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阶级在哪里进攻,无产阶级就在哪里战斗——首都革命文艺工作者反击文艺界的右倾翻案风

新华社记者 本报记者 (1976.03.04)

“什么‘三项指示为纲’,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伟大领袖毛主席这一重要指示,针锋相对地批判了“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极大地鼓舞了全国革命文艺工作者的斗志。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在文艺战线已经揭开了序幕。在首都北京,广大革命文艺工作者怀着极大的无产阶级义愤,对党内那个抛出“三项指示为纲”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对他在文艺界刮起的右倾翻案风,展开了有力的回击。

去年夏季前后,文艺界与教育界、科技界同时刮起了右倾翻案风。这股风来势那么凶猛,风源在哪里?经过学习毛主席、党中央的有关指示,分析文艺界右倾翻案风的来龙去脉,革命文艺工作者看到:风源也是来自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为了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账,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案,制造复辟资本主义的舆论,他把手伸进了文艺界。

资产阶级在哪里进攻,无产阶级就在哪里战斗!

近日来,首都广大革命文艺战士,认真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学习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系列指示,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武器,用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对右倾翻案风展开回击。他们贴出一批批大字报,召开了各种批判会,锋芒直指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他们在斗争中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大搏斗,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一次大较量,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深入,它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文艺战线开展的革命大批判,是这场斗争的一个组成部分。

革命文艺工作者在批判发言中指出,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在文艺界刮起的右倾翻案风,是和他提出的“三项指示为纲”一脉相承的。正是在这个修正主义纲领的煽动下,文艺界出现了“今不如昔”的谬论,否定和攻击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为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翻案,把矛头指向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指向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其目的是为了推行已被批判过的刘少奇、林彪的修正主义路线,从文艺舞台到政治舞台复辟资本主义。

“三项指示为纲”在文艺战线造成毒害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否认现实生活中存在着阶级斗争,反对文艺作品表现阶级斗争。什么“生活中并不是到处都有阶级斗争”呀,什么强调写阶级斗争“就有点绝对化”呀等等奇谈怪论都冒了出来。这些谬论的实质,就是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来指导文艺创作,妄图把社会主义的文学艺术事业引到修正主义的邪路上去。

许多革命文艺工作者指出,在整个社会主义的历史阶段,始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失败的阶级,人还在,阶级还在,时刻梦想着复辟;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还存在;大量没有改造好的知识分子还存在;小生产的习惯势力和传统影响还存在,还在产生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刘少奇、林彪反党集团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阴谋活动,不是令人惊心动魄吗?走资派还在走,投降派确实有。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的。革命文艺工作者必须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表现阶级斗争的经验,努力反映我国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在毛主席和共产党的领导下,为夺取政权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所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斗争,努力反映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斗争生活,努力写好反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大题材,特别是写好社会主义时期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同党内走资派作斗争的作品,使社会主义的文艺作品更深刻地反映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的规律和特点。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在文艺界刮起的右倾翻案风,集中攻击的是革命样板戏,是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他攻击“样板戏不能一花独放”。在他的鼓动下,文艺界掀起了一股恶浪,从阴暗的角落里传播出“样板戏阻碍文艺发展”种种奇谈怪论。

革命样板戏果真是“一花独放”吗?不!革命样板戏树立的社会主义文艺作品的光辉典范,革命样板戏提供的丰富的创作经验,极大地促进了社会主义文艺创作日益繁荣的大好形势。北京京剧团的同志说:“在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指引下,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取得了重大胜利,被颠倒了的历史重新又颠倒了过来。死人、洋人、少爷、小姐被赶下了舞台,工农兵扬眉吐气登上了舞台。一批批新的革命样板戏连续出现,一花引来百花开。”革命样板戏不仅没有“阻碍”革命文艺的发展,相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在革命样板戏的带动下,社会主义文艺园地到处莺歌燕舞,出现了无产阶级的百花盛开的春天。最近两年,到北京参加全国文艺调演的戏剧、音乐、舞蹈、曲艺、木偶、皮影等文艺节目,就有一百九十多台;文化大革命以来,四届全国美展中展出的美术作品,就有二千多幅。其他文艺领域的创作也有了新的发展。就是原来比较薄弱的故事影片,这两年产量也迅速上升,并且出现了象《春苗》、《决裂》、《第二个春天》、《闪闪的红星》、《青松岭》、《难忘的战斗》等优秀的影片。广大专业文艺工作者创作了大批的新作品,业余文艺创作更是空前活跃,生气勃勃。

