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正确方向 坚持斗争哲学——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初澜 (1974.05.23)

三十二年前,在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中,毛主席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篇光辉著作,彻底批判了王明一伙的机会主义路线和这条路线的一个重要思想来源——孔孟之道,深入批判了他们反对前进、坚持倒退的反动政治立场及其在文艺领域内的种种表现,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文艺理论。三十二年来,《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直是我们同形形色色机会主义思潮作斗争的锐利的思想武器,也是我们今天批林批孔的锐利的思想武器。

毛主席在《讲话》中一开始就提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毛主席明确指出:“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这里所指明的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不仅是革命文艺工作的方向,也是我们一切革命工作的方向。

坚持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从根本上说,就是要坚持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治大革命。它的目的,是为了坚持毛主席制定的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而叛徒、卖国贼林彪效法孔老二,大搞“克己复礼”,恶毒攻击、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则是妄图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和政策,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让一小撮地主资产阶级重新骑在劳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这也就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

当前正在进行的批林批孔运动,是社会主义革命的深入发展,也是“五四”以来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革命人民对国内外敌人长期斗争的继续。在中国,无产阶级领导的革命总是与批判孔孟之道联系在一起的。从“五四”以后,半个多世纪以来,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和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密切结合同国内外反动派的斗争,结合同党内“左”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用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世界观,从政治上、思想上反复批判了孔孟之道和尊孔派。这种批判,成为我们党内历次路线斗争的重要内容。在今天,批林批孔斗争是上层建筑领域里马克思主义战胜修正主义、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这场斗争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对于文艺战线来说,这场斗争就是坚持为工农兵服务的正确方向,用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战胜修正主义文艺路线,把无产阶级文艺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斗争。毛主席在《讲话》中教导我们,要坚持那些“鼓励群众同心同德的,反对倒退、促成进步的东西”,反对那些“鼓动群众离心离德的,反对进步、拉着人们倒退的东西”。革命文艺要成为坚持革命、反对倒退、反对复辟的战斗武器,就必须批判孔孟之道,批判修正主义。革命的文艺工作者,一定要深刻认识到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复辟和反复辟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积极地投入斗争。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政治、思想、文化、经济等各个领域引起了深刻的变化,涌现出了许多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这些新生事物,对孔孟之道也是深刻的批判。林彪反党集团对这一切恨之入骨,处心积虑地加以破坏。我们则应该热情地支持它们,促使它们成长,进一步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毛主席在《讲话》中,要求革命文艺工作者歌颂“新的人物,新的世界”。遵循毛主席的这一教导,无产阶级革命文艺当前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坚持以党的基本路线为纲,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努力反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场伟大斗争,深刻表现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热情歌颂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同时,暴露一切危害人民群众的黑暗势力。歌颂什么,暴露什么,从来不单单是一个文艺问题,而首先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无产阶级要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资产阶级则必然要否定和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们对待一切文艺作品,必须首先检查它们对待人民的态度如何。对于那些满怀革命激情讴歌无产阶级革命、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作品,即使在艺术上还不够完美,或者有某些缺点,但只要它们的政治方向是正确的,就应当满腔热情地加以支持和扶植,实事求是地、有分析地指出存在的问题,帮助作者作进一步加工和修改,从而鼓励我们的专业和业余的文艺工作者,更好地反映社会主义时代的现实斗争,充分发挥革命文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战斗作用。相反,有些作品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抱着极揣仇视的态度,恶毒地丑化和歪曲,我们就必须对它进行毫不留情的批判。

