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新年画占领农村文化阵地 临汾地区文艺工作者对年画进行改革和创新的体会

汾波 (1974.08.13)

在晋南一带广大农村,长期以来盛行着张贴年画的风俗习惯。每逢春节,家家户户都要在屋内的墙壁、门窗、以至箱柜缸瓮上,张贴各种形式的年画。但是在旧社会,这些年画的内容,都是宣扬封建迷信和“孔孟之道”的。解放以来,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山西省临汾地区的年画工作者在党的领导下,认真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以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为武器,对年画,从内容到形式,进行了革新和创造,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毛主席在《讲话》中指出:“我们的问题基本上是一个为群众的问题和一个如何为群众的问题。”临汾地区年画的改革和创新过程中,也始终存在着为不为群众服务和如何为群众服务的问题。也就是要不要用新年画占领农村思想文化阵地和如何占领这块阵地这两个基本问题。

毛主席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伟大号召。当时,国际国内阶级斗争尖锐复杂。反映在文艺战线上,正是刘少奇以及周扬等“四条汉子”推行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大肆泛滥,文艺舞台上群魔乱舞的时候。在临汾地区的一些集镇上,旧木板年画充塞市场。是让这些宣扬封、资、修的旧年画继续毒害人民群众;还是用社会主义的新年画去占领农村思想文化阵地,这是尖锐地摆在年画工作者面前的一个问题。

京剧革命给无产阶级文艺创作树立了光辉的样板。传统的年画也必须进行改革。但是在工作中始终存在着两条路线、两种思想的尖锐斗争。有人认为街上卖旧画,是市场管理委员会管的事情,别的部门管这些事是不务正业。通过学习使他们认识到:作为党的文艺战士,应该自觉地捍卫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反击这些宣扬封、资、修的黑货,这完全是分内的任务。年画工作者应该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彻底改造旧年画,把才子佳人、牛鬼蛇神赶出年画阵地,努力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使这一为群众喜闻乐见的绘画形式,更好地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认识明确了,他们通过深入工农兵生活,创作出一批新年画。尽管这批新年画质量还不高,但它的方向对头,内容是革命的,形式也比较为群众喜闻乐见,受到了群众的欢迎和鼓励。

但是,由于他们对思想文化领域里阶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认识不足,在一段时间里,较多地抓了其它形式的美术创作,放松了继续改革年画的工作,忽略了不断提高新年画的质量,于是一些旧年画又在某些集镇上出现了。事实给了他们以很好的教育:文艺战线上的阶级斗争不仅是尖锐复杂的,而且是长期的。只有坚持不懈,努力实践,源源不断地把革命的新年画送到广大农民群众手中,才能牢固地占领农村思想文化阵地。

如何占领的问题,实际上也就是如何服务的问题。要做好这个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要搞好创作人员自身的思想改造。要把自己的思想感情来一个变化,来一番改造。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锻炼,他们提高了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觉悟,十分重视和狠抓了深入工农兵、改造世界观这一重要工作。在不断深入工农兵生活的过程中,不仅和贫下中农建立了感情,纠正了有些同志认为年画没有“艺术价值”,“没啥搞头”,一心想搞“大、洋、古”的错误思想,而且熟悉了群众斗争生活,为创作新年画,打下了较好的生活基础。

在创作年画时,他们首先注重题材内容方面的革新。但究竟什么才是“新”,如何才能做到“新”,过去在思想上是不明确的。有人曾认为只要是表现工农兵现实生活的就是“新”,有的则只强调民间年画的色彩和装饰效果,认为只要“花里胡梢”就行了,而不重视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在创作实践中,贫下中农给了他们很大的教育。有一次,他们新创作了一张《六畜兴旺》年画,自己觉得满不错,于是把草图带到翼城县一个牲口喂得特别好的大队去征求意见,没有想到一位贫农老大爷批评道:“光画牲口不画人有啥意思!这画不如改成‘为革命养马’”。短短几句话,给了他们很大的启发。后来他们按这意见作了修改,突出了贫下中农为革命养好马的英雄形象。通过学习,他们进一步认识到,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年画自然也不例外。所以他们在创作时,努力学习和运用革命样板戏“三突出”的创作经验,千方百计、满腔热情地努力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实践证明,在他们的创作中,群众比较喜欢的《十大精神放光芒》、《请进来》、《胸有朝阳》等,都是英雄人物塑造得较好的几幅画。新年画只有紧密配合党在各个时期的政治任务,积极宣传党的各项方针政策,热情歌颂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和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才能充分发挥革命文艺的战斗作用。而能不能塑造好工农兵英雄人物,是一个根本问题,是年画新不新的关键,也是新年画能不能在农村牢牢扎下根的关键。

为了表现新的内容和新的人物,对于晋南民间年画原有的艺术形式,必须进行改革和创新。他们在创作中,完全摈弃了旧年画中那些为表现封建迷信等旧内容服务的旧形式,对于那些健康的和符合群众欣赏习惯的东西,则加以改造利用。在色彩上,他们根据群众过春节喜欢红火热闹和要有节日气氛的特点,多采用色彩鲜艳、对比强烈的色调。另外,为了方便群众,他们还设计了十几套门画、斗方、春联印在一块的迎春贴纸,受到了群众的赞扬。

对于宣扬封、资、修的旧年画一定要抵制,要开展革命的大批判;对新年画也要努力做好宣传和发行工作。他们在临汾集镇把新年画和旧年画对比展出,请工农兵写批判旧年画的文章,通过宣传,使广大群众更加认清旧年画的毒害。对于某些暗地流传的旧年画,他们还配合当地的党组织,发动群众,进行批判和斗争。临汾县段店大队一位老贫农听了他们的批判后,回到家里看到老伴买的旧年画《荣华富贵》,便气愤地说:“旧社会我给地主当长工,年年贴‘富贵’,年年受贫穷,是党和毛主席领导咱们翻了身。林彪、孔老二叫喊什么‘克己复礼’,这些黑画宣扬什么‘荣华富贵’,就是想叫咱们再受二遍苦,咱们决不能上当受骗!”他顺手拿出刚买的新年画《十大精神放光芒》,激动地说:“这就是毛主席给咱贫下中农指引的路,咱们要听毛主席的话,走革命的路。”老伴受到了教育,马上撕掉了旧画,贴上了新画。

为了更好地为群众服务,他们还配合各地新华书店,亲自抓年画发行,到街头卖画。这样不仅解决了年画销售中发行量大、时间短暂集中的矛盾,更重要的是直接听到了广大群众中肯的批评意见,对于改进年画创作,有很大的好处。

“战斗正未有穷期”。他们决心以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为纲,把批林批孔运动深入、普及、持久地开展下去,坚决批判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表现和影响;抓紧思想改造,努力进行创作实践,不断提高作品的质量,让革命的新年画牢固地占领农村思想文化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