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初澜 (1975.05.23)

在当前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热潮中,重温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使我们更感到这篇光辉著作意义深远,倍加亲切。

毛主席指出:“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要使全国知道。”文艺作为上层建筑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历来就是各个阶级的必争之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文艺战线历次斗争的经验、教训,使我们深切认识到,文艺如果不能成为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专政的武器,就会反过来成为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武器。斗争的实质就是如此。在当前的学习运动中,我们每个革命文艺工作者,一定要努力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把对资产阶级专政的问题搞清楚。

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级,如何不断地深入进行无产阶级文艺革命,如何不断发展和繁荣无产阶级的文艺创作,如何建设一支无产阶级的文艺队伍,如何在文艺领域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限制资产阶级法权,以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根本的、原则的问题,仍然是毛主席早就指出的为什么人的问题。既然我们的文艺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文艺工作者就必须投身到火热的群众斗争中去,转移立足点,改造世界观,走毛主席指出的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愿意不愿意、实行不实行与工农相结合,这不仅是检验我们为什么人的问题真正解决与否的试金石,同时也是辨别一个人到底是革命的,不革命的,还是反革命的最后分界。

随着社会主义革命的深入,为什么人的问题更加显得尖锐了。文艺为哪一个阶级、哪一条政治路线服务的问题,关系到文艺掌握在哪个阶级的手里。坚持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势必要限制文艺领域中严重存在的资产阶级法权。文艺工作者与工农相结合,又势必要对同样严重存在的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实行决裂。这就必然要从根本上动摇地主资产阶级在这块“世袭领地”的基础。因而他们反抗的劲头必然疯狂增长,旧思想、旧习惯势力也必然进行顽强的抵制。因此,斗争是不可避免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摧毁了刘少奇、周扬推行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统治,夺回了被他们在文艺领域所把持的领导权,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在搞样板戏的革命实践中,培育了一支进行文艺革命的骨干力量,树起了一批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样板作品,在为工农兵和如何为工农兵的问题上作出了榜样。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的锻炼和教育,一支有大批工农兵参加的革命文艺队伍正在成长壮大。这些年来,不少文艺工作者,在深入工农兵斗争生活,向工农兵学习,为工农兵服务的过程中,也有很大收获。他们从革命实践中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坚决实行与工农兵相结合。千真万确是改造文艺队伍的根本大计。

但是,我们还必须清醒地看到,在文艺这个领域,有些方面资产阶级还占着优势,还存在着文艺黑线影响的种种表现,改革的成果也并不巩固。资产阶级文艺思想、名利思想、宗派情绪、行帮习气等地主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和生活作风,还在我们的队伍内部起着腐蚀剂的作用。现在看得越来越清楚了,为什么文艺界的资产阶级“土围子”,打掉一个还会长出一个?为什么文艺界的“资产”风,今天在这里刹住了,明天在那里又会再刮起来?为什么在文艺界这块土壤上,批判了老的资产阶级分子,新的资产阶级分子仍要出现?这一切都告诉我们对文艺领域里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坚持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文艺工作者一定要坚持与工农相结合,改造世界观,真正解决为什么人的问题。如果与工农群众结合这个问题还解决得不好,因而给资产阶级留下可乘之机,开了方便之门,便会给他们的复辟活动造成有利的条件。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我们从文艺战线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中,可以找出某些带规律性的东西,以加深我们对现实斗争的认识。刘少奇、周扬一伙是怎样在文艺界搞资产阶级专政的呢?他们以所谓“全民文艺”论的反动纲领来反对文艺的工农兵方向。他们一个重要的反革命策略,就是推行“三名”“三高”政策,宣扬什么“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把商品交换原则实行于文艺领域,极力巩固、扩大和强化资产阶级法权,使资产阶级法权思想自由泛滥,以堵塞文艺工作者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这样一来,那些把文艺界当成名利场的人,那些受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影响较深的人,就会舒舒服服地吞下他们裹着糖衣的毒饵。其中有的人,就会从资产阶级生活作风开始,逐渐变成精神贵族,变成新的资产阶级分子,变成推行文艺黑线和支持资产阶级专政的社会基础。这就使我们懂得谁要是不认真实行与工农结合,而是想利用资产阶级法权来造成自己的特权地位,谁就会成为资产阶级的俘虏,甚至在政治上走向邪路。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以后,我们的一些同志,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曾经不同程度地走上了与工农结合的金光大道,写出过一些好的和比较好的作品,但随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进入大城市了,就不再深入工农群众的斗争生活中去了,慢慢向修正主义滑去。此种教训,一再地证明了毛主席的深刻论断:“他今天把自己结合于工农群众,他今天是革命的;但是如果他明天不去结合了,或者反过来压迫老百姓,那就是不革命的,或者是反革命的了。”

