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西沙的赞歌 英雄儿女的画谱 评《南海诸岛之一——西沙群岛摄影展览》

徐佑珠 胡颖 (1974.10.26)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五周年之际,《南海诸岛之一——西沙群岛摄影展览》在首都开幕了。

这个摄影展览共有近百幅彩色照片,内容相当丰富。作者伍振超等同志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充分发挥摄影艺术纪实性和形象性的特点,纪录了西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历史物证,描绘了西沙群岛的美丽景色,反映了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西沙军民的火热战斗生活,塑造了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西沙儿女的英雄形象。它集中表达了中国人民不容欺负、中国领土不容侵犯的民族尊严和钢铁意志。它是对美丽富饶的西沙和西沙英雄儿女的一曲热情赞歌,它是刺向觊觎我国领土的帝修反以及卖国贼林彪的一把犀利匕首。看过这些既有深刻思想内容,又有感人艺术力量的摄影作品,使我们在思想上政治上受到一次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教育。

毛主席教导说:“革命的思想斗争和艺术斗争,必须服从于政治的斗争”。各个阶级的人们在衡量、欣赏艺术作品时,都把政治标准放在第一位,首先根据作品的政治内容、政治态度和在政治斗争中可能发生的作用,决定其取舍。伍振超等同志的西沙摄影作品之所以给人深刻的教育和强烈的感染,首先是因为作者站在无产阶级立场,自觉地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利用摄影艺术武器,密切配合了当前国际国内的重大政治斗争。

我们伟大的祖国,幅员辽阔,江山多娇。但是,人民爱她,强盗垂涎。帝修反总是利令智昏,伺机侵犯。不久前,西贡伪政权悍然入侵我南海诸岛之一的西沙群岛,我西沙军民被迫自卫反击,胜利地保卫了祖国的领土主权。这是一场反侵略的国际斗争,也是反对卖国贼林彪投降主义路线的政治斗争。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伍振超等同志以战斗姿态,在短时间内创作出了既有数量又有质量的西沙摄影作品。在斗争中,很好地发挥了“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战斗作用。

西沙影展第一幅照片,是《五星红旗飘扬在西沙群岛》。鲜艳的国旗在蔚蓝的天空迎风招展,民兵警惕地监视海面,巡逻海岛。这生动的画面向全世界宣告:经过胜利的自卫反击战,西沙群岛全部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怀抱;我国人民坚决捍卫祖国的每一寸领土,给侵略者以迎头痛击!

影展中有一组照片,真实地纪录了考古工作者和西沙军民在岛上发掘地下文物的现场活动,并向观众展示了部分珍贵历史文物:西汉的“货泉”。东汉的“五铢”、宋代的“圣宋元宝”、明代的“永乐通宝”等古钱币,清代的青花瓷盘、瓷盆,刻有“视察纪念”的汉字碑……。这些文物照片,无可争辩地证明:我们祖先的足迹早已把“千里长沙,万里石塘”的南海诸岛踏遍,西沙群岛和南沙、中沙、东沙诸岛一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它有力地为中国人民伸张了正义,彻底驳斥了西贡伪政权的无耻诡辩。这就更加激发起我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对侵犯我西沙宝岛的西贡强盗的无比愤慨,对在自卫反击战中建立光辉战绩的西沙儿女的无限崇敬。

西沙影展中还有一些优美的风景照片。自然界本身并没有阶级性,但作者在描摹大自然时,总要注入某种感受,即“寓情于景”;观众也从作品获得某种感受,即“因景生情”。这就使作品必然具有一定的阶级性。伍振超等同志以对祖国无限热爱的深厚感情,着意描绘西沙群岛的自然景色,赋予作品鲜明的政治倾向,激起人民爱国主义的强烈共鸣。在《西沙宣德群岛鸟瞰》的画面上,西沙群岛象几十颗灿烂的明珠,撒落在碧波万顷的南海水面,在金色阳光下,闪烁着耀目的光彩。在《西沙鲣鸟》图里,一群争鸣欢唱的海鸟展翅翱翔,一排排野海棠挺拔茁壮,象在空中和陆地执勤的哨兵,为保卫祖国海疆贡献力量。面对这“山河壮丽,气象万千”的景色,人们不禁产生“怎容虎去狼来再受创伤”的感奋,下定“誓把反动派一扫光”的坚定决心。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指引下,西沙军民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伍振超等同志牢牢抓住党的基本路线这个纲,站在路线斗争的高度,着力反映西沙军民在毛主席、党中央亲切关怀下,团结一致,斗志昂扬,积极投入上层建筑领域的阶级斗争,普及、深入、持久地开展批林批孔运动,掀起“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新高潮等重大题材,这样就准确地把握了现实生活的本质特征,使作品富有强烈的时代精神,洋溢着浓厚的战斗气息。

