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沪群众性诗歌创作更繁荣

新华社 (1976.01.19)

广大业余和专业诗歌作者学习、吟诵毛主席的词二首,更加豪情满怀,决心以阶级斗争为纲,联系三大革命运动实际,创作更多的战斗诗篇,为发展社会主义诗歌创作作出贡献

新华社讯 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北京市的诗歌创作取得了可喜成果。在新的一年到来的时候,全市广大业余和专业诗歌作者学习、吟诵毛主席的壮丽诗篇《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和《念奴娇·鸟儿问答》,更加豪情满怀,决心向毛主席学习,为发展社会主义诗歌创作作出新贡献。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北京市群众性的诗歌创作蓬勃发展。许多工厂、农村、部队、学校、商店,诗满墙,歌嘹亮,写诗、赛诗、评诗活动成了首都人民经常性的文化活动之一。近几年来,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首都工农兵群众和专业作者的诗集就有二十多部。这些诗集生动地反映了首都人民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沿着毛主席革命路线奋勇前进的步伐。

紧密配合当前三大革命运动的发展,为现实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服务,是北京市群众性诗歌创作的一个鲜明特色。近三年多来,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组织的工人业余诗歌创作组和朗诵组,配合各个时期的战斗任务创作了大量诗歌,到工厂、学校,举行了一百四十多场诗歌朗诵会。最近,他们还举办了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诗歌朗诵会,用一首首战斗的诗歌回击教育界的右倾翻案风,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

北京市诗歌创作的另一个特点是具有广泛的群众性。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北京市广大工农兵群众为了在上层建筑领域实行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纷纷拿起笔来,运用诗歌作为投枪和匕首,批判修正主义,批判资产阶级,批判反动没落阶级的意识形态孔孟之道,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大兴县红星人民公社的社员最近两年来创作了九万首诗歌,大多数社员都参加了赛诗活动。不仅大人写诗,儿童也参加。西城区西四北小学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就有六百多名学生创作了上万首儿歌,用来批判林彪、孔老二,批判散布孔孟之道的坏儿歌和《三字经》之类的坏书。最近,他们又以儿歌为武器,批判了那种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否定教育革命的奇谈怪论。

北京市的各级党委重视诗歌创作队伍的建设。北京人民出版社、《北京文艺》编辑部、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通过举办诗歌创作学习班,座谈会,报告会,以及专业人员同群众诗歌爱好者相结合进行创作等形式,培训了一批诗歌创作骨干。一支拥有工人、农民、战士、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和专业诗歌作者的诗歌创作队伍正在逐步发展壮大。

新华社天津电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推动下,天津市广大工农兵业余诗歌作者密切联系三大革命运动的实际,创作了一大批诗歌。在新的一年里,他们学习毛主席新发表的两首词,决心创作更多的战斗诗篇,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斗争擂战鼓。

批林批孔运动中,天津宝坻县小靳庄的群众性诗歌创作活动广泛深入地开展起来,创作了许多歌颂毛主席,歌颂共产党,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歌颂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诗歌,发挥了革命诗歌的战斗作用。在小靳庄经验的推动下,天津市的诗歌创作活动蓬勃地开展起来。天津市出版部门从去年以来就出版了《小靳庄诗歌选》、《放声高唱跃进歌》、《一代风华》、《我们要当小闯将》等多种诗集。这些在群众性诗歌创作的基础上挑选出来的作品,无论从思想内容还是艺术形式上,都反映了天津工农兵创作的新水平。

目前,天津市的工农兵业余诗歌创作队伍已有六百多人,其中不少人是文化大革命以来才开始写诗的。这些工农兵业余作者在三大革命运动中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他们在各级党委的领导下,认真看书学习,一边坚持参加生产劳动,一边满腔热情地从事创作,给天津市的诗歌创作带来了新的生气。他们的创作水平不断提高。去年以来,天津市人民出版社先后举办了四期业余作者学习班,组织他们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学习毛主席关于文艺创作的论述,批判修正主义文艺路线,交流创作经验和体会,进一步提高了业余作者的理论水平和写作水平。

新华社上海电 毛主席的壮丽诗篇《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和《念奴娇·鸟儿问答》发表以后,极大地鼓舞了上海广大工农兵群众和专业诗歌作者。他们认真学习毛主席关于诗歌创作的一系列指示和光辉实践,决心以阶级斗争为纲,创作更多的战斗诗篇,促进社会主义诗歌创作的更大繁荣。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上海许多工厂、人民公社、农场、部队、商店、学校,紧密配合现实斗争,举行赛诗会,印发诗传单,编诗集,出诗刊,出现了群众写诗群众唱的生动局面。专业诗歌作者也纷纷深入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努力创作歌颂工农兵英雄形象,反映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作品。上海多次举行了“歌唱文化大革命新生事物”、“深入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歌颂教育革命”等专题赛诗会,并且把不少诗作谱成曲子,举办诗歌演唱会演唱。在群众性诗歌创作活动蓬勃开展的基础上,几年来,上海的报刊和出版社发表和出版了不少工农兵群众和专业诗歌作者的作品。仅上海人民出版社就先后出版了十五种诗集。最近《朝霞》文艺月刊出版的一期诗歌专辑,就刊载了七十多位诗歌作者的作品。他们当中,有长期从事诗歌创作的。也有新近拿起这一武器的。他们的作品形式多样,有抒情诗、叙事诗、散文诗,也有民歌、儿歌、歌词,以及一些旧体诗。

上海的业余和专业诗歌作者十分重视诗歌的战斗作用,努力用自己的诗歌创作来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他们热情地歌颂毛主席,歌颂共产党,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歌颂社会主义新生事物,使诗歌成为广大人民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号角。一九七五年出版的《上海新民歌选》,收集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中涌现的民歌一百多首。这些民歌热情地歌颂了毛主席和共产党,表达了工农兵群众誓把无产阶级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和插队的青年教师创作的诗歌合集《大汗歌》,热情地歌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也纪录了他们在广阔天地里经风雨、见世面,茁壮成长的战斗历程。一年多前出版的叙事诗集《雏鹰》,努力塑造青年工人和青年干部的英雄形象,有力地批驳了那种“一代不如一代”的谬论。上海师范大学、复旦大学的师生,在深入批判教育界种种奇谈怪论的斗争中,也以诗歌作武器,歌颂教育革命的胜利成果,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对教育界的右倾翻案风作了有力的回击。

在群众性诗歌创作活动蓬勃开展的过程中,上海市各级党组织不断加强对诗歌创作队伍的领导,经常组织诗歌作者们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习毛主席关于文艺工作的一系列指示,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深入批判刘少奇、林彪的修正主义路线,提高他们执行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自觉性。最近,上海有关部门就多次组织诗歌作者学习毛主席关于诗歌创作的一系列指示和光辉实践,认真讨论了发展诗歌创作的问题。市有关部门和许多基层单位还采取多种措施,为诗歌作者创造条件,让他们到火热的群众斗争中去汲取丰富的政治营养,进行诗歌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