共产党人、无产阶级和其他革命人民,从思想上为反革命复辟准备条件,开辟道路。

这是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

在这场斗争中,文艺是一个重要的争夺点;作为文艺的重要部门之一的戏剧也不例外。从以赫鲁晓夫为代表的现代修正主义的文艺,包括他们的戏剧中,我们已经看到,他们大肆散播资产阶级的人性论、人道主义、和平主义等等,竭力反对革命,攻击无产阶级专政,丑化社会主义制度;他们贩卖美帝国主义腐朽没落的“新奇”艺术,宣扬美国生活方式,用形形色色颓废下流反动的东西,去毒害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年一代,使其思想堕落,意志消沉,道德败坏。现代修正主义的文艺,是磨灭和腐蚀人民群众革命意志的文艺,是适应帝国主义需要,为帝国主义“和平演变”政策效劳,为资本主义复辟效劳的文艺。

所以,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文艺是什么阶级的思想阵地,宣传什么样的思想,不仅关系到文艺本身是否具有革命性的问题,关系到文艺有没有发展前途的问题,而且更关系到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基础能不能巩固,能不能发展,会不会变质的问题。如果我们社会主义社会的文艺,不是去宣传无产阶级思想,不是热情地表现工农兵的革命精神,表现新时代英雄人物的崇高品质,而是去散播资本主义、封建主义思想,那么,它不但不成其为社会主义文艺,而且由于它所传播的反动腐朽的思想,对人民群众特别是我们的下一代,有着极大的腐蚀作用,而不能不有利于资本主义势力和封建势力。毫无疑问,这种离开社会主义、反对社会主义的文艺,是我们绝对不能容许的。

随着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政治思想领域中的社会主义革命,有必要进一步深入进行。作为上层建筑组成部分之一的戏剧,也有必要相适应地把兴无产阶级思想,灭资产阶级思想,宣传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直接为社会主义服务作为自己的首要职责。这就要求京剧艺术,必须根据推陈出新的方针加以改革。什么叫推陈出新?这就是推资本主义、封建主义之陈,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之新。不仅要有适合社会主义时代的新内容,而且要有适合社会主义时代的新形式。表现现代斗争生活的、革命的、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有新创造的现代戏,在京剧舞台上应当占主要的位置,在其他剧种的舞台上也应当占主要的位置。只有这样,我们的戏剧舞台这个重要的思想阵地,才能真正成为无产阶级的思想阵地。

时代前进了,文艺的内容必须随着改变。不能设想,为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所统治的舞台,也能够为“兴无灭资”的斗争任务服务。即使在某些传统剧目中,有不同程度的进步思想,但是,它们也远不能满足劳动群众的要求,远不能对人民进行社会主义的思想教育。至于那些包含着封建糟粕的坏戏,则更是有害无益,而必须坚决抛弃。前一个时期,有人提倡在戏曲舞台上大演鬼戏,提倡牛鬼蛇神,还提出所谓“有鬼无害论”,为传播封建迷信的鬼戏做辩护,这是十分有害的,是资产阶级和封建势力向社会主义进攻在文艺领域中的反映。它大大不利于提高人民的政治觉悟,不利于社会主义制度的巩固和发展。散播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思想的文艺,决不能为无产阶级的政治服务,决不能为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服务,而只会对它起阻碍和破坏的作用。

这里,我们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两个阶级的斗争中,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两条道路的斗争中,我们的文学艺术究竟是站在哪一边?是反映工人阶级和贫农、下中农的思想感情呢,还是反映资本主义势力和封建势力的思想感情?是为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士兵服务呢,还是为少数剥削阶级分子服务?是执行毛泽东同志早就提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艺路线呢,还是搞现代修正主义那一套?应当指出,在我国文艺战线上,有的同志真正解决了这个问题,而有的同志却没有解决或者没有完全解决。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已经有了十五年的历史,我国劳动人民在各条战线上创造了历史的奇迹。而有些文艺工作者却对此熟视无睹,缺乏热情,根本不愿意或者没有很好地去歌颂、去反映这个斗争。相反地,他们迷恋于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文化,还是躲在“象牙之塔”里,死也不肯深入到工农兵群众中去,深入到火热的斗争中去,他们的灵魂深处还是一个资产阶级的王国,他们不断顽强地表现自己,企图用自己的世界观来改造世界。其中极少数人已经开始糜烂,已经蜕化变质。也有些人原来就是站在剥削阶级方面的。这种情况,是不能容忍,必须加以改变的。

