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牧骑在斗争中前进

秦犁 (1974.02.18)

我们看了内蒙古自治区直属乌兰牧骑的演出,感到非常兴奋。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锻炼,特别是在当前深入开展批林批孔的斗争中,乌兰牧骑以新的战斗姿态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们在舞台上表现了内蒙古各族人民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也带来了草原儿女批林批孔的坚强斗志和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决心。他们的演出,表现了饱满的革命激情,强烈的战斗精神,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明朗的艺术风格。

乌兰牧骑,是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指引下盛开在内蒙古大草原上的鲜艳的红花。他们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坚持为工农兵服务、同工农兵结合的方向,继承和发扬老红军、八路军宣传队的优良传统,不辞辛苦劳累,深入到辽阔的牧区和农村,把革命的文化艺术送到工农兵中去,占领牧区和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成为大草原上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文艺轻骑兵。

乌兰牧骑的斗争和演出实践,对孔丘鼓吹的“唯上智与下愚不移”的“天命论”和林彪宣扬“天才论”、“英雄和奴隶共同创造历史”的唯心史观,是一个有力的批判;是对帝、修、反的诬蔑诽谤和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回潮的有力回击。被林彪诬蔑为见了面只说“牲口好不好”的蒙古族广大贫下中牧民,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光辉照耀下,不但建设了初步繁荣兴旺的草原,而且创造了革命的文艺。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乌兰牧骑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产物,深受广大工农兵的欢迎。正因为这样,刘少奇、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才用尽心计地要摧残她,破坏她,消灭她。内蒙古自治区不少旗的乌兰牧骑,都经历过尖锐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在斗争中更加坚定了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决心。当阶级敌人和一些复旧势力叫嚣着要解散乌兰牧骑的时候,贫下中牧挺身而出,热情支持乌兰牧骑:“他们不要我们要!”毛主席的教导是指路明灯,群众的支持和爱护给他们以无穷力量。他们以反潮流的革命精神,顶住了妖风迷雾,顶住了恶浪逆流,坚持为工农兵服务。乌兰牧骑队员们说得好:“离开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便没有我们乌兰牧骑的一切!”

“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乌兰牧骑遵循毛主席的教导,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在牧区和农村,向广大贫下中农(牧)“雪中送炭”,把革命文艺送到牧场上,送到蒙古包里,送到牧民心里。每个队十五个人,轻装上阵,一专多能,能唱能舞,能演能拉。党在抓什么大事,布置什么中心工作,他们就唱什么,演什么;贫下中农(牧)需要演唱什么,马头琴便拉出什么;哪儿偏僻,就先到哪儿去,甚至只有一两个观众,也演,也唱。不是有人攻击乌兰牧骑“四不象”吗?什么“四不象”!按照无产阶级的标准,象得很!象毛主席的文艺战士,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宣传队,象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演出队。就是不象宣扬封、资、修的“名”“洋”“古”的旧艺术团!

乌兰牧骑坚持走同工农结合的光明大道,在改造世界观、促进思想革命化方面,坚持不懈。他们到牧区和农村,同广大的贫下中农(牧)同吃同住同劳动,全心全意为贫下中农(牧)服务,接受贫下中农(牧)的再教育。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的火热斗争,是改造世界观,提高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和继续革命自觉性的大熔炉,也是进行文艺创作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只有解决同工农结合的问题,才能保证坚持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才能更自觉地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

乌兰牧骑在群众的深厚肥沃的土壤上扎根,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阳光雨露滋养下茁壮成长,在激烈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特别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烈火中锻炼,努力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宝贵经验,更加丰富了自己的创作实践,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努力方向,在政治上、思想上和艺术上都有了很大提高。我们衷心祝愿他们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不断前进,永远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