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无产阶级文艺革命进行到底 浩然

(1974.04.29)

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的指引下,江青同志亲自培育的革命样板戏,象一面面火红的战旗,带动了戏剧、电影、文学、美术、音乐和舞蹈等各种艺术形式的革命,促进了社会主义文艺创作的蓬勃发展。当前,在我们无产阶级的革命文苑里,百花竞开,一片春光。

就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晋剧《三上桃峰》破门而出了。这株为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的大毒草出笼以后,有人为它捧场叫好,说什么这出戏“好就好在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这不打自招地道出了他们反对革命、主张倒退的罪恶用心。

革命样板戏遵循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指导下,运用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塑造在党的正确路线指引下涌现出来的工农兵英雄典型,谱写了无产阶级文艺史上的光辉篇章。革命样板戏是实践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产物。《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猖狂叫嚣要“突破”的,正是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在歌颂什么、反对什么的问题上,《三上桃峰》不去歌颂新的阶级力量、新的人物和新的思想,而是反其道而行之,狂热地为叛徒刘少奇和他的老婆王光美树碑立传,竭力美化农村资本主义势力的代表人物,恶毒地丑化贫下中农,妄图把已经被革命人民颠倒过来的历史再颠倒过去。在文艺思想上,《三上桃峰》大肆贩卖“无冲突论”、“中间人物论”、反“题材决定”论、“人性论”、“时代精神汇合论”,公然为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招魂。文艺路线是从属于政治路线并为政治路线服务的。《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反对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正是为了在政治上反对党的基本路线,以便实现他们“复礼”、复辟的罪恶目的。

革命样板戏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成果的一部分。正是在文化大革命中,革命样板戏以锐不可当之势,进一步向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猛烈开火,把帝王将相、牛鬼蛇神统统赶下文艺舞台。在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里,革命样板戏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威力,赢得了国内外革命人民的称誉。《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所谓要“突破”,就是蓄意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案。他们狂叫“要不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个戏早就红了”,赤裸裸地暴露了他们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敌的狰狞面孔,暴露了他们跟以刘少奇、林彪为头子的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脐带相连的关系。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革命样板戏不仅是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优秀样板,是无产阶级在文化领域对资产阶级实现全面专政的光辉样板,也是各条战线斗、批、改的优秀样板。晋剧《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叫嚣要“突破”,就是要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在这个毒草剧本里,他们只许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进攻,不许无产阶级反击。在大毒草的炮制过程中,他们镇压群众、欺骗演员,甚至声色俱厉地威胁说:“排《三上》是组织决定,是大毒草也得排!”气势汹汹,简直不可一世。可是,当他们的狐狸尾巴被揪往以后,又假惺惺地说什么“不知道这个故事有什么政治背景”,是“把关不严”等等谎话。谎言遮掩不住铁的事实。他们对这个“故事”的政治背景清楚得很,是经过精心策划抛出来的,决不是什么“把关不严”。他们的“关口”只是对无产阶级严密封闭,而对资产阶级的货色则是大大敞开的。

回顾建国以来文艺战线的斗争史,作为一个文学工作者,我对文艺界被资产阶级专了我们政的历史教训记忆犹新。十七年间,在刘少奇和周扬等“四条汉子”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统治下,如同戏剧、电影等阵地一样,文学阵地也被他们所占领。形形色色的毒草纷纷出笼,而革命的作品却遭到残酷的压制。周扬一伙对一小撮反共文人、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奉若神明,捧上天去;相反,对广大工农兵业余作者和革命文学工作者却冷眼而视,恨不能打入“十八层地狱”。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打破了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专政,才使文艺战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斗争的实践使我深深地体会到:正是革命样板戏,给我国社会主义文艺带来了春天;正是革命样板戏,为广大文艺工作者指明了实践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道路;正是革命样板戏,为社会主义文艺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经验,促进了戏剧、电影、音乐、舞蹈等各种形式的文艺创作的蓬勃发展。阶级敌人如此疯狂地反对革命样板戏,从反面教育了我们。我们必须进一步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宝贵经验,并运用到创作实践中去,才有可能写出好的作品。同时,我们只有投身到当前批林批孔的火热斗争中去,才能进一步学好革命样板戏的经验。我们一定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指引下,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的经验,把无产阶级文艺革命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