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邓小平妄图扼杀群众文艺的险恶用心

江天 (1976.05.21)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谁是绚丽多姿的革命文艺的创造者?谁是社会主义文艺的主人?工农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辉煌胜利,迎来了文艺战线“到处莺歌燕舞”、“旧貌变新颜”的大好春光。广大工农兵群众意气风发地登上了社会主义的文坛,打破了千百年来地主资产阶级对文艺的垄断,带来了文艺创作的兴旺和繁荣,带来了革命群众文艺运动蓬勃发展的崭新局面。

工农兵直接掌握文艺武器,登上社会主义文艺舞台,这使党内外资产阶级视若洪水猛兽,惊惶不已。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在由他策划炮制的《关于加快工业发展的若干问题》中,以“整顿企业管理”为名,要把工矿的文艺宣传队“一律撤销”。他又在“整顿农业”的名目下,否定了小勒庄的“十件新事”,妄图以种种罪名“取消”工农兵群众文艺。这是邓小平为了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在文艺领域大刮右倾翻案风的又一罪行。

邓小平一面污蔑革命样板戏是“一花独放”,一面对开遍祖国大地、繁花似锦的革命群众文艺,极端仇视,抡起板斧,大砍大杀,要加以“取消”,这就充分说明,他是要全盘否定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反对社会主义文艺的百花齐放,为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翻案。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蓬勃发展起来的工农兵群众文艺,是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有其十分鲜明的阶级特点和时代特点。分析总结这些特点,可以帮助我们看清邓小平为什么要取消群众文艺的反动目的。

今天的群众文艺,是同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修正主义文艺路线对着干而发展起来的,它打破了地主资产阶级独霸文坛的一统天下,工农兵成为文艺的真正主人。这是一个显著的特点。在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统治下,党内资产阶级为了装潢门面,也曾打出过“培养业余作者”的旗号,以掩饰其反对工农兵群众文艺的本来面目。因此,他们的“培养”,其实是把一些工农兵作者拉进“彼得堡”,用资产阶级的文艺思想和名利思想进行毒害,使其从工农兵的代言人演变为资产阶级的奴仆。而更多的工农兵业余作者和演出活动,则被他们扼杀。文艺黑线的头目们,就是这样软硬兼施,两手并用,“捧杀”和“棒杀”从工农兵中出现的新生力量,借以维护地主资产阶级的这块世袭领地。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斗争,终于使盘根错节的十七年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统治一朝覆灭。一支文艺革命的骨干力量在斗争中锻炼成长;一支浩浩荡荡的工农兵业余文艺队伍不断发展和壮大。他们在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的指引下,在革命样板戏的带动和促进下,占领文坛,改造文坛,成了文坛的真正主人。在昔阳,贫下中农的文艺骨干队伍已发展到二万四千多人,参加各种文艺活动的群众多达十万。小靳庄,这个解放前没有文化的“佃户村”,如今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就创作了诗歌二千多首。为社会主义建设提供工业粮食的阳泉,一支二百五十多人的矿工美术骨干队伍,近年来创作作品已达一万多幅。“画乡”户县,仅一九七三年就创作了多种形式的美术作品四万余件。一九七四年全国美展,工农兵业余作者的作品占百分之五十,为社会主义画廊增添了夺目的光彩。首都北京,九千多个业余文艺宣传队,近四年来自编自演的文艺节目不下十几万个,每年选拔参加“五一”和国庆节日游园活动的节目就有一万多个。《北京文艺》发表的新作品中,工农兵业余作者的作品占了百分之九十。北京人民出版社最近四年出版的业余作者的文学作品,远远超过了文化大革命前十几年出版的群众业余创作的总和。放眼全国,群众文艺的规模是如此宏大,各种艺术形式百花争艳,各种业余文艺宣传队星罗棋布。这是多么壮观,令人为之振奋的情景啊!这样一个工农兵直接掌握文艺的大好形势,这样一种社会主义群众文艺兴旺发展的景象,不仅是过去任何时代都不曾有过,而且是不可能想象的。

工农兵群众占领了文化阵地,取消了地主资产阶级在文坛的霸主地位,作为党内外资产阶级总代表的邓小平怎能不痛心疾首、处心积虑地要对它下毒手,一律加以取消呢!

今天的群众文艺,是同邓小平鼓吹的封、资、修文艺对着干的成果,它以革命样板戏为榜样,沿着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在提高的指导下普及,用社会主义文艺占领城乡思想文化阵地。这是又一个显著的特点。文化大革命前,文艺黑线的魔爪也直接伸进了工矿、农村的业余文化阵地,他们砍杀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革命文艺,把封、资、修的货色,强加给群众。什么“梁祝”呀,什么《外国名歌二百首》呀,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不是也曾在群众文艺活动中泛滥吗?那时,邓小平说过要“取消”吗?不但没有,而且大力提倡,推崇备至。由此可见,邓小平并不是要一般地取消群众文艺,他所要取消的,只是社会主义的群众文艺。

文化大革命以来,广大工农兵业余文艺活动的蓬勃发展,是和革命样板戏的深入普及分不开的。在工厂、农村、连队、学校等各条战线上,成千上万的人民群众学唱革命样板戏,唱英雄,学英雄,用无产阶级思想占领城乡文化阵地。与此同时,他们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广泛开展群众性的业余文艺创作活动,在同资产阶级争夺思想文化阵地的激烈斗争中,发挥了极其重大的作用。以小靳庄来说,文化大革命前,这个大队坏书、坏戏、黄色故事泛滥,一时资本主义邪气上升,集体经济遭到严重破坏。文化大革命以来,大队党支部狠抓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阶级斗争,成立了贫下中农自己的文艺宣传队,学习、普及革命样板戏,自编自演文艺节目,开展诗歌创作活动,夺回了农村的文化阵地,加强了在上层建筑各个领域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这一下,邓小平怎能不气急败坏,暴跳如雷呢?他恶毒攻击说:“小靳庄有什么好”,全盘否定小靳庄的“十件新事”,向小靳庄刮去了一阵十二级的右倾翻案“台风”。

