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批林批孔 继续搞好文艺革命

江天 (1974.02.08)

党的十大号召我们:“要重视上层建筑包括各个文化领域的阶级斗争”,“要继续搞好文艺革命”。当前正在开展的批林批孔斗争,是一场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的政治斗争。这场政治斗争,必将进一步推动上层建筑各个领域包括文艺领域的革命。因此,深入批林批孔,也是继续搞好文艺革命的头等大事,革命的文艺工作者应该积极地投入到这场斗争中去。

批林必须批孔,批孔是批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林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是一个孔孟之道的狂热的吹鼓手。他把孔孟之道作为阴谋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反动思想武器,他在文艺方面所干的、所鼓吹的也是孔孟的那一套东西。批林结合批孔,可以在政治上看清楚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可以使我们更进一步地认识到林彪这个政治骗子效法孔老二,利用文艺搞反革命复辟的罪恶阴谋。

毛主席教导我们:“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两千多年前,处于我国历史上从奴隶制过渡到封建制的社会大变革时期的孔老二,为了维护奴隶制度,开历史的倒车,提出了“克己复礼”的反革命复辟纲领;同时,又鼓吹什么“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安上治民,莫善于礼”,妄图利用奴隶主贵族文艺来改变适合于当时新兴地主阶级需要的社会风气,以配合恢复“周礼”,更有效地统治奴隶;他的所谓“不能《诗》,于礼缪;不能乐,于礼素”,也清楚地表明了孔老二所提倡的奴隶主贵族文艺,是实现他“复礼”目的的一种必不可少的反革命工具。

搞“复礼”就是搞复辟,搞复辟就要搞复古。政治上如此,文艺上也是如此。当时,孔老二极力鼓吹奴隶主贵族文艺,他所推行的文艺路线,是一条彻头彻尾的复古主义的路线。当着奴隶主贵族文艺随着奴隶制旧秩序一起分崩离析的时候,孔老二气急败坏地叫嚷:“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死心塌地的要做奴隶主贵族文化的卫道士。他不遗余力地推崇和宣扬奴隶主贵族文艺,妄图配合他的“复礼”来挽救当时奴隶制度面临的“礼坏乐崩”的局面。

叛徒、卖国贼林彪承袭了孔老二的衣钵,祭起孔老二的“克己复礼”的黑旗,把在我国复辟资本主义作为他万事中“唯此为大”的事;他在文艺上也效法孔老二,大搞颂古、复古。当着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牛鬼蛇神充斥文艺舞台的时候,他竟然露骨地叫嚷什么文艺工作的“方向问题解决了”,还鼓吹文艺创作要向封、资、修文艺看齐,“争取够得上在世界范围内比的水平”,以迎合国际上帝、修、反的需要。文艺舞台上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牛鬼蛇神,宣扬的就是“忠孝节义”之类的孔孟之道;而林彪这个两面派却在见不得人的阴暗角落里,胡诌什么“忠孝节义”可以“用其内容”;国民党反共分子陈伯达,则鼓吹“忠孝节义”之类的孔孟之道“在现代可以成为新的美德”。他们要继承孔老二所鼓吹的“道统”,作为反党反人民的思想武器。林彪一伙,又利用文学、音乐、美术、电影等艺术形式,歪曲历史,伪造历史,为野心家林彪歌功颂德,为他篡党夺权制造反革命舆论。这一切,就是要使文艺为他们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罪恶阴谋服务。

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林彪在政治上走的是孔老二的老路,在文艺上走的也是孔老二的故道。批判林彪宣扬的孔孟之道,就可以对林彪在文艺问题上所鼓吹的反动谬论追根寻源,对林彪反党集团所维护的修正主义文艺路线刨根清底,彻底肃清它的思想影响。

林彪一伙宣扬的地主资产阶级人性论,是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理论基础,它的根子就是孔孟之道。什么“性相近也,习相远也”,“泛爱众”,什么“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就是人性论最早的说教。林彪鼓吹的“灵感论”、文艺创作需要“特殊艺术才能”等等谬论,也是源于孔孟的“生而知之”、“先知先觉”等反动的唯心主义先验论。

