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花烂漫

骆飞 (1976.04.06)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似浩荡的春风,及时的春雨,吹绽了革命文艺园地的百花,万紫千红,芳香四溢。

请看:戏剧舞台别开生面,文学作品硕果累累,新歌新舞绚丽多姿,美术摄影彩绘壮景,电影创作加快步伐,曲艺杂技呈现新貌……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眼望文艺园地盛开的百花,令人情不自禁地想到那报春的红梅——革命样板戏。

革命文艺百花齐放,来之不易。回想文化大革命前的文艺界,荆棘遍地,毒草丛生。在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统治下,“风生白下千林暗,雾塞苍天百卉殚。”无产阶级革命文艺之花要开放,多难哪! 面对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滚滚寒流,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革命文艺战士披荆斩棘,打响了文艺革命的攻坚战,向旧京剧、芭蕾舞剧、交响音乐这些地主资产阶级文艺的顽固堡垒发起进攻,创作了一批真正属于无产阶级的文艺珍品——革命样板戏。刘少奇一伙刮阴风,打棍子,妄图将她扼杀,重重“围剿”,道路艰难。但是,我们的革命样板戏,恰如早春的红梅,它挟千里奔雷,驱漫天风雪,报道了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春天已经到来!

报春的红梅,引来百花齐放的大好春光。革命样板戏的诞生和成长,为文艺革命开辟了道路。它积累的宝贵创作经验,为无产阶级革命文艺提供了光辉的样板。它对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的生动实践为无产阶级文艺的繁荣指明了前程。它的出现,不仅使社会主义文艺的各种形式都获得了“新的装束和新的武器”,而且推动了各种文学艺术形式的深刻革命。“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革命改变一切。短短的几年里,社会主义文艺之花竞相开放,一团团,一簇簇,开遍了社会主义祖国的城镇乡村。舞台上下,莺歌燕舞。“扁担剧组”、“板车剧团”活跃在工矿、山村、边防哨所;银幕挂到雪山冰川,歌舞演在草原海滩;广大工农兵业余文艺工作者写诗作画,连老人和娃娃也放声学唱革命样板戏。……

革命人民爱这革命文艺的百花。因为它代表着工农兵的根本利益,唱出了工农兵的心声,是他们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战鼓。而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却把这百花齐放的大好形势污蔑为“一花独放”。什么“不能一花独放”,分明是要扼杀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百花,要让封、资、修的毒草一齐出笼,倒退到十七年的修正主义老路上去!

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百花是顶着风雪开的,今后也将顶着风雪长。我们还要斗下去!资产阶级的西风虽然能够逞凶于一时,但它是没落腐朽的势力。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一心要搞起的毒草文艺,又怎能逃脱“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命运!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无产阶级文艺的百花是革命的花,战斗的花,盛开在革命人民心中的花,它将永远与钢花、稻花、英雄花、光荣花一起,装点着伟大祖国美好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