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正主义路线对着干——拍摄彩色故事片《决裂》的一些体会

《决裂》摄制组党支部 (1976.02.21)

(北京电影制片厂 《决裂》摄制组党支部)

彩色故事影片《决裂》上映了,工农兵赞扬这部影片反映了教育战线上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通过塑造龙国正这个无产阶级的英雄形象,热情歌颂了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揭露和批判了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反动实质,在当前反击教育战线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起到了电影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工农兵服务的作用。这对我们是个有力的鼓舞。从这一事实中,我们进一步体会到,要拍摄出紧密结合现实斗争、战斗性强的影片,就要坚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在斗争中努力学习毛主席的光辉思想,敢于开顶风船,同修正主义路线对着干。

我们在接受拍摄《决裂》的任务时,有人说什么:《决裂》的文学剧本是“极‘左’思潮的产物,大学照着那样办行吗?”在我们摄制组内部,多数同志则认为《决裂》题材好,本子好,符合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应该下决心拍好;但对要歌颂的英雄人物还不熟悉,对要批判的对立面人物也很不了解。怎样才能拍摄好这部影片呢?面对这些矛盾,党支部进行了分析研究,认为要拍好《决裂》,必须遵照毛主席关于“千万不要忘记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教导,首先抓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教育,而且要投身到教育革命火热的斗争中去,才能提高分辨路线是非的能力。于是,党支部一方面组织全体同志,认真学习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逐字逐句地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论无产阶级专政》,结合当前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现实,批判修正主义文艺黑线,批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提高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的自觉性;另一方面组织同志们认真学习毛主席有关教育革命的指示,学习朝阳农学院的经验和报刊上有关教育革命的其他文章,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组织创作人员、演员、工作人员到朝阳农学院、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去深入生活,并带着剧本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征求意见。经过调查研究,了解到广大工农兵学员和革命的教职员工,对《决裂》文学剧本普遍赞扬和支持,并对原剧本中某些情节,提出了修改意见。这就进一步坚定了我们创作的方向,深化了作品的主题,增强了拍摄好《决裂》的信心。党支部还提出:要拍好革命电影,首先要做革命人,在斗争中自觉地改造世界观。在参加教育战线火热斗争的过程中,同志们深入到田间地头、课堂、养猪场和农机作业班组,虚心向贫下中农和共大的学员、教职员工学习,同他们一起学习,一起劳动,一起批判资产阶级,批判修正主义,批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通过学习和深入生活,同志们深深感受到,在把学校办成哪个阶级的专政工具,为哪个阶级培养接班人的问题上,存在着两条路线的根本分歧。共大正是在这些根本问题上,坚定地贯彻执行了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做出了显著成绩,得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赞扬:“这样的学校确是很好的。”象共大这样的无产阶级新型大学,象龙国正这样的在教育革命中敢开顶风船、敢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对着干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不正是我们应当热情歌颂的么?因此,同志们对尽快拍好《决裂》的信心更强了。同志们满怀革命激情地说:在共大,虽然晒黑了皮肤,被蚊虫咬肿了腿,可炼红了思想,阶级感情离工农兵更近了,对《决裂》剧本更加热爱了。有的同志说,起初看到剧本中龙国正说的“手上的硬茧,就是资格”这句话感到不大舒服,现在认识到,这里就有个立场、感情问题,大学招什么人的问题,是办学的阶级路线问题。龙国正这句话,说出了贫下中农的心里话。同志们在拍这场戏时就有了强烈的革命激情,许多同志热泪盈眶,和戏里英雄人物的思想感情融为一体。

在拍摄工作中,大家发扬了战天斗地的革命精神,培养了吃大苦、耐大劳的作风。在江西拍外景时,正值酷暑季节,烈日曝晒,气温高达四十多度,同志们脸上的汗水结成了白花花的盐霜,每天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有的同志晒得晕倒了,一醒过来马上又投入战斗。

在我们千方百计地要拍好《决裂》的大好形势下,去年七、八、九三个月,那股右倾翻案风,也吹到了《决裂》摄制组。当时,我们正在江西拍外景,不但传来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奇谈怪论,而且在江西也传开了《决裂》“有严重政治问题,已经停拍了”等谣言。这对我们党支部和摄制组的同志是又一次严峻的考验。我们党支部领导大家迎着风浪上,反复学习毛主席关于教育革命的论述,用毛主席的指示,用朝阳农学院和共大的革命实践,去对照教育界的奇谈怪论。两种意见,两条路线,一对照,便使我们清楚地认识到,影片《决裂》中歌颂的共大,是毛主席表扬的“确是很好的”无产阶级新型大学,是得到广大工农兵坚决支持、衷心拥护的革命的新生事物。相反,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代表人物,却要扼杀这一新生事物,把共大打入“另册”。文化大革命前召开的高教会议不让共大参加,不给共大经费,不把共大学生列入全国招生计划之内。资产阶级的老爷们,采取种种手段,妄图扼杀新生的共大。今天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和他们唱的是一个调子。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对共大的态度上,使我们进一步认清了什么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什么是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因此,我们坚信,拍摄影片《决裂》没有错,歌颂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没有错,歌颂共大这样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没有错,揭露、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没有错,决不能让教育界的奇谈怪论干扰我们的拍摄工作,相反,要鼓起劲来和修正主义对着干。

原文学剧本满腔热情地歌颂了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歌颂了革命的新生事物,为拍摄《决裂》提供了很好的基础,但对曹仲和这个人物的性格感到比较含糊。我们与作者一起根据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规律,抓住这个人物顽固地在执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是走资派,对这种挂着共产党员招牌的修正主义人物,必须进行深入的揭露和批判。但是,摄制组内有的同志对剧本中这一典型人物的处理有不同看法,主张“曹仲和应该转变过来,孙子清应该写成敌人”。党支部以阶级斗争为纲,认真研究了这些看法,并且征求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广大革命干部、革命师生的意见,认为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资产阶级要搞复辟,总是要在我们党内寻找他们的代理人;现实的阶级斗争也告诉我们走资派还在走,修正主义仍然是当前的主要危险。教育界那种刮右倾翻案风的奇谈怪论,实质上是要在教育领域里恢复资产阶级专政。曹仲和的形象,应该反映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规律和特点,反映走资派仍然存在的现实,达到对群众进行反修防修教育的目的。孙子清的转变,体现了党对知识分子政策的胜利,有现实的教育意义。因此,决定仍按原计划拍摄。

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下,经过深入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很快统一了认识,团结一致地完成了拍摄任务。

《决裂》摄制组是在党的领导下,在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及各方面的大力支援下进行拍摄的。这是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的伟大胜利。在当前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中,我们决心认真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大批资本主义,大批修正主义,以“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的革命精神,创作和拍摄出更多更好的影片,为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