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革命的胜利是同走资派斗出来的

任犊 (1976.05.24)

经过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短兵相接的生死搏斗,无产阶级文艺革命奏出了响彻云天的凯歌。革命样板戏披着战斗的硝烟,把红旗插上文艺舞台。工农兵英雄人物迈着雄壮的步伐,占领了文艺阵地。十年前还是毒草丛生、群魔乱舞的文艺领域,现在莺歌燕舞,春色满园。这是实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讲话》)的胜利成果,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

胜利的成果来之不易。文艺革命从一开始就受到社会上地主资产阶级的敌视,更受到党内走资派的反对和破坏。走资派利用他们窃取的部分权力,千方百计扼杀文艺革命。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大刮右倾翻案风,也把文艺革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文艺革命每前进一步,都不可避免地要同走资派作尖锐的斗争。文艺革命的胜利,就是同走资派斗出来的。

斗争的历史告诉我们:党内走资派是文艺革命最顽固的反对派。我们都不会忘记,早在一九六四年,当革命现代京剧的幼芽刚刚冲开封、资、修的禁锢破土而出时,刘少奇就恶毒攻击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去改造它(京剧),不如话剧多搞一些”;邓小平也大放厥词,说什么“戏剧改革我双手赞成,但我就是不爱听”。邓小平这句话,赤裸裸地暴露出他反对文艺革命的反动立场。革命的文艺,邓小平“不爱”,也不可能爱。他爱的是什么呢?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东西。他声嘶力竭地叫嚷“要表现帝王将相的智慧”,下令“找人从三皇五帝编起”,“编他三百六十本,一天演一本”,妄图让地主资产阶级永远霸占舞台。刘少奇、邓小平带头刮起阴风,整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倾巢出动。党内走资派层层设防,步步为营,明枪暗箭,对文艺革命进行百般压制和刁难。他们明目张胆地对抗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丧心病狂地攻击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对文艺革命的领导,甚至不择手段地对革命文艺战士进行迫害。革命样板戏的创作过程,就是同党内走资派在政治上和艺术上进行斗争的过程。党内走资派的丑恶表演使我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文艺革命的主要阻力,就来自这些党内走资派。

党内走资派为什么如此疯狂地反对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这决不是偶然的,而是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规律的反映。

毛主席在《讲话》中指出:“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文艺领域的斗争,历来是政治领域里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反映。新中国成立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成了国家的主人。毛主席率领我们在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在政治战线、经济战线和思想战线深入开展社会主义革命,不断向资产阶级进攻,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但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文化领域是剥削阶级惨淡经营千百年的世袭领地。剥削阶级在失去生产资料后,更是拚命把持着这个地盘,凭借传统的优势负隅顽抗。文化大革命前,刘少奇一伙窃取了文艺界的领导权,疯狂推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路线,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实行资产阶级专政,把文艺阵地变成复辟资本主义的桥头堡。因此,在社会主义中国,竟出现了“许多共产党人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热心提倡社会主义的艺术”这种“咄咄怪事”。党内走资派名曰“共产党人”,却不为工农兵服务,而为一小撮剥削阶级服务。他们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放手让一切牛鬼蛇神出笼,把文艺界搞得乌烟瘴气,目的就是为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制造舆论。为了引诱和拉拢文艺工作者跟着修正主义路线跑,他们肆无忌惮地强化和扩大资产阶级法权,搞“三名”“三高”,按照“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信条,用金钱、名誉、地位去腐蚀文艺工作者的灵魂。我们如果不从走资派手中夺过领导权,不用马克思主义占领和改造文艺阵地,不搞文艺革命,是不行的。

无产阶级在党的领导下进行文艺革命,是由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现实所决定的,是马克思主义同修正主义斗争、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特别是同党内资产阶级斗争的必然结果,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一项战略措施。无产阶级搞文艺革命,是在意识形态领域里向资产阶级进攻,是为了用革命的舆论粉碎反革命舆论,捣毁“阎王殿”,夺取被资产阶级窃取的领导权。“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同时批判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清洗这些人,有些则要调动他们的职务。”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迅猛兴起,触犯了整个资产阶级司令部的根本利益。党内走资派如大难临头,乱了阵脚,气急败坏。他们使出浑身解数,进行疯狂反扑,妄图保住自己霸占的地盘。刘少奇、林彪和大刮右倾翻案风的邓小平,一个个地跳出来妄图扼杀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激烈的斗争使我们受到深刻教育:进行文艺革命,批判封、资、修,决不仅仅是搞几个戏、几部作品的问题,不仅仅是文艺界的事。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

