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开遍哲学花——评彩色影片越剧《半篮花生》

闻哨 (1974.06.26)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号召革命文艺工作者要歌颂“新的人物,新的世界”。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我国的各条战线和各个生活领域中,都引起了巨大的变革和深刻的变化。热情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涌现的新生事物,歌颂工农兵群众新的精神风貌,这是当前我们文学艺术创作的一个重要的新课题。最近上映的彩色影片越剧《半篮花生》,就是这方面一个值得欢迎的新收获。这个小戏热情地歌颂了贫下中农认真学习毛主席哲学著作,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解决三大革命运动中的实际问题,生动地反映了我国社会主义农村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后的一片崭新的气象。

毛主席指出:“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农村中,“学哲学,讲矛盾”已经蔚为风气。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一旦为劳动人民所掌握,就产生了巨大的力量。《半篮花生》通过江南某山区贫农社员晓华爹一家,围绕着半篮花生而展开的矛盾冲突,生动地体现了毛主席《矛盾论》的光辉思想,宣传了唯物辩证法。《半篮花生》中的晓华爹,是一个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锻炼的贫下中农的英雄人物,他认真学习《矛盾论》,能够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观察、认识和改造现实。马克思主义认为,对立统一规律是宇宙的普遍规律。对立的斗争是绝对的,对立的统一是相对的。党的基本路线告诉我们,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丰收以后有没有矛盾、亲亲热热贫农一家有没有矛盾?这是《半篮花生》提出的一个重要问题。对这个问题,晓华爹和晓华娘有不同的看法。晓华爹认为矛盾存在于一切事物之中,贯穿于每一事物发展过程的始终,“丰收以后”和“亲亲热热贫农一家”都是有矛盾的。他帮助晓华娘正确认识这个问题,批驳了那种“丰收以后无矛盾”的“阶级斗争熄灭论”,提示了农村中两个阶级、两条道路斗争的普遍性,使她加深了对党的基本路线的认识。

宣传《矛盾论》的思想,不但要讲矛盾的普遍性,而且要讲矛盾的特殊性。毛主席在《矛盾论》中教导我们:“矛盾的普遍性即寓于矛盾的特殊性之中”,又说:“矛盾的普遍性和矛盾的特殊性的关系,就是矛盾的共性和个性的关系”,“无个性即无共性”。《半篮花生》原来的脚本,只讲了矛盾的普遍性,没有讲矛盾的特殊性,这就违背了《矛盾论》的思想,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经过重大修改的《半篮花生》,改正了这一点,正确地表现了矛盾的普遍性与矛盾的特殊性的辩证关系,使主题思想具有深刻的和普遍的意义。

原来的剧本中,晓华爹一家学习《矛盾论》时,只学习矛盾的普遍性的论述,他们虽然认识到农村中存在阶级斗争,但由于没有学习矛盾的特殊性,他们不认识农村中新形势下阶级斗争的新特点。经过修改后的剧本,晓华爹在帮助晓华娘时,强调指出:“学习《矛盾论》,我们不仅要懂得矛盾的普遍性,还要着重弄懂矛盾的特殊性啊!”他通过“半篮花生”这个具体事件,具体分析了“丰收之后”的特定情况,阶级敌人变换新的策略,思想分歧发生在他自己这个劳动人民的家庭中等矛盾的特殊性,使晓华娘懂得了每个矛盾都有它自己的特点,每家有每家不同的矛盾。