在学习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重要指示的时候,我们更应该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高度,来认识和解决与工农相结合的问题。要看到,为了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抵制资产阶级影响,逐步缩小三大差别,削弱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产生的土壤,我们都必须坚持实行与工农相结合。这是我们文艺工作者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必由之路,是发展无产阶级文艺和建设革命文艺队伍的必由之路,是在文艺领域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必由之路。

毛主席教导我们,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要做到长期,就是说不能中途停顿或半途而废。这是走一辈子还是走一阵子的问题。只有始终不渝地坚持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才能解决对工农兵不熟、不懂的问题,才能经过长期的甚至是痛苦的磨练,使自己的思想感情来一番变化,来一番改造。有些同志不愿意或做不到长期到工农兵中去,其实就是不愿意或者没有决心与修正主义文艺路线决裂。因为这一变一改,就要舍弃他不愿舍弃的一些东西,比如,城市优越的物质条件,小家庭舒适的“安乐窝”,以及他已经习惯了的生活圈子、思想情趣等等。总之就是不愿意离开旧轨道,所以,一旦要他走到工农群众中去,就感到步履艰难了。要做到无条件,就是说要在与工农相结合这条道路上,下定决心,克服困难,发扬革命精神。那种过分夸大困难,找种种借口不下去;或者身下心不下,避难就易,“下”而不“深”,都是不对的。要做到全心全意,就是要“做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不是“把自己看作群众的主人,看作高踞于‘下等人’头上的贵族”,这是每个文艺工作者必须解决的立场问题或者态度问题,也就是世界观的问题。我们到工农兵群众的斗争生活中去,能否真有收获,也完全取决于此。这个问题,不但对每个知识分子出身的文艺工作者来说,有着根本的原则的意义;就是工农兵业余作者,也要象户县的农民画作者那样,“身在工农画工农,还要恭恭敬敬学工农”。要继续批判刘少奇、林彪反对文艺工作者与工农相结合的谬论,把与工农相结合作为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的极其重要的课题,真正使自己在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中扎下根。要在与工农结合的过程中,认真改造世界观,真正做到全心全意,逐渐把立足点移到工农兵这方面来,移到无产阶级这方面来。

当前,广大工农兵群众在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过程中,理论联系实际,涌现了许多向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勇猛冲击的先进人物,这是我们每个革命文艺工作者学习的榜样。我们文艺工作者要跟上工农兵前进的步伐,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要和工农兵一起进一步开展对修正主义路线的革命大批判,包括进一步批判修正主义文艺路线。要自觉地在党的领导下,深入工农兵,学习工农兵,反映工农兵。要在与工农相结合的过程中改造自己和自己作品的面貌,创作出更多更好的革命文艺作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工农兵服务。广大工农兵对我们文艺工作者寄予满腔希望。让我们始终沿着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不断前进,而不要中途停顿,更不要向后倒退,倒退是没有出路的。我们在与工农相结合这条道路上努力学习,努力奋斗,大步前进,就一定会迎来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文艺更加繁荣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