英雄的西沙儿女是毛泽东思想武装的革命战士,他们在反侵略战争中勇猛陷阵,在革命大批判中也冲杀在前。从《边写边议边批》、《深批“克己复礼”》、《能文能武》、《培养理论队伍》等作品可以看到,西沙群岛上,批林批孔运动如火如荼:无论在椰林深处,还是在前沿阵地,到处都摆开革命大批判的战场,军民同仇敌忾,声讨林彪投降卖国、阴谋实行反革命政变、妄图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反革命罪行,批判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复辟倒退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政治路线及其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痛斥帝修反企图染指我国领土的狼子野心和强盗行径。

西沙军民能够赢得自卫反击战的辉煌胜利,是他们长期以来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抓革命,促战备,常备不懈的结果。虽然历史上侵占过西沙的帝国主义和不久前窜犯西沙的西贡傀儡都已惨遭失败,但是,只要帝修反存在,它们就不会放弃侵略野心。我们也决不因为胜利,而放松对帝修反侵略阴谋的警惕。西沙影展以大量的作品,表现了西沙军民在自卫反击战胜利后,坚持继续革命,加强战备工作的情景。他们牢记毛主席“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的教导,更加刻苦地训练杀敌本领,时刻准备歼灭敢于来犯之敌。看,水上侦察兵在《练擒拿格斗》,女民兵听得《一声令下》便全副武装急奔前沿,《西沙雄鹰》在祖国领空翱翔,《怒海轻骑》驰骋在祖国的南疆,……就是这些英雄的中华儿女,捍卫着西沙的每一滴水,每一寸土地。

五星红旗下的西沙群岛,在社会主义大道上突飞猛进。西沙影展向人们描绘了她的今日新貌。《广东省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革命委员会办公大楼》耸立在永兴岛上,它是无产阶级红色政权的象征。《永兴岛码头一角》是欣欣向荣的西沙群岛的缩影。《建设中的西沙》呈现一派热气腾腾的施工景象,预示着西沙群岛更加美好的明天。

伍振超等同志的西沙摄影作品,通过对上述重大题材的描写,形象地反映了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胜利,给人以教育和鼓舞。

摄影是通过视觉形象表现主题的,离开具体生动的形象,任何重大主题也无法表现。而人物形象的塑造,更是阐述主题的主要手段。

塑造哪个阶级的英雄形象,为哪个阶级树碑立传,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两条文艺路线的根本对立。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就指出:革命文艺应该“表现工农兵群众”,应该歌颂“人民,这个人类世界历史的创造者”。根据毛主席这一伟大思想,社会主义文艺必须把塑造无产阶级的英雄形象作为自己的根本任务。历来的资产阶级文艺路线则反其道而行之。林彪提出“写人”的反革命文艺口号,就是妄图抽掉人的阶级性,反对无产阶级英雄人物占领文艺舞台。这是阶级斗争在文艺领域的必然反映。

伍振超等同志努力实践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坚持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方向,热情为西沙英雄儿女写照。西沙军民的英姿,在他们的作品中得到充分的描绘。这里有许多荣立战功的英雄集体:曾在西沙领海同凶狂的敌舰周旋一个多星期的407渔轮的武装民兵(《劳武结合》);具有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以小胜大的396舰指战员(《团结战斗》);日夜坚守战斗岗位,确保战地和上级通讯联络的某部无线电连(《畅通无阻》);冒着枪林弹雨,为前线战士送水送饭的某部炊事班(《战地炊事班》)等等。根据革命样板戏突出主要人物的创作经验,伍振超等同志选择现实生活中具有代表性的英雄人物,发挥摄影的特写功能,进行艺术渲染,塑造出了一个光彩照人的英雄典型(《西沙民兵》、《西沙女民兵》、《重任在肩》、《舰长》、《冲锋在前》等等)。这些丰富多彩的群象和特写,构成了英雄西沙儿女的壮丽画谱。

