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文艺革命,反击右倾翻案风 初澜

(1976.03.04)

去年夏、秋,当教育界、科技界右倾翻案风甚嚣尘上的时候,文艺界同样很不平静:谣言纷起,浊浪翻滚。其攻击的矛头,肆无忌惮地指向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

人们不禁要问,文艺界的这股黑风又是从哪里刮出来的?现在很清楚,风源还是出自那个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这就表明,文艺界的斗争,也不是孤立的、偶然的现象,它有深刻的政治背景,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生死搏斗的一个重要方面。资产阶级在哪里进攻,无产阶级就要在哪里将它击退。现在是文艺战线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时候了!

毛主席在一九六二年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指出:“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亿万人民参加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从文化教育阵地开始发起的。代表着地主资产阶级利益的党内走资派,总是把教育革命、文艺革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他们的反攻倒算,也是首先从这里下手。

文艺界的右倾翻案风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集中攻击革命样板戏,妄图以此为突破点,否定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翻文化大革命的案,让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卷土重来,取代文化大革命以来毛主席革命路线在文艺领域的正确领导,以达到从文艺舞台到政治舞台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从兴起到现在,已经十年了。文艺界的十年,是旧貌变新颜的十年,是变资产阶级专政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十年。文艺革命带来的巨变,主要的标志,就是一大批革命样板戏的相继问世。对革命样板戏是肯定还是否定,一直就是文艺战线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焦点。无产阶级的辉煌胜利,必然是资产阶级的惨痛失败。革命样板戏所展示的方向、道路,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及其作为榜样的力量,使资产阶级又恨又怕,因此,他们总要制造各种奇谈怪论进行诽谤。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制造了所谓“样板戏不能一花独放”的谬论,随之从阴暗的角落就吹出了“样板戏阻碍文艺发展”的冷风。

革命样板戏究竟是“一花独放”还是促进了社会主义文学艺术的“百花齐放”?是“阻碍”还是推动了文艺创作的发展?这是一个必须辩论清楚的大是大非问题。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在革命样板戏带动下,戏剧、文学、电影、音乐、舞蹈、曲艺、美术、摄影等都有所发展,特别是近年来,无论在质量方面或数量方面,更有新的飞跃。仅在最近两年到首都参加文艺调演的戏剧、音乐、舞蹈、曲艺、木偶、皮影的节目,就有一百九十多台。再拿曾经是比较薄弱的故事影片创作来说,近年来也加快了步伐,出现了不少思想性、艺术性都比较好的影片。可以断言,如果没有革命样板戏的带动,就很难出现象《春苗》、《决裂》、《第二个春天》、《闪闪的红星》、《青松岭》、《难忘的战斗》等这样一些优秀的故事影片。一大批表现了中国劳动人民勤劳智慧,体现了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方针的科教影片涌现出来了,有力地批判了洋奴哲学。广大革命文艺工作者,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创作了大批新作品。全国各地的剧种、曲种,普遍移植了革命样板戏,有力地促进了这些艺术品种的新发展。至于群众性的业余文艺创作,这几年更是空前活跃,生气勃勃。总之,大量的事实证明,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促进了社会主义文艺的日益繁荣,促进了艺术品种和艺术风格的多样化,呈现出百花齐放、欣欣向荣的局面。

请问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你们攻击革命样板戏“一花独放”、“阻碍文艺发展”,根据何在?你们把眼睛瞪得那么大,可是对铁一般的事实,却一概视而不见,死死抱住一个不承认主义,硬给革命样板戏定下罪名,这不是太霸道了吗?革命样板戏这样一种革命的政治内容和艺术形式比较完美地统一的艺术珍品,赢得了广大工农兵的衷心赞美,他们争看样板戏,学唱样板戏,样板戏已是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然而那个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竟然一次都不肯去看,还捏造说“现在样板戏都卖不出去票了”。这不是无中生有、造谣诬蔑又是什么?文化大革命之前,当旧戏充斥舞台时,上座率常常很低,有时甚至台下的观众比台上的演员还少,党内的走资派何曾说过“卖不出去票了”?对于文艺舞台上泛滥一时的封、资、修货色,他又何曾指出过那是地主资产阶级的“一花独放”?非但没有,而且热心提倡,赞不绝口。今天,当无产阶级的革命文艺刚刚占领舞台,他就气势汹汹地横加指责。两相比较,他爱什么,恨什么,站在哪个阶级的立场上为哪个阶级说话,难道不是一清二楚了吗?

