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响音乐艺术革命的新胜利

殷炎 (1976.05.19)

在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指引下,继中央乐团的革命交响音乐《沙家浜》之后,上海乐团成功地创作和演出了革命交响音乐《智取威虎山》。作品以磅礴的革命气势、浓郁的民族风格、丰富的交响音乐表现手段,抒豪情,寄壮志,展现了无产阶级英雄人物崇高的精神世界,生动地反映了我国解放战争时期的革命斗争生活。

革命交响音乐《智取威虎山》全曲共有九段:一、《乘胜进军》(合唱及杨子荣独唱);二、《夹皮沟遭劫》(器乐演奏);三、《深山问苦》:1、《只盼深山出太阳》(常宝独唱),2、《管叫山河换新装》(杨子荣独唱及与常宝二重唱);四、《誓把反动派一扫光》(参谋长独唱及合唱);五、《迎来春色换人间》(杨子荣独唱及合唱);六、《发动群众》:1、《这些兵急人难》(无伴奏合唱),2、《自己的队伍来到面前》(合唱);七、《胸有朝阳》(杨子荣独唱);八、《滑雪、战斗》(器乐演奏);九、《胜利会师》(合唱)。这整个九段是吸取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的主要唱腔和器乐音乐,按照交响音乐艺术表现的特点,进行了成功的艺术再创造的结果。

从整个作品的内容和艺术结构看,它以首尾两首合唱作为前导和总结,以表现杨子荣的《管叫山河换新装》、《迎来春色换人间》、《胸有朝阳》三曲为主干,以表现常宝、参谋长、李勇奇的四曲为衬托,以第二段和第八段两首器乐曲发挥用音乐手段表现戏剧情节的发展,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它完全从内容表现的要求出发运用交响音乐形式,打破了传统交响乐及交响合唱的局限,使交响音乐为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服务,为反映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生活服务。

革命交响音乐《智取威虎山》的成就,首先在于它发挥了交响音乐的特点,塑造了无产阶级英雄杨子荣的高大形象。作品中以《乘胜进军》、《管叫山河换新装》、《迎来春色换人间》、《胸有朝阳》四曲,从不同侧面揭示杨子荣的英雄性格。《乘胜进军》一开始,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的音调发展而成的豪迈雄壮的乐队前奏,由前奏导入震撼人心的合唱“向前!向前!向前!”把我们带到了解放战争的年代,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人民子弟兵千军万马奋勇前进的情景。合唱鲜明地概括了产生杨子荣这一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时代背景。在这一曲的后半部,加入杨子荣的独唱“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表现杨子荣坚定不移的革命信心,敢于战胜任何艰难险阻的大无畏精神,最后以雄壮有力的合唱重复独唱的“立下愚公移山志”(西皮快板)而结束。这一曲既刻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集体形象,又表现了杨子荣的英雄性格,两者和谐地结合起来,形成一个统一的音乐形象。它表明:杨子荣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英雄集体中的一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千百万个英雄人物的代表。它通过艺术形象作了这样的提示:无产阶级英雄人物是在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中产生,同时又为人民的利益而英勇战斗,永不止息。这是无产阶级英雄人物同任何剥削阶级英雄人物的根本区别。

