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口、有韵、易记、能唱——重读鲁迅有关诗歌的一封信

江天 (1975.10.09)

关于诗歌创作问题,鲁迅先生在一封信中曾经作过重要论述。鲁迅先生说:“诗歌虽有眼看的和嘴唱的两种,也究以后一种为好;可惜中国的新诗大概是前一种。没有节调,没有韵,它唱不来;唱不来,就记不住,记不住,就不能在人们的脑子里将旧诗挤出,占了它的地位。”又说:“我以为内容且不说,新诗先要有节调,押大致相近的韵,给大家容易记,又顺口,唱得出来。”鲁迅先生这封信虽是在四十多年前写的,但是,他提倡诗歌要顺口、有韵、易记、能唱,这对搞好我们当前的诗歌创作仍然有其深刻的意义。

毛主席十分关心诗歌创作的发展和繁荣,早在一九五七年就曾经指出:“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体,旧诗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毛主席对诗歌创作和文艺创作所作的一系列重要指示,为五四以来争论不休的诗歌发展道路的问题,指出了明确的方向。多年来,广大诗歌作者,也朝这个方向作了种种探索和努力,在批判继承我国古典诗歌和民歌的基础上发展社会主义诗歌创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特别是一九五八年新民歌群众活动的蓬勃发展,对社会主义诗歌创作产生了意义深远的影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广大工农兵群众中又涌现了一大批新歌手,他们写了大量的诗歌,热情歌颂我们伟大的时代,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战斗,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但是,在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统治时期,诗歌创作发展的步伐并不快。今天,从广大群众对诗歌创作的要求来看,目前内容深刻、能唱、能为人们记住和背诵的好诗还是不多。这种情况说明,如何在批判继承古典诗歌和民歌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创造能够充分表现革命内容,为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民族形式,在实践中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完全解决。

鲁迅要求诗歌顺口、有韵、易记、能唱,这对于我们遵循毛主席指出的方向,进一步发展诗歌创作的问题,很有教益和启发。诗歌是号角,是投抢,如果不顺口,没有韵,不能唱,记不住,那就会局限在一个较小的圈子里,不能为广大群众所掌握。鲁迅当时讲诗歌形式问题的出发点是为了革命,为了战斗。五四以后,一部分以反帝、反封建为内容的诗歌,在当时起了积极的作用,但由于它们在形式上受欧化的影响较多,不能为广大群众所掌握,只能局限在一部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圈子里;而形形色色的封建复古势力,则拚命利用内容反动的旧诗为剥削阶级争夺阵地,斗争十分尖锐。鲁迅深深有感于此,因而说,诗歌没有节调,没有韵,唱不来,记不住,“就不能在人们的脑子里将旧诗挤出,占了它的地位。”我们今天提倡顺口、有韵、易记、能唱,也正是为了进一步发挥诗歌的战斗作用,让战斗的号角更嘹亮,更好地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服务。

顺口、有韵、易记、能唱,是我国古典诗歌的传统,也是民歌的重要特征。一九五八年广大群众创作的优秀民歌,象“戴花要戴大红花,骑马要骑千里马,唱歌要唱跃进歌,听话要听党的话。”“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岭开道,我来了!”至今还鼓舞着人们,这不但是因为这些作品表达了大跃进年代工农群众的革命激情,而且因为它们顺口、押韵,所以能被人们记住。其中有好些已被谱成歌曲,广泛流传了。能唱也应该是我们对诗歌的一个基本要求。诗和歌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好诗可以谱曲,好曲也可以填词。诗与歌、词与曲、诗词与音乐的结合,可以从汉乐府、唐诗、宋词、元曲以至近代、现代的民歌中,找出不少出色的例子。

在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过程中,革命样板戏的创作实践,为我们在词曲结合方面,提供了新鲜的经验,作出了成功的范例。革命现代京剧在唱词写作中,就十分注意这一点,象杨子荣唱段:“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专拣重担挑在肩。一心要砸碎千年铁锁链,为人民开出(那)万代幸福泉。”词意深刻,音韵优美,因而在群众中广泛传唱,成为鼓舞人们的力量。采用新的韵白体制,又进一步要求念白写作吸收古典诗歌和民歌的长处并予以创新,如“风里来,雨里走,终年劳累何所有?只剩得,铁打的肩膀粗壮的手……”念起来琅琅上口,听起来深刻感人。优秀的革命歌曲象《国际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东方红》等等,也都因诗和音乐的结合而广泛流传。从这些唱词、韵白、歌词的创作中,我们的诗歌工作者可以吸取宝贵的经验,以促进新诗民族形式的发展,我们的音乐工作者也可以从中研究如何使诗歌和音乐进一步结合。

顺口、有韵、易记、能唱,都是涉及如何提炼诗的语言,属于诗歌形式方面的问题。但是我们不应忽视,内容决定形式,形式也反转来影响内容。在文艺作品中,较好的艺术形式,就能较好地表现政治内容,产生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和战斗力;反之,艺术形式较内容差,就会妨碍政治的充分表达,从而削弱了艺术感染力和战斗力。离开革命的政治内容去片面追求形式美,就要陷入形式主义、唯美主义,这是必须反对的;但是,为了更好地表现革命的政治内容,我们应该注意讲究形式,力求达到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对于新诗来说,要做到顺口、有韵、易记、能唱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们应该朝这个目标去努力。

提倡诗歌要顺口、有韵、易记、能唱,是不是排斥只能看而不易记和不能唱的诗歌呢?当然不是。毛主席指示我们:“艺术上不同的形式和风格可以自由发展”。工农兵的革命斗争生活丰富多采,劳动群众的要求多种多样,作者的表达方式和写作风格也多种多样,我们的作品应该百花齐放,在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下,发展艺术形式风格的多样性。事实上,只能看而不易记和不能唱的诗也还将是大量的,即使很不整齐的所谓“楼梯式”的诗,真正写得好的也会受到欢迎。

毛主席关于学习理论、反修防修,安定团结和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重要指示,已经成了全国亿万人民的革命行动,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形势一片大好。让我们遵循毛主席指出的诗歌发展方向,学习鲁迅提出的诗歌创作的重要论述,为我们伟大的时代纵情地歌唱,勇敢地战斗,促进社会主义诗歌创作的新的繁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