随着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进展,革命的群众文化运动已经兴起来了。他们迫切需要革命的戏剧,革命的歌曲,革命的舞蹈,革命的电影,革命的诗歌,革命的小说,革命的美术。在这些方面,广大的工农兵群众,已经开始动手干起来了。广大的人民群众,正用革命的文艺去摧毁反动的文艺。面对着这种情况,我们的文艺工作者应当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有的同志开始深入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同人民群众一起进行文化革命。这样,他们就面目一新,生气勃勃,用文艺武器去反映社会主义的斗争生活,为社会主义服务,因而也得到了群众的欢迎;他们在夺取社会主义的思想阵地方面,贡献出自己的力量。这次京剧革命的现代戏观摩演出中,有些受到广大观众欢迎的演员,就证明了这一点。但是,不能不指出,在整个文艺队伍中,不少人还没有这样做。对于这样一个革命的群众文化运动,有的人采取按兵不动的态度,甚至有的人采取抗拒的态度。因此,我们要大喝一声:必须坚决执行毛泽东同志的文艺方针,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用文艺这个武器,兴无产阶级思想,灭资产阶级思想,扩展社会主义的思想阵地,摧毁资本主义的思想阵地,这是在我国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的一件头等重要的任务。

文学艺术要革命化,最重要、最关键的问题,是文学艺术工作者本身的革命化。毛泽东同志教导我们说:“革命的文学家艺术家,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必须到群众中去,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②。这是我们一切文艺工作者走向革命化的根本途径。

革命的文艺家,首先应当是一个革命战士。如果不到工农兵群众中去,不到火热的斗争中去,认真地锻炼自己,改造自己,就不可能有革命的精神,革命的感情,对于反映革命的生活就会缺乏热情,对于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世界革命人民服务,就会漠不关心,而不能把它当作切身的事业。

毛泽东同志说:“作为观念形态的文艺作品,都是一定的社会生活在人类头脑中的反映的产物。革命的文艺,则是人民生活在革命作家头脑中的反映的产物。人民生活中本来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这是自然形态的东西,是粗糙的东西,但也是最生动、最丰富、最基本的东西;在这点上说,它们使一切文学艺术相形见绌,它们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这是唯一的源泉,因为只能有这样的源泉,此外不能有第二个源泉。”③很明显的,只有在工农兵群众的斗争中,经过磨炼,才能在创作上和艺术上获得突飞猛进,才能用文艺武器教育和鼓舞千百万群众,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各条战线上,更加奋勇前进。

在这个文化革命的运动中,京剧开始演革命的现代戏,这是一个极为可喜的现象。有人说,演现代戏就是京剧艺术的枯萎和死亡。事实恰恰相反,由于京剧的开始革命化、群众化,革命的京剧现代戏不仅得到文艺界的赞赏,而且受到各方面群众的欢迎,不仅京剧的老观众喜爱看革命的京剧现代戏,而且过去不常看京剧的人们,也成了革命的京剧现代戏的积极观众。这样,演革命的现代戏,就使京剧艺术获得了新的生命力,开拓了新的广阔的前途。当然,任何优秀的艺术,都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革命的京剧现代戏也是这样。我们不能苛求它一下子臻于完美,也不应当因为有些剧目一时还比较粗糙,或者有些小缺点而轻易放弃。对于那些有正确的政治方向和革命的思想内容的剧目,我们应当以锲而不舍的毅力,在不断实践中,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反复进行修改,使它逐渐成熟,逐步改进,逐步提高,日趋完美。至于那些内容好、表演好的优秀剧目,更需要加以推广,并以精益求精的精神,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

社会主义的文化革命,是一个艰巨的、长期的、伟大的任务。各地党的组织和文艺领导部门,必须十分重视这一工作,认真加以领导,推动这个革命运动健康地向前发展,以便在思想意识领域里,有计划、有步骤地彻底打败和消灭资本主义势力和封建势力,更好地发挥社会主义文艺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三大革命运动中的巨大作用。

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一九五三年版,第八五九、八六五页。

②③《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八六二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