为什么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硬是不顾事实,跳出来恶毒攻击样板戏呢?广大革命文艺工作者一针见血地批出:根本原因就在于革命样板戏沉重打击了他们妄图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复辟资本主义的黄粱美梦。以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而创作出来的革命样板戏,描写了我国各个革命历史时期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在激烈的矛盾冲突中塑造了光彩夺目的无产阶级英雄人物,激励着千百万人民去为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而英勇奋斗。对革命样板戏,广大工农兵群众说“百看不厌,越看越喜”。可是,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却把样板戏看作眼中钉,肉中刺,不但一次都不肯去看,还造谣说:“现在样板戏都卖不出去票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立场和态度正好说明,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竭力攻击革命样板戏,这是当前文艺战线上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的一个突出表现。(⑴⑷)

其实,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并不只是攻击革命样板戏,在革命样板戏带动下出现的其他革命文艺作品,他也大肆攻击。彩色故事影片《春苗》,广大工农兵拍手叫好;可是,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只看了一半就拂袖而去,连声斥责:“极左”。他为什么对《春苗》如此反感?就因为这部影片深刻地揭示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及时性和必要性,热情地歌颂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出现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成功地塑造了敢于和党内走资派作坚决斗争的革命接班人的英雄形象。现实生活中的走资派与文艺作品中的走资派,总是同病相怜,兔死狐悲。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同志说:“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攻击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影片《春苗》为‘极左’,恰恰暴露出他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算文化大革命的账的资产阶级极右立场。”

革命文艺工作者揭露说,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一方面攻击革命样板戏和《春苗》这样的革命文艺作品,另一方面他却吹捧封、资、修文艺。文化大革命前,他就竭力提倡什么“轻松”、“无害”,“要表现帝王将相智慧”的文艺作品。他重新工作之后,又故态复萌,凡是和革命样板戏唱对台戏,或者歪曲工农兵形象的作品,他就一见倾心,亲自出马,大力撑腰。无产阶级的文艺尽管再丰富,再多采,在他看来,也只是“一花独放”。他所追求的,是要一棍子把革命样板戏打下去,把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等封、资、修的毒草重新放出来,让文艺园地重新出现毒草丛生、群魔乱舞的局面。我们坚持毛主席提出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贯彻执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是为了促进我国社会主义文艺的繁荣发展。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妄想接过这个革命的口号加以歪曲,为封、资、修文艺开放绿灯,我们决不允许这种阴谋得逞!

广大文艺工作者在革命大批判中进一步指出,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所以拚命攻击革命样板戏,攻击无产阶级文艺革命,其险恶用心,就是要把社会主义文艺再“扭”回到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修正主义文艺黑线上去。他叫嚷要对文艺进行所谓的“整顿”,指责在文化大革命中成长起来的领导班子和革命文艺队伍,这也不行,那也不是。在这股右倾翻案风猖獗一时的那些日子,有人竟公开提出:“对十七年的文艺要重新估价”。一时间,文艺界刮起了一股吹捧十七年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吹捧“四条汉子”,为旧文化部评功摆好的妖风。对于大毒草《三上桃峰》等坏戏、黑画的批判,有人也想趁机翻案。有的同志说:“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所谓‘整顿’就是复辟的代名词,就是要为他复辟资本主义服务的。”

对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文艺界的状况如何评价,毛主席、党中央早有定论。毛主席说:“各种艺术形式——戏剧、曲艺、音乐、美术、舞蹈、电影、诗和文学等等,问题不少,人数很多,社会主义改造在许多部门中,至今收效甚微。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那时候,刘少奇一伙推行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专了无产阶级的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从根本上改变了这种状况,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取得伟大的胜利。如今,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刮起右倾翻案风,要翻这个案,就是把矛头直接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妄图反掉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把文艺战线的革命新生力量“整”下去,让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或者外国死人部重新上台,为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阴谋服务。革命文艺工作者义正词严地说:“请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凡属倒退行为,结果都和主持者的原来的愿望相反。”翻案是不得人心的,翻案者是注定要失败的!

首都广大革命文艺战士决心在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下,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武器,以阶级斗争为纲,坚决回击右倾翻案风,深入揭发批判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所推行的一条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相对抗的修正主义路线,保卫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夺取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更加辉煌的胜利。

新华社记者 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