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农兵英雄形象要永远占领舞台

宋琛 郁蕾娣 (1974.03.21)

(中国舞剧团 宋琛 郁蕾娣)

在党的十大精神鼓舞下,在批林批孔运动的推动下,无产阶级文艺革命蓬勃发展,形势大好。继八个光辉的革命样板戏之后,革命现代京剧《龙江颂》、《平原作战》、《杜鹃山》等无产阶级革命文艺新花又争相怒放。前不久,在北京举行的华北地区文艺调演,为我们展示了文艺战线百花吐艳的繁荣景象。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大好形势,说明了上层建筑领域里无产阶级专政的巩固,沉重地打击了帝、修、反,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

毛主席教导说:“我们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是,失败的阶级还要挣扎。这些人还在,这个阶级还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我们所取得的一切胜利,深深刺痛了国内外阶级敌人,他们惊恐欲绝,气急败坏地发出了阵阵反华、反共、反革命的鼓噪。文艺战线向来是阶级斗争的激烈战场。这次华北地区文艺调演中冒出来的大毒草晋剧《三上桃峰》,就是当前阶级斗争、两条路线斗争在文艺战线上的反映。该剧的炮制者和支持者们毫不隐讳地叫嚷这个戏“好就好在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充分暴露出他们是极端仇视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标志——革命样板戏的,充分暴露了他们肆无忌惮地攻击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反动面目。

在反复学习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过程中,在跟随江青同志进行文艺革命的实践中,我们体会到: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就是要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塑造高大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但是,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是在激烈的阶级斗争中塑造出来的。比如在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的创作过程中,我们要塑造洪常青、吴清华等英雄形象,周扬之流对此十分仇视,疯狂反对。他们抛出文艺黑线的种种谬论,挥动资产阶级的棍子,也是高喊“要突破框框”,几次三番地要用中间人物“红莲”来代替洪常青,处心积虑地歪曲、丑化党代表的形象。然而,广大革命文艺战士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在江青同志率领下,冲破了文艺黑线的层层阻挠,终于使无产阶级的英雄形象傲然挺立于社会主义文艺舞台上。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伟大胜利的今天,《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又步周扬之流的后尘,挥舞资产阶级棍子,重复着“突破框框”的陈词滥调,妄图把无产阶级英雄形象赶下舞台,让他们的理想人物来占领舞台。那末,我们就来看一看他们的理想人物到底是些什么货色吧!剧本极力歌颂的党支部书记青兰,是一个按照黑《修养》的规格铸造出来的奉行孔孟之道的政治庸人。被美化为“好当家”的大队长李永光,实际上是个地地道道的走资派。被渲染成想为集体“办好事”的老六,却是一个挖社会主义墙脚的农村资本主义势力的代表人物。从剧中塑造的几个主要人物形象来看,他们究竟要让什么人主宰舞台,不是很清楚了吗?炮制者绞尽脑汁美化走资派,美化牛鬼蛇神,歌颂农村资本主义势力的代表人物,就是要在舞台上兜售林彪一伙所贩卖的“克己复礼”的孔孟之道,吹起“魂兮归来”的招魂曲,呼唤地、富、反、坏、右登台,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

《三上桃峰》这个反面教材深深教育了我们,使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在无产阶级革命取得伟大胜利的今天,资产阶级要想恢复他们失去的天堂,就必然要利用文艺这块阵地,在舞台上塑造他们的理想人物,将其打扮成“英雄”,宣传他们的政治路线,为反革命复辟制造舆论。所以,文艺作品中塑造哪个阶级的理想人物,这是文艺领域中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焦点,是谁专谁的政的大问题。我们革命文艺战士,一定要在今后的斗争中,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断提高路线斗争觉悟,时刻警惕和反击文艺黑线的回潮,演好革命样板戏,让工农兵的英雄形象永远占领舞台,为繁荣社会主义的新文艺贡献自己的一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