当前侵蚀着我们文艺创作的“无冲突论”,是林彪一类政治骗子所鼓吹的“阶级斗争熄灭论”在文艺上的反映,它也源于孔孟之道。孔孟的“中庸之道”,宣扬“礼之用,和为贵”;卖国贼林彪则叫喊中庸之道“合理”,狂呼“两斗皆仇,两和皆友”。孔孟鼓吹“过犹不及”;林彪则叫嚷“防止对立超过了限度,它就会破坏统一”。孔老二提倡文艺作品要“温柔居中”,使“忧愁之感不加于心”,“暴厉之动不在于体”;林彪则鼓吹“咖啡文艺”、“养人文学”,反对文艺作品反映阶级斗争、路线斗争。

凡此种种,都证明了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和反动的文艺观,与孔孟之道是一脉相承、息息相通的。批判孔孟之道,就是挖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老根,掘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祖坟”!

当前,文艺战线上形势一派大好。但是,文艺领域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仍然是很激烈的。从孔老二到林彪的反动文艺思想还在腐蚀毒害人们,侵袭我们的文艺队伍。深入开展批林批孔,能够使我们更好地认识文艺战线上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把无产阶级文艺革命进行到底。

无产阶级文艺革命,就是要革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文艺的命,革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命;就是要使我们的文艺,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文艺路线指引下,遵循“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文艺方针,更好地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服务。但是,要革命,就有反革命;要变革,就有反变革。这是一条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回顾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战斗历程,在革命样板戏的成长过程中,刘少奇叛徒集团、林彪反党集团,都曾经对革命样板戏进行疯狂的破坏和捣乱。今天,以刘少奇、林彪为头子的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垮台了;但是,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还是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时刻都在梦想复辟。他们散布“今不如昔”的论调,妄图为刘少奇、周扬所推行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翻案。他们恶毒诽谤革命样板戏和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攻击我们的革命文艺作品少,质量不高。在有些地方,一小撮阶级敌人公然用地主资产阶级的旧文艺,来和我们争夺思想文化阵地。前不久,又出现了所谓欧洲资产阶级的“古典音乐”“没有什么深刻的社会内容”,“比较健康、明朗”等修正主义论调,妄图为资产阶级文艺的泛滥大开绿灯。总之,他们采用“颂古非今”的手段,妄图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文艺革命,让修正主义文艺黑线重新来专我们的政。

历史的事实告诉我们,“颂古非今”历来是一切没落的剥削阶级搞阴谋复辟的反革命伎俩。当年的孔老二,对于当时新兴的封建制度,深恶痛绝;对于当时随着新兴封建制度成长而出现的新兴文艺,不仅百般咒骂,而且还发出了要取缔禁绝的叫嚣。但是,“凡属倒退行为,结果都和主持者的原来的愿望相反。古今中外,没有例外。”孔老二的“颂古非今”,没有能够挽救奴隶制的灭亡,也救不了奴隶主贵族文艺覆没的命运;一切反动派倒行逆施的反革命伎俩也总是注定要失败的,因为历史的潮流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今天,我们把批林批孔和文艺战线上现实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联系起来,就能够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地主资产阶级顽固派反对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是不可避免的,他们的失败也是不可避免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胜利也是必然的。我们一定要把无产阶级文艺革命进行到底。

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批林批孔斗争,正在广泛深入地展开。在这场斗争中,我们文学艺术战线上的革命战士,也必须冲锋在前。因为在我们文艺领域,曾经被修正主义文艺黑线长期专过政,林彪反党集团也曾疯狂地进行破坏和捣乱,孔孟之道的流毒是很深的。斗争的任务是很艰巨的。但是,我们有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引下,只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我们就一定能打好批林批孔这一仗。文艺战线上文学、戏剧、音乐、舞蹈、美术、电影以及其他各个艺术领域的同志们,都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消除各种思想障碍,向工农兵学习,同工农兵相结合,立即行动起来,积极投入战斗!我们一定要在深入批林批孔的斗争中,进行自我教育,努力改造世界观。我们一定要把批林批孔的斗争深入下去,开花结果!