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塑造同走资派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

更坚 (1976.05.24)

(中国京剧团 更坚)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经历了十年的峥嵘岁月。这十年,是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同党内走资派激烈斗争并取得伟大胜利的十年。文化大革命以来,特别是批判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开展以来,广大革命文艺工作者热情歌颂文化大革命,积极反映无产阶级同走资派的斗争,创作并演出了一批好的和比较好的作品。

塑造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是时代的要求,革命的要求,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迫切需要,是无产阶级文艺的光荣的历史使命。这是一项十分重要的政治任务,对于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塑造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是由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对象、任务和前途所决定的。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主要危险是修正主义,革命的对象是资产阶级,重点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毛主席最近教导我们说:“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由于社会主义时期是衰亡着的资本主义与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还存在着产生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土壤及条件,因此,总会在党内出现走资派,“走资派还在走”的现象将长期存在。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同走资派作斗争,是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无产阶级的长期战斗任务。

无产阶级所从事的伟大革命斗争,迫切要求无产阶级文艺加以反映。毛主席说:“文化革命是在观念形态上反映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并为它们服务的。”在无产阶级同党内走资派的斗争中,运用文艺武器努力反映这种斗争,塑造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紧密配合现实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进一步发挥无产阶级文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作用,鼓舞广大群众同心同德地从事揭露和批判党内走资派的伟大斗争,是摆在革命文艺工作者面前的光荣而艰巨的战斗任务。在这方面,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创造了宝贵的经验。在革命样板戏的带动下,无产阶级的电影和文学创作已经出现了《春苗》、《决裂》、《序曲》等优秀作品,塑造了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的光辉形象,受到了广大工农兵群众的热烈欢迎,然而,却遭到以邓小平为头子的党内外资产阶级的疯狂反对。邓小平攻击电影《春苗》是“极左”,恰恰说明这样的作品打中了走资派的要害。走资派越是反对,我们越是要针锋相对,进一步努力塑造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深刻揭示社会主义历史阶段阶级斗争的长期性、尖锐性和复杂性,教育群众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努力作战。

努力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塑造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时,必须牢固树立“根本任务”的思想,做到满腔热情、千方百计,以深刻揭示无产阶级必然胜利和资产阶级必然灭亡的历史总趋势。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代表必将灭亡的资本主义势力,逆历史潮流而动,大搞复辟倒退,必然不得人心,孤立得很。广大工农兵、革命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即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民大众,是要革命的,他们不喜欢搞修正主义的大人物压他们。邓小平大刮右倾翻案风,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算文化大革命的帐,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这再次证明:“世界是在进步的,前途是光明的,这个历史的总趋势任何人也改变不了。”这是不依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因此,在我们描写无产阶级同走资派作斗争时,一定要把无产阶级的英雄典型作为中心人物来写,必须调动一切艺术手段突出他们的光辉形象,表现他们紧紧依靠群众,依靠党,具有不可战胜的力量。通过描写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战胜党内走资派的具体过程,体现出历史发展的总趋势。走资派只能处于陪衬地位,以形成“阶级典型的对比”,体现文艺舞台上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不能喧宾夺主,以邪压正,把走资派写得过于嚣张,让他们占据文艺舞台或作品的中心。也不能平分秋色,“一半对一半”。当然,也不要把走资派搞成脸谱化,搞噱头,哗众取宠,把严肃的政治斗争庸俗化。

塑造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必须突出地表现英雄人物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和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区分正确路线与错误路线的能力。阶级斗争的现实告诉我们,社会主义历史时期,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同走资派之间的斗争,是极为复杂的。因为走资派混在共产党内,掌握了一部分权力,他们在向无产阶级进攻时打出各种各样的旗号,采用多种多样的手法,有时公开打出黑旗,有时打着红旗反红旗,有时赤膊于阵前,有时策划于密室。列宁指出:“机会主义可以用各种学说的术语,也包括马克思主义的术语来表达。”(《英国关于自由派工人政策的争论》,《列宁全集》第18卷第357页)邓小平推行他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抛出“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就是采用这种手法,兜售修正主义货色,妄图达到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但是,不管走资派玩弄什么花招,施展什么伎俩,进行多么巧妙的伪装,他们的反马克思主义的狐狸尾巴是一定要暴露出来的,他们的丑恶嘴脸终究会被掌握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所识破。社会主义文艺创作中要突出表现无产阶级英雄人物“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精神,表现他们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敏锐洞察力,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无产阶级文艺的教育作用。

塑造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必须突出地表现他们大无畏的反潮流精神。在现实生活中,无产阶级同走资派的矛盾和斗争是十分尖锐的,有时是很激烈的。由于党内走资派是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进行较量、搞资本主义复辟的主要力量,他们混进了无产阶级专政机构内部,窃取了党和国家的一部分权力,所以,他们搞起复辟来,比党外资产阶级还厉害。林彪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邓小平声嘶力竭地叫嚷要“全面整顿”,都说明了这一点。然而,“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事关路线,事关大局,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就要出以公心,不怕撤职,不怕开除党籍,不怕坐牢,不怕杀头,不怕离婚,敢于反潮流。在同刘少奇、林彪、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斗争中,涌现了许许多多敢于反潮流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我们塑造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应该把英雄人物放在同走资派斗争的风口浪尖上,紧紧围绕英雄人物来安排、组织矛盾,深刻地揭示矛盾,充分地激化矛盾,在尖锐激烈的矛盾冲突中,酣畅淋漓地展现无产阶级先锋战士反潮流的英雄本色。

要塑造好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我们就要努力运用革命的现实主义与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刻画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使英雄人物既具有无产阶级的共性,又具有鲜明的个性,在艺术上要精雕细刻,精益求精,努力达到革命的政治内容与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这就要求我们努力学习和运用革命样板戏的一系列宝贵的创作经验,深入批判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文艺思想。邓小平恶毒攻击革命样板戏,社会上也冒出了攻击样板戏创作经验的奇谈怪论,什么“紧箍咒”、“创作精神被束缚住了”,什么根本任务提法“欠妥当”、“不科学”,什么无产阶级英雄人物高大完美“不大符合辩证唯物主义”等等,不一而足。这说明了文艺领域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是很激烈的。十几年来文艺革命的实践使我们体会到,只有坚持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坚持学习和运用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批判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种种谬论,才能不断取得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新胜利,才能塑造好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

塑造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是发展党的文艺事业的需要。因此,必须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充分发动群众,实行党的领导、专业创作人员与群众的三结合,实行党的民主集中制,不论是在创作思想方面,还是组织路线方面、工作作风方面,都要坚持无产阶级文艺的党性原则,反对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努力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当前特别要认认真真学好毛主席关于文化大革命和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一系列重要指示,认清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主要矛盾,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对象、任务和前途。同时要求创作人员必须积极投身于无产阶级和革命群众同党内走资派斗争的火热斗争生活中去,“观察、体验、研究、分析一切人,一切阶级,一切群众,一切生动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式,一切文学和艺术的原始材料,然后才有可能进入创作过程。”

“不斗争就不能进步。”阶级斗争的现实告诉我们,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每前进一步,都必须经过斗争。塑造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也决不会风平浪静的,必然会遇到以走资派为代表的党内外资产阶级的阻挠、反对、干扰和破坏。但是,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前进步伐是不可阻挡的。让我们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深入批判邓小平,坚持文艺革命,努力塑造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