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靳庄是怎样开展诗歌创作活动的?

天津市文化局创作评论组 (1975.02.06)

天津市宝坻县林亭口公社小靳庄大队的群众性诗歌创作活动,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的推动下,在学习、普及革命样板戏的热潮中,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的。他们的诗歌,热情歌颂伟大领袖毛主席,歌颂中国共产党,歌颂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并对林彪、孔老二进行了深刻有力的批判。他们的诗歌,主题鲜明,语言简练,刚健清新,充满了强烈的无产阶级感情和战斗精神,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发挥了革命文艺的“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战斗作用。

小靳庄是怎样开展群众性的诗歌创作活动的呢?

党支部也要管诗歌创作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新成立的小靳庄大队党支部,特别重视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革命。他们回顾文化大革命前,宣扬孔孟之道和资产阶级思想的坏戏、坏书、坏曲艺腐蚀群众的思想,助长资本主义歪风,危害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情况,认识到:无产阶级如果不去占领农村思想文化阵地,就不能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巩固和发展集体经济。于是党支部举办了政治夜校,大力普及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带领群众同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作斗争,大立社会主义新思想、新文化。

一九七二年冬天,有的民兵写了一些诗歌,赞扬群众的革命干劲,表扬村里的新人新事,登在黑板报上,受到了群众的欢迎,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一九七三年冬季,小靳庄掀起“农业学大寨”、改土治碱的热潮。贫下中农和社员群众在热烈而紧张的劳动中情不自禁地开口编诗,互相叫阵,展开了热火朝天的劳动竞赛,你追我赶,干劲倍增。这些生动的事实,启发了党支部的同志们。他们感到,社员群众写的革命诗歌,表达了贫下中农的思想感情,表扬了先进人物,形式生动活泼,群众爱听好记,明白易懂,能鼓斗志添干劲,是进行政治思想教育的好武器。

当时正是党的十大召开不久,党支部的同志重温了毛主席的教导:“文艺是从属于政治的,但又反转来给予伟大的影响于政治。革命文艺是整个革命事业的一部分,是齿轮和螺丝钉”,学习了周恩来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指出的:“要重视上层建筑包括各个文化领域的阶级斗争,改革一切不适应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对抓意识形态领域里阶级斗争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的认识有了进一步提高。他们联系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利用修正主义的文艺,作为腐蚀群众、复辟资本主义的温床;叛徒、卖国贼林彪一伙利用抄旧诗、写黑诗词进行反党;本村个别坏人也曾传播坏儿歌、顺口溜来诬蔑社会主义,毒害青少年等活生生的事实,认识到既然阶级敌人利用反动诗歌向我们进攻,我们就要针锋相对,大写革命诗歌来反击。这是阶级斗争的需要。党支部决心把开展群众性诗歌创作活动当作一项重要的政治思想工作来抓,经常加以研究,并指定一个支委抓这项工作。在大力学习和普及样板戏的同时,把诗歌创作列为政治夜校的活动内容之一,广泛发动群众写诗。支委们以身作则,带头写诗。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党支部抓群众性的诗歌创作,坚持用党的基本路线教育群众,引导群众根据党的基本路线的精神写诗、评诗。在政治夜校里组织社员群众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光辉著作,用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武装群众,使群众的诗歌创作“服从党在一定革命时期内所规定的革命任务”。这样,在小靳庄,就出现了“诗满田园歌满庄,全村一片新气象,贫下中农登诗坛,文化领域红旗扬”的生动活泼的局面。

诗歌创作也要发动群众

毛主席教导我们,“什么工作都要搞群众运动,没有群众运动是不行的。”小靳庄党支部认为,开展诗歌创作活动,也要搞群众运动。他们广泛、深入地做政治思想动员工作,把广大贫下中农和社员群众充分发动起来,明确写诗的目的,增强创作信心。

贫下中农狠批了孔老二的“上智下愚”谬论和林彪反动的“天才论”。他们豪迈地说:我们劳动人民能创造社会的物质财富,也能创造精神财富,我们贫下中农就是要用无产阶级思想占领诗坛。小靳庄贫下中农和社员群众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大胆创作。老贫农魏文中,在政治夜校学习中才摘掉文盲帽子,他刻苦写诗,十几行的一首诗往往要好几个晚上才写成。他先后创作了《斗倒龙王战胜天》等几十首深受社员群众欢迎的诗歌。