文艺作品中的人物塑造,主要通过人物的斗争实践,表现人物所属一定阶级的本质的思想面貌。社会主义文艺在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时,就必须充分揭示其无产阶级的本质的思想面貌,而决不是象林彪所鼓吹的,表现什么抽象的、超阶级的“人的活思想”。伍振超等同志拍摄的西沙英雄儿女的形象所以感人至深,就因为它们鲜明地表现了无产阶级特有的性格和思想感情:热爱毛主席,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无比仇恨帝修反。

伍振超等同志不仅重视在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重大实践中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这个根本特点,同时还善于通过典型情节、细节和景物的具体描写,来刻画人物性格。

摄影作品不可能表现英雄人物成长的全过程,这就要作者悉心选取能够集中、深刻地表达其思想感情的典型情节,通过一定的瞬间,展现其整个的精神面貌。《西沙战士心向北京》描写一群战士围坐在收音机旁聚精会神地收听北京广播,脸上泛着幸福的微笑,人民战士对毛主席对党中央无限深厚的阶级感情跃然画面《铭记在心》描写两名战士一面在背心上刺绣“保卫西沙”的誓言,一面亲切谈心,人民子弟兵保卫祖国神圣领土领海的决心,从不言而喻的情节中自然流露出来。

摄影作品中的细节刻画,是塑造形象不可忽视的艺术手段。伍振超等同志能够在纷繁的事物中,提炼出典型细节,并在画面的整体结构上加以恰当安排。《西沙民兵》是个突出的例证。这是一幅造型甚美,十分英雄气概的人物特写。英雄身着红装,给人以青春似火的感觉;一手叉腰,显示他豪迈的气魄;一手紧握螺号,表现他高度的警觉;眉宇微蹙、目光凝视的面部表情,更表露了他保卫祖国的坚强决心和必胜信念,以及对敌人的无比仇视和蔑视。《西沙葫瓜》中,战士在硕果累累的瓜棚下淘米削瓜,安然啄食的鸡群占据了画面的前景,这个细节的突出描写,巧妙地表现了战士们以岛为家的革命情怀。

恩格斯曾经指出:文艺创作“除细节的真实外,还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摄影作品中的景物描写,是为人物活动提供典型环境的不可缺少的手段。伍振超等同志能够根据具体情况,进行恰如其分的景物描写,以景托人。《西沙民兵》中,人物的背景只是蓝天碧海,一片澄澈,它表现了南海特点,背景的简洁,是为了对英雄形象本身进行精雕细刻。《一声令下》使用虚实相衬的追拍法,使景物模糊,以强调女民兵奔跑的速度,表现民兵“召之即来”的战斗风格。《战地炊事班》以枝繁叶茂的野海棠为背景,淡淡的炊烟与缕缕光束相交织,烘托出炊事班在艰苦条件下热烈、乐观的情绪。《西沙战士心向北京》的写景,尤其别具匠心,作者采用逆光拍摄手法,有意识地将帐房外的景物收进画面,以浩茫的大海说明战士远在海疆的特定环境,以绚丽的骄阳衬托战士对毛主席和党中央炽烈的情感,情景交融,创造出了激动人心的艺术境界。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伍振超等同志创作的西沙英雄儿女的画谱,是对奴隶们创造历史的唯物史观的形象反映,对林彪之流的唯心主义天才史观的有力批判。

《南海诸岛之一——西沙群岛摄影展览》在紧密配合政治斗争,反映现实生活的重大题材和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等方面,都取得了出色的成绩。虽然还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如对西沙群岛的美丽富饶反映得不够充分,有些内容不够精炼,有些作品表现手法失之雷同。但我们相信,经过努力,这些缺点是完全可以克服的。

西沙影展中大量优秀作品的产生,是作者伍振超等同志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不断提高执行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自觉性;长期生活在战士中间,有扎实的生活基础;在技术上刻苦钻研、精益求精的结果。他们的创作实践,为广大摄影工作者提供了丰富的经验。

当前,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批林批孔运动正在普及、深入、持久地进行,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正在迅速发展,文艺战线形势大好。我们摄影工作者应以伍振超等同志为榜样,积极投身到三大革命运动的实践中去,不断提高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坚决执行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原则,坚持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以鼓舞人民在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团结战斗,进一步发展大好形势,夺取更大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