认识了矛盾的特殊性,就更进一步深刻地认识到矛盾的普遍性和两者之间的互相联结。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始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这种矛盾斗争也反映在人民内部;劳动人民内部也存在着思想上的矛盾和斗争。这就是社会主义社会矛盾的普遍性。越剧通过“半篮花生”,把劳动人民内部的思想矛盾同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现实斗争联系在一起,把认识路线同政治路线联系在一起。晓华爹一家的家庭矛盾并不是独立地存在的,它是农村中阶级斗争在人民内部的反映,是因摘帽地主王有财利用拣“地脚”花生挖集体经济的“墙脚”这一破坏活动所引起的。戏中通过王有财利用拣“地脚”来挖“墙脚”这一特殊矛盾,体现了农村中普遍存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矛盾。在正常情况下,社员在秋收以后拣一点“地脚”花生本来是允许的,但《半篮花生》中拣“地脚”花生却有着不同的性质。晓华爹掌握毛主席哲学思想的锐利武器,非常敏锐地觉察到“半篮花生”反映出来的阶级斗争的特殊性,觉察到农村中在新形势下阶级斗争的新特点。“为什么‘地脚’会有这样多?为什么蛮好的花生丢田间?为什么小宝前来约小华?为什么村里又有流言传?”这一连串的问题,都说明半篮花生后面大有文章。晓华爹根据毛主席关于“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教导,进一步调查研究,查明原来是摘帽地主王有财捣的鬼,他把好花生藏在浮土里让儿子当“地脚”拣回家,并居心叵测地让儿子拉晓华一起拣,“妄图把贫下中农作为挡风墙”。在活生生的阶级斗争事实面前,晓华爹教育晓华娘和一家人:“只有看清象王有财利用‘地脚’挖‘墙脚’这样一个个特殊矛盾,才能看到农村中普遍存在的阶级斗争”,点出了矛盾的普遍性寓于矛盾的特殊性之中的辩证关系。

《半篮花生》不仅在矛盾的展开和激化过程中表现了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的辩证关系,而且在矛盾如何解决的问题上也同样体现了矛盾普遍性与特殊性的辩证关系。

毛主席指出:“不同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质的方法才能解决。”在这个小戏中,主要解决两对矛盾:一是对摘帽地主王有财的斗争,一是教育晓华娘,这是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解决不同性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的方法才能妥善解决。和王有财的矛盾,必须通过斗争来解决;对晓华娘的思想问题,只能用说服教育来启发她提高路线斗争觉悟。晓华娘是贫农社员,她热爱集体,工作积极,但有私心。晓华娘的私心,是剥削阶级的影响在她头脑里的反映。晓华爹同晓华娘的斗争是两种思想、两种世界观的斗争,是属于人民内部的矛盾。晓华爹正确运用一分为二的观点,既充分肯定了晓华娘身上的积极因素,又同她思想上的错误认识展开了不调和的斗争。戏中通过家庭辩论会上晓华爹教育晓华娘这样富于生活气息的场面,生动地表现了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哲学,深刻地批判了林彪之流鼓吹的“中庸之道”、“阶级斗争熄灭论”、地主资产阶级“人性论”等反动谬论。

广大工农兵群众学习、运用毛主席的哲学思想,积极参加三大革命运动实践,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推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不断向前发展,这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大事。《半篮花生》形象而深刻地反映了广大贫下中农联系实际,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所产生的巨大精神力量。“哲学解放到山洼,尖锐武器工农拿”,“学哲学,农民思想大解放,斗私批修,战天斗地力量强”这就有力地批判了孔老二、林彪散布的唯心论的“先验论”、“天才论”、“上智下愚”的反动思想,把广大贫下中农学哲学同当前的批林批孔运动紧密结合起来,使这个戏具有强烈的战斗作用和鲜明的时代特点。

《半篮花生》还存在一些缺点,如戏剧的矛盾冲突主要集中在晓华娘身上,没有充分地围绕英雄人物晓华爹来组织和展开矛盾冲突;加之晓华爹说教较多,行动较少,所以晓华爹的形象还不够丰满,而晓华娘却显得活跃。但我们相信,经过不断加工提高,精益求精,是会改得更好的。我们衷心希望地方戏曲工作者努力向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学习,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为社会主义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工农兵服务的新作品,让社会主义文艺的百花园,更加绚丽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