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的“招魂曲”

齐欣 (1976.07.13)

去年,邓小平一面破口大骂革命样板戏,一面悻悻然地跳出来替封、资、修的老戏抱不平:“老戏演了那么多年,革命还不是成功了?”这番话,是邓小平十几年前发明的封、资、修的老戏“无害”论的翻版,它与刘少奇说的“宣传封建不怕,几千年了,我们不是胜利了”,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妙就妙在他为了说明封、资、修老戏的“无害”,甚而“有益”,竟然拿民主革命的成功来作反证。邓小平这套论证术真是拙劣得令人失笑。难道作为封建买办文化一部分的老戏不是对革命的反动?革命的过程不就包括对老戏的批判与扫除?历史的进程,现实的斗争使人们越发清楚:不是老戏对革命“无害”,而是革命越深入,封、资、修老戏就越有扫除的必要。邓小平为了保护这些老戏,不惜篡改历史,颠倒黑白,真是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

很显然,邓小平这副无赖的腔调,矛头是对着毛主席提出的无产阶级文艺路线和文艺革命的方向的。他要把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把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的根本任务,统统扭它一百八十度,把“演了那么多年”的老戏继续演下去。

鲁迅说过,“‘发思古之幽情’,往往为了现在。”邓小平如此起劲地为那些封、资、修老戏鸣冤叫屈,确是“为了现在”。“现在”,是文化大革命凯歌入云的“现在”,是革命样板戏和在它带动下涌现的革命新戏取代了老戏的“现在”。对于这个“现在”邓小平恨得要命。他重新抬出老戏“无害”论,就是为了否定这个“现在”,改变这个“现在”。让封、资、修黑货卷土重来,把舞台上的工农兵英雄形象赶下去。邓小平的这番话,活象是一支招魂曲:老戏呀,你回来吧,回来吧!他对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刻骨之恨,对封、资、修文艺的醉心之爱,尽在此首招魂曲中了。

邓小平此人,文化大革命前,他对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旧戏不知唱了多少赞美诗。文化大革命批了他这一套,他怎能甘心?一有时机,就要翻这个案。他去年为那些老戏鸣冤叫屈的那番话,其实是为他和刘少奇在十七年合伙推行的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翻案。恰如鲁迅所说,“辩护古人,也就是辩护自己。”

顽固地保护封、资、修黑货,疯狂地反对文艺革命,把文艺舞台重新变为复辟资本主义的舆论阵地——这就是邓小平那支招魂曲的主题。然面,邓小平的算盘未免拨得太如意了。君不见,文艺革命如江河流行,无法遏止。那些封、资、修的老戏,已经如此腐朽,靠哼哼招魂曲就能复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