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以党的基本路线指导文艺创作

苏禾 (1974.07.18)

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彻底批判了王明、周扬一伙三十年代的机会主义的政治路线和文艺路线,明确提出了“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科学论断,阐明了一定的文艺路线服从于一定的政治路线,党的文艺工作的具体路线服从于党在一定的历史阶段的总路线总任务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为我们今天坚持以党的基本路线指导文艺创作,使社会主义文艺沿着正确方向蓬勃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指明了前进的航道。

坚持以党的基本路线指导文艺创作,就是要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和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正确地观察和反映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存在的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反映在党的领导下,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战胜修正主义的伟大斗争,使社会主义文艺成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有力武器。

社会主义文艺创作以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修正主义文艺创作则以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为指导,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政治上两条路线斗争在文艺上的必然反映。刘少奇、林彪一类骗子在政治上拚命鼓吹“阶级调和论”、“阶级斗争熄灭论”,在文艺上起劲兜售“时代精神汇合论”、“无冲突论”、“人性论”,其罪恶目的,就是改变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推行“克己复礼”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以实现他们“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的反革命复辟的迷梦。

社会主义的新中国成立不久,他们就搬出了反动影片《清宫秘史》、《武训传》,肆意污蔑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狂热宣扬改良主义、投降主义、卖国主义,妄图复辟已经被“灭”掉的地主资产阶级之“国”。

十年之后,他们又炮制了《海瑞罢官》一类的反党毒草,为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彭德怀翻案,公然呼唤他“再居官”“重整朝纲”,妄图“继”那些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的“绝世”。

又过十年,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伟大胜利的今天,为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的大毒草晋剧《三上桃峰》又冒了出来,公然为臭名昭著的“桃园经验”招魂,妄图把被打倒的地、富、反、坏、右之类的“逸民”“举”起来,让他们重新上台,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案。

这就充分说明:社会主义文艺同修正主义文艺的斗争,是长期的、尖锐的、复杂的。斗争的焦点,始终集中在以什么样的政治路线为指导、为哪条政治路线服务这个根本问题上。社会主义文艺要坚持以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就必须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政治路线及其在文艺上的表现和影响作持久不懈的斗争。所谓“无冲突论”,正是刘少奇、林彪一类骗子用以反对党的基本路线、变社会主义文艺为修正主义文艺而惯用的武器。

当前,社会主义文艺创作的形势大好,出现了不少好的或比较好的文艺作品,它们在表现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和经验。但是,也有少数作品,或者用臆造的矛盾冲突来代替实际生活中惊心动魄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或者用人与自然的矛盾,用两种不同的生产方案和技术方案之争来代替客观存在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或者虽然也触及一些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问题,但又去缓和或调和这种斗争。这些都是“无冲突论”的表现。这就再一次提醒我们:坚持毛主席关于文学艺术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原则,坚持社会主义文艺创作要以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把否定党的基本路线的修正主义谬论批深批透,肃清其影响,仍然是我们长期的战斗任务。

毛主席指出:“革命的思想斗争和艺术斗争,必须服从于政治的斗争,因为只有经过政治,阶级和群众的需要才能集中地表现出来”。

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阶级斗争,集中地表现在是搞马克思主义还是搞修正主义,是搞社会主义还是搞资本主义,是搞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还是搞资本主义复辟这样的重大政治斗争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治大革命。当前正在进行的批林批孔运动,是上层建筑领域里马克思主义战胜修正主义、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社会主义文艺创作要坚持以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就应当努力反映这样重大的政治斗争,在斗争的风口浪尖,塑造无产阶级的英雄典型。

在文艺创作要不要表现重大题材,要不要反映重大政治斗争这个问题上,刘少奇、林彪一类骗子,同无产阶级进行过反复的斗争。尽管他们每日每时想的干的都是“克己复礼”的反革命勾当,在文艺创作上,他们却鼓吹什么反“题材决定论”、“养人文艺”、“咖啡文学”、“有益无害论”。这是为什么呢?说穿了,无非是:第一,用所谓“小题材”作为障眼法,掩盖他们所要表现的篡党复辟的“大主题”;第二,妄图唆使一些文艺工作者去写“狠斗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爆发革命”之类的“小题材”,拿没落反动阶级的意识形态来腐蚀群众,使他们成为不关心国家大事的谨小慎微的君子,使文艺变成刘少奇、林彪一类骗子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这就是刘少奇、林彪一类骗子鼓吹反“题材决定论”等等谬论的实质。我们要深入开展批林批孔运动,批判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批判孔孟之道,提高反映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自觉性。

我们要象革命样板戏那样,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指引下,通过对特定历史时期特定革命斗争的描写,塑造象柯湘、洪常青、李玉和、郭建光、赵勇刚、杨子荣、严伟才、方海珍、江水英这样的光彩照人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满腔热情地歌颂我们伟大的党、伟大的人民、伟大的军队怎样进行了武装夺取政权的伟大斗争;怎样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反对修正主义,反对复辟资本主义,朝气蓬勃地建设社会主义。同时,也要暴露温其久那样的叛徒、内奸“口含蜜语腹藏剑,处心积虑夺兵权”,妄图“置革命于死地,推全军下深渊”的反革命罪行,暴露毒蛇胆、南霸天、黄世仁、鸠山、座山雕、钱守维这些国民党反动派、帝国主义分子、豪绅恶霸和暗藏的阶级敌人仇恨人民、反对革命、阴谋复辟的反动本性。

我们的社会主义文艺创作应该积极反映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热情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涌现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努力塑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涌现的英雄人物。通过文学艺术形式,来表现“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以回击中外反动派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攻击,同时教育我们的同志更加深刻地认识: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还要进行多次这样的政治大革命,才能不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推动社会主义事业的不断前进。

坚持以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正确地、深刻地反映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还必须牢记毛主席关于把“矛盾和斗争典型化”的教导,敢于写矛盾的激化。党的基本路线,正是毛主席运用对立统一的规律观察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而制定出来的。有矛盾就有斗争。经过激烈的斗争,旧事物才能死亡,新事物才能成长。矛盾的激化是事物发展的辩证法,也应该是文艺创作把矛盾斗争典型化的必由之路。不写矛盾的激化,哪里还谈得上坚持以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将矛盾斗争典型化,从而正确反映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呢?

毛主席教导我们:“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在这里,斗争愈激烈,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愈能充分显示自己先进的、革命的强大生命力,假的、恶的、丑的东西愈能彻底暴露其腐朽的、没落的反动本性。革命的文艺工作者在反映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时候,应该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哲学,敢于写矛盾的激化,表现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尖锐性,使人们认识到这种斗争是不可调和的。要通过矛盾的激化,深刻地表现新制度、新事物、新思想的优越性,批判旧制度、旧事物、旧思想的落后性,揭示新生事物必然胜利、腐朽事物必然灭亡的历史规律。要通过矛盾的激化,塑造顶天立地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展现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战胜修正主义这个历史发展的总趋势,鼓舞人们坚持进步,反对倒退,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反对复辟资本主义,不断发展革命的大好形势,争取更大的胜利。

从孔老二到刘少奇、林彪,不是都怀着对革命的恐惧心理,大肆鼓吹“中庸之道”吗?他们反对革命斗争,就是为了永远保持旧质的稳定性,维护旧制度、旧秩序,开历史倒车。在文艺创作上提倡敢于写矛盾的激化,就是要揭露孔老二和林彪一伙的欺骗宣传,激励人们发扬反潮流的革命精神,在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大风大浪中,埋葬旧世界,开创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