《管叫山河换新装》、《迎来春色换人间》、《胸有朝阳》三曲,在原京剧唱腔的基础上,分别运用不同的交响音乐表现手段,揭示了杨子荣英雄性格的不同侧面。如《迎来春色换人间》一曲,在前奏中,圆号奏出了从“气冲霄汉”一句唱腔提炼出来的旋律,刻画出辽阔无垠的林海雪原的意境,弹拨乐器以急促的音型表现骏马飞奔的情景,弦乐器颤弓奏出的上下行音阶进行有如风雪呼啸的声音,这一切集中刻画了杨子荣扬鞭策马奔驰在林海雪原的形象。曲中运用合唱伴唱的形式,生动地表现出杨子荣只身入匪巢、为实现解放全人类的伟大革命理想刀山火海也敢扑上前的英雄气概。这一曲开始时的二黄导板“穿林海,跨雪原”,用合唱来模拟并尾随独唱的歌声,造成声震峡谷、回声缭绕的艺术效果,描绘出一幅丛山叠峦、雄伟险峻的自然景色,衬托出英雄人物无比高大的形象。在独唱唱到“气冲霄汉”时,合唱以音量逐渐加强至最强音的力度变化,唱出一个密集声部的持续和弦,衬托着这一句旋律的结尾,造成雷霆万钧、山河震撼的气势。中间的原板,在杨子荣唱出“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迎来春色换人间”之后,器乐过门引入合唱,是在前两句独唱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舒展宽广的合唱,进一步抒发了英雄的崇高的革命理想。在最后的西皮快板“似尖刀插进威虎山,誓把座山雕埋葬在山涧”这一段落,改用一唱众和的方式,在每句独唱的后半部分都用铿锵有力的合唱、伴唱加以强调,有如英雄和群众此呼彼应,紧密联系。它显示出杨子荣身上寄托着党的嘱托和同志们的希望,显示出他的行动有着战友们的密切配合和群众的有力支援。这正是形成他藐视敌人、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无产阶级英雄气概的力量源泉。三曲深刻地表现了杨子荣强烈的无产阶级爱憎感情,要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以及他机智果敢地战斗在敌人心脏的形象。

通过以上四曲,揭示了杨子荣形象的时代特征和阶级特征,刻画了杨子荣鲜明的英雄性格。由于杨子荣的英雄形象是通过交响音乐艺术表现形式呈现出来的,就具有自己的艺术特色。

革命交响音乐《智取威虎山》的另一成就,是它在作品中塑造了正面人物参谋长、李勇奇、常宝的生动形象。塑造好这几个人物的形象,是为了衬托和突出杨子荣的英雄形象,同时也是为了完整而动人地概括整个事件、表现主题思想的需要。

《誓把反动派一扫光》一曲,塑造了杨子荣的战友和上级领导——参谋长的形象。乐曲开始,参谋长独唱“朔风吹,林涛吼”时,合唱、伴唱部分以连贯明朗的无词和声进行,渲染了风啸林吼、银装素裹的北国风光,烘托出革命干部热爱祖国壮丽河山的感情。当独唱唱到“党中央指引着前进方向”时,合唱以轻柔的声音唱出《东方红》的旋律,刻画参谋长深切想念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心情。在结尾段的“革命的烈焰势不可当”和“誓把那反动派一扫光”的地方,都以强烈果断的合唱加强了声势,表现出他坚决完成党和人民付托重任的毅力和信心。全曲以深远的意境,反映了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一个指挥员那种高瞻远瞩的思想境界。而杨子荣这一英雄人物的成长和他所创造的英雄业绩,正是在这样的指挥员所体现的党的领导和培养之下获得的。常宝的血泪控诉《只盼深山出太阳》,是激发杨子荣强烈的无产阶级爱憎感情的现实基础,是突出杨子荣和劳动人民休戚与共的无产阶级英雄本质一个必要的衬托。在紧接这一曲的杨子荣独唱《管叫山河换新装》的最后,安排了常宝和杨子荣的二重唱。它表现在杨子荣的启发之下,饱受被压迫痛苦的常宝觉悟起来,因而和他一起唱出“从今后,跟着救星共产党,管叫山河换新装”,这是完全合乎逻辑的结果。

