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戏创作也能深刻反映阶级斗争——革命现代京剧《审椅子》的启示

闻哨 (1976.05.09)

看完革命现代京剧《审椅子》,感触很深。这个玲珑剔透的小戏,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巧妙的艺术构思,富于感染力的艺术手法,深刻地反映了社会主义时期农村复辟与反复辟的尖锐斗争,塑造了在复杂的阶级斗争面前,注重调查研究,善于分析判断情况的农村基层干部丁秀芹的英雄形象。它有力地启示我们:小戏创作应该努力反映阶级斗争,也完全可以反映好阶级斗争。

“什么‘三项指示为纲’,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毛主席的指示,深刻地批判了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为复辟资本主义而炮制的“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对于我们肃清阶级斗争熄灭论的流毒,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进行文艺创作,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社会主义的文学艺术创作,必须以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努力反映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革命小戏,是文艺宣传的轻武器。它短小精悍、轻便灵活,较易于产生,就更应该紧密配合无产阶级政治斗争的需要,迅速反映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宣传党的基本路线,歌颂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革命文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战斗作用。

有人认为:小戏篇幅小,容量少,不易反映好阶级斗争。这显然是一种错误的观点。《审椅子》的创作实践说明:在努力深入工农兵火热的斗争生活,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创作经验的基础上,小戏创作完全可以在有限的篇幅里比较深刻地反映阶级斗争。

小戏创作要深刻地反映阶级斗争,决不能因为篇幅小而对阶级斗争作概念的抽象图解,相反,应该特别注意运用典型化的原则,精心选择具有典型意义的中心事件,通过个别反映一般、个性反映共性,从而深刻地揭示出阶级斗争的本质和规律。在《审椅子》中,整个戏剧的矛盾冲突,都是围绕着一张红木椅子而展开的。这张“椅子”看似平常,椅垫中却夹藏着地主的变天帐;而我们的英雄人物,生产队长丁秀芹也正是采取了“审”椅子这样一个独特的斗争形式,抓住了地主分子黄三槐的狐狸尾巴,粉碎了阶级敌人的复辟阴谋。这样一个中心事件,既有其鲜明的、独特的个性,不雷同于其他文艺作品,同时,又反映了阶级斗争的客观规律,因而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审椅子》的创作经验还告诉我们:小戏创作要深刻地反映阶级斗争,必须注意在有限的篇幅里写好矛盾的激化和转化。固然,小戏由于篇幅小,其矛盾冲突不可能象大戏那样波澜壮阔地展开,但是,矛盾冲突的激化和转化,同样需要写得跌宕起伏,层层推进,来不得半点马虎。有些小戏之所以反映不好阶级斗争,其原因之一,往往是因为把笔墨浪费在次要地方,而不去注意充分展示矛盾激化和转化的必要过程,特别是在矛盾转化的关键时刻,虚晃一枪,草草收兵,因而给人造成简单化的感觉。《审椅子》一方面在交代背景、介绍人物时,寥寥几笔,简明扼要,十分注意情节的简炼、紧凑;另一方面,在展示主要矛盾的激化、转化时,精雕细刻,剥茧抽丝,写足写透。主要英雄人物丁秀芹一上场,就处于矛盾冲突的风口浪尖。民兵王德全报告椅子被偷,丁秀芹赶到现场,不见椅子却见富裕中农沈家昌的烟袋。是沈家昌偷椅?还是地主分子偷椅?偷椅背后有什么文章?这团团疑云急需弄清。然而,《审椅子》并不是让她通过简单的方法得出简单的结论,而是赋予她以“审”椅子的特定方法来发展矛盾。这场“审”椅“察”人的战斗,剧本写得曲折生动,有声有色,令人信服地展示了主要英雄人物丁秀芹拨草寻蛇,层层剥笋,步步深入,终于搜出地主黄三槐暗藏在椅垫里的变天帐,夺取了斗争胜利的过程。从而深刻地表现了阶级斗争的尖锐性、复杂性,充分揭示了丁秀芹这个无产阶级英雄人物高度的阶级斗争觉悟和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英雄性格,使我们受到深刻的阶级斗争的教育。

革命现代京剧《审椅子》的创作和演出,为我们树立了小戏创作以阶级斗争为纲,深刻反映阶级斗争的典范。我们一定要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回击右倾翻案风,把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