党内走资派疯狂反对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有其深刻的阶级根源和思想根源。

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根本不同于资产阶级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也不同于以反帝反封建为目标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它是无产阶级在思想文化领域里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的一场深刻的革命,因此,它必然会遭到党内走资派的反对。党内走资派代表的是党内外资产阶级的利益,和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革命人民的利益是根本对立的。他们从来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而是混进无产阶级革命队伍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是党的同路人。他们的世界观,还是一个资产阶级的王国。在社会主义时期,他们就必然会逆历史潮流而动,成为革命的主要对象。从这种立场和世界观出发,他们吹捧和提倡封、资、修的文艺,维护资产阶级文化专制主义,把他们控制的形形色色的协会和刊物,变成一个个水泼不进、针插不入的“独立王国”,变成象匈牙利裴多菲俱乐部那样的团体。也是从这种立场和世界观出发,他们处心积虑地反对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登上舞台,仇视一切革命的文艺,竭力反对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无产阶级文艺革命冲破党内走资派的阻挡蓬勃发展,反映了意识形态领域社会主义革命的重要性和深刻性,也说明了进行文化大革命的必要性和及时性。

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文艺革命的锋芒所向,直指党内走资派,直指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司令部。无产阶级正是从文艺、教育领域,点燃起了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在文艺革命中诞生的革命样板戏,鼓舞和教育着亿万革命人民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奋起同党内走资派进行英勇斗争。革命样板戏以阶级斗争为纲,深刻反映了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人民在毛主席和共产党的领导下夺取政权、巩固政权的斗争生活,热情歌颂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它革命的、战斗的锋芒,指向了刘少奇、林彪、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指向了他们所鼓吹的阶级斗争熄灭论、唯生产力论、天才论、叛徒哲学和孔孟之道。毛主席在《讲话》中指出:“文艺是从属于政治的,但又反转来给予伟大的影响于政治。”革命样板戏在文化大革命中所起到的巨大作用,雄辩地证实了这一伟大真理。文化大革命又推动了文艺革命的深入和发展。因为只有打倒党内走资派,摧毁资产阶级司令部,文艺革命才能胜利发展,才能巩固它的伟大成果,才能为彻底荡涤封、资、修文艺的污泥浊水创造条件。

“不斗争就不能进步。”文艺革命在同党内走资派的斗争中取得了伟大胜利,胜利的成果还要靠同党内走资派的坚持不懈的斗争来保卫、巩因和发展。毛主席最近指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毛主席的重要指示,深刻分析了社会主义时期阶级关系的变化和阶级斗争的特点,提出了资产阶级在共产党内的科学论断,阐明了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是资产阶级,重点是党内走资派。我们经过文艺革命的斗争实践,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锻炼,在同刘少奇、林彪、邓小平的反复较量中,不断加深了对走资派的认识。只要还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存在着产生资产阶级的土壤和条件,走资派还在走将是长期的历史现象。文艺革命要继续深入和不断发展,就仍然要同走资派作不断的斗争。刘少奇反对文艺革命,林彪反对文艺革命,邓小平也反对文艺革命,这不是由于个人的嗜好如何,而是为他们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反对不可。邓小平攻击革命样板戏“一花独放”,诬蔑“现在样板戏都卖不出去票了”,咒骂反映文化大革命的革命影片《春苗》“极左”,妄图否定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这就暴露出他这个资产阶级的总代表和刘少奇、林彪一样,是破坏和反对文艺革命的罪魁祸首,是文艺界右倾翻案风的总风源。正因为文艺革命是文化大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邓小平否定文艺革命的目的,也正是要全盘否定文化大革命,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算文化大革命的帐,以便恢复文化大革命前文艺领域的资产阶级一统天下。我们同邓小平的斗争,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深入。这场斗争,关系着党和国家的命运与前途。

党内走资派的破坏和捣乱,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他们的倒行逆施,无法阻挡文艺革命前进的步伐。“胜利中须保持头脑清醒,征途上处处有阶级斗争”。我们要认真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认真学习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一系列重要指示,集中火力批判邓小平,坚持文艺革命,要保持高度革命警惕,密切注视阶级斗争新动向,时刻准备粉碎党内走资派施展的新阴谋。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正是在和党内走资派斗争的风浪中胜利前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