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继续革命 永葆战斗青春——话剧《九龙滩》观后

陈文平 (1975.06.15)

四川省代表团话剧队创作演出的五场话剧《九龙滩》,通过整治乌蒙江航道中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种世界观的尖锐斗争,塑造了永葆革命青春的老红军干部赵志江的英雄形象,热情地歌颂了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光辉思想。看了这个戏,对我们当前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提高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觉悟,有很大的启示。

为了表现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这一重大主题,这个剧以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把故事发生的背景放在一九六二年前后国内外阶级斗争十分尖锐的时刻,选择九龙滩这个象征着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尖锐、复杂的典型环境和炸礁治滩这一典型事件。九龙滩礁石纵横,滩险水急,特大暗礁龙头石堵塞了航道。但是,在九龙滩阻挡前进道路的不只是江里的暗礁,更严重的是钻进革命队伍和人们头脑里的“暗礁”,这是更大的“拦路虎”。隐藏得很深的反革命分子魏升,钻进了党内,篡夺了航管站的领导权。他借助江里的明滩暗礁,在岸上兴风作浪,大干反革命的勾当。阶级斗争也反映到党内和领导班子内。地区主管工交工作的胡副专员,执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大刮“下马”倒退的妖风。地区交通局长王保成,在严重的斗争面前,迷失了方向,自觉不自觉地成了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面对这些错综复杂的矛盾,地区交通局党委书记赵志江依靠广大航道工人,发扬革命战争年代的那种拚命精神,对一切阻挡革命前进的“礁石”,不管它是明的、暗的,也不管它是水里的还是岸上的,都要把它炸个粉碎,让社会主义的航道永远畅通。这就寓意深长地表现了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要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建设社会主义,就要抓好阶级斗争,批判修正主义,批判资产阶级。话剧《九龙滩》的主题,是富有现实的教育意义的。

主题思想,主要是通过人物形象来体现的。《九龙滩》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在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思想斗争的风口浪尖上塑造主要英雄人物的经验,围绕赵志江设置了几组矛盾:赵志江同隐藏很深的阶级敌人魏升的矛盾;同执行修正主义路线的胡副专员的矛盾;同骄傲自满、无所作为的老战友王保成的矛盾。剧中以赵志江同王保成的矛盾作为主线,把其它矛盾都交织起来,在一浪高一浪的斗争中展示了赵志江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觉悟。

赵志江同王保成斗争的实质,是要不要保持革命战争时期的那种拚命精神,将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的问题。

斗争首先表现在对革命事业的态度上。赵志江同王保成都是苦船工出身,从小在一块拉船跑滩,是根连根的苦兄弟;参加革命以后,一同跟随党和毛主席南征北战,是心贴心的好战友。但是,到了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两位老战友在对待治滩炸礁的问题上却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赵志江“敢”字当头,鲜明地提出“斩礁破浪,开顶风船”;王保成“怕”字当头,采取“惹不起躲得起,绕开暗礁走”的态度。因此,在胡副专员执行错误路线时,王保成积极追随,主张炸礁工程“悬崖勒马”,甚至准备接受工程“全线下马”的命令。赵志江发扬无产阶级的反潮流精神,坚决抵制错误路线,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个进,一个退,一个上,一个下,一字之差,反映了两条路线的斗争。”在王保成看来,打了多年仗,夺得了社会主义江山,现在该喘口气啦!他满足于“步子不大年年走,贡献不大年年有”,不愿意再去冒风险。赵志江却认为,正因为我们跟随毛主席打了那么多年仗,今天就更应该继续发扬战争年代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拚命精神,按照毛主席和党中央关于“整治和疏浚航道,以利交通”的指示,大干快上,彻底改变航道面貌,让乌蒙江连接长江,通向大海,建立一条社会主义的水上铁路。剧本通过赵志江和王保成在对待革命事业态度上的矛盾斗争,热情地歌颂了赵志江敢闯敢干,继续革命的精神,尖锐地批判了王保成那种逃避风险、无所作为的庸人哲学。