邓小平如此仇视小靳庄的群众文艺活动,倒使人想起电影《春苗》中的杜文杰和钱济仁,他们一见赤脚医生自己要拿起针头为贫下中农服务,就立刻敏感到:“我们脚底下这块地盘都要让人家占去了。”于是施展一切手段,不许田春苗拿针头、背药箱,剥夺她的开处方权,把贫下中农自己办起来的卫生室一律砍掉。邓小平这个资产阶级“还乡团”的总头子,同样敏感到活跃在厂矿、农村的文艺宣传队,是占去了资产阶级脚下的地盘,因此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要把文艺宣传队“一律撤销”,正是集中表现了党内外资产阶级妄图夺回文艺阵地的复辟愿望。

但是,工农兵直接掌握文艺武器,不但是历史的必然,而且已经是现实的存在,是任何人也取消不了的。在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小靳庄贫下中农坚守在社会主义文艺阵地上寸步不让。他们充满战斗激情地唱道:“风吹夜校灯更亮,雨打红旗旗更飘,十件新事花常开,迎风怒放分外娇!”在全国各地,小靳庄这样的典型又何止一个。广大的工农兵业余作者学习革命样板戏,学习革命样板戏中英雄人物的革命斗争精神,用他们劳动的双手,创造社会主义的物质财富,也创造社会主义的精神财富,拿起笔杆,画画、写诗、写小说、写散文、写剧本,以文艺武器投入现实的阶级斗争。首都的工人民兵,在天安门广场粉碎了一小撮阶级敌人制造的反革命政治事件之后,及时创作了大量的革命文艺作品,以革命的舆论去粉碎反革命的舆论。这一生动的事实,更加充分显示出工农兵直接掌握文艺这一革命新生事物的巨大威力。这是任何资产阶级的棍子和板斧永远也砍杀不倒的。

今天的群众文艺,是在同走资派强化和扩大资产阶级法权的斗争中健康成长起来的,是批判资产阶级法权观念的强有力的武器。这是第三个显著的特点。工农兵走进文坛,带着阵阵机油香,浑身泥土味,他们身不离劳动,心不离群众,始终扎根在三大革命运动的土壤中,热烈地歌颂无产阶级的英雄人物。他们自觉地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把什么“一招鲜、吃遍天”,什么“三名三高”统统踩在脚下,堵死了以文艺为阶梯,爬向精神贵族的邪路。他们象大寨文艺宣传队的“铁姑娘”那样,坚持业余的原则,既是文艺活动的骨干,又是抓革命,促生产的闯将。这就戳穿了邓小平在他的全面“整顿”中,诬蔑文艺宣传队“脱产”,不过是作为取消社会主义群众文艺的借口罢了!事实胜于雄辩:小靳庄由于广泛开展群众性的文艺活动,有力地推动了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粮食亩产一九七四年跨过“长江”,一九七五年闯过千斤,真是“诗催禾苗壮,生产大飞跃”。阳泉煤矿是群众业余文艺活动的优秀典型,也是连续七年超额完成国家生产计划的先进单位,正如他们所说:咱们取得的成绩,是在党的基本路线指引下,以阶级斗争为纲,工人们干出来的,工人业余美术创作也起了鼓舞作用。大量生动的事实表明,群众文艺不是妨碍了生产,而是鼓舞了工农兵在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的革命热情,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对生产起到了促进的作用。邓小平要把文艺宣传队“一律撤销”的用心,无非是贩卖阶级斗争熄灭论和唯生产力论,不许工农群众参加上层建筑领域的斗、批、改,妄图把他们当做一个“劳力者”和生产的工具,以便让封、资、修文艺卷土重来,破坏革命,破坏生产,破坏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可是,社会主义群众文艺的百花迎风竞艳,向阳怒放,邓小平的阴谋只能是一枕黄梁罢了。

正如恩格斯指出的:“对一些人是好事的,对另一些人必然是坏事,一个阶级的任何新的解放,必然是对另一个阶级的新的压迫。”(《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第201页)被资产阶级老爷嗤之为“大老粗”、“泥腿子”的工农兵,雄赳赳,气昂昂地迈步登上文坛,彻底改变了文艺领域阶级力量的对比。被他们视作眼中钉的社会主义群众文艺,占领了城乡的文艺阵地,对资产阶级实行了专政。这对那些企图重霸文坛的资产阶级“还乡团”来说,当然是无法忍受的“坏事”。所以,邓小平才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大兴问罪之师,要“一律撤销”群众文艺宣传队。他所要取消的,岂只是文艺宣传队,而且是社会主义文艺的百花,是工农兵作为文艺领域的真正主人的地位,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一句话,是要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这是思想文化战线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之间占领与反占领、复辟与反复辟的尖锐斗争。我们一定要认真学习毛主席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中所作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牢牢掌握斗争大方向,深入批判邓小平,痛击右倾翻案风,使社会主义群众文艺的鲜花开放得更加灿烂。

列宁早就指出:“艺术是属于人民的。它必须在广大劳动群众的底层有其最浓厚的根基。……它必须在群众中间唤起艺术家,并使他们得到发展。”(《列宁论文学与艺术》第2卷第912页)社会主义的群众文艺,是无产阶级文艺不断繁荣发展的希望所在,是前途无量的共产主义文艺的幼芽。让我们为培育社会主义群众文艺的绚丽百花,作出更大的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