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不容篡改——批判林彪“写人”的反革命文艺口号

闻哨 (1974.05.10)

叛徒、卖国贼林彪,在一九六五年下半年的一次谈话中,公然从历史的垃圾堆里捡起孔老二贩卖的“人性论”的破旗,提出一个所谓“写人”的反革命文艺口号,胡说什么文艺创作的任务“主要是写人”,“写人的活思想”,“使人觉悟”,“鼓舞斗志”,等等。这是林彪为“克己复礼”、复辟资本主义制造舆论的反动文艺口号,必须彻底批判。

在今天的世界上,难道果真存在这种“写”一切“人”,能够“鼓舞”一切“人”的超阶级的文艺吗?没有!根本没有!在阶级社会里,人都是按阶级划分的,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文学艺术作品,是一定的社会生活在人们头脑中的反映的产物,是阶级斗争的重要工具。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文艺。反动、没落的剥削阶级总是企图通过树立本阶级的代表人物,维护本阶级的统治,宣扬复辟、倒退的反动思想,阻挡历史车轮的前进。而无产阶级的革命文艺,则是通过塑造顶天立地的工农兵英雄形象,鼓舞广大革命人民进行斗争,推动历史前进。在今天,文艺作品不是为无产阶级服务,就是为地主资产阶级服务,二者必居其一。鼓舞无产阶级团结战斗的战歌,资产阶级必然闻之发抖;宣扬复辟倒退的剥削阶级文艺,必然遭到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的批判!所谓“写”一切“人”,“鼓舞”一切“人”的超阶级的文艺,是根本不存在的。

林彪难道真的是在提倡这种不存在的超阶级的文艺吗?不是,根本不是!联系到当时文艺战线上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背景,就可以看出“写人”的文艺,只不过是他用来骗人的一个反动文艺口号而已。正如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的:“他们虽然在口头上提出什么文艺是超阶级的,但是他们在实际上是主张资产阶级文艺,反对无产阶级的文艺的。”林彪之所以在一九六五年抛出“写人”的反革命文艺口号,其目的,正是为了反对六十年代开始的、江青同志亲自领导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篡改社会主义文艺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这一根本任务。

新中国成立以来,刘少奇、林彪及其在文艺界的代理人周扬等“四条汉子”,猖狂反对毛主席所规定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大搞封、资、修文艺,炮制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毒草,让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牛鬼蛇神统治我们的文艺舞台,为复辟资本主义制造反革命舆论。一九六二年九月,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毛主席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伟大号召。一九六三年和一九六四年,毛主席又接连作了关于文学艺术问题的两个重要批示。在毛主席的号令下,革命文艺战士首先在京剧、芭蕾舞和交响音乐这些被资产阶级长期控制的文艺领域里发动了革命。江青同志根据毛主席所指明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一再明确地指出要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去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这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这场革命,是无产阶级用自己的英雄形象去推翻文艺黑线的专政,摧毁反动阶级进行反革命复辟的舆论阵地的一次战略进攻。它使一切妄图实现反革命复辟阴谋的阶级敌人闻之丧胆。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林彪,不敢公开打出反对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的旗号,于是,便采取偷梁换柱的手法,抛出“写人”的反动文艺口号,用以篡改社会主义文艺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的根本任务,破坏这场革命。

“写人”的反革命文艺口号,是根本排斥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的。林彪从其反动政治立场出发,极端仇视广大工农兵群众。他同孔老二宣扬的“唯上智与下愚不移”谬论操着一个腔调,胡说什么劳动人民“想的是怎样搞钱,怎样搞米,油盐酱醋柴,妻子儿女”,并赤裸裸地宣称,他们一伙的脑筋“不是普通农民的脑筋,也不是普通工人的脑筋”,和广大工农兵“有天壤之别”。在他看来,劳动人民不是历史的创造者,而是历史的渣滓,在文艺舞台上只能成为他们这伙反动阶级的“天才”人物的陪衬。

“写人”,实际上就是要写林彪这一伙自称“受于天”的“至贵”、“神人”、“超人”,就是要使文艺创作去塑造妄图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的形象。他们不但有“理论”,而且有“创作”,炮制了一批黑诗、黑歌、黑画。林彪在一九六九年炮制的反动诗词《重上井冈山》,还有一九七一年初抛出的《东北解放战争时期的林彪》,就是这种反革命文艺的黑标本。在这些大毒草中,他们明目张胆地篡改历史,为自己树碑立传;甚至公然把林彪这个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吹捧为“统帅”,“非凡的天才”,“一贯正确的英明的领导者”,为他们阴谋篡党夺权摇旗呐喊,鸣锣开道。

事实证明:林彪抛出“写人”的反动文艺口号,反对社会主义文艺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的根本任务,完全是为其实现“克己复礼”的反革命政治路线服务的。他的所谓“写人”,就是写象他们那样妄图搞复辟、拉历史车轮倒退的反动阶级的代表人物;所谓“写人的活思想”,就是写他们用“韬晦”之计从事复辟活动的反革命心理。林彪反党集团不是在《“571工程”纪要》中恶毒攻击无产阶级专政,狂妄叫嚣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敌人要“一律给予政治上的解放”吗?原来,他们所要“启发”,所要“鼓舞”的,就是这样一些被打倒了的地、富、反、坏、右,“启发”他们以垂死挣扎去颠覆无产阶级专政,“鼓舞”他们以百倍的疯狂去复辟资本主义。

然而,历史的车轮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以它强大的攻势,粉碎了刘少奇、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杨子荣、李玉和、郭建光、洪常青、王大春、严伟才、方海珍、江水英、柯湘、赵勇刚等一个个高大丰满的工农兵英雄形象,把千百年来统治舞台的剥削阶级的代表人物赶下了文艺舞台,实现了无产阶级在文艺舞台上对一切剥削阶级的专政。

当前,文艺战线形势大好。但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仍然是十分尖锐、复杂的。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受到严肃批判的形形色色修正主义文艺谬论,还在寻找机会重新出笼。晋剧《三上桃峰》这棵大毒草,打着“写新人”、“写风格”的旗号,公然用孔孟之道炮制适应林彪一伙复辟资本主义需要的理想人物,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我们必须积极投入批林批孔运动,坚决击退这股翻案复辟妖风,击退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回潮。我们一定要坚定不移地执行毛主席所指明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让工农兵的英雄形象牢牢占领社会主义的文艺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