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戏也能写好阶级斗争——评独幕话剧《主课》

成志伟 (1974.10.14)

广西壮族自治区话剧团演出的独幕话剧《主课》,在这次四省、市、自治区的文艺调演中受到了观众的热烈欢迎。这出戏以它的创作实践告诉我们:只要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认真学习、运用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小戏也能写好阶级斗争。

《主课》描写的是一场围绕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问题所展开的阶级斗争。“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是毛主席的伟大号召。生产队长韦春松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指示,在三大革命运动的大风大浪中放手培养知识青年。地主分子山蚂蝗出于反动的阶级本性,对此恨得要命。为了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他蓄意制造了死猪事件,又阴险地嫁祸于富裕中农黄喜才。在这样复杂的阶级斗争面前,知识青年李敏由于缺乏阶级斗争锻炼,不能识别真正的敌人;而富有阶级斗争经验的韦春松却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他充分依靠群众,带领群众揪出了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地主分子山蚂蝗,从而给知识青年和广大群众上了一堂生动的阶级斗争教育课。

作为一个独幕话剧,我们感到《主课》在反映阶级斗争方面努力做到了不简单化,写得比较深刻、细致。在整出戏里,真正的阶级敌人山蚂蝗始终没有出场,但是,以韦春松为代表的贫下中农与地主分子山蚂蝗的斗争却贯串全剧的始终。戏一开始,就描写了一场因死猪而引起的风波。有知识青年参加的科研组喂养的长白猪,吃了拌有毒药的饲料后突然死亡,这件事在整个生产队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富裕中农黄喜才受山蚂蝗的挑唆,再加上资产阶级私心杂念作怪,在死猪问题上借题发挥,大吵大闹,甚至学着山蚂蝗的腔调说“这帮知识青年要是不来,我们就不会受这份损失!”刚下乡的知识青年李敏受不了黄喜才的指责,思想上产生了激烈的波动,想撂下养猪工作不干了。伯娘因李敏吃不好睡不好而万分焦急,也想把她从猪场调出来。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的情况,韦春松沉着冷静。他以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分析这些现象,看出了在死猪事件背后隐藏着一场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他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采取不同的方法正确处理这些矛盾。对黄喜才是严肃的批评教育,要他认真想一想自己说的话“哼的是什么调,唱的那家腔”,提醒他“不能因为一头猪闹得转了向”。对李敏是做耐心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并用解放前游击队在困难条件下坚持战斗的故事教育她,使她认识到在和不拿枪的敌人打仗时同样要坚守阵地,不能一遇风浪就动摇。对于伯娘,则着重从如何在阶级斗争的风浪中锻炼革命青年这个问题上启发她。通过对这三组矛盾的正确处理,韦春松鲜明的无产阶级立场,高度的路线斗争觉悟和政策水平,以及善于做政治思想工作的才干,都突现出来了。

但是,《主课》对阶级斗争这一主题的挖掘并没有停留在这里,而是进一步向纵深推进,紧接着设计了偷猪事件,将斗争引向新的高潮。黄喜才在山蚂蝗的煽动下转移了死锗,这件事引起了更大的风波。李敏从偷猪的表面现象中,误认为黄喜才是毒死长白猪的罪魁祸首,与黄喜才发生了激烈冲突。韦春松面对着这新的复杂情况,清醒地认识到阶级敌人又在施展新的阴谋诡计。他决心发动群众把真正的敌人揪出来,用活生生的阶级斗争事实来教育李敏和其他群众。针对李敏缺乏阶级斗争经验的弱点,他帮助李敏对黄喜才偷猪事件进行具体的分析,教育她“不能把复杂的阶级斗争看得太简单了”。对于被山蚂蝗拉拢引诱而干了错事的黄喜才,则严肃地教育他赶快与阶级敌人划清界线,并用党的政策团结他共同对敌。正是在这场新的复杂尖锐的斗争中,韦春松心红眼亮识妖魔,勇敢坚定斗顽敌的英雄形象更加鲜明地树立起来了。可见,只有在错综复杂的阶级斗争环境中,才能从各个侧面突出英雄人物的思想性格。如果把阶级斗争写得简单化,人物形象就不可能丰满,主题也无法深化。

《主课》在描写阶级斗争时,还努力在深度上下了功夫。剧中的山蚂蝗蓄意破坏养猪试验,并把矛头指向韦春松,这是为什么?这不仅是为了毒死一头猪,也不是与韦春松有个人恩怨,而是为了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场伟大的革命。山蚂蝗咬牙切齿地说:“再教育,再教育,我叫你韦春松教育不成”,表达了这个地主分子刻骨仇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反革命心声。正象韦春松讲的,山蚂蝗“是想用毒死一头猪制造混乱,妄图破坏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伟大战略措施!”这就深刻揭示了这场阶级斗争的实质。反动没落奴隶主的代表孔老二反对他的学生学习种地种菜,林彪也攻击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变相劳改”。不难看出,山蚂蝗与林彪、孔老二唱的是一个调。所以,《主课》这个戏在批林批孔运动深入开展的今天,是富有现实教育意义的。另一方面,这个戏努力揭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阶级斗争的特点,正确反映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现象,并予以正确的处理。这样,就加深了作品的主题。

《主课》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关于突出主要英雄人物的创作经验,通过以韦春松为中心的各组矛盾的展开和解决,多侧面地塑造了韦春松的英雄形象。例如,韦春松与山蚂蝗的矛盾,是为了突出韦春松英雄性格的主导侧面:坚持党的基本路线,牢记阶级斗争,誓为保卫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而英勇战斗。韦春松与黄喜才的矛盾,主要表现他大公无私的崇高品质,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政策观念和对资本主义倾向的批判。韦春松与李敏的矛盾,突出了他坚决响应毛主席号召,以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和正确的方法来教育和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韦春松与伯娘的矛盾,反映了他始终把阶级斗争作为青年的一门主课来抓的高度的路线斗争觉悟。剧中还通过韦春松将自家的猪拿出来继续进行试验、亲自调查研究、自觉参加集体劳动等情节的描写,使韦春松的形象更加丰满。有一个细节是颇为感人的:韦春松为了查清敌人的阴谋,决定连夜赶往公社化验猪饲料。只见在崎岖的山路间,韦春松的手电光在深沉的夜幕中一闪一闪地晃动,渐渐地远去了。这个新颖的艺术构思,把老队长坚决与阶级敌人斗争的决心和一心为公的崇高精神生动地表现出来了。

在反映阶级斗争的小戏中,《主课》是比较成功的剧目。尽管这个戏还存在一些缺点,如矛盾还不够集中,没有充分激化;矛盾的焦点还没有完全凝聚到韦春松身上等等。但是,《主课》在如何深刻反映阶级斗争上的探索是可贵的,是值得我们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