革命样板戏是不是对任何文艺的发展都不“阻碍”呢?不见得,革命样板戏对于社会主义文艺的发展无疑是促进,是推动;而对于那些封、资、修反动文艺的发展是决定地要限制,要阻碍的。这在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看来,是大快人心的好事。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不把封、资、修的反动文艺打倒,无产阶级的革命文艺是建立不起来的。“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革命样板戏这报春的红梅,必然而且已经迎来了社会主义文艺的满园春色,并且展示了更加灿烂的万紫千红的前景。放社会主义文艺之香花,锄封、资、修文艺之毒草,这始终是无产阶级在文艺领域坚定的阶级政策。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所谓“独放”论,实际上就是要把革命样板戏这报春的红梅统统砍掉,从而抹杀社会主义文艺的百花齐放,让他所热心提倡的封、资、修反动文艺的毒草重新独霸舞台。

“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为什么对革命样板戏那么切齿痛恨?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由于革命样板戏塑造了一系列无产阶级的英雄典型。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教导我们:文艺应当为工农兵服务,应当表现“新的人物,新的世界”。十年前,在毛主席亲切关怀下产生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明确指出:“要努力塑造工农兵的英雄人物,这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这一根本任务的提出,有力地体现了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无产阶级培育的革命样板戏为实现这一根本任务,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塑造了一个个光彩夺目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把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牛鬼蛇神赶下了文艺舞台,在革命的文艺史上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正因为如此,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就必然招致资产阶级的攻击,他们总是认为这也“不科学”,那也“不妥当”,巴不得有朝一日无产阶级会放弃这一根本任务。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所以一直不看革命样板戏,就因为工农兵英雄形象占领了文艺舞台而心里不舒服,联想到被赶下舞台的牛鬼蛇神,就更其黯然神伤。一九六四年,《奇袭白虎团》剧组为他组织专场演出,演员已经化好了装,但他就是执意不看,却偏要看吕剧的一出旧戏《姊妹易嫁》。十年后,他不但仍然坚持不看革命样板戏,而且对学习革命样板戏经验而创作的优秀作品也非常反感。电影《春苗》,他看了一半就拂袖而去,连声斥之为“极左”。相反,凡是和革命样板戏唱对台戏的作品,或者歪曲工农兵形象的作品,他就一见倾心,亲自出马,大力撑腰。总之,无产阶级支持的他偏反对,无产阶级反对的他偏提倡,就是要同无产阶级对着干,同《纪要》提出的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对着干。是不是主张工农兵英雄人物占领文艺舞台,实质上就是承认不承认工农兵群众是我们国家的主人。党内走资派反对文艺歌颂和塑造工农兵英雄人物,就是代表资产阶级,否定工农兵群众在我们国家的政治地位。

资产阶级攻击革命样板戏的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总是强调反映阶级斗争。这当然也触痛了他们的神经。