塑造李勇奇形象的无伴奏合唱《这些兵急人难》一曲的安排,是一个富有意义的独特创造。无伴奏合唱是充分发挥人声歌唱表现能力的艺术形式,适于作细致入微的内心感情的刻画。因此运用它来表现李勇奇沉思默想的形象,揭示他在人民军队高度阶级友爱的行动感召下而觉醒的内心思想感情的活动,很有感染力。就乐曲本身的艺术表现任务来说,它出色地刻画了李勇奇这一刚强而爱憎分明的工人群众代表经过思想斗争而觉醒的过程。和这一曲紧密相连的领唱及合唱《自己的队伍来到面前》,表现经过沉思,消释了疑云的李勇奇要“跟定共产党把虎狼斩”的坚强决心。这两曲鲜明地塑造出一个有觉悟的工人完整的形象。就整个作品要突出主要英雄人物形象的要求来说,《这些兵急人难》运用了无伴奏合唱形式,使李勇奇这一人物以劳动人民的群象出现,因而更有利于突出杨子荣的形象,更有力地衬托出杨子荣的英雄业绩正是在亿万觉醒起来的劳动群众支持下取得的。就整个作品的艺术布局来说,《这些兵急人难》的委婉、深沉的感情表现特点和它前后的激昂强烈的感情表现特点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得总的艺术表现有起伏、高低的变化。有了委婉、深沉的感情表现,就能突出激昂强烈的感情,因而就能更有力地突出杨子荣的压倒一切敌人的气吞山河的英雄气概。

革命交响音乐《智取威虎山》的第三个成就,是整个作品批判地继承、借鉴外国交响音乐的艺术经验和民族音乐艺术传统的优秀成果,创造了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

整个乐队除了传统的交响乐队的乐器组合之外,还使用了传统京剧音乐的文武场乐器,并增加了笛子、琵琶、板胡以及大锣、大鼓等民族乐器,形成了一个音色丰富,音域宽广,音量宏大,具有高度交响性能的乐队。这样就为创作反映中国人民革命斗争生活的具有民族特色的交响音乐准备了优良的条件。

整个作品在运用器乐表现手段方面,有许多的成功的创造。《夹皮沟遭劫》一段,是用乐队表现戏剧情节发展的一段音乐。乐曲形象地表现了夹皮沟劳动群众受座山雕匪帮迫害以及他们奋起斗争的情景。在这一段中,用板胡奏出高亢萦回下行的旋律,表现李勇奇妻子被杀害后李母、李勇奇及群从悲痛激愤的感情,非常动人。在这里,无论是表现手法、乐器音色或旋律风格,都有着鲜明的民族特点。在《滑雪、战斗》一段中,刻画了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和民兵们在林海雪原中飞速前进的英姿,表现了这支革命武装队伍以锐不可当之势直捣匪巢、英勇歼敌的形象。在这一段的结尾,在以管弦乐器奏出的下行模进的曲调声中,配以京剧的“乱锤”锣鼓点,表现出座山雕匪帮狼狈溃败的形象。在终曲合唱《胜利会师》中,运用了大锣、大鼓等民族打击乐器,和乐队全奏的宏亮音响相结合,衬托着合唱高歌“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永远飘扬”,形成了一幅宏伟辉煌的音乐图景。既表现了战斗胜利的欢乐场面,又展示了整个伟大革命取得胜利的壮丽远景。在这些例子中的民族乐器的运用,都是富于创造意义的,它发展和丰富了乐队的交响性能。

关于声乐艺术形式的运用,在上面谈塑造人物形象的成就时已经谈到作品中的许多成功的创造。在这里还必须提出这一作品在演唱方面的成就。在演唱方面,无论是独唱、合唱,都努力体现京剧音乐的风格,如在吐字、引腔、润腔等方面,都具有京剧歌唱的特点。但是,由于它是交响音乐,它又和京剧的歌唱有所区别。譬如,在合唱中,它既体现出京剧音乐的风格,同时又保持着声部之间的和谐统一。这一作品在演唱上提出的新的要求,进一步促进歌唱艺术的发展。

革命交响音乐《智取威虎山》,是我国革命音乐工作者在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的指引下,贯彻执行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和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方针而取得的重大成果,是交响音乐艺术革命的新胜利。这一胜利,正是我国无产阶级革命文艺欣欣向荣的有力证明。这对于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攻击社会主义文艺“今不如昔”,攻击革命样板戏“一花独放”的种种奇谈怪论,是一个有力的批判。

无产阶级革命音乐在斗争中成长,也必将在斗争中胜利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