魏文中的诗歌创作,对社员群众是很大的激励。党支部又组织了讲诗、赛诗、评诗活动,因势利导,推动群众性诗歌创作广泛开展起来。

讲诗。党支部指派专人,结合实际,在夜校里讲诗歌创作的重要意义。讲解写诗的基本知识,讲写诗也必须认真学习和运用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坚持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努力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对生活中的矛盾斗争进行典型概括,等等。同时,让写诗的骨干讲自己学习样板戏进行诗歌创作的心得体会,起典型示范作用。

赛诗。党支部根据现实斗争的需要,经常组织各种赛诗会。赛诗会既总结和检阅群众诗歌创作的成绩,又能进一步鼓动更多的人参加诗歌创作。

评诗。党支部组织群众在政治夜校或是劳动休息的地头,用无产阶级政治标准和艺术标准评论诗歌,促进群众诗歌创作的健康发展。评诗还把作者的思想表现同所写的诗歌结合起来评论,从而促进作者思想革命化。

群众发动起来了,参加写诗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思想上明确为革命写诗,所以能虚心听取意见,不断修改加工。许多好的和较好的诗歌,都是经过作者同群众一起反复讨论、修改写成的,是群众的集体创作。

光有群众的积极性,没有骨干队伍也不行。在党支部领导下,小靳庄有一支相当大的骨干力量。他们是生产战线上的尖兵,是批林批孔的闯将,是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是小靳庄“十件新事”的积极参加者和带头人,也是诗歌创作的活跃分子。他们写的诗歌最多,质量也好,在写诗、讲诗、赛诗上,能带领群众共同提高,共同前进。

斗争出好诗 写诗为革命

小靳庄贫下中农和社员群众战斗在农村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斗争生活丰富,思想感受深刻。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革命风暴和战天斗地、改造山河的战斗,激起他们的创作热情。特别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社会主义新农村日新月异,新人新事层出不穷,给写诗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小靳庄诗歌创作积极分子深有体会地说:在劳动紧张、斗争激烈时,情不自禁地要写诗,不写出来不行。斗争生活越丰富越有诗可写。只有生活在阶级斗争和生产斗争的激流漩涡里,才能够写好诗。

诗歌是阶级斗争的武器。小靳庄群众的诗歌创作,来自三大革命运动,又反转来为三大革命运动服务,推动三大革命运动的深入发展。副队长王新民的《批判会上一只斗》,控诉地主阶级的罪恶,老贫农魏文中的《坚决和林彪斗到底》一诗,用自己的苦难经历,批判林彪“克己复礼”妄想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用心,使群众受到形象的阶级教育,提高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觉悟。

小靳庄群众创作的诗歌,是在意识形态领域里进行革命的武器。在批林批孔运动中,贫下中农和社员群众写诗作文,横扫几千年的陈规陋习,同旧的传统观念彻底决裂,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灭资兴无。他们批判了“男尊女卑”的反动观念,落实了男女同工同酬,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空前高涨。女民兵霍凤玲等十二位已经订婚的姑娘,向旧的思想意识宣战,主动退回彩礼,并写了《砸烂封建老一套》这首诗表示决心。她们的革命行动,影响和带动了全公社、全县,有八千多个已订婚的姑娘退了彩礼。这真是:革命诗歌造舆论,社会主义新风遍地传。

小靳庄群众创作的诗歌,也是向大自然开仗的战鼓。他们把劳动的工地变成赛诗的场地。革命诗歌大大焕发了群众的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大干一冬,实现了“河挖三尺,地长一寸”,使农业生产改变面貌,“涝洼变成米粮仓,碱滩处处献百宝。”

小靳庄群众创作的诗歌,又是促进革命团结的武器。文化大革命前,这里的阶级敌人用反动的顺口溜来挑拨干群关系,破坏革命团结。今天,小靳庄社员和干部写诗颂扬新型的干群关系,大大促进了干部和社员之间的革命团结。

“革命文化,对于人民大众,是革命的有力武器。”小靳庄的群众诗歌创作,正是作为革命机器上不可缺少的齿轮和螺丝钉,在农村三大革命运动中,充分发挥革命文艺的战斗作用,帮助干部和群众,“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