马克思主义认为,阶级斗争是历史发展的直接动力,是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而修正主义者则非常害怕这一真理。“资产阶级‘希望’限制阶级斗争,歪曲并缩小它的概念,磨钝它的锋芒。”那个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抛出“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以目乱纲,以目代纲,目的在于否认阶级斗争这个纲,复辟资本主义。其理论基础就是阶级斗争熄灭论。这一反动谬论流毒深广,在各个领域都有表现。在文艺方面,就是否认现实生活普遍存在着阶级斗争,反对文艺作品表现阶级斗争。在所谓“三项指示为纲”的煽动之下,什么“生活中并不是到处都有阶级斗争”呀,什么“强调写阶级斗争就有点绝对化”呀,光怪陆离,不一而足。这些论调的共同特点,就是把矛头指向反映了我国各个革命历史时期阶级斗争的革命样板戏,反对在激烈的阶级斗争中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他们甚至把革命样板戏在这方面和其它方面的创作经验统统诬蔑为“束缚创作精神”的“紧箍咒”,是作品“雷同化的根源”。其实,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的人,他们自己是不熄灭的。(⑴⑷)从他们对革命文艺的反对声中,不就可以看出阶级斗争并没有熄灭吗?在文艺界,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十年中,资产阶级哪一年曾停止过对文艺革命的进攻?历史和现实的经验告诉我们,阶级斗争熄灭论的乌鸦声聒噪得最响之日,恰恰是阶级斗争进行得十分激烈之时。那些反对革命文艺反映阶级斗争的论调本身,也正是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激化的一种表现。革命样板戏占领文艺舞台,的确是修正主义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的一大障碍。他们为了打开复辟的道路,就一定要在大肆攻击革命样板戏的同时,极力为《三上桃峰》、《不平静的海滨》等受过批判的毒草、坏作品翻案,进行反攻倒算。煽阴风,造谣言,瞬息间似乎毒草不毒了,坏戏不坏了,黑画不黑了,香花也不香了。把文艺界这股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右倾翻案风和教育界、科技界以及其它领域的类似情况联系起来,就足以说明:阶级斗争确实是“到处都有”,它的存在确实是“绝对”的。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强调表现阶级斗争,是“紧箍咒”吗?对了,对于你们所代表的资产阶级来说,岂止是“紧箍咒”,简直是千钧棒!是“雷同化的根源”吗?错了,你们所贩卖的阶级斗争熄灭论,才真正是修正主义文艺作品“雷同化的根源”。阶级斗争的存在谁也否认不了,革命文艺如果不去反映阶级斗争,就必然会滑到修正主义邪路上去。我们一定要遵循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努力反映阶级斗争的重大题材,努力反映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同修正主义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特别是要把反映无产阶级专政下和党内走资派的斗争作为重要的创作课题,使我们的文艺更加富于战斗性,更加深刻地反映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的特点和规律。

当前文艺战线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集中表现,归根到底,仍然是一个如何对待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问题。对于文化大革命前后文艺领域的状况,存在着截然相反的两种估计。无产阶级的结论是今胜昔。昔日的文艺界是被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统治着,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正如毛主席曾经指出的,“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文化部“如不改变,就改名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或者外国死人部”。而今日的文艺界,无产阶级专了资产阶级的政,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阳光普照,社会主义文艺舞台到处莺歌燕舞。这一切,在资产阶级看来,却大不以为然了。他们是顽固的“今不如昔”论者。在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眼里,文艺革命这一新生事物,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经过文化大革命锻炼成长起来的新的领导班子和革命文艺队伍,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总之,他是横下了心,要“整顿”一番。于是,策划于密室,点火于基层。他们妄图强迫文艺界有的老知识分子“上书言事”,攻击党的文艺政策,诋毁文艺革命的大好形势;当这种企图受到抵制时,居然指令旁人捉刀代笔,简直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在所谓“整顿”令的煽动下,社会上顿时出现了一股吹捧“十七年”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吹捧旧文化部,吹捧“四条汉子”的妖风,公然叫嚷什么“对十七年的文艺要重新估价”。为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和旧文化部评功摆好,扬幡招魂,就是直接否定毛主席对解放后十七年文艺问题的历次批示,就是否定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让地主资产阶级的“还乡团”重新回到文艺界来称王称霸。一想到如此严重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图景,无产阶级和广大革命人民群众,每一个革命文艺战士能够答应吗?当然不能。我们只有一个回答: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决不允许轻易丧失,必须用战斗来保卫!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从来就是针锋相对的。资产阶级越是仇视和攻击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我们就越是要珍惜它,热爱它,捍卫它。当前,各条战线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深入,关系着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我们一定要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下,深刻认识这场斗争的实质和意义,狠批“三项指示为纲”这一修正主义纲领,深入开展革命大辩论,夺取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新胜利!

(原载《红旗》杂志一九七六年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