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资派为何恨《春苗》?

中共上海电影制片厂委员会 (1976.03.29)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抛出“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在教育界、科技界大刮右倾翻案风的同时,也把手伸到文艺界。他们或制造政治谣言,把矛头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或恶意诽谤,攻击革命样板戏是“一花独放”;或策划于密室,点火于基层,公然为修正主义文艺路线扬幡招魂。他们对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置之死地而后快,连对我们厂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所拍摄的故事影片《春苗》,也不肯放过。就是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影片看了一半就拂袖而去,按捺不住地连声咒骂《春苗》为“极左”。

走资派为何恨《春苗》?究竟是什么触痛了他的神经?到底是《春苗》“极左”,还是叫骂影片是“极左”的人自己极右?咒骂《春苗》“极左”的真实用意何在?这些问题,决不止是对一部影片的评价问题,而是对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的估价问题,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态度问题。

自有阶级社会以来,文艺从来是从属于一定的阶级、一定的政治路线的。无产阶级文艺,必须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服务。《春苗》第一次在故事影片中从正面反映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揭露和批判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塑造了敢于同走资派作坚决斗争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田春苗的英雄形象,揭示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必要性和及时性,热情地歌颂了社会主义新生事物。这正是对现实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艺术概括,又反过来为现实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服务的。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斥《春苗》为“极左”,正好说明了通过艺术形象揭露、批判走资派,触痛了现实生活中的走资派,暴露出他算文化大革命的帐、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的极右立场。

革命人民的斗争生活,是革命文艺创作的唯一源泉。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锻炼,我们的创作人员打起背包,走出办公室,长期深入农村,向贫下中农学习,在火热的斗争中吸取文艺创作的丰富养料。文化大革命前,农村缺医少药,多少贫下中农的孩子象影片中的小妹那样,活活死于钱济仁、贾月仙之手,贫下中农愤怒地控诉修正主义卫生路线为“死亡线”。我们在影片中,以小妹之死来控诉修正主义卫生路线,正是对生活的集中概括。广大贫下中农称赞影片控诉得好,说是“讲出了我们的心里话。”在农村,许多赤脚医生都有和田春苗类似的遭遇。他们为贫下中农背上了药箱,却遭到修正主义卫生路线的迫害,有的被迫放下药箱,有的被迫打入“地下”,有的坚持斗争,却被剥夺了工分和口粮。他们愤怒地说:“要不是文化大革命,赤脚医生真是出土的秧苗遭霜打,难长呀!”正是以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的指示为指导,通过对现实生活的提炼和概括,影片才塑造出田春苗这样的赤脚医生典型,和她的对立面杜文杰——走资派的典型。这完全符合毛主席提出的革命文艺家的基本任务:“一切危害人民群众的黑暗势力必须暴露之,一切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必须歌颂之”。影片暴露的就是当前最危险的党内走资派和他们推行的修正主义路线,热情歌颂的就是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有亿万群众参加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越是咒骂“极左”,越说明我们正是坚持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文艺是阶级斗争的工具。对一部影片怎样进行政治评价,首先反映评论者的阶级立场。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攻击《春苗》是“极左”,就是攻击我们揭露、批判修正主义是搞“极左”,整党内走资派是搞“极左”,文化大革命是搞“极左”。这“极左”两字,正说明了他是站在极右的立场上,不许革命人民批判修正主义,批判走资派,不许革命人民搞文化大革命!正因为他推行的是一条修正主义路线,所以《春苗》揭了修正主义路线,他要跳;批了杜文杰,他心痛;一看到歌颂文化大革命,他就拂袖而去。原来他就是搞右倾翻案的总根子!这哪里仅仅是扼杀一部《春苗》的问题,他是想把整个文化大革命的案翻过来,把千万个敢于斗争的田春苗打下去,让杜文杰之流再来专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的政。不是吗?当他咬牙切齿地咒骂《春苗》是“极左”的时候,他抛出“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在教育、科技、文艺等战线大刮右倾翻案风,要同我们“拚老命”,搞资本主义复辟。这是多么触目惊心的阶级斗争事实!但是“还乡团”都是短命的。翻案不得人心,群众要求革命。用水昌伯的话来说:“你们想不让贫下中农直起腰来,办不到!”文化大革命的案是翻不了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春苗是扼杀不了的!

无产阶级的电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我们每拍一部影片,都是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进行的一场战斗。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咒骂也好,斥责也好,并不使我们感到意外。我们在创作和摄制这部影片时,就准备有人会跳脚,有人会骂娘,向我们反扑过来。今天,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跳得越高,骂得越凶,越说明影片打中了他们的要害,起到了它应起的战斗作用。《春苗》上映以后,我们收到来自祖国各地、各条战线工农兵观众的许许多多来信,信中洋溢着无产阶级革命激情,他们为这部影片能及时反映文化大革命,反映新生事物而拍手叫好。他们希望我们今后多拍、快拍这样受工农兵喜爱的电影,鼓励我们要不怕阴风恶浪,勇往直前。广大工农兵的热情鼓励,同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咒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也是对右倾翻案风的有力反击。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攻击咒骂,使我们更清醒地认识到:尽管他如此起劲地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但严峻的事实是,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并没有熄灭,影片中春苗所经历的斗争,在十年后的今天正在继续下去。影片结尾时摆在杜文杰面前有两条路:一条路是接受革命人民的批判、帮助,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另一条是讳疾忌医,不肯改悔,一有机会就搞翻案、反扑。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不正是走的后一条路么?斗争的现实告诉我们: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主要危险是修正主义,革命的对象是资产阶级,重点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这是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长期存在的社会现象。因此《春苗》反映的主题不仅有它的现实意义,就是对今后很长一个时期的斗争,同样有它的深刻意义。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越是起劲地反对文艺作品中表现阶级斗争,我们就越要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彻底批判“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把无产阶级专政下同走资派的斗争作为重要的创作课题,迅速、准确、深刻地反映到银幕上来,用电影这个有力武器,迎头痛击右倾翻案风,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努力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