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到底要“放”什么

晋秀 (1976.03.12)

(辽宁大学中文系工农兵学员 晋秀)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社会主义文坛一片欣欣向荣。革命样板戏如光彩夺目的报春花,引来了革命文艺百花齐放。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是: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促进了社会主义文艺的发展,促进了艺术品种和艺术风格的多样化,呈现一派繁荣兴旺的景象。

可是,对这样的大好形势,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却一概视而不见,死不承认。他攻击革命样板戏是“一花独放”。这种谬论一出,随之吹起了一股否定革命样板戏的阴风。什么“样板戏阻碍文艺发展”,是“紧箍咒”等等奇谈怪论,喧嚣一时。

社会主义文艺明明是百花齐放,而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却硬说是“一花独放”,人们不禁要问:他要的“百花齐放”究竟是什么?他到底要“放”什么?

毛主席指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两个口号,就字面看,是没有阶级性的,无产阶级可以利用它们,资产阶级也可以利用它们”。关键在于:什么是该“放”的香花,什么是该锄的毒草。在这个问题上,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从来就没有统一的标准。

我们的标准就是毛主席提出的六条政治标准,其中“最重要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两条”。我们所说的百花齐放,就是在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标准的前提下,“艺术上不同的形式和风格可以自由发展”。文化大革命以来的社会主义文艺不是生动地体现了这一点吗?革命样板戏的本身就体现了“百花齐放”。它以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思想,热情歌颂中国革命各个历史时期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展示了雄伟壮丽的中国革命的历史画卷。在形式上,有京剧、芭蕾舞、交响音乐。在革命样板戏的带动下,各种艺术形式都发生了革命,风格多样,面貌一新,从数量到质量,都有了发展。这就是在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指引下,社会主义文艺的百花齐放。

社会主义文艺要百花齐放,就必须铲除封、资、修文艺的毒草。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代表地主、资产阶级利益的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看到文艺这块剥削阶级的“世袭领地”丧失了,就浑身不舒服。他要向文艺革命反攻倒算,让封、资、修文艺卷土重来。于是,也利用“百花齐放”这个口号,大骂起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来了:你们“一花独放”。但是这一骂,恰恰暴露出他所要的“百花齐放”,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不准社会主义文艺百花齐放,而只让他所提倡的封、资、修的毒草“放”出来,重新独霸舞台,以达到从文艺舞台到政治舞台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对社会主义文艺的香花一贯极端仇视,十分反感;而对封、资、修的文艺则极力推崇,放其出笼。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他要放“表现帝王将相的智慧”的老戏;要放从三皇五帝到近代的旧京剧,“一天演一本”;要放被革命人民批判的坏作品。一句话,就是放那些腐蚀群众、丑化人民、歌颂叛徒、美化敌人的封、资、修文艺的大杂烩。文化大革命后的今天,他一面攻击革命样板戏是“一花独放”,攻击电影《春苗》是“极左”,一面对和样板戏唱对台戏的作品,或者歪曲工农兵形象的作品,却亲自出马,大力撑腰。总之,无产阶级要放的他反对,无产阶级反对的他偏要放,就是要同无产阶级对着干。但是,翻案是不得人心的。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想把社会主义文艺的香花打下去,把封、资、修文艺的毒草重新放出来,把文艺重新“扭”回到修正主义文艺路线上去,只能是一枕黄粱。正如毛主席指出的:“凡属倒退行为,结果都和主持者的原来的愿望相反。古今中外,没有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