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五七艺术大学美术学院在户县开门办学

批判资产阶级美术教育体系 向贫下中农和农民业余美术作者学习 中央五七艺术大学美术学院在户县开门办学 促进了师生们的思想革命化,改造了他们的艺术观

新华社 (1974.12.27)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讯 在批林批孔运动推动下,中央五七艺术大学美术学院到陕西省户县开门办学,虚心向户县贫下中农和农民业余美术作者学习,收到良好效果。

这所美术学院于去年十一月建校,今年四月开学。学制为三年,从工农兵中招收学员,第一届普通班的三十七名学员第一学年全部在户县开门办学。户县广大农民业余美术作者,在党的领导下,从一九五八年以来,始终遵循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所指引的方向,以美术为三大革命运动服务,取得了出色的成绩。户县造就了成批的有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又有丰富创作经验的农民业余美术作者。艺大美院在户县开门办学,对于促进美术教育革命,培养无产阶级美术事业接班人有重大意义。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前,由于刘少奇推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我国的美术教育事业把持在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手里。他们把旧的中央美术学院视为“艺术禁宫”,不向工农兵开放。他们的办学方法,就是关门“提高”,技术第一,使学生脱离无产阶级政治,脱离劳动群众,脱离三大革命运动实践。他们灌输给学生的所谓“基本知识”,是一套封、资、修美术大杂烩,他们强调的所谓“基本训练”,就是强制学生搞室内石膏像和模特儿裸体写生。他们要学生到希腊、罗马的古洋画和中国的古国画以及现代资产阶级、修正主义各画派的画册中寻“感受”,学“技巧”,散布一套所谓“画画靠天才、创作靠灵感”的唯心主义黑货。在这种资产阶级教学思想的毒害下,许多从旧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学生,不会创作,其思想感情,同工农兵格格不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广大师生对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和资产阶级的美术教育体系进行了革命大批判。为了改革旧的美术教育制度,肃清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流毒,艺大美院坚决实行开门办学。

在户县开门办学的过程中,艺大美院始终把转变学生的思想放在首位。学院党组织遵照毛主席关于“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的教导,组织师生以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为武器,深入批林批孔,批判资产阶级的美术教育体系。师生们到户县后,分别在农民业余美术作者刘志德、李凤兰和刘知贵在大队设立教学点,请地方党组织、贫协代表和农民业余美术作者参加领导和管理学校,并请刘志德等农民业余美术作者作兼职教师。师生们积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密切联系群众,进行社会调查,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贫下中农不仅用自己的好思想、好作风影响、教育他们,还教他们按照正确的道路和正确的思想搞创作。特别是户县业余美术作者忠实执行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不图个人名利,为革命画画,“身为工农画工农,还要恭恭敬敬学工农”的高尚品质,为师生们树立了榜样。户县的广大贫下中农和农民业余美术作者,不但在三大革命运动中,而且在美术创作上,都是最认真的经验丰富的老师。每当学员们在创作中主题思想不明确,或题材选择不适当,或色彩运用上不符合要求时,往往是他们首先发现并予以纠正。每当学员们向群众汇报展出作品时,全村干部和群众都来看画、评画,态度是那么诚挚,意见是那么中肯。户县贫下中农这种对党的事业的热爱和支持美术教育革命的精神,使师生们深受教育。

在户县开门办学,促进了师生们的思想革命化,也改造了他们的艺术观。由于资产阶级在教育、文艺领域里的长期影响,有些师生还不能完全摆脱资产阶级的审美观点。到户县不久曾经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他们把一幅农民画《育苗》临摹成壁画时,感到画稿上的苗床“不合透视要求”,形象“不够理想”,就给它来了一番“提高”。结果贫下中农批评说,你们把苗床的透视改得合乎“要求”了,形象搞得合乎“理想”了,可是反映集体经济大发展的很多苗床看不见了,把帮助插队知识青年学农的农民画成了学生面孔,《育苗》原来的主题完全走了样。贫下中农的批评使教师和学员清醒起来,开始认识到由于自己的艺术观不对头,因而不能正确理解农民画的独创性。户县农民业余美术作者指导学员们进行创作,首先注意思想内容,注意作品反映什么思想感情。有的学员画树爱画怪树、歪枝,觉得这样好看。户县农民业余美术作者说,树要直,才能成材,才能对社会主义建设有用,歪枝、怪树只能砍掉当柴烧。他们还语重心长地说,一个人从开始学画就要和社会主义连在一起,路子要走正。通过向户县农民画家学习,师生们的艺术观不断发生变化。有些教师深有感触地说,这次到户县开门办学,既是一场教育革命,又是一场世界观和艺术观的革命。

艺大美院在专业教学中,坚持理论联系实际,紧密配合三大革命运动,以战斗任务组织教学,结合创作进行基础训练。这样便使学员们能够在思想、生活与技术上得到全面的锻炼和提高。从六月到九月,他们进行了三次创作教学。第一次创作的内容,主要反映紧张的“三夏”战斗;第二次是画农村三大革命运动中的先进人物和先进集体的事迹;第三次主要反映农村的批林批孔运动。每次创作,都要求学员深入进行调查研究,同时力求按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受真人真事的局限。创作时,从构思、选材、草图到定稿,都请农民业余美术作者参加讨论。有关构图、速写、素描、透视、解剖、色彩和白描等技术教学,则根据创作进程和需要来进行。这种为配合创作而进行的技术教学,不但是多方面的、切合实际的,而且一教就懂,一懂就能用。在三次创作教学中,仅四个月时间,学员们就画了单幅年画七十四幅,连环画二十二套,并在创作过程中画了大量的速写和素描,还配合党的中心工作画了幻灯片一百九十五幅,宣传画和批林批孔画一百二十六幅,壁画四十七幅,大队光荣榜先进人物肖像画五十七幅,出黑板报五十一期,《战地速写》十九期。事实证明,从创作入手结合战斗任务组织教学,不但从一开始就使学员树立用美术武器为三大革命运动服务的思想,而且很好地锻炼了他们观察生活、研究生活和反映生活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