林彪出于反革命的政治需要,在政治上鼓吹孔老二的“克己复礼”、“中庸之道”,在文艺上宣扬地主资产阶级的人性论和“无冲突论”等谬论。其实,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新货色。早在三十多年前,正当抗日战争的紧急关头,王明、刘少奇一伙就曾经叫嚷过文艺作品要描写“人类之爱”,妄想在民族敌人、阶级敌人面前解除中国人民的思想武装。毛主席在《讲话》中就批判了这种反动谬论,深刻指出:“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至于所谓‘人类之爱’,自从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以后,就没有过这种统一的爱。过去的一切统治阶级喜欢提倡这个东西,许多所谓圣人贤人也喜欢提倡这个东西,但是无论谁都没有真正实行过,因为它在阶级社会里是不可能实行的。”毛主席在这里彻底揭露了“人类之爱”谬论的虚伪性、欺骗性和反动性。孔老二不是叫嚷什么“泛爱众”吗?其实完全是骗人的鬼话。他不但从来不爱劳动人民,就是对于新兴的地主阶级,他也是恨之入骨的,他爱的只是他那一小撮奴隶主阶级的顽固派。林彪所鼓吹的这些谬论,无论是“中庸之道”,还是地主资产阶级的人性论和“无冲突论”,都不过是被推翻的地主资产阶级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向无产阶级进攻的一种武器。他们只是要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对地主资产阶级讲“中庸”,讲“人类之爱”,要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放弃对地主资产阶级的“冲突”和斗争。而他们自己却大搞修正主义,大搞分裂,大搞阴谋诡计,妄图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和政策,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一点也不讲什么“中庸”、“人类之爱”和“无冲突”。在政治领域里,他们磨刀霍霍,伺机发动反革命政变;在文艺领域里,他们哪一天不梦想让牛鬼蛇神重新占领舞台,哪一天不恶毒地攻击我们的革命样板戏!正如鲁迅所说的:反动势力“看见别人奈何他不得……的时候,多是凶残横恣,宛然一个暴君,做事并不中庸;待到满口‘中庸’时,乃是势力已失,早非‘中庸’不可的时候了。”

毛主席指出:“矛盾着的对立面又统一,又斗争,由此推动事物的运动和变化。”社会矛盾只有通过斗争实现革命的转化,才能推动历史的前进。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斗则进,不斗则退,不斗则垮,不斗则修。我们的文艺作品,要正确地反映我们这个时代的革命斗争生活,象革命样板戏那样,运用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塑造出无产阶级的英雄形象,就必须彻底批判反动腐朽的孔孟之道,批判林彪所散布的“中庸之道”、地主资产阶级人性论和“无冲突论”,满腔热情地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涌现的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敢于反映和善于表现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中尖锐的矛盾冲突。

毛主席在《讲话》中指出:“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文艺战线上的斗争,是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和党内路线斗争的表现。毛主席历来十分重视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亲自发动和领导了上层建筑包括文艺领域里的历次斗争。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亲切关怀下,革命文艺战士从京剧革命开始,披荆斩棘,冲破层层阻力,创造了一批闪耀着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光辉的革命样板戏,为我们树立了抓文艺革命、抓上层建筑革命的样板。各级党委对文艺工作应该充分重视,加强领导,以批林批孔斗争来进一步推动文艺领域的革命。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文艺战线的斗争总是和政治路线的斗争联系在一起的。《海瑞罢官》不就是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一伙为彭德怀翻案而抛出来的么?《三上桃峰》不就是配合政治上那股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翻案风而出笼的么?无产阶级如果不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实行专政,资产阶级就必然要在这些领域复辟。

毛主席指出:“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资产阶级总是要顽固地表现他们自己,总是想按照他们的面貌来改造党,改造世界。但这是决然不行的。如果依了他们,就有亡党亡国的危险。只能依谁呢?只能依照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面貌改造党,改造世界。这是一场谁改造谁、谁战胜谁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各级党委必须依靠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农兵群众,坚持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把批林批孔斗争进行到底。广大共产党员、革命干部、革命知识分子和革命的文艺工作者,也要在斗争中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学习社会,进一步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只要我们坚持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坚持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坚持共产党人的斗争哲学,我们就一定能够夺取批林批孔斗争的伟大胜利,夺取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更大胜利,使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更加巩固,使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更加灿烂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