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战线今胜昔

中国舞剧团 (1976.03.04)

目前,反击右倾翻案风、批判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革命风雷,滚滚激荡,震撼人心。这是一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大搏斗,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同刘少奇、林彪修正主义路线斗争的继续和深入,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深入。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搞右倾翻案,从反面教育了我们,使我们懂得了在祖国“到处莺歌燕舞”、“旧貌变新颜”的大好形势下,千万不要忘记阶级和阶级斗争,不能忘记党的基本路线。走资派还在走,投降派确实有,这是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中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阶级斗争的规律。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重新工作后,就大刮右倾翻案风,文艺界同样是阴风四起。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攻击革命样板戏是“一花独放”,诬蔑文艺革命的大好形势是“今不如昔”,公然为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翻案。在他亲自鼓吹下,谣言纷起,蜚语横生,什么样板戏“阻碍文艺发展”,是“紧箍咒”,“雷同化的根源”等等,不一而足,其攻击的矛头指向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这股风来势凶猛。今天,在反击文艺界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我们要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武器,批深批透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抛出的“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用战斗来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保卫革命样板戏,捍卫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

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是首先从文化教育战线点燃熊熊的烈火。革命样板戏直接地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造了革命的舆论,成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有力的工具。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妄图否定文化大革命,搞“克己复礼”,复辟资本主义,也必然首先从文化教育战线下手。他咒骂样板戏是“一花独放”的险恶用心就在于此。

在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指引下,无产阶级冲锋陷阵,披荆斩棘,冲破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重重包围,首先在京剧、芭蕾舞、交响乐这些领域里发动了革命,创作了光彩夺目的八个样板戏。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广大革命文艺战士继续革命,发展了文艺革命的大好形势,一批革命样板戏相继问世,有力地推动了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蓬勃发展,促进了艺术品种和艺术风格的多样化,喜看今天文艺园地已是群芳争艳,春色满园。工农兵的英雄形象牢固地占领了舞台。文学、戏剧、电影、音乐、美术、摄影、舞蹈、曲艺,各种文艺形式都涌现出大批好的和比较好的作品。仅就近两年到北京参加调演的戏剧、音乐、舞蹈、曲艺等,就有一百九十多台,其中戏剧九十台,音乐节目三百多个,舞蹈一百一十多个,参加这次全国舞蹈调演的又有二百六十多个节目。故事影片的创作,近年来也加快步伐,出现了象《春苗》、《决裂》、《第二个春天》、《闪闪的红星》、《青松岭》、《难忘的战斗》等受到工农兵欢迎的优秀影片。至于群众性的文艺创作就更是空前活跃,生气勃勃。纵观文艺史,地主阶级搞了几千年,资产阶级惨淡经营了几百年,试问他们的作品得以流传的有多少?传至后世的曾见几何?而我们只在短短的十二年里,就创作出这样一大批光彩夺目的革命样板戏,呈现出社会主义文艺一派繁荣兴旺的景象。

我们可以自豪地说,今天的文艺革命形势好得很,今胜于昔!

我们说今天的文艺革命形势好得很,好就好在革命样板戏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路线对着干,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塑造了高大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工农兵威武雄壮地屹立在社会主义舞台上,把被颠倒的历史又颠倒过来。好就好在革命样板戏实践了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热情歌颂了我国革命各个历史时期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为我们展现了中国革命历史的壮丽画卷。好就好在革命样板戏以阶级斗争为纲,深刻反映了社会主义时代的风貌。好就好在革命样板戏生根于亿万人民心中,高大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成为广大群众的榜样,永远鼓舞人们,同帝修反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文化大革命以来,我们革命文艺战士从虎头山下的大寨到大庆的石油井架边,从西北边疆天山脚下到海南岛南端城镇,踏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革命样板戏鼓舞了广大工农兵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战斗的坚强信心,激励着人们克服重重困难去攀登新的高峰。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闭眼不看事实,说什么样板戏“一花独放”,这正说明他总是站在地主资产阶级立场上,带着顽固的阶级偏见看问题。在他看来,尽管革命样板戏不断发展,优秀作品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但因为都是讴歌了无产阶级英雄形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是无产阶级文艺之花,所以你花开得再多,他们还是要诬蔑你是“一花独放”。而他心目中的“百花”,则是排斥了无产阶级文艺的封、资、修文艺的破烂货。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对文艺革命攻击得越起劲,就越说明文艺革命打中他的要害,我们就是要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决不允许封、资、修文艺占据舞台。不然的话,文艺战线就会重新变成复辟资本主义的温床,国家就要改变颜色。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攻击样板戏“一花独放”,就是企图为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翻案。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他极力鼓吹修正主义文艺路线,是文艺革命的反对派。他说什么:“戏剧改革我举双手赞成,可我就是不爱看。”他要看的是旧戏《姊妹易嫁》一类东西。这充分证明了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是个地地道道的封、资、修文艺的卫道士。在他重新工作后,依然对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统治时期的十七年念念不忘,对地主资产阶级文艺恋恋不舍,而对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则视如洪水猛兽,横加指责,百般挑剔,必欲统统除之而后快。这就鲜明地反映出他的资产阶级的爱和憎,说明他是文艺界右倾翻案风的总后台。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如此起劲地散布“今不如昔”的谬论,目的就是复辟倒退。过去的教训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文化大革命前,文艺界被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那时整个文艺界充满了厚古薄今,崇洋非中,厚死薄生的恶浊空气。政治上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在文艺舞台上耀武扬威,而做了国家主人的工农兵在舞台上却没有地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洪流,摧垮了十七年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统治。“试看天地翻覆”。文艺革命正以磅礴的气势继续向前发展。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想要“扭”转文艺革命的前进车轮,是不得人心的。我们要回击这股右倾翻案风,巩固和发展文艺革命的成果,加强在文艺领域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沿着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指引的方向百折不回,一往无前,在斗争中去迎接更加灿烂的无产阶级文艺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