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舞蹈调演胜利结束

新华社 (1976.02.26)

在革命样板戏带动下,舞蹈艺术获得的丰硕成果,是对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攻击社会主义文艺“今不如昔”、诬蔑革命样板戏“一花独放”等谬论的有力反击

据新华社一九七六年二月二十五日讯 在北京举行的全国舞蹈(独舞、双人舞、三人舞)调演,已经胜利结束。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舞蹈工作者这一首次盛大集会,是在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热潮中、在全国人民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举行的。它以小型舞蹈创作在革命样板戏带动下所取得的丰硕成果,向工农兵群众汇报了我国文艺战线的大好形势,有力地回击了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攻击文艺革命的种种奇谈怪论。

参加这次舞蹈调演的,有来自各省、市、自治区以及中央国家机关有关部委和人民解放军各部队的五十一个专业、业余演出队。他们在首都舞台上先后演出了近年来创作的二百六十二个小型舞蹈节目。许多节目热情地歌颂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反映了现实的阶级斗争,表现了我国人民在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革命群众运动中以及在加强战备、巩固国防等方面的先进事迹。这些节目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涉及题材之广、反映生活之深,都是文化大革命前无法比拟的。我国舞蹈领域这一今胜于昔的生动局面,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形势大好的一种表现。这对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攻击社会主义文艺“今不如昔”、诬蔑革命样板戏“一花独放”等种种谬论,是一个有力的回击。舞蹈创作蓬勃发展的喜人形势再一次宣告:在革命样板戏的带动下,已经引来了我国文艺园地里百花竞放、生机勃勃的春天。

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努力反映工农兵群众在三大革命运动中的斗争生活,是这次调演节目最为鲜明的特色,也是舞蹈艺术学习革命样板戏经验所带来的显著变化。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指引下,在革命样板戏的带动下,舞蹈艺术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参加这次调演的二百六十二个节目中,取材于三大革命运动的,就占百分之八十以上。这些节目,以阶级斗争为纲,努力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迅速、形象地反映了沸腾的斗争生活。尤为可喜的是,为数不少的节目从正面反映了现实的现级斗争,这是舞蹈工作者学习革命样板戏经验,批判阶级斗争熄灭论的一个成果。上海代表队的《钱路哨兵》、吉林代表队的《金色的种子》、天津代表队的《渡口》、辽宁代表队的《草原红鹰》,都从正面描写了社会主义时期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在政治上是好的,在艺术上也是比较成功的,受到了工农兵的好评。

从调演中还可以看出,近年来,广大舞蹈工作者对于在舞蹈艺术中怎样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作了有益的探索。调演的大部分节目都致力于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表现具有共产主义思想的一代新人的精神风貌。许多节目都努力在尖锐的矛盾冲突中刻画人物。这对小型舞蹈的创作是一个良好的开端。《铁路哨兵》这一节目,就塑造了一个在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尖上临危不惧的巡道工人的英雄形象。

此外,不少节目贯彻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方针,注意汲取芭蕾舞和民族民间舞蹈中一些有生命力的表现形式,加以改造,使之为朔造工农兵形象服务。

这次舞蹈调演还显示出,一支努力贯彻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舞蹈工作者队伍正在发展、壮大,一批新生力量正在成长。文化大革命前,不能想象全国性的舞蹈调演中会有工农兵业余演员登上舞台;而今天,人们却看到舞台上的工农兵形象由历史的创造者工农兵自己来扮演。代表北京市参加这次全国舞蹈调演的节目,全部由北京市一些工厂、农村的业余宣传队自编自演。山东代表队演出的十一个节目中,有四个是战斗在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的工农兵的创作。包头钢铁公司的工人、山东大渔岛上的渔民,都是第一次到北京演出,他们自豪地说:“我们受阶级的委托登上了文艺舞台。”工农兵的节目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工农兵的表演有强烈的革命激情,他们是文艺革命中一支朝气蓬勃的力量。专业舞蹈工作者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锻炼,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他们深入工农兵、学习工农兵,努力改造世界观、艺术观。这次调演中不少从事舞蹈创作多年的老编导和老演员,以自己的新作品和新的精神面貌向党和人民汇报。老一辈青春焕发,新一代朝气蓬勃,舞蹈工作者队伍中这一后浪推前浪的生动景象,预示着舞蹈创作更加繁荣兴旺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