赵志江和王保成的斗争还表现在对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的态度上。赵志江用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武装头脑,懂得“无产阶级专政不是阶级斗争的结束,而是阶级斗争在新形式中的继续。”搞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面临的虽不是过去枪林弹雨的战场,但同样是“打仗”,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殊死搏斗。因此,他始终保持着高度的革命警惕性,既注意观察江里的激流暗礁,更注意警惕岸上阶级斗争的风云。对整治航道的工作,他不是首先抓生产技术问题,而是把抓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放在首位。他从船工老陶落水牺牲的事件中,发现魏升的疑点;从长青师傅口中听出魏升这个人见风使舵、反复无常;从魏升的阿谀奉承、挑拨离间、两面三刀的言行中,发现这个人气味不正;从魏升利用胡副专员“退到底”的错误决定,推波助澜,热衷于搞资本主义的表演中,进一步看清了这个人的真面目……。赵志江依靠群众,调查研究,紧紧掌握斗争的主动权,终于把这个隐藏得很深,伪装得很巧妙,手段很狡猾的反革命分子抓住了。与赵志江相反,王保成在胜利的形势面前,滋长了骄傲自满,以功臣自居,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因此,被魏升的吹吹拍拍、庸俗捧场弄昏了头脑。他让魏升这个反革命分子钻进了党内,当了航管站站长。对魏升大搞资本主义的一系列复辟活动,采取姑息、容忍,甚至赞助的态度。王保成在严重的阶级斗争面前,完全解除了思想武装,滑到了邪路上去。

赵志江同王保成的分歧还表现在如何对待资产阶级法权的态度上。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资产阶级法权还存在,但必须加以限制。因此,能不能自觉地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抵制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侵蚀,这是关系到能不能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一个原则问题。赵志江是一个领导干部,但是在他身上没有丝毫的官气。剧本为了突出他这种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政治本色,精心地安排了他的第一次“亮相”。作为地区交通局党委书记,他重回乌蒙,不坐车,不乘船,一路步行拉纤来到九龙滩,尚未歇气,就遇到船触险滩,万分危急,赵志江二话没说,衣服一甩,就带领群众抢险救船。这一行动出乎意料之外,合乎情理之中,给人留下了强烈的印象。它表明赵志江进城以后,职务变了,普通劳动者的本色没有变;生活条件变了,艰苦奋斗的作风没有变;地位变了,与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感情没有变。由于他既是群众的带头人,又是群众的贴心人,就能摸透群众的脉搏,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就能充分调动广大群众的革命积极性,克服重重困难,胜利前进。王保成在战争年代也同群众有过血肉联系,刚进城的时候,也和工人一起住山洞、“啃”石头,艰苦创业,开出了沿江几百里长的一条纤道。但是,他满足现状,固步自封,参加劳动少了,调查研究少了,逐渐丢掉了艰苦奋斗、联系群众的革命传统。他对长青师傅精心绘制的图纸,连看也不想看,对工人的建议书采取资产阶级“老爷式”的态度。他看不见群众中蕴藏着极大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忘记了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甚至摆官架子,不平等待人,严重脱离实际,脱离群众。这是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在干部队伍中的一种反映。毛主席指出:“无产阶级中,机关工作人员中,都有发生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的。”从王保成的言行中可以看到,资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法权观念已经侵入了他的头脑,他不仅不能抵制它,反而欣赏它。这正是他缺乏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觉悟的表现。

赵志江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觉悟,来源于他孜孜不倦地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来源于对毛主席革命路线和共产主义事业的忠诚。他牢记毛主席的教导:“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因此,他始终保持着“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这就使他能够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永葆革命者的战斗青春。王保成这样的同志,主观上是要革命,要跟党走的。但是,由于放松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放松世界观的改造,缺少为共产主义大目标奋斗的自觉性,怕担风险,怕这怕那,实际是怕失去自己的既得利益。因此,修正主义路线来了,他就不能识别,甚至跟着跑。王保成的教训值得我们记取。

这个话剧通过赵志江同王保成的矛盾,提出了发人深省的问题: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还有没有仗打,还要不要保持革命战争年代那么一种拚命精神,坚持继续革命,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如何才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永葆战斗青春?《九龙滩》通过赵志江和王保成之间的矛盾斗争使我们认识到,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决不是经过一个时期,一个革命运动的考验就可以一劳永逸了,而必须在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的整个历史阶段,都能经受住考验,才能坚持继续革命,永葆战斗青春。

这个剧也还有些不足之处。戏的矛盾激化不够,转化显得有些仓卒。赵志江在促进矛盾转化中的主导作用也发挥得不足,这就影响了英雄人物的思想深度。。我们相信,四川省代表团话剧队的同志,在今后深入工农兵的火热斗争中,在深入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运动中,虚心听取工农兵群众的意见,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的经验,继续加工、修改,一定能把这个戏改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